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101章:毁宗夷族

第101章:毁宗夷族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9-09-02

一脸促狭的看着宫弦,对他说:“原来你弄了这么长时间就给我弄回来一盒馒头啊,我说你可真扣门啊!”

我一直沉浸于我的思绪之中,只是大概的听到空姐说飞机即将就要到站了,更多的我也没有再去详细的听空姐说了些什么,以我坐过那么多次飞机的经验,无非就是目的地的天气如何,推荐有什么特色景点等之类的。

我羞得连忙推了宫弦一把,再抬起头来时,连我自己都感觉到自己脸上的热量,肯定是我的脸已经红透透了。

“怎么了梦梦,我大概还有两天就可以回去了。你那边还好吧。”

度过了初时的害怕。我现在不但不害怕了,反而心里还特别的雀跃起来。这里是地狱呀,不是所有活人都有机会来的。

“啊……”

“不行不行,看来我无法跟它沟通,你们还是另外想办法吧。”我一惊,不敢离那条蛇过分的接近,赶紧悄悄的往后退了退。

听到他们的话,我睁开眼睛望周围一看,拜宫弦那个男鬼所赐,我现在也看到了很多的东西。

我明白张兰兰的意思是什么了,虽然不知道她会用什么手段,但是一定能让自己全身而退的。

“去……”张兰兰说着,双手一推,那张符纸就朝着小女孩飘过去。

说完,宫弦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看都不看我一眼,直接就转过头去。

“这么说来叶拓跋,他不是人吗?”张兰兰喃喃自语。

局面僵持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怎么这么多人发生什么事情了?大家都冷静冷静,我一定会还你们一个公道的!”

我只能呆呆地待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

阿明沉浸在失去朋友的悲愤中。

“放心吧梦梦。那是宫弦给自己设下了结界,否则你以为宫弦会那么傻啊,如果自己都护不住自己。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了,哪里还有命来继续画那符纸。”

我起了退堂鼓之心想做就去做罢,回去跟张兰兰会合。

我不敢大意,生怕自己一个人又被困在这里。我开足了马力,朝着来的方向奔跑而去。

放眼这周围,简直就是好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再加上刚刚后面的那座山没有引发滑坡,而前面的那个不知道真假的大楼还倒塌在前方。这样一来,前面的路,还有后面的路,都已经被全部堵死了。

突然间,那个鬼物不知道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就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样,在原地不停的哇哇直叫。

那个黑影,他既然是灵体,那么应该也是害怕见到太阳的吧!希望天亮以后它自动也会消失。

“是谁把我们引入迷阵之间,开玩笑吗?还是别有企图呢!”我喃喃自语。

“兰兰,刚才有个黑影从我们身边飘到那边去了。”我附在张兰兰的耳边,用极其小的声音告诉她我所看到的情况。

眼下宫弦虽然是给曽小溪出了一些主意,给到一些帮助。但是要是曽小溪一直倔强的不肯相信我们,那么我跟宫弦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想了想,觉得有点道理,顺便等送走了陆雅。我还有时间可以单独问问宫一谦,对我来说太多的事情都是个疑团了。

曾大庆,也就是曾先生。他才买了我们店铺里面的笔没几天,给了差评更是不过几个小时前的事情,怎么可能就这么家喻户晓的传开?

只见金龙颤抖的用两只手指夹起张兰兰架在她脖子上面的那个小刀,每当快要移开的时候,张兰兰就更加紧逼着金龙。刀光剑影之间,有几次都险些要弄伤金龙的脸。

我匆匆的跟对方说:“可以的,一会您先拍下宝贝。然后我帮亲修改一下订单,将补的运费给亲加进去。到那个之后亲直接付款就行了。”

宫一谦开门见到是我们,明显的大吃一惊,看着这样的好像不想现在看到我的宫一谦,我心中格登了一下,连忙推开了宫一谦,进到了房里。

我惊讶的问:“这是什么情况?”

我知道自己留下来也没有什么用,也帮不上张兰兰什么,所以索性就听她的话去刷牙了。

我在心里算了算时间,那张飞第一次看到这种异常的情况已过了好多天,看来也是因此,他才能够还算是自然的跟我们述说事情的经过。

墙上的画是一幅山水画,画中亭亭玉立的宫装女子,正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们。

就像此时我是那么的无助,如果张兰兰在,我又何须站在这手足无措。

对于这里的都是那些看不见瘴气的人来说,金先生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住进去了这个房子里。“他也真算是有钱,这样的地方都能买得起。”我感叹道。

我没有直接的回答他说的话,反而继续敲着门。现在知道了金先生就在屋子里面,我也就有了一些底气,只要人在里面,除非他长出翅膀,不然他是跑不掉的了。

张兰兰装起来真是有模有样的,难道她一直背着的那个包包里面就装着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只见她将快递箱子递给了金龙,却还一副厚颜无耻的站在人家家门口。眼睛时不时的往里面瞄来瞄去,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我小心翼翼的问道:“不开心了?”

这个时候我突然有些后悔了,就这么的让宫弦走了。而我面前的东西到底会对我做什么,还不知道。我紧紧地挨着花瓶,小腿被那个枝蔓越缠越紧,深深的陷入我的骨头里面。

绿色的藤蔓上面尖利的刺也随着这个小动作,狠狠的刺进去我的肉体里,这一点点的小伤口都让我痛不欲生。放下一步路都走不动了,就停留在原地。后来甚至直接就坐在了地上,根本就走不动了。

张会长并没有让我们多等,也就二十来分钟的光景,他就拿着一大包药材出来了。他还邀请我们进山时告诉他一声,他说这本该是他份内的事情,因此他不能袖手旁观。张兰兰自然是答应了。

当那张符咒贴到了我的身体时,我一个激灵马上就清醒了过来。

我一边看着张兰兰制药,一边在心里头纳闷着,如果说刚才那双眼睛是那个怪物的眼睛,那是不是说明那个怪物已经可以行动了。如果不是那个怪物的眼睛,那么难道此地还有别的妖怪吗。

果然,很快的,不但是小明跟小功走了进来,就连那两名医生也跟着进来。

“怎么了,你们为何是这样的表情,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了,还是我的腿部出现了问题。”我难掩心中的焦虑,连忙见到人就问。

“这个医院邪门的狠,你们看我的身体也没有什么事了,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自己的情况我自己知道,刚才的身体冰冷是有鬼魂盯上了我,并非我的身体出现了状况,我心里忧心于张兰兰的行踪,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与她联系。

场景再换,宫弦回来了。看到了,我把那张床给扔出去时,对我大发雷霆时的情景。

只是他们的身体此时正被一层薄薄的一层雾所遮掩,令我看不真切。

不知道为何,我不希望宫弦受伤,甚至是不愿意看到他受到手下背叛的模样。这个钟明,若是有可能,我定不会象原谅变幻兽那样原谅他。

“化尸水。”兰兰脸色一变,我看到她的脸色都白上了几分。我此时无暇去询问兰兰那是什么东西,我把注意力看向了宫弦。

钟明见求宫弦无用,又掉转了头来求我。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呀,当初写那个差评我也是随意写写的。就是说我刚拿到这串佛珠的时候呢,觉得我生活出现了一些异样,可是后面又恢复了正常,所以我也就没当一回事了。再加上后来你们也没有联系我,于是我也就把这件事抛到脑后了。”

我现在的生活吗?值得我留恋吗?

“唉,还是没有,也不知道她们两人现在是属于什么样的状态,只是现在离他们失踪也不还不到24小时,报警也不会出警。”大明已是一脸的焦急之色,慢慢地说,“林梦,我先帮你开一间房,你先住下来,我与小功再回去找找他们。”

只是又正是因为如此,我说服他们今晚不要再返回磨盘山的理由却是那样的苍白。一点说服的力度也没有。

其实我的内心已经心急如焚,因为刚才我看了看时间,现在离午夜零点已经剩下不到五个小时了。也就是说我的生命已经进入到了倒计时的时候,而且倒计时的时间已经不足五个小时。

这个时候我真的好希望,宫弦能够尽快的修复他的灵力。只要他恢复了,我就什么也不怕了。

“林梦,你想啊,昨天我们给那隔壁大妈房钱的时候,你看她那眼睛都眯与在条线了,说明她是很需要钱或者是很喜欢钱的,不妨我们还是如法炮制的,拿钱去跟她买些吃的东西吧。”

“好的,兰兰你睡吧。”我大方的对她点了点头。

宫一谦估计也是怕见到我尴尬,这几天回来之后就没有见到过他了。

张兰兰也有些诧异这个小鬼魂的性格转变,但是还是把小鬼魂的意愿重复给了张先生和张夫人。

张兰兰看到面前的情况,正在以她无法估算的情况继续恶化下去,拉着我往后退了几步。

张兰兰摸了摸自己心脏的位置,轻声的说:“飘出来的那些是灵魂,它们从尸体里出来的那一刻起,就变成了鬼魂。本来正常的尸体是会经过焚化或者厚重的埋葬。使得灵魂跟它们的肉体在一起,经过天地间的灵气沉睡然后进入地府。”

这个时候,我对张兰兰还有一肚子的疑问想要问她。

“这个线要怎么修呢?”老奶奶戴着老花眼镜看了看,问了我很多,我都耐心的回答了。

这时老奶奶走过来,拍了我一下,捂嘴偷笑说:“你怀孕喽。”

我赶紧起床,准备赶去湖北。凭我可是一己之力行吗?于是我边抓紧时间洗漱,边联系客服小米,小米说给我介绍一个住在湘西的道士,能够降妖除魔。

可是酒店里的窗帘遮光效果太好了,所以我只能靠挪的,基本上什么东西都看不见。正走着,我觉得我碰到物品了。下意识的“哎哟”了一声。

欣欣像只小鸡仔一样被提起来,她在半空中徒劳的挣扎着说:“我不想死……我还要变美……我还没发财……我有男朋友的……他知道你们欺负我一定会杀了你们!”她的样子看起来特别恶狠狠,丝毫没有服输的意思。

朱咏飞浑身上下都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就像是骨头也会生锈一样。我的手臂上面灼热的痛的有些不寻常,难受的要命。我连忙低头一看,这才发现我的手臂里竟然不停的冒出黑血,甚至还有一些小小白白的东西,跟虫卵长的一模一样……

直到一天天的减少需要我的血的使用量。我就在他的虎视眈眈的监督下,天天都在回家以后去后院练习。

宫弦手一招,管家就立即吩咐下人上菜。

“没听到我说话吗?”

象刚才那样,一接到张兰兰的消息就立即把此事告诉给车里的大明跟小功的事情,我已经在后悔及想办法补救,虽然此时我还是一点儿也没有想得出来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补救。

“你们的产品真是害人呢,给了别人希望却又时灵时不灵的。”

没想到我前脚一到家,后脚就听到管家来报,说是陆雅来访。指明说有急事要见我。

她不断的逼近我,我害怕的不行。手紧紧的抓着浴袍,可是仍然还是感觉不到一丝的安全感。水漫过我的脚踝,很快的就没过了我的膝盖。冰冷的如同冰窖里面的寒水一样的触感让我直哆嗦,恐惧填满了我的心脏。

果不其然,就这一会儿发呆的时间,曾大庆就又回到了沙发上,然后看着我对我说:“林梦?你这是怎么了?刚刚莫名其妙的拉开了窗帘不说,现在又愣愣的站在这里。你过来不就是为了解决这个笔的问题吗?怎么事情还没弄明白,你就已经快被我女儿通化了?”

我哪有什么答案能给他,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也只能是干巴巴的笑着,然后对曾大庆说:“啊哈哈,那个,刚刚有蚊子。我没见过那么大的蚊子,所以一下子被吓到了。好几只呢。你看见了吗?”

上次跟张兰兰在那个络新妇那边的时候也是遇到了鬼打墙,不过那次是因为有宫弦来把我带出去,可是这边是寺庙。所以宫弦感应不到我的存在。

我也不知道刚才我躺了多长的时间,似乎精神也好了很多,现在听到宫弦答应了让我见黑雾,我的眼中的欣喜就那么的出现在了脸上,但立即就被笑不出来了。

看得出来张兰兰已经喝醉了。当下她就支着手看着华先生,然后说道:“应该是我的错觉,我现在头好晕啊。华先生,你是不是下迷药了。”

只有双数没有单数。也就是说换算成我们正常的楼层,就应该是九楼。区区一个九楼,电梯竟然才。

“张兰兰,你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就让她去投胎的话会不会还有隐患。”我是担心有的人无论转世了多少个轮回,她依然会保持着一丝的记忆,只是在没有任何媒介的刺激下,她的这一份记忆就一直沉睡不醒,若是有人把她的这一丝记忆给唤醒之后,她忆起了往事,往往就会成魔。

“大明,你还坚持要救她吗?”我调头看向了大明,也不知道他与这个小女孩有什么渊源。小女孩一眼就看上了他,而他也一直对这个小女孩心存眷念。一直不忍心伤害她。

宫弦却直接捏了捏我的脸蛋,小声的在我耳边对我说:“就你是个没眼光的。”

我点点头,紧张的不行。就见到宫弦一下子整个人都变得透明起来,然后又夹杂着有些黑色的气体。宫弦飘飘荡荡的飞到了这两个女鬼的旁边,然后对她们抛了一个媚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