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115章:有目无睹

第115章:有目无睹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9-09-02

马车走后不久,凤府倒夜香的人出来了,一个大木桶放在板车上,远远还能闻到那股臭味,血衣卫情报处的人虽然尽职,可也无法上前查看,看着两个身形不怎么粗壮的小厮,推着夜香车出去,血衣卫的人并没有跟上去。

不得不说,这姑娘真相了。

完全无战斗力的学子,在这些狠辣的护卫面前弱得像小鸡,一刀一个,一刀下去便连声都不会再吱一下,甚至有几个学子自己就晕了……948黑手,替罪羊出现

安平公主路过凤轻尘身边,特意看了她一眼,高傲地哼了一声,明微公主亦是若有所思地看了凤轻尘一眼,凤轻尘唇角微扬,无声一笑。

长辈不仁,晚辈如何孝之?

听到这个流言,别说凤轻尘了,就是他们也生气。

“有刺客,有刺客,快,保护殿下。”

不是他要求高,实在是凤轻尘这水平,比他那三岁的小侄子还不如,要不是这堆东西是凤轻尘给他的,他早就丢地上了,真是污他的眼。

他犯了什么错呀。

凤轻尘没好气的白了王七一眼:“我也想呀,可是没有官府罩着,我拿什么经商。好了,好了,废话少说,先帮我把图纸重新誊写一份,这房子我等着要。”

凤轻尘没有反驳,乖乖地退到一边,把位置让给太医们。

九皇叔直接去了自己住的院子,一到房内九皇叔就将外衣脱下,又将中衣解开,没有意外,绷带上全是血……1562到手,笑到最后才是赢家

南陵锦凡坐那里,护卫一时也无法趴下去,反应快的就是拿手挡。

九皇叔面对六人联手猛攻,也有些吃不消,抬头看了不远处晃动的野草,九皇叔眼中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

凤轻尘的狠蓝景阳知道,凤离清歌也知道,抱着小凤谨从棺材铺子出来后,凤离清歌站在街一脸茫然:她要去哪里?

离得近,子弹的威力更大,一枪过去冰墙就炸出一个口子,凤轻尘毫不吝啬子弹,一路扫射过去,把整个冰室都毁了,包括他们脚下所踩的地方。

“小姐?”秋雨心疼的上前,却被苏绾打发了:“不用管我,去办事。”

“西陵天磊,他们来东陵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两年西陵天磊借口选妃,到处跑,欠下一堆的风流情债,却没有一个看上眼的,真不知道他打什么算盘。”

见凤轻尘半天不说话,两小丫鬟心中暗暗焦急,小姐要是对不出来,可就丢脸了,她们有心想要帮忙,可是……

“小姐,你对出来了?”两个丫鬟一听,面上一喜,便将那两兄妹丢到一边。

卫大人一看是王谢二家的人,连忙见礼,然后将事情一一说明,再三强调云家这也是为百姓着想。

看到凤轻尘,内向沉稳的孙思行,居然跳了起来:“师父,你没死,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如此看来,这个女人是故意的,而且看她熟练、自然的样子了,想必不是第一次了。

无依无靠的女子,拿什么去和权贵斗!

半年,是这个男人的极限,太长了他绝对不会答应了,而太短了,她又没有足够的时间布局。

呃……崔浩亭愣住了,讷讷的道:“你还看中哪里了,我做主卖给你。”

暄菲身侧的三十六罡杀气十起,几次想要拔刀,都被凤轻尘扣扳机的动作给吓住,只能站在一边怒视凤轻尘。

凤轻尘小心的察看九皇叔的脸色,可惜九皇叔从头到尾都是一副没有表情的样子,根本看不出喜怒,凤轻尘只从九皇叔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推测九皇叔这次真得很生气,很生气……

“可怜的,我就知道大殿下的暗卫不好当,幸亏我当时闹肚子,身体虚得很,没有被皇上挑中。”暗卫丙虽然五观平平,但眼睛却透着机灵。

符临在心中默默为九皇叔默哀,指了指外面,说道:“你们慢慢聊,我不打扰你们。”

景阳先生你这样的手段真叫人害怕,也不知你害了多少人,才有今天的成就。日后景阳成为连城主后,真希连城的史志上,能写一写你这一生骗了多少人,踩着多少人的尸骨才爬到今天的位置。”

回来的路,没有发生半点意外,可就在他们踏入东陵的地盘后,意外发生了……

凤轻尘闭门思过一个月,而这一个月他亦很忙,很多事情顾虑不来。

老者也拉着南陵锦凡上马,倒是没有太过虐待南陵锦凡,而是将人丢在马背上:“挑四个人,把武器放下,跟着我去领人。”

“有暗卫保护,你不用担心,事先我们已经约定好了,在哪里汇合。”在南陵锦凡的眼皮底下,九皇叔硬是与豆豆商定好了各种细节,可见豆豆绝不是单纯的二傻青年。

至于玄月宫,他正愁没有理由和玄月宫接触,这次机会正好。

“嘭……”凤轻尘扣动扳机,子弹离膛而出,强大的冲击力,引来“呼呼”声响,在寂静的黑夜里,异常的刺耳。

凤轻尘沉着应对,眼一眯,手指已扣下扳机,准备再次开枪。

“怎么会只加一个呢,那我启不是没有机会了,不行不行,白老头,咱们商量一下,你不是一直想要看我家传的医书嘛,我明天,不今天晚上就让人给你送过去,你把明天旁观的名额让给我。”一青衣儒士打扮的太医上前,拽住白胡子老头的衣服。

西陵天磊与北陵凤谦默不做声,两人如同约好一般,同时抬头,视线在半空中交汇,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羡慕。

这些伤不要人命,可是会痛呀。

温润儒雅的大公子,也是会动杀人的念头,也是会有想杀人的时候,不过要看对象,毕竟不是什么人,都值得大公子出手。

蓝九卿,他到底是哪国人?

“啊,我怎么把你送的雪莲百花膏给忘了,那药膏药香其浓,不仅有助于伤口愈合,还能遮掩血腥味。”凤轻尘连忙将剩下的药膏给找了出来。

“别进来。”凤轻尘大声命道,声音略有一些嘶哑,估计昨晚叫得太过了。

“磊太子这是审犯人吗?别说轻尘不是犯人,就算是犯人,磊太子你也没有资格审问我,别忘了你是西陵的太子,而我是东陵的贵女。”凤轻尘眼神一冷,语调也变了。

东陵子洛的脸,当下就黑了,太子和元希则是一脸兴味,元希先生更是打趣道:“轻尘,你昨晚不会一直和九皇叔在一起吧?”

“快,救人要紧,宣太医。”东陵子洛比太子更快一步道,那样子好像他才是众人的头,明摆着就是要压太子一筹。

夜叶要是死在这里,就是他的责任。1474外人,你是什么东西

这样的人,才值得追随。

蓝景阳脸上的笑容不变,并不再解释,倒是凤离清歌沉不重气,开口说道:“他不是什么外人。”

看着屋内抱在一起的男女,凤轻尘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洞把自己藏起来,可偏偏为了不打草惊蛇,她和九皇叔只能继续躲在角落里一动不动,最让人郁闷的他们所站的位置太小,她和九皇叔紧紧地靠在一起。

凤轻尘暗自松了口气,这才发现身后的男人,越发的不规矩了,不仅是唇在动,就是那双手也渐渐地不规矩了起来。

没吃过猪肉,难不成还没有见过猪跑吗,九皇叔虽然不曾与女子接触过,可男人的本能却让他明白要如何做,虽然心里有一点点小紧张与小期待,可面上却是不显露半分……

“扁了也不丑。”九皇叔改握凤轻尘的手,拉着凤轻尘往前走,特意放缓步调,陪凤轻尘说说话。

这次出门,萌宝真是长见识了。也学到很多,平时在谷主学不到的知识,而且医好病人的成就感,不是养草药可以比的。

“凤轻尘,很快就好了。”翟东明替凤轻尘擦着额头上的冷汗,将人半抱在怀里,脸上是难得温柔与小心。

“是。”邰邵身后的护卫立马来劲了,和许清一道拔腿就往外跑,可刚跑出去没有多久,一行人又折了回来。

九皇叔一路往城主府里走,在门口停了下来,身后八大家将之一上前,对邰城的士兵道:“去,告诉你们城主,我家主子来了。”

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这么说,那少宫主说得不是假话,确有订婚照一事?”这是王锦凌最在意的,如果对方是骗婚,那直接把人打出去就好了,可偏偏对方不是。

这样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有出来的机会,可有人开了头,那些权贵老臣立刻出言附和:“臣附意。”

“我很忙。”符临咬牙切齿,眼里的血丝,与胡子拉茬的样子,充分证明他没有说谎,可是……

九皇叔知晓百鬼宫个人实力不凡,当船抵达岛上时,九皇叔并没有让人冲上岛,而是毫不吝啬火药,利用长长的桅杆,远距离投掷震天雷,先用城天雷轰出一个口子。

“继续。”九皇叔却没有叫停,一个手势下去,立刻就有一批弓箭手出来。

“蓝景阳麻烦大了。”凤轻尘幸灾乐祸,虽说蓝景阳只有一年寿命,但越早死她越满意。

“玄月宫似乎在寻找什么,这段时间一直在秘密打压天穹堡,天穹堡处境堪忧,势力减至原来的三分之一,凌天堡主前不久收到连城的信,似乎有投诚的打算。”

夏挽吸了好几口气,才让自己的声音恢复平静,把其他几个城的动向汇报完毕后,夏挽将封死的信盒递到凤轻尘面前:“姑娘,您的信。”

凤轻尘从不远处射来一颗子弹,同样没有拦住鬼王,鬼王看也不看一眼,衣袍一撩,直接将子弹击落在地。

许是刚刚与鬼王交手,气势大盛,九皇叔即使身上带伤,招势地不减锋芒,甚至更加的凌厉,百鬼宫的人根本招架不住。

九皇叔点头附和,又补了一句:“还有一种可能,他现在也可能在秘道里。”

蓝景阳毕竟是稷下学宫的学生,他的学识绝对渊博,不然也不会成为前任宫主的关门弟子,看九皇叔和凤轻尘看着他,蓝九卿继续说道:“我记得书上有记载,有些古老的种族巫术盛行,他们可以利用巫术,做一些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这个阵式我曾在书上看过,据说是起死复生阵,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左岸……收起你的杀气,还有,后退两步。”凤轻尘连忙安抚小孩,雪狼亦是一脸不解,不过雪狼一向机敏,看情况不对,连忙退开,只是时不时地介长狼脖子,想看个究境。

太子不提还后,一提屋内的四人都感觉饿了,尤其是夜叶,可看这些侍卫的样子,似乎不会给他们准备吃食,而他们自恃身份,断不会去和一个小小的侍卫讨吃的,现如今只能这么耗着……

她们很快就会再见,站到洛王那边的明微公主,已经彻底和他们撕破脸……

“哪怕他放弃你,你也不会变心?”王锦凌不知道,自己用什么心态问出这句话。

凤轻尘这个时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对他们来说可是极大的损失,同时亦说明他和步惊云的失职,九卿肯定不会放过他们两个。

在凤轻尘祭拜完蓝九卿,与孙思行汇合去夜城时,玄医谷谷主收到了连城发来的秘信。

凤轻尘越想越头大,索性摊手:“王家的事,王锦凌的事我都不管了,我想他执意来凤府,应该不是要我救他,而是等你。”

凤轻尘吸气、呼气……花了好长时间,才平息心中的怒火和无力。

“咳咳……有的。”九皇叔耳根微红,不过不明显,不仔细看,看不到。

“王郎,不求与你共此生,只求与你春风一度。”

他不就是偶尔不出现在早朝上吗?那群该死的文官,凭什么说他因美色误国?他什么时候误了国事?

“安平,这些不是你能管的,你只要记住母后的话,凤轻尘可以死,但她的死不能与我们有关,好了,其他的事你别管,好好的养伤,过几天就是桃花节了。”皇后丢下这句话,就回宫了。

皇后脸色大变:“子洛,凤轻尘留不得。”

鬼王嘴角逸出一丝血迹,低头看着刺入自己腹部的剑,又看向一动不动的九皇叔,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九卿?蓝九卿?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暄少奇发现自己的脑子完全不够用了,眼睛四处扫了一圈,没有发现凤轻尘的声音,暄少奇心一惊,大喊:“九皇叔,轻尘呢?”

孙思行轻轻拍着小凤谨的背,软语安慰。

她是大夫,她不能公报私仇,东陵子洛这伤要不局部麻醉的话,他会痛死。

不过,敏夫人绝不是一个,轻易会被打垮的女人。册封大典上发生的事,根本打击不到她,第二天,她照常起来,每天念经、抄写经书,一脸虔诚。

凤轻尘沉思片刻,说道:“告诉太皇太后一声,我现在太忙,抽不出身,还请太皇太皇等我三天,三天后我就去给太皇太后请安。”

赶在天黑前回到寺庙,将凤轻法的意思,委婉地告诉太皇太后,见太皇太皇没有安静得坐着,下人松了口气。

“啊……”长公主尖叫,连忙拿帕子去擦:“你做了什么?”

要是端王把凤谨和她的人放回来,她还能想着不会太亏,可偏偏端王给她送来一堆尸体,她这次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324报复,无条件宠你

他的人生都有精确的布局,每走一步都要精确的计算,凤轻尘是意外,一而再,再而三让他破例的意外。

跌坐在地的那一刻,九皇叔的眼睛睁得很大,似乎是不敢相信,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被一个弱女子给推倒在地,更不敢相信凤轻尘信会推开他,有些人与事似乎已超出自己的掌控……

九卿的目的是什么,步惊云明白,可即使明白他也没有办法阻止,因为九卿所做和所说的都是对的,宝儿要嫁给九卿,就必须接受九卿的一切……

能让江南王亲兵首领跑腿,这便说明江南王府出了大事,或者来了大人物。

“轻……”九皇叔本想出去冷静一下,哪知刚开口,手就被凤轻尘握住,紧接着就听到凤轻尘说:“好。以后我们再生一个萌宝和小宝。一家五口在一起。”

九皇叔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这种感觉比把四国九城握在手中,还要来得兴奋。

“傻瓜,做错事的人是我,和你有什么关系。”九皇叔伸手,拭去凤轻尘眼角的落,哑着嗓子道:“别哭,坐月子的时候不能落泪,伤眼。”

南陵皇上却没有纵容他,而是冷声道:“你自己做下的好事,怎么?还要父皇去给你道歉?”

凤轻尘和九皇叔可以是同盟,但凤离族和九皇叔只能暂时合作,绝不可能长远,也不像崔王两家那样结成利益同盟。

凤轻尘知道九皇叔心情不好,自是不会多言,乖乖地窝在九皇叔的怀里,想着……

他自由了,他终于不用被困在那里,他终于可以走出,那个困住他大半生的牢笼了。

我没有骗有你们!

这个女人,总算还记得自己是她男人,有事会第一时间想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