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125章:悲声载道

第125章:悲声载道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9-09-02

景炎盯着顾千城的背影看半晌,叹气,“好吧,你赢了。”景炎站起来,将火焰果放在桌上,“火焰果是你的,天黑前我要看到倪月。”

“长生门的圣女,果然是聪明人。”秦寂言要是因这么一句话,就放过倪月,那他就不是秦寂言了,“本宫需要你的人情?”

有时候,皇上不说并不是赞同,而是不屑。皇上,很多时候是用看小丑的姿态,来看他们这些朝臣,只是表现得不那么明显,而他又不能说出来。

“我的事似乎与秦王无关,秦王不想我赖上你,最好放我下来。”顾千城知道秦寂言最怕什么,可不想平时极有用的话,今天只取到了反效果。

言倾没有回话,只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唐万斤身边,将露在外面的长枪砍断,一把将人拉上马背,“唐万斤,你给我坚持住。我这就送你去找千城。”

唐万斤一声不吭,听到言倾带他去找千城,这才应了一声。

她可以坚定的拒绝老太爷,可顾三爷可不一定会。

“如果我是祖父,我这个时候就会去赵王府。”先声夺人,至于有理没有理,说了……这个一点也不重要。

这是经过顾千城深思熟虑才决定的,也是目前对她最有利的选择。

殿下,真是太……别扭了。

没有兵马,就是武功再高强也别想占地为王。

宴会行至一半,便是皇子、皇孙给老皇帝献年礼。赵王和周王的礼物非常贵重却了无新意,纯粹是贵罢了。

什么也没有,一丝痕迹都寻不到,他们根本不知秦寂言去哪了。

圣旨下到顾家时,顾家愁云惨淡,顾老夫人和顾候爷直接跌坐在地,久久没有回神。顾老夫人回神后嚎哭一场,比死了亲娘还要难过,顾候爷亦是弯了背,久久直不起来。

顾家愁云惨淡,郑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郑大人是文官,教养出这样的女儿连官都没得做,内阁直接革了他的职。

当然,唐万斤也只是有点小羡慕而已,他并不会因此生气、吃醋。他是没有父母宠爱的孩子,他太清楚父母的宠爱与陪伴,对现在的龙宝来说多么重要。

“太子殿下,我抱你出去玩,你父皇有事要忙。”唐万斤拍了拍龙宝的背,轻声哄着。

可是,她这个时候真得很委屈,她需要秦寂言安慰,需要秦寂言哄她。

顾千城坐在床头,看着赵王妃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叹了口气:赵王妃之前对原主是真正的好,因为……

放久了,坏了,言倾又肉疼了半天。

国家大事,不是利益至上的商场,有些事不能这么算。

尤记得他在八岁前,还是一个天真懵懂的少年,可是……在那一年,他见到了大秦的皇帝,也就是现在的太上皇。

“这倒也是。”老皇帝点头,他的怒火来得快也去得快,当即满脸笑容的道:“一般人确实入不了你的眼。当年给你选伴读,让你挑四个,你偏偏看不上其他人,只挑了两个。”

从小生长在皇宫,他见到多了厉害的女人,那些女人心狠起来比男人还要强三分,他要因为对方是女人,就礼让三分,那可真是傻了。

“是。”士兵们持枪上前,倪月深深地吸了口气,知道今天一战免不了。

至于顾千城那里?

武毅点了点头,看了老管家一眼,说道:“让人抬个担架来,冠军侯受伤了。”

武定不敢吭声还以为顾千城有什么吩咐,可顾千城却什么也没有说,抬抬手让他下去休息。

此时,火浆吞噬的范围更广,能让人站立的位置越来越小,秦寂言站在火焰果树旁,都能看到火浆朝他的方向推移。

不仔细没有办法呀,自从第一次趴在秦寂言怀里,给秦寂言上药后,她现在每次给秦寂言上药,都是趴在他身上,那姿势……

“前朝大家画作,不是什么名画,却售价不菲。”秦殿下身边的暗卫,十分了得,“姑娘,这里还有已成形的画作。”

皇上不用他不要紧,他年纪大了,跟不上皇上的节奏,只要皇上用封家人就好。

“我的孩子……”你受苦了。

“哇……哇……”像是小猫叫一样,孩子的声音很弱,光听声音就知不是一个强壮的孩子。

可即便没有革职,言倾和御林军统领也没有讨到好,皇上分别打了两人二十军棍,又给了他们一个月的期限,一个月内要找不到刺客,就别再做什么统领,一个个去前线好了。

城门关了三天才开,进出城的人都能排到大街外,言倾过来查看进出城的秩序,同时叮嘱属下仔细一些,别让可疑人趁机出城。

皇上给先太子、太子妃拟的谥号绝不简单。而之前,皇上那么轻易,就同意现在不立千城为后,除了顺势而为外,必然也是为了这一出。

这些人不是来找他们麻烦,而是来救他们的?

“给封大人换茶。”秦寂言抬手落子,脸上仍旧是轻松之色。

秦寂言这么做,倒不是发现了什么,而是习惯性的处理善后,以免给自己带来麻烦。

秦寂言放下顾千城,没好气的道:“要不要试试本王行不行?”这话的意思,和顾千城所问的绝对不是同一个意思。

“酸吗?我觉得很甜耶,要不你再咬两口。”顾千城说话间,又往秦寂言嘴里塞。

母子二人惊魂未定,回去时母子二人一辆马车,怎么也不肯分开。而老夫人虽然吓得不行,可姜到底是老的辣,很快就恢复冷静,回去的时候把承欢叫到自己的马车,抱着承欢“乖孙”“金孙”“宝贝孙儿”叫个不停……

老夫人和顾夫人就是欠教训,一个两个以为她是包子呢,想捏就捏,也不怕烫手……

想到这里,猪头六又狠狠地瞪了顾千城,那眼神就像是淬了毒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朝中的大臣不会因为他得皇帝宠爱,就全部站在他这边,自然也不会因为皇上的厌弃,就纷纷站到五皇子那边。

“留一个活口。”秦寂言不用想也知道,这必是他几位皇叔的手笔,只是具体是哪位,却是不好说。

‘山匪’非常尽责,一句话就把自己的底给露了,只是就这一点便想让秦寂言相信,简直是笑话。

周王的脸色更难看了,似乎是想朝秦寂言发怒,可又不知为何生生忍了下来,脸色变了又变,最后叹了口气,无力又疲惫的道:“皇上想要什么?”

顾千城轻轻一个跃起,就轻松地用手中的铁链,缠住了跛脚男人的脖子。

“可是……”那人还不服,却被言倾狠狠瞪了一眼,这才乖乖退了一步。

“你呀……就不能等等本王吗?急急忙忙去西北,你真要去,本王还能拦着你不成。”秦寂言听到顾千城的话,心疼到不行,哪里有还有不满。

在秦寂言出发前,掌事太监走了进来,行完礼后,恭敬的道:“圣上,那些大人还跪在大殿内,希望圣上你能回心转意。”

怎么这么难?

“65874”第四道石门开启的数字。

长生门的人睁大眼睛看着,虽然看不真切,可仍旧不敢眨眼,一个个紧张到不行。

第九道石门被打开了,可预想的路并没有出现在顾千城面前,出现在她面前的仍旧是一道门。不过这道门上并无数字,而是画了一个极大的阴阳八卦图。

“相生相克?”顾千城眼也不眨的盯着八卦图,看到最后居然眼花的发现,这图好像会动。

顾千城虚挥了一下手中的刀,后退一步,在对方反应过来前,一脸欢喜的大喊:“祖父,你终于来了!”

“父亲,我说了你别惹我,你偏要惹你,你说现在我要拿你怎么办?”顾千城问这话时,脸上还带着笑,就好像在说:父亲,今天天气很好……

啪嗒,啪嗒,一颗颗的泪珠落下……

“啊……”顾千城再也压抑不住,双手握成拳,悲痛得大哭:“西胡大将军风遥,我记住你了,我顾千城记住你了!”

“给本王的女官加一个座位。”秦寂言重复一遍,重点提醒“女官”二字。

要不是,那么……

秦寂言虽是皇长孙,却不是养尊处优的主,他的手指一点不细腻光滑,甚至比一般人还要粗糙几分。

“想了一整天,硬是等到三更半夜才来找你,我还不够低调吗?”秦寂言后退一步,可就在顾千城以为他不会有别的动作时,秦寂言却突然往右退了一步,然后在顾千城没有反应过来前,一把将人抱起,“抓住了,怎么办?”

“不能放开,接应我们的人快到了,我们得走了。”秦寂言将人抱紧,只是……

“当然,我潜入江南就是为了带你走。”秦寂言抱紧顾千城,不容许她挣扎。

而他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们的利益与长生门不相信冲突,他们没有必背叛长生门。

原本,她是打算在最后期限,向秦寂言提出这事。这样一来,秦寂言就没有考虑的时间,只能选择答应她的条件。

真不知,顾千城会怎么做。

将领不仅爽快调兵,还贴心问道:“大人,一千兵马够吗?”

为了掩盖疾行的声音,精兵们脚下都缠了一层棉布,虽说仍不可避免发出声响,可脚步声却弱了不少,山里的飞鸟也不会惊得扑腾乱飞。

进去前,顾千城再三要求小雪貂不可出声。

他是吃这碗饭的行家,可是……

“三叔说什么话,我们一家人,本该如此。”顾千城心中亦是感慨万千。

顾千城继续往下,将盖在张渊身上的白布往下拉,可就在此时,屋外突然响起两道极响亮的声音:“小的参见秦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见秦寂言脸色微变,顾千城忙补了一句:“我们还年轻,这个时候生出来的孩子容易夭折。最重要是我还小,年纪太小突然难产。至少要满二十岁,我才会考虑生孩子。”

“你……”单增坐在马背上,握刀的手不停的颤抖,鲜血顺着指缝往下流。

越打越窝火,越打越憋气,要不是呼延千霆紧追不舍,单增都想直接甩刀不干了。

马车外,跪在地上的武毅闪过一抹懊悔,可很快就收起来了,“武毅辜负顾姑娘的信任,请顾姑娘处罚。”后悔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

这位大臣是刑部的官员,他的妻子借他之名包揽诉讼,只要给得起银子,杀人放火也能判无罪。

这府中,也只有孙妈妈是真心关心她,一心为她好。

顾千城心里酸酸的,不知该怨继母太狠毒,把好好的嫡长女,打压得如此懦弱,还是怪本尊太无能,堂堂嫡长女居然不懂得争。

“郡王,回头对众将士宣布,钦差奉皇命犒赏三军。”秦寂言轻敲桌面,将事情定性,“至于辛苦跑来的钦差们?在路上遇到西胡的兵马,九死一生跑进大营,当晚就去了,身上什么也没有。”

老爷子训人时,不说脏话、说重话,也不是说顾千城有错,他只引经据典,一条条的告诉顾千城,让顾千城明白棋艺的重要性,让顾千城能重视自己的才能,让顾千城自己去分辨对错……

封似锦却看到顾千城面无表情,丝毫不受老太爷的话影响,就好像老太爷不是在训她一样,甚至老太爷说得起劲时,顾千城还会点头附和:“有道理”“就该这样”“老爷子大才”

“城门口这么多人,不会出事吧?”有胆小的官员,见百姓进出城都成问题了,担心的道。

“除了你,我不相信任何人。”顾千城扭头,与秦寂言四目相对,对视的刹那,两人眼中不约而同染上笑意。

不说被困在这座宫殿中的坛中人和浇水人,就说那些被长生门取走胎盘的孕妇和未出世的孩子,就是一笔血债。

“你不会以为,没有我帮忙,朝廷会收你的银子吧?你真以为朝廷在这个时候,提出要银子做赔偿是巧合吧?”顾千城继续用,你是傻瓜的眼神看君亦安。

五百万两虽然让她肉痛,可能解决唐万斤这件事就行了。

老皇帝现在是没有办法解决此事,秦寂言要不回去,不仅没有人解决巨大的银钱漏洞,还没有人背黑锅。

皇上要是突然死了,秦寂言又没有赶回来,在京中的周王就是继位的最佳人选。到时候周王联合心腹,借天时与地利,居皇宫,矫诏书,反诬秦寂言是乱臣贼子也不是不可能。

因赵王残暴,有不少读书人大骂赵王,惹得赵王杀了不少人,而富商中给银子稍慢的,或者不肯助纣为虐的,都被赵王宰了。

“是。”面瘫言倾就是撒谎也撒得和说真话一样。

他会记得,给唐万斤留一份的。

有一份足够了!秦寂言可以在景炎面前,嚣张的说他输了,可他却无法说自己赢了。

承欢受了委屈,她哪里不知。

“姐姐,不要去找程将军,这件事是我有错在先。”顾承欢发泄一通心情好了许多,拉着顾千城的衣摆不让她走。

果然,大管家派人查来的消息,和承欢说得差不多,但承欢漏了一点,那就是他被程将军踢倒在地时,那些人为了羞辱他,在他头顶上撒尿,他因为不堪受辱才强行站起来,却不想刚站起来,就被程将军打断了双腿。

顾千城的身体弱得一塌糊涂,可她肚子里的孩子却健康得不行,要说不是因为择子,子车都不相信。

船尾有两个水手守着,当秦寂言出现,两个水手吓了一大跳,张嘴欲喊,可不过说了一个字,就被一剑毙命。

眼见着从船尾退到船头,就快没有退路,船上的打手们不得不停下来,“你,你,你别上前,再上前我就不客气。”

“没有最好,给你两天的时间把名单的人叫来,两天后我在岩玉山北面等你。”长生门的人拿出一张写满名单的纸,递到君亦安面前。

收到君亦安信函的人,有九成都应了下来,就算不是自己亲自前来帮忙,也派来手中得利助手帮君亦安一马。

“好好好,我不笑,说正事。你不是说你有办法吗?什么办法?”秦寂言随手端起桌上的燕窝,试了试温度,确定正好能入口,便一勺一勺的喂进顾千城的嘴里。

映在窗子上的影子却依旧是交叠在一起,秦寂言眼中浮现出淡淡的笑意,可怜顾千城没有发现……

得知景炎丢下战事,带人来长生门救倪月,秦寂言摇了摇头,“墨家,果然是景炎的弱点。”景炎会来找倪月,并不是因为倪月这个人,而是倪月与墨家的关系。

边嚼着草顾千城边寻找药草,先把自己头上的伤处理一下,至于身上的伤顾千城倒是不在意,只是皮外伤,疼了两天就好了。

“我是不是胡说一查就知道了,千城……你看,他心虚了。”秦寂言不接话还好,一接话唐万斤就得瑟了。

死亡,就意味着再也见不到,就像……在娘亲还没有回来之前一样,他再想娘亲也见不到。

过河才想搭桥,过了河就拆桥,丝毫不管旁人会不会因此冷了心,真正的现实、自私到极点。

这群人到底有没有正在工作的自觉?

这世间有一种人,祈祷幸运之神眷顾,有贵人看中他们;还有一种人则自命不凡,想要靠反骨、傲气、特立独行来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秦寂言想要保存实力,等待援兵来,而西胡人则要速战速决,尽快解决秦寂言手中的兵马,免得让他等到援兵,实力大涨。

西胡的主帅是风遥,风遥可以暗中帮秦寂言,可西胡军中并不是风遥一个人说了算。再说了,西胡人又不是傻子,风遥做出明显不利于他们的决策,他们还能看不出来吗?

风遥虽是主帅,可手中的心腹军队太少,而且一开始就坑西胡人,效果不明显,风遥现在要做的不是坑西胡人,而是一步步在军中建立威望,让西胡上下看到他的实力,相信他对西胡的忠诚,然后……

在关键的时候倒戈一击,给西胡致命的打击!

顾千城要去看神女小像,进城后,车夫直接将马车赶到六扇门。

顾千城也不隐瞒,点了点头,“是猜到了。”神女庙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干尸,总是有原因的。

如果是大数据时代,要查人口很方便,可在这个什么事都靠人工,死了人也不报官府的时代,查找失踪人口真是一个极其浩大的工作量。

“嗯。”秦寂言没有阻拦,想到自家晚上还有事,便起身道:“天色不早,本王送你回去。”

凡事过了,就容易引人怀疑,顾千城不想让秦寂言知道她的心思……秦寂言和顾千城站在墓园下,看到这一幕有片刻的呆滞。

“呃……也不是非上去不可,我就是说说而已。”见秦寂言答的爽快,顾千城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救了这些人命,就足够了。

皇上是很忙,可也没有忙到没他不行的地步。真要狠下心来,抽两三个月的时间,还是可以的。

老管家这段日子,已经习惯顾千城开口秦寂言,闭口秦寂言,眉也不抬的道:“姑娘,皇上既然出发了,我们就得改一条道。”

这个时候,走水路最安全。

“看样子,长生门在江南果然是有安排。”要是没有安排,老管家不会执意选择在江南,与他做交换……三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许是老太爷开了口,这三天不管是顾国公还是顾夫人,都没有来打扰顾千城,更不敢说让她去为老夫人求情了。

老夫人一大清早,被一辆半旧不新的马车,送到了城外的庙里,和她同行的还有两个老嬷嬷,这两个老嬷嬷是老太爷安排的人,用来看住老夫人。

“娘娘着了人家的道,这伤很严重,怕是要毁了。”顾千城虽然不喜欢顾贵妃,可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出手,顾贵妃现在倒了,对她没有什么好处。

可就在此时,一暗劲风飞来,顾千城只感觉小腿处一痛,脚一软,人就往前栽倒,而五皇子好死不死也朝她压来。

与其救人救到一半,不如等她自由了,寻一个机会,让官府出面。

全村的人奋力施救,可火势实在太大,根本无力回头,只能眼睁睁看着学堂被大火烧成灰,至于火里的人?

六扇门地底的停尸房,在秦王还要用她前,她肯定要经常来,为了安全着想,顾千城把三神汤、辟秽丹和苏合香丸的配方和制作方法,全部说了出来。

“哪来的?”不怪秦寂言多问一句,而是知晓这些乱七八糟的药丸后,秦寂言明白暗中有人在看他笑话,既然如此,他就给对方一个机会,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