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108章:贸首之仇

第108章:贸首之仇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9-09-02

下一刻,三具失去灵魂的尸体,伤痕累累地从刀河之中落了下来。

在外界一片腥风血雨,人人都站在道德至高点,讨伐凤轻尘这个势宠而娇的女人时,敏夫人一脸憔悴的在家里等九皇叔。

想来也是,那些人上岛都好几个月了,怎么可能还在岛外围转悠,唯一会出现在这里的人,恐怕只有一心想找玉华兰芝的南陵锦凡。

她能接受九皇叔的责骂,可无法接受九皇叔的冷待,她不喜欢九皇叔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这种感觉就好像她是呼之即来、挥之则去的玩物。

“九州地图要集齐九张才有用,只有一张放在我手上也是无用,便是送给蓝侠客又有何妨,只不过……”三王爷见自己抛出来的饵有用,便摆出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等蓝九卿上勾。

“只不过什么?”蓝九卿很给面子“上勾”了。

九皇叔和凤轻尘一行人,就在南陵锦凡这里住下来了,除了没有自由外,一切都相当的好,锦衣玉食样样不缺,连豆豆都说,再这么下去,他都快不想走了。

这么多人看着,豆豆丢得起这个人,他们还丢不起这个脸呢。

凤轻尘笑了笑没有说话,苏文清是个聪明人,他清楚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为人属下,权利太大换来的不是重用,而是上位者的猜忌。当时,她也叮嘱过夏挽,让她别大肆购买夜城的产业,九皇叔吃肉她跟着喝汤就成了。

太丢脸了,太丢脸了。

“对,我要宫灯。十盏,这个座子是用来放夜明珠的。”

要是八皇子死了,凤轻尘也讨不到好。

六个护卫一时没有防备,吃了个大亏,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时,便立刻变换招式,与九皇叔真正的打了起来。

这几天她想买地的消息一放出去,明里暗里阻拦的人不知多少,甚至有人直接放话,凤轻尘不把上下的官员打点好1;148471591054062,即使买到了地也别想守住。

凤轻尘这才发现,除了四面冰墙外,他们脚下和头顶上,都有冰花,那冰花就好像养在冰墙里,立体逼真,跟真得一样。

“还给我,把我的身体还给我。”

那么这就是幻象了?

“吧吧吧……”玉粒停止了颤动,就在凤轻尘以为玉粒没有作用时,却听到玉粒碎裂的声音传来。

“上车。”九皇叔的命令一下,太监立马搬了马扎,扶着凤轻尘坐了上去。

“一起?”暄少奇出来时,特意等了九皇叔一步,两人相携前行。

今天一踏入书房,苏文清就发现自己书桌上的砚台乱了。

“她很有名吗?”镜月的兄长一头雾水。

孙正道知道凤轻尘这几天很忙,要不是没有办法,他也不想麻烦凤轻尘。

进手术室前,凤轻尘让人给赤炼水和郭保济拿了两件白大褂,让人服侍他们清洗双手。

所谓的正义人士,不过是某些权贵手中的棋子罢了。

卑微也罢!

过年对华夏人来说是大事,一应细节马虎不得,管家虽然不在,但该准备的早就准备好了,该交待的也一一交待好了,凤轻尘只要按规矩办就好了。

凤轻尘小心的察看九皇叔的脸色,可惜九皇叔从头到尾都是一副没有表情的样子,根本看不出喜怒,凤轻尘只从九皇叔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推测九皇叔这次真得很生气,很生气……

“不许伤她,我让你们走。”王锦凌重声自己的话,只是这话中的意思,只有他和凤轻尘明白。

“属下明白。”王家护卫一听便知,这件事不会善了,王家要把这事捅破,拉洛王下水。

王锦凌抱着凤轻尘,额头与凤轻尘的额头相碰,无声垂泪,直到马车停下来……049饿,机会有很多

“再等两天,还没有他们的消息,朕会派黑骑进去救他们。”九皇叔嘴上不说,可心里始终记挂着奶宝的事。

哦耶耶……豆豆哼着小曲,隔着一条河,不仅不慢地跟在凤轻尘和九皇叔身后,时不时和隐在暗处的暗卫们切磋一下,小日子过得老滋润了。

“东陵也清巢过细作,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皇上气得吐血,安插盯着被人拔了,只能说明自己无能。

东陵有水军,也有能在海上运行的船,可是要说水军实力最强的,还要数西陵。

蓝九卿像是在宣泄什么,明明不需要他主功,他却和暗杀堂的人一起,冲在最前面与玄情阁的人厮杀。

凤轻尘无奈,只得将麻烦推到太医院去,让云潇和太医院的人协商,反正她就只接受五个大夫进去。

“那是你们的事,与我何干。”云家大公子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任何与他交往的人,都会有如沐春风的感觉,可那是以前,临近手术,云潇紧张担忧,面对太医们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哪里还有平日的风度。

九皇叔见凤轻尘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正欲再开口,却看到有下人往这里走,九皇叔只好暂时打住。

南陵内乱严重,朝政一片乌烟瘴气,南陵太后好大喜功,常年争战在外,百姓民不聊生,直到南陵皇上熬到太后死,才接手政权,这几年才慢慢好转起来。

不过她喜欢,她又不是圣母,苏绾屡次算计她,她要处处替苏绾着想,她就真是傻了,难不成真要傻得,被人打左脸,还要把右脸奉上。

“一点小伤,没有什么大碍。”

九皇叔一甩衣袖,带着一身异香上了马车,白发驼背老头直到九皇叔走后,才爬起来,苍老的脸上露出一抹无奈的笑。

九皇叔换上一套一模一样的衣服,回房。

“轻尘说得没错。能给皇上治病的人,祖宗三代都要查个清清楚楚,要不是皇上的病情特殊,也不会轻易让我们医治。看他叫那么多太医过来,就知他对我们肯定是诸多防备。”郭保济一脸凝重的说道。

谷主和郭保济相视一眼,两人琢磨了一下,恍然大悟:“皇上精元受损,不会是你动地手脚吧?”

官差看凤轻尘一脸的入神,以为她吓着了,连忙喊道:“凤小姐?凤小姐?”

凤轻尘听到苏文清温和的语气里那淡淡的鄙夷,很不客气地反驳道:

这是心虚的表现,正因为她和九皇叔没有关系,才需要靠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撑场面。

这是她们的小姐吗?怎么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之前披头散发时还不明显,这一装扮倒是完全不同了。

“我们去看看。”她这么从狩猎区出来,就是为了看热闹,怎么能错过这个机会。

“心虚?磊太子这话说得真好玩,就算要心虚也不是我心虚,别忘了,我在一个时辰前,才知道今天的比试改在兽苑,直到太子说出比试的规则,我才知道今天的比试是怎么回事,我毫无准备而来,所用之物皆是宫中所准备的,哦……忘了,我的长枪还在这里呢,可惜,没沾到血。”凤轻尘暗指苏绾准备充分,显然是早就知道比试的规则,而只了解规则的人,才能利用规则。

凤轻尘和九皇叔之间到底怎么回事呀?凤轻尘这个样子,真把他们搞糊涂了,真不明白九皇叔葫芦里,到底卖得是什么药。

狼主虽不参与凤离族的事,可对凤离族的事情很了解,这个时候他绝不能承认这个所谓的凤离王。

蓝景阳和凤离幽歌暗道不好,果然狼主立马变脸了,连基本的客套都没有。

同一个房间里,虽然他们躲在角落里,可发出什么声响,对方也能听清1;148471591054062。

“不是说,今天我在上面的吗?”凤轻尘一个失神,就被九皇叔握按住了双手,身子也被压得动弹不得……

这个时候,他宁可凤轻尘大呼大叫,这样他心里好过一点。

“你教出来的徒弟怎么可能是差的。”翟东明陪着凤轻尘说话,让凤轻尘不再光想着她的伤。

凤轻尘居然认识这两个人,还能让这两人屈尊而来。

不过,这一切在鬼王看来,都值得!

蛟龙帮他们把船送到海里,他便放蛟龙自由。

“这样我们就有更多机会,让他关注连城和蓝景阳。”有些事不能说得太直白,太过直接会让人怀疑你别有用心。露出一点痕迹,让对方亲自查、去求证,这样得到的结果,才能让人有满足感。

九皇叔和凤轻尘此次来带得护卫很少,为了押解灰老,宇文元化安排了一队精锐人马给九皇叔。

鬼王是人,自然惧子弹,有子弹射过来,他就得闪躲,这么一来,还真让凤轻尘跑出鬼王扑抓的范围,让鬼王错失了最佳时间。

当然,她更希望是有人帮蓝景阳,毕竟真要存在那样一条秘道,东陵皇城那高高的城门和满城的巡逻兵,对蓝景阳来说就是笑话。

“对。”九皇叔赞许地点头。

蓝景阳毕竟是稷下学宫的学生,他的学识绝对渊博,不然也不会成为前任宫主的关门弟子,看九皇叔和凤轻尘看着他,蓝九卿继续说道:“我记得书上有记载,有些古老的种族巫术盛行,他们可以利用巫术,做一些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这个阵式我曾在书上看过,据说是起死复生阵,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他长得有那么吓人吗?凤谨怕他,这个初见的小孩也怕他。

侍卫很快就把夜叶架到内室,给夜叶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按理夜叶这样,应该先用热水泡一泡会比较好,可是……

做什么?

凤轻尘本以为明微公主会乖乖走,毕竟她直接指出,王锦凌已经知晓,她在文渊先生死中扮演的角色,不想在离开时,明微公主还是闹了一场,或者说洛王亲兵闹了一场。

当然,他见不到九皇叔,只有九皇叔身边的幕僚接待他,听到他转达洛王亲兵的要求,幕僚皮笑肉不笑的道:“大人,我家王爷的意思很明白,限他们半个时辰出城,否则别怪我家王爷不客气了。”

这些事情,孙夫人并没有亲身参与过,但却是从上一辈老人口里知道,孙家老太爷与老夫人在世时,就喜欢和儿子、媳妇说凤离族的事情,毕竟凤离族的事情是秘密,只能和最亲爱近的人说。

于她而言,玄情阁这些人只是她生命中的过客,如果这些人不逼她加入玄情阁,也许她会更感激她们,可现在……

一个晚上的时间,凤轻尘认为她可以躲开这十二人,可暗卫却不这么想,为防万一,暗卫潜入房内,给紫情十二人下了更重的迷药,足够她们睡上两天。

最后一句是重点。

某人精于计算,善于算计的大脑,每每遇到这个问题就死机,怎么也找不到一个好的法子。

这绝对不行……

东陵子洛要真全部看到了,根本不可能放过她。

千万不要上当。

现在她基本上可以肯定,东陵子洛是在诈她。

他不是看到了嘛,今天就让他看个够。

“洛王,娶为妻,纳为妾。洛王殿下你这是要纳轻尘为侧妃?”

至于王锦凌?

“是。”有王锦凌和凤轻尘的话,下人自不怕敏夫人闹事,出了事,也有这两尊大佛顶着。

开玩笑,这位明显在宫里受了气,说不定皇上还下了什么不好办的命令,比如把凤谨送回去,把长公主府上的人送回去。

端亲王让管家来找西陵天宇,就是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他让西陵天宇帮的忙,并不是多难的事。

把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却送来九俱尸体,长公主会出来接才有鬼。

两人之间,总要有一个人退一步,一直都是凤轻尘在妥协,这一次他想试着退一步,他想要知道退一步后,自己会不会后悔。

“我……”安平公主犹豫一下,随即咬牙道了:“好,如果你要我死,才肯救我皇兄,那么我现在就死。”

话落,便松开凤轻尘,朝一旁的梁柱撞去,凤轻尘看那冲势与力道,便知安平公主是玩真的。

他看到凤轻尘,就想到被凤轻尘拆得不成人形的尸体,他还没有缓过神来,今天的画面太血淋淋了,他估计好长时间都不敢吃荤。

哈哈哈……江南真是一个好地方,在这里不用担心明天要不要打仗,了也不用成天带着面具,一天到晚勾心斗角,他们只要做自己就行了。

冤枉呀,他们好冤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