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1章:惊喜交加

第1章:惊喜交加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9-09-02

胖子有些惊讶看了一眼李珺。

……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

“不用,不用了。”滕青山连说道。

距离九月二十一,还有些日子。

滕青山当第一统领?不少人看向滕青山。

滕青虎一把接过这千年寒铁劲弓,这等兵器,那都是价格极为昂贵。单单那弓身那么多的‘千年寒铁’,就吓人了。

而应该,在内劲刚灌入石子时,‘神’就和内劲联系上,在飞行过程中,神努力的和‘内劲’融合起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当然,石子飞出只是眨眼功夫,要在短暂时间内,就让自己的‘神’和‘内劲’融合上一些,难度极高。

内劲离体,略微能控制?

“咻!”

它毁掉数丈深,滕青山都跑到数十丈外了。

是因为前世妻子,也是这种冰冷的人吧。

关绿正带着人马,焦急寻找滕青山。

作为一个先天强者,鬼狐‘司马庆’以狡猾出名,一个先天强者要捞钱,当然轻松简单。年过百岁的‘司马庆’这么多年来,积累的财富当然达到一个惊人数值。以他『性』格,可不相信别人。

轰!

“这,怎么无法靠近!”司马庆只感觉到双手十指都隐隐作痛。

轮回枪猛地刺入!

呼!

不断向上窜,很快,滕青山便窜出了深潭。

滕青山整个人连退三步,右手都是一阵发麻。

偶尔有气泡冒出,热气幅散。这一幕很是常见。就在岩浆湖炽热的岩浆流深处,一庞然大物正隐藏在这炽热的岩浆流底部,岩浆流缓缓流动着,那可怕的高温,却是根本伤不了这庞然大物一丝。

赤鳞兽那可怕的大嘴巴张开,直接罩向那位来自青州的高手,也是六人中唯一的女人‘戚艳’,戚艳那有着疤痕的脸上,惊恐地扭曲起来。她怒喝一声,手中的弯刀劈向袭来的赤鳞兽。

“呼!”“呼!”

利爪上的爪刃,仿佛四柄利刀同时刺来,分别罩向冀鸿统领和那位白长老。

唯有这个叫‘王陨’的银发老者,又飞过来!

长刀和滕青山的轮回枪枪杆猛地一撞。

“跟我走!”关绿一声令下,立即带着三十名精英,朝那深潭方向通道赶去。

那黑『色』石头上,烫到这么可怕地步,怎么办?

远处古世友的声音传来,此刻,不少高手都开始换靴子了。

知道地底情况,滕青山他们在半个时辰内,花费不少银子,购买了大量的馒头、饼等食物。同时也背起一箱箱大水箱。等食物、水准备好后,滕青山他们一群人就立即赶往那峡谷。

青湖岛一方最终还是先一步完全进去,归元宗一方略微慢些。

“出去容易,进来难!”滕青山也唏嘘不已。

不过,在岩浆湖边上,最里层的武者们都在坚持着。

陡然,岩浆湖一股热气澎湃开来。

“这一边,有人进来了?”秃顶老者怔住了。

“这消息,那就是那位‘大当家’泄『露』的,短短两三个时辰,这么多人都知道了,传的还真快。”滕青山感叹道,关绿脸上也点头道:“看来……这黑火灵果、黑火灵根,谁想要独占,难了。”

可滕青山三人,可一点没心理准备。在他们眼里,都是掌中之物的黑火灵果,关键时候,青湖岛的人竟然掺杂进来了。

这精瘦汉子一看对方装束,脸『色』大变:“是归元宗的人!”

滕青山终于落地:“嗯,大概百丈左右!按照那崖壁洞『穴』高度计算,我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比峡谷底部,还要深上八九十丈!”片刻,那精瘦汉子跟杜洪、滕青虎三人也都到了底部。

这古世友,是扬州第一宗派‘青湖岛’的少岛主,如今二十八岁,名列《潜龙榜》第一,《地榜》第四十八!可以说整个九州年轻一代的第一流人物。整个九州大地上,崇拜他的年轻人,以他为目标的年轻人很多。

“嗬~~”

那中年人猛地跃起,双手持棍,带着开天辟地般的可怕气势,从高空猛然劈下。

“蓬!”

魏苍龙低头看了看冯无血,关心道:“无血,天下间高手众多,输了一次不必在意,下一次再赢回来就是!”

“青山,揍他!”滕青虎的喊声响起。

……

绝对的控制!

连续十数声撞击,同时十余道刀光划破夜空。

滕青山和关绿都点头。

原本闭眼养神的赤脚青年,眼睛睁开了。

“这两天。火焰山那边还真是热闹。”滕青山站在楼阁窗户处,喝着酒,目光时而扫视远处的街道,“火焰山那边,竟然有那么多武者到了,这才两天,就有数百人聚集!那边,竟然一连开了三个客栈!”

滕青山顿时明白。

“赤鳞兽成熟后,过不了多久。黑火灵果成熟!黑火灵果成熟,果实会从黑『色』瞬间变为通红,而且会持续12个时辰,如果12个时辰内,没有人采摘,就会烂掉。这黑火灵果,必须放在玉盒中,才能保证不腐坏。”杜洪详细说道。

历史上,还没人驯服过赤鳞兽,妖兽都是极难驯服的,当然,有极少数妖兽有希望驯服。

对于邻庄的天才‘滕青山’,他当然知道。

四岁孩子,怎么会还记得他?而且现在还一眼认出来?

一个《地榜》高手,已经不需要职位来证明实力。

冀鸿随即朗声道:“在场的所有人,听清楚了,明天一早,咱们就出发赶往火焰山!今天,大家好好休息,黑甲军士兵,明天重甲都不要穿了,在火焰山中,根本无法骑马。不必带马,也无需穿重甲,穿一件内甲即可。”

关绿看向滕青山,突然起身:“滕都统,听说你枪法厉害,想和你请教一番!”

没了一个,两个,三个……数量多了,大金庄当然万分警惕,甚至于会有很多族人守夜,可依旧无声无息消失。

大门开启,有数人迎上来,为首的是一名白发老者。

“是,宗主。”灰袍男子立即恭敬退下。

这三人虽然厉害,可是……

“是,族长!”

“难怪能一口吞掉人!”滕青山看到这模样,就懂了,“头这么大,嘴巴这么长,一张开,吞掉一个人很简单。不过……这妖兽就这么大,怎么一口气连吞三个人?它的肚子怎么容得下?”

在前世,他就是孤儿!

“你们放心!”段侯对着金家庄族人拍着胸膛,“咱们武者人多势众,今天人不够多,以后肯定还有更多更强的武者来,那妖兽肯定有死的一天。”那些金家庄族人听了,只是心底略微好受。

“别说了。”靳涛压低声音道。

“啊!”孟田剧痛的惨叫一声,血月刀刀势不由一弱。

所有人都知道,这《地榜》排序,其中有一个铁则——凡是一人单打独斗中杀死《地榜》中高手,或者令《地榜》高手直接认输。那,那赢的人将直接替代那《地榜》高手位置。这是最快的办法!如果仅仅是打伤,那是不足以替换位置的。

从今以后,他滕青山,不再是普通武者。单单挑战他的人,都将很多,许多人都会妄图击败滕青山,

二人死,一人重伤。这是黑甲军的结局。

呼!呼!呼!呼!

“他,他挡住了?我的血月舞,他竟然全挡住了!”孟田感到体内血『液』一阵上涌,欲要吐血。

“是你找死!”孟田咬牙切齿。

轮回枪和血月刀几乎一碰便分离开,血月刀和轮回枪都受到影响,都改变了方向。孟田和滕青山都躲避对方的兵器,只是……滕青山的轮回枪,长九尺六寸。而那血月刀却才四尺有余。

高温,滕青山同样能承受数百度高温。

人消失的没有丝毫踪迹,太不符合常规了。

“青山兄弟!”那大当家‘刘虎’一拱手,“你保护大哥的货,这大恩,我刘虎一辈子不会忘!但凡有事,你尽管吩咐,我刘虎,绝对不眨一下眼!”第四十四章 黑夜血战

……

“吴老,放心吧,这住客栈不是一次两次了,咱们不会耽误大事的。”其中一个护卫领头人笑着道。

很快——

“保护好朱九爷,快到后院去!”滕青山下令道。

“高手,比岳松、诸葛云他们强上十倍!”单单这可怕的一刀,就让滕青山心中热血沸腾,“终于遇到真正的高手了!”

滕青山回头一看——

的确,马贼们竟然也慢慢跑着。以货车可怜的速度,马贼们要追可以很快追上的。

后面,那位大当家正带领着大军,悠闲地跟随着。

“这徐阳郡的马贼,竟然敢真的动有黑甲军保护的货物。”朱崇石暗恨不已,他这批货物对他而言,非常的重要。他想了许久还是请黑甲军的人马。在朱崇石看来……弱小的马贼团伙,根本就是被黑甲军屠戮的。

“哈哈……我是非常讲规矩的!只要你们将所有的货物,还有金银都留下来!我放你们活命。”那大当家的声音回『荡』在上空。

“对,咱们五千好汉,怕个屁啊!”一个个嚎叫起来。

“跃起来?”那几名马贼精英眼睛一亮,手中铁链立即扔出。

滕青山一伸手就抓住了大当家的喉咙,将大当家悬提起来。

论真正实力,比之滕青山老家宜城的‘白马帮’都要强上一些。不过,这次栽的太狠!

他如今还记得前世那记忆。

可惜,小猫死了。等小猫死了,他疯狂报复red组织时,才领悟‘黯然一刀’,而后全身心投入武道,才终于踏入宗师境界。可惜,一切都晚了。

两名『妇』人心中一松。

北部官道上,人烟稀少,难得有一个客栈。

“爹,滕叔叔现在在干什么呢?”朱崇石的女儿说道。

“嗯。”诸葛青连点头。

朱崇石点点头,并没细说。

不过……

“四爷!”那宅子门口的两名汉子立即笑着打招呼。

最要命的是……

“哈哈,这位财神,他经商上的天赋,历史上,怕也没几人能与其相比。可拥有无尽钱财,他也有无奈啊!”诸葛元洪笑道,“他有十六个儿子!女儿就罢了,嫁到外面去。贴些嫁妆就行了。可儿子就难办了,他这个做老子的聪明绝顶,十六个儿子,个个都很了得。朱童那无尽财产,怎么分?各个都想争做朱家的家主!”

“你懂什么!”大当家喝道,“都统本身不算什么,可他的坐骑是赤血马!以赤血马爆发的速度,那都统想逃,咱们怎么拦得住?别说他,就是那两匹青鬃踏雪马,飞奔起来。也就我的‘追风’,能够赶上。其他人一个都追不上!”

黑甲军的两支十人小队,骑着战马,化作两道狂风,疯狂地在强盗马贼团伙中冲杀,那幻动的冰冷枪尖,刺破一个个强盗脆弱的身体。这黑甲军战马一旦飞奔起来,军士们在马上只需要借力用力,一刺就能轻易将马贼身体刺穿。

黑甲军每一名骑兵,都可以说是移动的堡垒,不管是士兵还是马匹,都穿着重甲。其次,普通军士的战马都是价值千两白银的乌纹马。在马贼团伙中,一般就是团伙首领才能骑这等马。

战马、骑士的重甲上都占有鲜血、碎肉等,一片血腥气。杀敌过百,无一人受伤!这就是黑甲军!归元宗最可怕的军队!

一般一城和一城之间有两三百里距离,有的更远。

“从今天起,每天早晨一个半时辰,傍晚一个半时辰,学习这枪法。”滕青山说道。

在接下来的日子,滕青山细心教导。因为对表哥的实力很了解,因材施教,滕青虎的实力进步,完全在滕青山的意料当中。

“田兄,就在这,我和你们暂时分开吧,我和青虎他先回家一趟!而你们,直接去宜城吃饭歇息。想必宜城城主已经准备好酒菜!等到下午,我和青虎,再赶到宜城和你们集中。到时候一道出发,回江宁!”滕青山说道。

五百名黑甲军军士浩浩『荡』『荡』,整齐划一,行进在宜城的主街道上。那浓郁的煞气吓得周围的平民、小贩们不敢出声。整个街道上唯有那“哒!”“哒!”“哒!”的马蹄声。而宜城城主率领一群兵卫,远远看到,立即迎接上去。

滕青山和滕青虎二人,正策马飞奔,所过之处,尘土飞扬。

“李二,见过都统大人。”一名戴着玉扳指,腆着大肚子的胖子笑眯眯地一躬身。

“啊,吃个午饭就走?”

整个黑甲军一共才十二位都统,须知四大统领,非常难争夺。比如如今的四大统领,不管是第一统领‘冀鸿’,还是第二统领‘庞山’,还是另外两位统领,那都是归元宗的内门弟子。

“从今天起,我黑甲军第一领,第三营的都统,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