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126章:遣辞措意

第126章:遣辞措意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9-09-02

血色世界内,妖魔大帝顿时着急了。

嗖嗖嗖……密密麻麻的箭,朝半空射来,符临单身抱着凤轻尘,另一只手握着剑护住四周,却发现……他们的速度太快了,再加上他们处在高处,那箭根本沾不到他们半分。

“到那个时候再说,横竖我得为自己,和我的孩子打算,凤离族我摆脱不掉,那就要想尽办法,把它控制在手中。”其他的都是虚的,都是不可预知的,只有握在手中的权势,才是最真实的。

凤轻尘愣神间,耳边已响起一阵啪啪啪的掌声,旁人兴奋地叫道:“洛王殿下好英勇。”

狮子搏兔亦要尽全力。要不是他们之前太过大意,凤轻尘的手也不会被蚂蚁咬伤。九皇叔毫不手软,将整片花海移为平地。

九皇叔又等了片刻,没有什么危险物冒出来,便提气从水面走过,中途换气,脚尖轻点水面,水面微动,很快又平静了下来。

虽然平安出来了,可凤轻尘这五天,过得可不轻松。

“符大人?符临吗?他怎么没有来?我今晚可是为等他而来。”依蓝九卿的实力,要取这些人的命是眨眼间的事情,可他却选择慢慢来,一个一个下手,时不时的说上两句话,好像有意套话一般。

“谁下得手?凶手呢?”不计较伤,那计较下手的人总可以吧,九皇叔阴沉的问道。

哲哲失踪了,凤轻尘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再加上她还要麻烦九皇叔找人,所以底气也就没有那么足了,只能乖乖的上前认错。

另一个营帐里,被下了药的八个暗卫,好似丝毫不受药物的影响,动作矫健、迅速,如同猎豹一样。

“保护殿下,把刺客拿下。”

九皇叔很满意手下这些人的表现,发泄了怒气,也懂得点到即止,很有分寸,九皇叔看了半晌,才开口说道:“住手。”

太子又如何,西陵天磊也是太子,他在西陵一度没有竞争者,可最后还不是落得一个生死不明的下场。

九皇叔刚把自己收拾好,马车就停了下来,车夫在外面犹豫了很久,才小心意意地的开口:“爷?”

凤轻尘下意识地就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只不过没有机会,因为九皇叔握住她的手不放,看九皇叔的样子,怕也是受了影响。

六个护卫一时没有防备,吃了个大亏,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时,便立刻变换招式,与九皇叔真正的打了起来。

不过,虽然地没有买到,可凤轻尘把地方看好了,把自己想要的几个庄子都圈了下来,回头准备去找江南王和清王,有这二位出面,就算不能全拿到手,也能拿到一半以上。

要没强势的背景做依靠,她就算建好了,也会被人抢走。

“知道,那又如何?不过是一家书斋罢了。”蓝景阳说得平静,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里一点也不平静,可这个时候他不能慌,他一慌下面的人就会乱,乱就容易出事。

“本王让人给你送吃的进来。”九皇叔起身往外走,没多久就有小厮送了一碗粥过来。

一看到枕头和衣服上的粥渍,她们就猜到发生了什么事,再结合凤轻尘这话,她们就更不用怀疑。

秋雨如同没有看到一般,脸上依旧保持着谦卑的笑:“凤小姐,孙太医,我家小姐让奴婢来告知二位一声,她身体已经大好,劳凤小姐亲自跑一趟实在过不意不去,改日定登门道谢。”

“师门之礼不能忘,凌少主是暄宫主的师叔,暄宫主自是该尊重凌少主。”

“好。”对孙思行的请求,凤轻尘极少拒绝,这一次也不例外,谷主计划落空,孩子气地别过脸,不理凤轻尘师徒。

这小子……

九皇叔是真得被人伏杀了,这是怀疑他们动的手,要找他们这几个人的麻烦。

景阳先生在国子监讲学三天,国子监里外三层都围满了人,真正是一位难求,而他在东陵的讲学也非常成功,他丰富的学识,征服了东陵的学子,甚至官员。

三人借机谈了来年的计划,知道凤轻尘开春要去北陵,王锦凌和崔浩亭都表达了最大的善意,把他们在北陵的势力借给凤轻尘。

凤轻尘满意地点头,在皇城呆久了,像暄菲这么“粗野”的女子,凤轻尘基本上没有见到。

九皇叔不高兴,就让他把怒火发泄在北陵身上吧,北陵这几年也确实过分。时不时在边境骚扰百姓不说,还经常抢帝国的粮草,再不灭了北陵,一定会是个大隐患。

“怎么,怕了?”蓝景阳开口,没人往日的道貌岸然,直接将他的君子假面撕碎。

看凤轻尘放下了身段,九皇叔眸中的冰冷也因此消退了三分,现在是非常时期,他绝不允许那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威胁到他的地位。

凤轻尘不提他都忘了,暄少奇这人有多固执。十八年,因凤轻尘母亲一句话,暄少奇等了凤轻尘十八年,如果没有找到凤轻尘,还会一直等下去年。

如果,如果他没有暂时失去自由,他根本不会把什么暄少奇放在眼中,他会光明正大的来凤府,高傲的像暄少奇宣布:凤轻尘是本王的女人。

说完,不等凤轻尘发怒,豆豆便立马跳下马,然后……嗖的一下,不见了,留下凤轻尘一个人,在原地气得不行。

凤轻尘眼神一扫,在场的除了九皇叔还有车夫,那车夫……

“豆豆他们呢?”凤轻尘怕大家走散了,不好找。

再说了,云潇突然出现在东陵皇城,与她接交,也许有可能就是为了自己的病情而来,云潇说不定早有心里准备。

“皇上,没什么事,臣弟就先出宫了。”九皇叔掸了掸衣服上灰尘,转身往外走,沿途无一人敢拦。

就在玄情以为,蓝九卿想要她的脸,划成两瓣时,蓝九卿停下了。

“我还嫌不够,你还让我们云家放弃,有没有搞错呀,病人是我,你居然不让我们云家的大夫进去看,你们太医院的人想观摩,再找几个病人,让凤轻尘医治就好了。”云潇那叫一个气呀,本想打太医院名额的主意,结果反倒被人打主意了。

不过,平民百姓和皇子总是不同的,平民百姓对那个位置没有想头,可皇子不同,他们离那个位置就只有一步之遥,只要登上那个位置,从此就是君临天下的王,而再也不需要对人伏跪。

“不管合不合并,欧阳豆豆都动不得。”凤轻尘点了点头,表示王锦凌的猜测没有错。

白发驼背老头被九皇叔这么一吓,整个人都趴在地上,哆哆嗦嗦的道:“公子恕罪,小的只是按殿下的吩咐办事,殿下说公子不喜与美人亲近,不敢安排美人相伴,便用这女儿香赠与公子,好让人相信公子的确是从花舫出去的。”

可在浴涌泡了半晌,身上的香味依旧没有淡下去,那香味已经渗入到他的肌肤里,不是毒也逼不出来,九皇叔知道西陵天宇既然要整他,就绝不可能用普通的东西,这香味恐怕短时间内消不掉。

“是。”九皇叔没有不否认,看凤轻尘半天不帮他脱衣服,只得自己动,将外衣退下。

九皇叔定定地看了凤轻尘,道:“本王做事不需要解释。”

凤轻尘气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卷着被子,背对着九皇叔……

呼……凤轻尘深吸了口气,

官差小心地上前,谦卑地道:“苏公子,这位是凤轻尘凤小姐,她是来领尸的,她的丫鬟出事了。”

如果没脑的想要一统天下,那么为了自己的安全,她也会出手杀了对方,那样一个危险的人物,还是从哪来滚哪去的好。

眉眼含情,娇艳动人,一派风流媚惑之姿,人还是那个人,可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就好像一夕之间长大了,少了少女的青涩,多了女子的风情之姿。

在铜镜里,她已经看到自己的变化了。

“凤姑娘说得是,我们这就走。”侍卫暗暗点头,难怪能让九皇叔倾心,传言也不是全不可信,至少这凤姑娘就颇有胆识,临危不惧。

“你们心知肚明,何必遮遮掩掩,你们既然要背叛凤离族便直接说,我凤离族并不是非你们狼族不可,你们这种偷偷摸摸的行为,实在让人不耻。”凤离清歌性子孤傲,她虽极力争取狼族的支持,却没有把狼族放在眼中。

看着这如同蜘蛛网的地方,凤轻尘不得不说,九皇叔有自信的本钱,不跟着九皇叔走,她估计会直接绕死在这秘道中。

凤轻尘轻笑一声:“既然听清了,何必还要问我。玉华兰芝虽好,可在我手上也是明珠暗投。好物要有好主,玉华兰芝只有在你们手上,才不会浪费。”

她并不是因为被冷漠而失落,而是她发现谷主和郭神医探讨的东西,她根本听不懂。

孙思行惊了一跳,他正用镊子夹着棉花,将伤口处的血水吸净,苏文清这么一吓,镊子直接戳到凤轻尘伤口,凤轻尘痛得一颤,吓得孙思行将镊子掉在地上。

呜呜呜……这可是九卿拿小命换来的东西,说送出去就送出去,九卿真大方。

邰城的援军?

“这怎么可能,大公子你什么时候来,轻尘都欢迎。”凤轻尘笑着走进去,总感觉王锦凌这话意有所指,果不其然,王锦凌不等凤轻尘坐下就道:“我还以为轻尘怪我来早了,打扰了你和那个打小定的未婚夫相处的时间。”

云潇发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手指微微颤抖,深深地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急切,朝凤轻尘点了点头……1943齐动,要战便战!

在九皇叔和凤轻尘与鬼兵鬼将战斗,冒死闯皇陵时,凤离忧正带着手上的兵马,与南陵的军队交战,再一次让南陵见识到凤离一族人领1;148471591054062兵的能力。

为了不让百鬼宫摸清他们有多少人,九皇叔一行人决定在晚上登岛,安顿好凤轻尘后,直接朝百鬼宫发起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