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136章:春去夏来

第136章:春去夏来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9-09-02

“没觉得!”英亲王摇摇头,面色如常。

一个帷幔里,一个帷幔外,二人隔着帷幔对视。

谢芳华细看之下竟然是谢云澜,她勒住马缰,讶异地问,“云澜哥哥,你怎么在这里?”

谢芳华看着前方的林木山坳,不说话。

“皇上?”藏锋大笑了起来,“你说南秦的皇帝老儿吗?无能之辈,妄想继续掌控我们,做梦!”

桌上有茶水,她坐下,沾了茶水,在干净的桌面上写下一个人的名字。

孙太医脸色不停地变幻,各种神色都交替地出现在他已经布满皱纹的脸上,过了许久,他才缓缓放下手,对上首的皇帝拱了拱手。

“爱卿急什么?难道你知道他所为事儿?”皇帝看向永康侯。

风梨见他出来,连忙给她带路。

玉灼面色大变,“这是孙太医?他被人杀了?”

只见来的是一匹马,马上人披着雨披,带着雨具,尽管包裹得严实,还是能够认出正是右相府的公子李沐清。另外他身旁有两辆马车,正是孙太医的家眷乘坐的马车。在他们之后,还有一批人行来,身着刑部衙门的服饰,显然是刑部来人了。

秦铮松了手,又闭上眼睛,懒洋洋地道,“我娘与你说了什么?”

“听音?你过来做什么?公子想吃夜宵了?”听言见谢芳华来了,立即问。

不怎么样!谢芳华当没听见,迈进了门槛。

刘侧妃看着他,面上神色这才好转了些,他的儿子虽然不及秦铮长得面向好,但是贵在有才华。这京中的贵裔公子里面,论起有才华,他儿子当算是排在前面的,让她这个娘脸上不知道光彩多少。

“你这么说倒是有几分道理。”刘侧妃点点头。

“英亲王府有隐卫,嫡子有隐卫营,可以私属监管,听音只碍着我,不碍着皇权,皇叔有什么不信的?”秦铮声音平静,“就算他不信,他目前也没有过多的经历去更深地查她,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儿,比如秦钰,比如雪灾。”

“喂,秦铮兄,你的听音可真是了不得,她听到这三个人的身份,连个表情都没有。”燕亭走进小厨房,站在谢芳华身边,侧头打量她半响,敬佩地道。

离她远点儿。”秦铮脸色有些难看。

谢芳华自然不言声。面前的少年眼神清澈,对她只是纯粹的打量,她到没什么反感。

秦铮无异议。

小王爷和小王爷到底是不同常人。

“别废话!让开床前!被这种毒蝎子咬伤,必须两盏茶之内控制毒素,否则,秦倾的小命就完了。”秦铮对三人挥挥手。

不多时,王倾媚拿着一包裹草药走了回来,将草药往秦铮面前的桌子上一放,“给你,这些都在这里了。够了吧!”

谢芳华上前检查这两人的死因,的确是被砸死的,而死亡的时间是子时三刻,也正是她已经入睡之后。

燕岚点点头,“好吧。”

谢云澜颔首,二人一起出了酒楼的门。

谢芳华和谢云澜对看一眼,与侍画、侍墨等人跟在其后,一起上山。

温书同样掐着点来到了落梅居,谢芳华恭敬地送出孟棋,恭敬地迎进温书。

“能混到她们四人这个名声地步也不容易。”秦铮坐下身,示意谢芳华倒茶,径自道,“肚子里确实有些糊弄人的东西,就忍了她们吧!”

“我一看就像是你洗的,听言那孩子我让人教了多次,他总学不会将衣服展平整。”英亲王妃松了春兰的手,对她道,“你回去吧,一个时辰后来接我。”

二人进了屋。

小泉子哀求地表情看着秦钰。

“他们不放心边境之战,处理完事情,早晚也要再去漠北军营的,总能见到。”秦钰道。

二人出了御书房。

br />

郑孝扬也不说话。

“王妃?您这是……出了什么大事儿了?”小泉子连忙迎上前问。

喜顺连忙应声,打着伞转身匆匆去了。

谢芳华让开床前,对秦钰道,“应该是极细的一根针,你现在对着他后背心运功,用内力吸,他的后背心应该会吸出一根针来。”

众人抬眼看来,见韩述后背光滑,没任何异常,真的看不出有针眼。

秦钰面色变了变,将细如牛毛的金针吸到手里,拿手捏住,抬眼看,这只金针的确太细了,若是扔在地上,眼神不好的人,大约会找半天也难以找到。他看着谢芳华,“你只是观韩大人面相,把脉,怎么就确定是一根这样细的金针?”

谢芳华摇摇头,“我的医术虽然不错,但也不是什么都能探查出来。只不过是有医术探查的同时,还思考了环境和韩大人本身留下的线索而已。”

秦钰抿唇,点点头。

“你清楚就好。”秦铮冷冷地道,“既然交给我了,就任何人不准插手,你也不行。”

谢芳华挽着谢云澜出了红林酒肆,一边走还一边回味道,“果然他这里的红烧鳜鱼做得好。云澜哥哥,我们过几天再来吃吧!”

路走进内院,谢芳华再没见到一个人。

谢云澜点点头,“是!”

谢芳华闻言知道这回他是态度坚决了。没想到半日以来他一直由着她,可是到了这里却死活不同意了。她垮下脸,“那我要住在这里几日,没事儿的时候,我能不能进你的院子找你?”

小童守在门口,有些担忧地看着里屋紧紧关闭的房门。

“在里面,从回来后,房门便紧紧地关上了。”小童低声道。

赵柯摇摇头,“我进去看看公子!”

“这是虎符,你去调西山大营的三十万兵马,围住皇城。”秦钰将虎符扔给月落,“调完兵马后,你带着所有隐卫,尾随这十八人出府,他们引出背后之人,你们予以保护,凡是有暗中出手之人,必杀。”

谢芳华点点头,“五六分也够了,不需要你都记下。”话落,她对明夫人道,“六婶母,您拿火盆来,我将这些案卷和卷宗都烧掉。”

秦铮眼皮翻了翻,恶声恶气地说,“只此一次,再有下次,爷扒了你的皮。”

秦钰叹了口气,“其实,当初谢氏长房敏夫人给女儿选亲事儿,遍京城不找,却选了荥阳郑氏的郑孝纯,我们就该察觉这中间有问题,只是谢氏长房处处踩着忠勇侯府,视线都被移到了谢氏长房夺权和忠勇侯府与皇室的纠葛上,便忽略了这里面趁势而起的荥阳郑氏。”

车夫立即上前去敲门。

秦铮不再说话。

过了片刻,那辆车没抬来,一群人从里面呼啦啦地出来了。

右相、右相夫人、荥阳郑氏以客人居住在右相府的郑轶、郑诚,以及落后众人一步慢慢走出来的李沐清。

秦铮挑了挑眉。

秦铮嫌恶地道,“爷要一辆破车做什么”

英亲王妃带着春兰进了内室。

“那盆花被人下了毒,催发了华丫头体内的毒。”英亲王妃简单地道,“你想想,昨日你我注意这盆花时,还有什么人在场”

英亲王妃没说话。

一人道,“回王妃,属下们一直守在院外,没见到什么人。”

“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在王府害小王妃、杀人,岂有此理。”英亲王恼怒,“喜顺,去查……”

英亲王妃偏头看了一眼谢芳华,说道,“皇上在宫里应该是得到信儿,快去请皇上进来。”秦钰看着谢芳华,眉目顿时深了。n,

对于这些人来说,是百年难遇的生而逢时,恰逢时机,朝中用人之际,因而算是平步青云。

秦钰脸色紧绷,“到底是我不明白还是你不明白说了多少次了,你比江山重要。”

谢芳华揉额头,想着以后她还是不要在秦钰身边待着了,比秦铮还婆妈,以后秦铮走到哪里,她跟到哪里算了。总好过被这么个已经渐渐有了皇上架子和脾气的人管着好。

“是,小王妃,奴才一定乖乖的听您和小王爷的话。”小橙子立即激灵地表态。

“不去!”谢芳华摇头,她没心情。

秦铮这句话到听到了心里,偏头瞅谢芳华。

掌柜的听闻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来,也连忙从后面出来,热情恭谨小心地接待。

玉宝楼的首饰的确是没得挑,哪怕谢芳华出身忠勇侯府,有着几百上千年的世家底蕴,虽然这一辈子无心女儿家的事物打扮,但是上一辈可是日日跟着这些东西打交道,记忆深得抹也抹不去,哪怕忠勇侯府收藏了不少好首饰珠宝,但如今看着玉宝楼,还是令人眼前一亮。

这是喝水不忘挖井人吗?感谢金燕邀请他们来这里?

“我今日可是沾了你的光了!”金燕扭过头,悄悄对谢芳华附耳道,“铮表哥除了对大舅母大方外,可从来不对别人大方,连假以辞色都不干。别说让我放开手买了,往常跟我说句话都难得,我可从来没收到他的礼物。”

她不能说话,听言像是早就憋不住了,打开了话匣子与她说了起来。

谢芳华心思一动,向外看了一眼,立即起身,走了出去。

谢芳华垂下头,不看他。

最近很多亲们询问万更,说一下,要等入v后,大约是在下个月十多号。具体日期我还没和编辑确定。等确定会通知大家。会员号520小说币什么的可以提前准备了!当然,我是希望看我书的所有亲们都看千字三分钱的正版的,毕竟我的付出希望这样的方式认可。么么哒!

“皇上知道这件事情了吗”谢芳华问。

小泉子立即道,“管家不知道永康侯夫人要生,先跑去了太医院,扑了个空,才转去了永康侯府。”

金燕看着她,“如今时局如此紧张,荥阳郑氏愈发小心,仅凭谢氏密谈的名单,不能作为对荥阳郑氏暗中投敌的证据。而我娘一直忧心我的婚事儿。两相属意,一拍即合之事。却突然断掉,尤其还是正暗中铲除北齐暗桩情形下,那么,荥阳郑氏难保不会起疑心。对荥阳郑氏,应该先消弱设防,让其觉得达到了钰表哥的信任,以便能暗中进一步的徐徐图之,瓦解其多年筹谋,同时也能反利用荥阳郑氏,对北齐投递假消息。这样一来,也不会惊恐到其它世家大族,更不会对荥阳郑氏铲除,使朝局动荡。”

秦钰转过身,看着她,“你知道她的决定”

“这么说来,无论如何,你都只能进宫吗”谢云澜皱眉。

“皇室里未来能依靠的人也就只秦钰一人了。皇上的病已经让他力不从心处理朝政了,可是这江山不能就这么废了。不答应他怎么行”谢芳华道。

崔允叹了口气,“没想到你的婚事儿比你娘当初嫁入忠勇侯府还麻烦。”

谢墨含求之不得,对秦钰说了一声,见他没有不满,含笑点头,他也出了荣福堂。

荣福堂内转眼间就剩下忠勇侯、崔允、秦钰三人。忠勇侯摆上棋,秦钰落座,崔允观棋。

谢芳华摇摇头,将入宫的决定和分析与他说了一遍。

谢芳华扯了扯嘴角。

bsp; “他能将大婚提前到这个地步,这最后一笔,总不能输了,否则实在是”谢墨含不敢想象,从怀中拿出一枚信号弹,递给谢芳华,“若是宫里的情况太糟,你就放这个。哥哥就是拼死,也要进宫救出你。”

“这是老夫人离开后,那一日,我去你府里,碰到了谢氏米粮的当家夫人,是她给我的。”谢芳华将当日的情形重复了一遍,见谢云澜脸色变幻了一瞬,她低头道,“对不起,云澜哥哥,瞒了你这么久,是我一直没想好怎么给你看这个。”

谢芳华忽然闭了闭眼睛,重新睁开,点点头,“不怕、不惧、无畏。”

------题外话------

谢芳华拉回思绪,定了定神,看着二人应了一声,将手中一直插在竹签子上的鱼递给她们,问道,“还没用晚膳吧?将这两条鱼拿去厨房炖了吧!”

兵部尚书正三品,下设有侍郎二人,从正四品官职。兵部掌武选、甲械、车马、地图等。国之首要,一就是兵部,二就是户部。一般能熬到兵部侍郎其位的人,怎么也要入朝十年。一步步熬上去。可是崔意芝年纪轻轻,免除三考三校,入朝就是兵部侍郎,简直是一步青云。

谢芳华倒是不累,听着外间画堂几人的说话声,继续想着早先的事情。还能不能将崔意芝从皇上的手中夺回来。崔意芝从进京城来了之后,本来当日皇上要见,皇后娘娘却摔伤了腿,后来谢云继邀他宴府楼摆席面,探寻他的意思。但即便和谢云继相交几年,显然他也有考量,并没有表态。而后皇上去了英亲王府,他面了圣。之后说住去落梅居,却最后并没去住。后来他故意引了听言打探关于她的消息。再然后还没等他理会,皇上今日却下了旨意让他前往漠北的路途中去迎接秦钰。加之皇上提升了吕奕,她舅舅回京待命。这一连串的事情,她自然得费心思好好地思量了。

想起昨夜,他几度纠缠,她的脸慢慢地红了。

秦铮面色有一丝自责,不过看着她很快眸光内就渐渐地变了颜色,呼吸也有些不稳起来。

秦铮神色变化了一阵,艰难地撇开脸,点点头,“有”

“小王爷,您醒啦?”春兰的声音立即在外面响起。

谢芳华抬起手,鞠了一捧水,对着他撩了一下,“我说的难道不对吗?”

侍画侍墨闻言点头,立即笑道,“我们这就去找,小王爷稍等一下。”话落,向存放嫁妆的屋子走去。

“那你就去拿个垫子来。”谢芳华道。

“笨点儿好,免得你成日里胡思乱想,熬坏了身子。”秦铮道。

“再喊下去,骨头都被你喊酥了。”秦铮轻笑,狠狠地吻住了她。

“那……医书可否准确?”秦铮问。

他看着她,看着,看着,忽然低下头,将脸埋在了她的红盖头上。

上首的主席设了一排椅子,英亲王和英亲王妃端坐在主位,来观礼的忠勇侯崔允谢墨含三人并排在二人旁边设了偏坐。

“既然吉时到了,王爷王妃老侯爷谢侯爷……”赞礼官转过身,笑呵呵的声音顿了一下,又看向秦钰,“太子殿下,是不是该行礼了?”

寂静中,忠勇侯忽然大赞了一声,“好”

紧接着,满堂宾客陆续地被几人的赞扬声感染,纷纷应景地赞扬道贺。

有人说,“这样美的新娘子,他的魂儿估计此时都勾没了,不见准回来。”

英亲王请老侯爷谢侯爷舅老爷入席,同时招呼太子左右相等众位大臣男眷。

“那日若是

谢芳华的脸微微一沉,怪不得秦钰和秦铮能够相提并论,长了这样一张脸,这样一副看着温和如玉的脾性,偏偏脸皮和秦铮一样的厚。可惜她被秦铮锻炼这么多日子,脸皮也练得够厚了。淡淡一笑,“既然四皇子稀罕,那便留着吧!提醒我险些伤了你的人,废了他的胳膊。”

“这枚簪子芳华小姐还想要回去吗?”秦钰转开了话语。

“好手法!”庙宇内忽然缓步走出一个人,声音清润,含着一丝隐隐的笑意。

春花、秋月得命,连忙提着剑上前,转眼便加入了月娘和那年轻男子的缠斗中。顿时化解了月娘的危急。

“出不去大不了死在阵里。”谢芳华道。

秦铮气极而笑,“谁想要将你变回去了是你记忆苏醒之后,根本自己解不开心结。我若是真想让你变成前世的模样,我如何会放任你去无名山”

秦铮上前一步,板正她的身子,双手按住她的肩膀,无力地道,“谢芳华,别人欺你瞒你骗你哄你,你为何都不气为何到我这里,你就钻牛角尖处处记在心里,受不住时要心狠地放弃我”

秦铮抱着她的身子紧了紧,“让我出手伤你,比我对自己出手伤我自己要难受千万倍,可是又有什么办法我历尽千辛万苦,做了这么多年,无非是想与你想好一辈子,娶你回府,不可能将你让给任何人,哪怕是与你有着魅族姻缘揪扯性命攸关的谢云澜,他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