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142章:气断声吞

第142章:气断声吞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9-09-02

顾千城推门而入,就看到一身水气,只着里衣的秦寂倚在床头看书,好像看得很入迷……

秦寂言是奉诏进京,自然不可能太低调,赶到小镇的当天,秦寂言就让人给宫里送了消息。

秦寂言与顾千城到了义庄表明身份后,义庄的管事立刻将他们带到后院厢房。房间里一字排开十八俱棺木。

这是经过顾千城深思熟虑才决定的,也是目前对她最有利的选择。

果然,“江山”二字紧接着出现了。

《夷国志》上记载过支灵川,可并不详细,显然是写书的人没有爬完支灵川左右两侧的雪山。

不过,这种场合并不适合多说,顾千城心里有疑惑也不会问出来,与秦寂言一同离开。

秦寂言也是一个疼儿子的,面对龙宝的小心机,秦寂言不仅会配合,还经常会给他提供便利。

“私奔?”秦寂言冷笑,“唰”的举起剑,指向猪头六,“爷没闲情陪你说话,人在哪?”

“小姐,嫁妆用不完,你以后可以留给小少爷,小小姐,你千万不能卖呀,嫁妆的多少,代表你以后在夫家的地位,没有嫁妆或者嫁妆少的女人,会被夫家看不起。老爷和夫人,他们肯定不会给你准备多少嫁妆,你将来的倚靠就只有这些了,可不能卖了。”孙妈妈苦口婆心地劝说,想要打消顾千城卖嫁妆的念头。

“承欢,有什么事你赶紧的说呀,能帮忙的兄弟一定帮,你姐姐也是我们姐姐。”

绳子的另一端在七百米左右的高度,饶是秦寂言轻功再卓绝,也不可能凭空踏到那个高度,中途必然要借力,只是……

“姑娘……啊,死,死人,死人了。”给顾千城送披风来的小丫鬟,手一抖,差点把披风落地上了。

承欢几个送言倾回来,本准备走的,听到有宵夜一个个就舍不得抬脚了。

封老爷子和顾老太爷都是人精,秦寂言虽然没有说,可他们都知道,秦寂言是让他们去看着太上皇,别让他在登基大典上捣乱。

这个家乌烟瘴气,他一秒都不想呆!

北齐太后不气反笑,眼神一扫,她身旁一紫衣女官便上前说道:“来使的话我们北齐听到了,也请来使转告贵国秦王,同样的话我们北齐送给他。”

弓箭手搭箭再射,可他们刚装上箭,就出事了!

此时,火柱已经往下回落,很快就会顺着火山往下流,为了不死在这里,他们必须尽快打开石门,拿到火焰果。

“骑马不错。”秦王应了,应得非常爽快,不过在同意北齐人的建议后,秦王也有自己的主张。

先前进去的一批人,很快就抬着成箱成箱的金银珠宝出来,还有一小匣子银票,最小一张的银票也是百两的面额。

“顾千城,生孩子的那一个,她怎么样了?”虽说皇家血脉很重要,可凤于谦知道,在秦寂言心中,最重要的是顾千城。

言倾、封似锦、焦向笛皆榜上有名,而在这一群青年才俊中,秦寂言给顾承欢的封赏并不起眼,和在西北立功的将军一样。

全都炸成渣了,那机关暗器还能用得上?

安统此时正在不远处,见到天牢有异动,立刻带着重兵赶来。皇宫禁卫见天牢方向异常,也立刻带人赶了过来,虽然相隔甚远,但要堵住从天牢出去的人,却不是不可以。

“大人。”北齐人不管其他人死活,手中的刀连连砍向牢房上的铁链。

冲着他们来的?

这些人不是来找他们麻烦,而是来救他们的?

“对对对,现在是晚上,我们就是把人杀了,也没人知道是我们杀的。要是能把那皇帝老儿杀了,以后我也可以在我孙子面前吹牛了。”

如何加魔女恩恩的微信?

车夫没有回答,只有兵器相交的声音

“兄弟们上,这可是一条大肥鱼,劫了这条大肥鱼,我们下半辈子吃香的喝辣的不用愁。”

不管是奸细,还是意外,又或者能不能查出奸细,他这个总捕快都逃不掉失职之嫌。

他们是最大的嫌疑人,虽说他们有证人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可说服力稍弱,皇上要是执意不信,他们也拿不出别的证据。

顾千城不在意,知晓封老爷子是装晕,顾千城冷静下来,说道:“太上皇,封老晕倒了,求求您,求求您宣太医救救封老,要是封老在宫里出事了,封大人和封似锦该多伤心呀。”

“不懂没关系,你很快就知道了。”太上皇扭头看向窗外,“还有半个时辰,吉时就到了。你说朕在吉时现身太庙,在文武大臣面前指责寂言软禁、谋害朕,寂言的登基大典还能办下去吗?”

“朕在想寂言那个孩子,真容易满意。”老皇帝兴志颇好,把刚刚的事和皇后说了一遍。

言倾要是会放过他才鬼,“赵王,你造反在先,现在又不顾百姓的生死,你怎么对不起皇上。”

子车将干净的铜盆放下,准备拎着桶子里的秽物去倒,就被老管家制止了,“我去,你照顾姑娘。”

没有意外,上面全是五位数,而且数量更大了,别说计算,光是抄这些数字,顾千城就花了大半个时辰。

顾千城嘴角一歪,默默地将手上的纸放回原地,只当自己什么也没有看到。

那两个打手,看到打到了顾千城,却没有把人打趴下,正想再出招,可手挥到一半,却对上顾千城手中血淋淋的刀子,那两人吓了一跳,生生收住攻势,想要避开顾千城的刀子,可是……

顾千梦死死地拧着手中帕子,抿唇不语,也不离开,她要睁大眼睛看清楚,看顾千城如何收拾善后!

“老太爷?”顾国公和两个打手也愣了,本能的转身看过去……

“啊……”那人惨叫一声,摔倒在地,别一个打手反应过来,可是来不及了,顾千城的刀子已经逼到眼前……

马安抚下来后,顾千城便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顾千城抚着额,一副随时要晕倒的样子,事实上她现在的状况确实很糟糕。

“多谢摄政王。”秦寂言颔首,见北齐太后脸色稍霁,秦寂言又说了一句:“太后娘娘,本王一向心直口快,还忘娘娘别往心里去。”

摄政王轻轻点头,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给太后身旁的女官做了个手势。

秦寂言连忙问起正事,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出了什么事?你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

要不是他安排不周,顾千城怎么会出这样的事,可是……

顾千城咬得很重,嘴里都有血腥味,不用想也知绝对会留印子,现在是夏天,衣服领子不够高的话,明天一定会有人看到。

秦寂言磨牙,低头威胁道:“我是不是也要留下记号?”

“我不会有事,殿下应该很清楚,景炎不会杀我,而景炎要的也不是江南,他已经在准备撤离了。”顾千城想,景庄的人不防备她,就是为了让她把这件事说给秦寂言听。

锦衣卫首领不知老皇帝这是何意,但此举对顾千城和秦寂言有利,锦衣卫首领想也不想就应下。

“他的事?你说他去西北的事?”顾千城故意装傻,景炎本就是诈顾千城的话,见顾千城反应如常,也就没有多想,坐下道:“西北的事你不担心,我刚收到消息,言倾言将军自请去西北,有他在西北封似锦会轻松很多。”

景炎约顾千城出来,也就是碰个面,聊聊近况,见顾千城没有心情聊天,景炎也不勉强顾千城,说了两句便寻了个理由分开。

片刻后,一灰衣身影出现在大殿,“回圣后的话,秦皇正在船上品茗下棋,姿态悠闲,从容不迫。”总之,就是没有一点大战即将到来的紧迫与不安。

“圣上,龙体为重。”武将还要劝说,可是正前方的土丘已经到了秦寂言脚边,一边利剑从土里刺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