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16章:一方之艺

第16章:一方之艺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9-09-02

……

“我要攻击!”

境界上,高太多!

待得二人离去,滕青山这才转身取出了大量的飞刀,随后从窗户跳到后庭院中。

一次次试验,这些声响甚至于引起妹妹青雨和表哥的注意,不过被滕青山一句话给打发了。滕青山继续沉浸在研究中,如何能让‘神’,更加巧妙地控制内劲,以达到让石子转弯的效果!

他的力量并非灌入飞刀内部,只是一些内劲进入内部,而身体力量是作用在飞刀外部。

诸葛元洪继续说道:“《归元心典》是我归元宗历代高手修炼最多的,上千年来,达到先天的,超过九成,都是修炼的《归元心典》!所以,《归元心典》修炼过程中的问题等等,宗内都有很多历代先辈的‘心得体会’书籍可以借鉴。这样,修炼过程中不容易走弯路。”

滕青山眉头一皱。

轰!

枪似银『色』闪电!

“论威力,这白『色』火焰,比之碧寒潭的蛟龙吐出的黑『色』寒气,估计很接近。不过那蛟龙可以接连不断地喷出,我跳下山崖,那蛟龙还发泄地吐寒气。显然,那寒气,蛟龙不在乎!”滕青山推断出来。

关统领盯着滕青山,咬咬牙,最后——

“回去!”滕青山手持一杆轮回枪,化作一道幻影,迅速窜行在山林间,几个飞跃,就消失在远处。

“那赤鳞兽鳞甲,应该比我的寒铁内甲,防御还要更高一些。”滕青山说道,“比统领大人的玄铁战甲,略微差些。不过……那鳞甲明显薄,估计重量也轻的多。而且柔韧『性』也更好!”

有些东西是金钱都难买到的,如玄铁,如更高的万年寒铁、暗金神铁等,而这赤鳞兽鳞甲也是。

关绿连道:“赤鳞兽,不可能总呆在老巢。等它不在老巢,再去偷!”

只是,对先天强者而言,金银意义并不大了。

“哼,原来你是先天强者。”银发老者『舔』舐了一下嘴唇,目光幽冷,“十七岁的先天强者,千年来整个九州,除了你之外才仅仅一个人!你竟然是第二个。”

“找死!”滕青山猛地一声暴喝,也不抵挡那一掌,就是一脚直踹!腿部比手臂要粗壮的多,瞬间腿部爆发的力量更加惊人。

“轰隆隆~~~”

在竹林旁就是一片荒地,荒地的背面就是仿佛刀切般的绝壁。银发老者仿佛一阵风飘然而来,最后落在荒地中陡然停下。一个呼吸的时间,一道黑『色』流光一闪,一名黑『色』劲装青年就站在那了。

滕青山脸『色』一冷:“老家伙,我没时间和你浪费,交出黑火灵根,饶你一命。”

呼!

“赤鳞兽!”

那仿佛锯子一样的交错的锋利牙齿,将戚艳直接一咬,戚艳的身躯被咬地直接分成两截,一截掉下岩浆湖,化为飞灰。而另一截直接被这赤鳞兽给吞下肚了。这一幕几乎所有武者胆寒!

一代高手‘杜九’,纵横过百年,就这么死了!

“呼!”一柄长刀劈向滕青山,滕青山身体一偏,躲到另外一名武者身后,同时一脚踹向前面那名武者。而前面那名武者迅疾地一闪,手中长剑竟然刺向了一名两鬓斑白的中年人。

硬碰硬!

“这个赤鳞兽,是故意的!”滕青山有着一丝恼意,“它之前扑飞我们五人的时候,完全有足够时间,吃掉黑火灵果。可是它没有!它故意等我过来,让我感觉有希望得到黑火灵果,然后突然吃掉黑火灵果!”

“师伯祖!”关绿忽然道。

“这些武者,没有统一指挥,怎么能赢?”滕青山看得出来,能交战场地就那么大,“即使那数千名武者,都不惜『性』命和各大宗派高手厮杀。各大宗派加起来近千人。也能将他们杀光!更何况,这些人,大多只是来看热闹的。谁愿意丢掉『性』命?”

一蹬!

冀鸿心中一震。

“哈哈,冀鸿,你们来的挺快嘛。”那杜九正站在峡谷里,他麾下的青湖岛高手们,正一个个或是背着食物,或是背着水箱,攀爬进入洞『穴』。

……

可是,如果外层的人想要朝里面挤!

只是不想让别人奇怪。

“呼呼~~~”

“一!”杜九冷漠喊道。

都转头看向另外一个方向。须知,那岩浆湖是朝两边流淌的,滕青山他们是从左边的岩浆流河道,走到岩浆湖那。而此刻发出声音的,竟然是右边方向。

赤鳞兽肯定要来吃黑火灵果,所以,定有一条能容赤鳞兽进来的通道。

就在这时候,原来传来声音——“听说了吗?有人在火焰山西边,那个有飞猴石的山峰下方,深潭里发现一个水底通道。冲入地底通道,最后能发现一条宽阔的地底隧道。走上两三里地,就发现岩浆流,再走上两里地,就是黑火灵果所在了。”

“嗯,那青湖岛少岛主‘古世友’出来了!”乌岱心中一喜,他一直盯着青湖岛一方营帐所在处,立即悄然迎上去。此刻那古世友持着一杆长枪,依靠在一棵低矮大树旁,闭眼养神。

……

“是。”精瘦汉子立即加速跑起来。

“黑火灵果!”杜洪、滕青虎二人也是眼睛放光,连加速。

“那白『色』岩浆,都是极高温状态下的岩浆!越往外流淌,温度降低,颜『色』也就缓缓变化。”滕青山盯着那泛起的刺眼的白『色』岩浆,“在黑『色』岩石下,肯定有一条通往地底深处的岩浆通道,岩浆就是从这下方涌出!这白『色』岩浆,温度很惊人!”

这里,正是滕青山刚才一脚踹开厚实山石的地方,那足有一丈多厚的岩石,恐怕天下间任何一个后天武者都难攻破,可滕青山却能一脚踹开。须知,人体的腿部力量一般是比手臂力量要高的。

滕青山环视一下周围。

杜洪喝道:“小子,你怎么下去的?”

“不过那个带路的小子,逃入隧道里,我没找得到。那里面一片漆黑,就是一『迷』宫。”滕青山说道,“我已经命令一队人马,悄然潜伏在峡谷中,静静等候。一旦那人从洞『穴』出来,绝对逃不掉。”

滕青山背负着轮回枪,一跃便是近十丈高,脚下再一点,就到了洞『穴』口,迅速窜进去。

一般武者看到归元宗的人,会自动让开。

而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当然站到最前面,看得最清楚的位置。

司马峰眼睛突然微微眯起,单手持着重剑,一步步朝滕青山走去。

《烈火五式》是一个契机。

火焰山范围太广,滕青山他们在沿着山脚回住处的时候,遇到了同样下山的冀鸿等一群人。

“雷神刀?”滕青山一怔。

这吴越比孟田,绝对要强,而且强不少。

“哐!”“哐!”“哐!”……

“无血,怎么样了?”一名铁衣门老者担忧道。

“在傍晚前回到这里,好了,进山!”冀鸿大手一挥。

听闻滕青山击败孟田,他就想挑战滕青山!

随即,他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这些护卫说的不错,这一次肯定会吸引成千上万的武者过去!我闯『荡』天下,风餐『露』宿,已有八年,那些所谓的后天巅峰武者,尽皆不我一招之敌!这一次,高手云集,也该是我‘燕铁’苦修八年,名扬天下之时!同时名列《潜龙榜》《地榜》,师傅他知道了,一定会高兴吧!如果再得到黑火灵果……”

“表哥还真勤奋。”滕青山瞥了一眼远处下方庭院,表哥滕青虎正在练习枪法《烈火五式》。

滕青山立即下了楼梯,走往前门处,而这个驻点的负责人‘杨塔’已经在大门处等待了。

“段小哥,你说的这么一大堆,也就是说,吃了黑火灵果,就有希望步入先天?”有人喊道。

“吃了黑火灵根,就让人一下子拥有万斤巨力!这黑火灵果蕴含的神奇能量,的确是大大加强了人体潜能!现在我的身体潜能已经无法再挖掘,如果吃了这黑火灵根!”滕青山真的期待了。

对普通武者而言,得到黑火灵根,就直接一跃成为一流武者,也是宝贝。

既然争不到,还不如掀起一场大的风云来!段侯,本来就是喜欢热闹的人。

滕青山再度询问道:“老杜,我问你,全身黑『色』鳞甲覆盖,有四蹄,背部有着极短尖刺,嘴巴长而大。而且紧急关头能全身变地通红,速度实力大增的妖兽,是不是赤鳞兽?”这杜洪在归元宗呆的时间很久,知道很多。

“宗主!”

冀鸿一看,脸上便『露』出喜『色』。

赤鳞兽、黑火灵果,相伴而生,的确不假。

马蹄飞扬,尘土弥漫。

大门开启,有数人迎上来,为首的是一名白发老者。

毕竟……不到最后时刻,大家不想迁徙。

“进来!”

“徐阳郡那边也说了,现在正在盛传,滕青山重伤孟田,令孟田断掉一手臂,并一路追杀,可没说杀死!”诸葛元洪说道。

其实这消息,就是当初看到滕青山重伤孟田的二十几人的人马传出来的。

“竟然会开门?而且开门声音这么小,如果不是我段侯,换一个一流武者,怕都听不见。”段侯也吃惊,“传说那妖兽已经和人一样会思考,果然不假。”段侯已经将怪物认定为妖兽。

段侯仰头嘶喊道:“怪物!”

“二娃,快松开。”那金家族长连道,他将那孩童拖到一旁,其实是害怕滕青山不满而杀了这孩童。毕竟……武者当中,没有人『性』的也是有的。

……

“什么?”孟田感到后面风声,不由转头一看,脸『色』不由大变,滕青山速度竟然比他还要快!

他错了。

而是——

只听得一声爆响,前方就是一片血雾。

“青山!”滕青虎眼睛一亮,大喜,第一个迎上去。

轮回枪猛然砸来,强劲的力量速度引起一阵气爆声。

“哈哈,滕青山,看在你不足二十岁份上,如果你能挡住我这一招,我今天就饶你一命!”孟田起了爱才之念。

居高临下,轮回枪势大力沉的一记猛劈!

“呼!”

滕青山冷然盯着他:“你若能杀我,就把你的手段拿出来,否则……明年今天,就是你这位《地榜》高手的祭日!”

货车的车轮滚动着,行进在官道上,黑甲军军士额头上都出现了汗珠。

“太热了!”滕青虎一擦脑门,汗水直流,“青山,你怎么一滴汗都没有?”

一路顺风顺水。

“我们来的那条路上,大概几里外有一个庄子。哪里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我发现,哭的挺凄惨的?”滕青山询问道,顿时周围黑甲军军士们也看着小二,想要知道答案。

人凭空没了?

“青山兄弟!”那大当家‘刘虎’一拱手,“你保护大哥的货,这大恩,我刘虎一辈子不会忘!但凡有事,你尽管吩咐,我刘虎,绝对不眨一下眼!”第四十四章 黑夜血战

滕青虎赞同地点头。

……

“好勒,马上就来。”那掌柜亲自端着菜谱立即朝后院跑去。

“掌灯吧!”孟老淡然道。

滕青山也一口喝尽杯中酒,一阵火辣窜入肚子里,舒坦的很,忽然滕青山鼻子一嗅,眉头不由一皱。

“别听那些马贼吹嘘,大家快点将他们甩掉!”那朱崇石朗声喝道。

“哈哈,你们还不信?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好,我现在就慢慢追你们。让你们亲眼看看是真是假!”那声音轰隆隆地在天地间回响着,能将声音传这么远,毫无疑问,那人绝对是内劲浑厚的高手。

马贼这一边。

那大当家一窒。

“弓箭手,『射』!”大当家猛然喝道。

滕青山猛地一抖手中长枪,长枪仿佛一个风火轮,猛地将周围两丈范围内的十余名马贼尽数砸飞。其中就包括那位大当家!那位大当家抛飞起来的时候,还不敢相信:“我,我也是后天巅峰高手啊,这,这……”他的虎口已经被震裂开来。

滕青山盯着被他悬提起来的大当家,冷漠道:“我说过,你的人根本挡不住我。”

滕青山才决定,以雷霆手段,先抓住敌军首领。

大当家惊恐地看着滕青山,他不明白……为何和对方差距这么大。归元宗的高手,就这么厉害?

两名百夫长,一人一万两银子。

“到时候我们让他们学画画、学钢琴……过平常人的生活!不让他们学杀人了,这样的生活……我真的厌倦了。”

只是因为内劲浑厚,善于养生,才能保持如此容貌。

大当家脸『色』瞬间惨白,腿都吓软了。

“嘿嘿,五十万两银子!都统大人真够狠的!”

“快,都给我让开,让开!”大当家连喊道。

滕青山转头看去,刚好,那宜城城主‘杨柯’正带着不少人走出酒楼,朝这走过来。估计滕青山刚才行进在街道上,被那酒楼中的军士发现了,告诉了那位宜城城主。

滕青山是今天晨练最风光的一人,大家都知道滕青山成了都统。

“前面带路。”滕青山持着轮回枪,跟着这名黑甲军军士离开了校场。

吱呀!

诸葛青看向滕青山:“青山大哥,她是谁啊?”

“真的?”诸葛青心底暗喜。

滕青雨也大喜。

“走,我们出去!”滕青山一声令下。

……

九州浩瀚广阔,子民亿万。

朱童的父亲,只能算是一个小商人。而朱童十岁时,就开起了‘凤阳酒楼’,仅仅三年,凤阳酒楼几乎遍布整个扬州,为他赚了大量钱财。凭借这基础,朱童开始逐步渗入各个行业。

“那位九少爷,我会传讯过去,让他后天一早会带人在我们黑甲军军营北大门等着。”诸葛元洪又补充道。

等于说,三十岁之前,要能名列《地榜》!这个条件太苛刻,这天下间人口太多,自然有天赋有毅力的人很多,诸葛云只能算是归元宗的天才,在整个扬州,比他天赋更了得的都有。更别说整个九州了。

“有都统又怎么样,不就后天高手?”独眼汉子道。

……

战马力量本来就大,黑甲军军士每一个都有超过千斤力气,不少人还修炼《莽牛大力诀》。

“实则虚,虚则实。”朱崇石瞥了身侧护卫一眼,“这血石坡,既然经常有马贼埋伏,说明那地方很适合埋伏!适合埋伏,马贼们当然会选!”朱崇石看向旁边的滕青山,喊道:“青山兄弟,还有五里地,就是血石坡了,可得小心点。”

……

滕青山骑着马,走在最前面,前面一里地就是血石坡了。

清晨,铁连山上一寂静处,就滕青山、滕青虎二人。

“青山你创的?”滕青虎瞪大眼睛。

“嗯,青山,我听你的。”滕青虎有些期待。

而回去的时候,滕青山是都统,滕青虎是百夫长,人生之际遇,就是这么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