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153章:未足轻重

第153章:未足轻重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9-09-02

唉……拍电视和拍电影不一样,拍电影是几部摄像机同时开拍的,一个情节只要不是两人面对面,拍好的人那人就不用重拍,到时候后期剪辑就可以了。

这东西,人一生就一次,影后年年有机会,可最佳新人奖却是没有。

蓝弦到底哪里好呀?

蓝弦没有融柳那般的高调,但她的温婉与坚定却有着和融柳的强势一样的功效。

“也许有人天生就适合这个圈子,她很有灵性。”

大厅红色的地毯是刚刚空运而来的,中间那价值百万的水晶大调灯也是莫总特意找人送来的……

蓝弦与白雪从头到尾不发一声,只站在那等着电梯的到来,对于紫心红颜这样的角色,根本不需要放在心上,因为蓝弦很明白公司很快就会再次冷藏她们。

融柳给莫放准备了足够多的财产和房产,这些可以保证莫放不受任何、任何形式的经济牵制……

坐在那里的莫放,如同一个没有灵魂的娃娃,全身上下瘦的只剩下骨头了,原本俊秀的脸毫无血色,走近蓝弦甚至看到皮肤下那红色的血管……

这个圈子不是没有像蓝弦这样的人,可他们的下场大多好不到哪里去,不是转行就是惨淡为生。

蓝弦笑着说完后,便与莫庭从容进场,同时不忘向红毯两旁的粉丝和记者们优的挥手。

这份合约关系她今后的路,她只信自己。

“怎么又叫我莫总了,我说过叫我莫庭或者阿庭。”莫庭无可奈何的宠溺道,同时伸出手示意蓝弦走到他身边。

做为经纪人,他必须去监督旗下艺人的感情生活,而他手下又只有蓝弦一个,所以……

“恩。”颜末无意识的应了一声,就抓着蓝弦的手:“蓝弦,快点儿,等你呢,好莱坞那边的人来找你,说要请你担任那部戏的女配角,哦,对了王亦诗的事情,白雪告诉你了吧……”

“蓝弦小姐,我们是aatv的记者,你是否可以就你与莫庭先生、墨云天先生的事情发表一些声明呢?”

“白雪,相信我,联系录音棚就好了,融柳的经典我已经重现过,这一次一样可以。”

“总,总,总裁?”平时伶牙俐齿的公关部经理,突然吃了螺丝,卡壳了。

“都说了过敏了,还能是什么。”声音自然的就透着几分强势。

皮肤过敏一个处理不好可是很严重的事情,剧组的那些虫子也不知有没有经过检查的,万一出现什么会传染的虫子可不好,最好还是去检查一下,安全为上……

这么一句话,莫放就把电脑给关了,抱着电脑,抱着融柳给他的礼物走进了室内……

给读者的话:

“请问你是不是凭借莫大少的关系,才拿到影后奖项的……”

新生代小天王任宇泽和玉女沐菲携新剧《无可救药爱上你》告诉我们,职场中也是有完美的恋情的。

无论是剧中还是这节目上,都是男主左拥右抱的画面。

来到前台,主持人按惯例开始问主角问题,无论是人气还是什么,都得从任宇泽开始。

这样的举动引得几位主持人的好感,新人就应该有新人的样子,一个新人却和老油条一般,这只会让人觉得防备。

“啊,好痛……”蓝弦大叫一声,整个人被疼痛刺激的清醒了过来。

在演艺术圈就是这样,你红了是个人见了你也得叫声前辈,客客气气的,经纪人把你当大小姐,小助理把你当大爷。

众人纷纷同情的摇头,这白雪估计是神经了。

“蓝弦,这是你今天的戏服。”友好和气的语气好像以往的欺负不存在一般。

呼……

“怎么不装了?刚刚不是诱惑的很起劲吗?”蓝弦的脸瞬间通红,声音带着几分嘶哑:“莫总,你放开我。”

莫庭是因为家庭教养的原因,而蓝弦则是因为她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吃饭,她没有和空气说话的习惯……

我的上帝呀,这蓝弦到底有多么的神奇,居然能让好莱坞大导演说出这样的话来,太不可思议了……

结束美国的工作后,蓝弦回到国内,第一件事就是和星娱提合约的事情。

所以当蓝弦看到自己最后一个出场时,嘴角扬起一个的嘲讽的笑……

世人只看到艺人光鲜亮丽的一面,却不知他们背后有多少心酸。

墨云天想开了,心情大好,转身就准备朝自己的直升机走去。

灰暗的天气、稀稀拉拉的小雨,让融柳的葬礼看上去多了一份萧条与悲伤。

一瓶好酒下去,导演大手一挥,主持会问蓝弦三个问题,同时会让蓝弦参加他们定的游戏,并且蓝弦可以输一次。

这算是退让了,而这个退让不得不说蓝弦无法拒绝。r&m集团的名声还有自己此时的处境,签下这份合约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

可惜如此不专业的演技,怎么能逃的过蓝弦的眼睛,蓝弦笑着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说。

那天发生的事情不是什么大事,随便找个芒果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就能问出来了。

说完,转身背对着莫庭,站在床边解开身上的浴巾,手指略有几分颤抖,背对着莫庭可以让蓝弦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紧张。

细节,第八号这个演员一看就是熟知古代女子安葬的礼仪,一个小小的细节便将众人带入到情节当中,让人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

“蓝、弦。”对方讲中,蓝弦也就没有必要说英或者英名。更何况她也没有英名,是融柳的时候没有,是蓝弦的时候也不会有。

“蓝弦小姐,非常感谢你的参与,你现在可以回去了,等我们的通知……”

同时蓝弦亦明白这可能是墨大神心血来潮的举动,她就好好把握吧,错过了这次机会,不知何年何月才有可能呢。

哦,no……

给读者的话:

好莱坞方面最终还是没有选择林宗儿,不是林宗儿不够好,而是在看到了,两个更好的后,林宗儿实在是让瑞选择不下去,最终好莱坞决定,别亚洲其他国家吧。

是的,天皇巨星融柳小姐愤怒了,相当愤怒的那种……

牙疼了老半天了,今天终于可以去拔,同志们,祈祷阿彩拔智齿顺利……这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世间没有狗仔们挖不到的新闻,绽放与蓝弦的签约仪室虽然只邀请了几家主流媒体,但是蓝弦与莫庭的八卦第二天还是出现在各大娱乐报纸头版头条。

毕竟蓝弦的改变与融柳死亡的时间太相近了,有心人士一查就出来了,而莫庭绝对会是有心人。

就算她是灰姑娘又如何,没有人规定每一个灰姑娘都要爬上王子的床吧。

一着粉衣睡衣的女子慵懒的躺在米色的懒人沙发上,把自己深深的埋在抱枕里。

融柳不动声色与莫放交谈,莫放再次告白,睡眠不足的她耐着性子友好的拒绝,一个小时后,莫放先生虽然沮丧但却接受现实。

“蓝弦,怎么了,躲在这里?”白雪从侍卫手上拿了一杯酒,就坐在蓝弦的身边。

“好吗?”莫庭笑着寻问。

众位记者顺势肩望过去,国内几个记者,立马起哄道:“太过份了,我们强烈要求联合国谴责这种行为……”

莫老爷子召见,蓝弦她敢不去吗?

蓝弦刚刚在日本大出风头,并得到国际大导演的赞美,蓝弦现在的身价可不同一般,蓝弦现在可算是华语圈子一姐了,这样一份声明,那含金量足已让本就风雨飘摇的金鸡千花奖,更是雪上加霜了……

可无论理解与否,蓝弦都红了,当之无愧的红的。

因为,当《无可救药爱上你》热播时,蓝弦的各种新闻都被炒大了。

蓝弦站了起来,对着众人深深的鞠躬,没有任何理由与解释,转身一个人默默的离去。

“我,没有。”蓝弦低头,一副受尽委屈的样子,而就在此时一个身着蓝色工服的男人从走近了叶灵的办公室,从玻璃墙下慢悠悠的走着,那样子好像是在检查头顶上的灯管是不是有问题……明星出门,总爱墨镜帽子,把自己一张脸给遮的严实,可蓝弦却从来不再这样打扮……

以前的莫放,背负着莫家的责任,总是把自己弄的客板严谨,年纪轻轻却有小老头的架势,而现在的莫放,放下了一切,只做自己,有着少年人该有的神采与魅力……

是的,做为专业的经纪人,无论蓝弦出席什么场合,他都会多备一件衣服,以备不时之虚。

他就是r&m集团的总裁莫庭。

面对这样局面,蓝弦紧绷的那个弦突然松了。

“很不错,这年头像你这么有耐心的年轻人不多了。”莫老爷子一脸的严肃,其实他心里早就乐翻了天。

像那天在金碧辉煌出手教训人一样般彪悍,还是如同在厨房那般贤淑,又或者像那一个意外吻后,冷漠呢?

当烫金的请柬送到蓝弦的面前时,蓝弦笑着接下,眼中有什么光芒闪过,一闪而逝,根本就来不及捕捉……

各个报社,没有直接指出金鸡千花奖不公平,但却纷纷影射着,而报纸不敢说,网络却不同了。

现在,蓝弦提名金棕奖,而莫庭要各大报社,把这事大肆报道的要求也发了下来,报社怎么会不给力呢,这绝对是热门呀。

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可也仅限于感动。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侯再拨!

蓝弦承认自己做的不对,可不这样的做,莫庭根本不会放她走,这一次拍《洛杉矶之战》对她来说,不仅仅是拍一部片子而已……

karl的那套夏绿,莫庭是知道的,莫庭没有阻止是因为他相信蓝弦绝对可以诠释夏绿,如果不能那么蓝弦真不值得他花心思。

“大少,你找我?”电话那头,被莫庭称为杨叔的人,依旧身着军装,在桌案上看着件,他就是那天给莫老爷子汇报情况的人。

“怎么可以这样,这和我们当时的剧本、合约不一样。”沐菲气的脸色发青,这些人可没少拿沐氏的好处,怎么一个个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蓝弦一点也没有白雪那种狂喜,而是沉默下来,想着r&m这一举的深意。

这心理素质也太高了吧,要知道r&m集团的代言人,比x导演戏中女主角的份量还要得呀。

“死丫头,爷爷才不会高兴死。”楼子楼楼主,幽冥手,如同他的名字一般,神出鬼没的突然站到了二人面前。

“影,你看,这是我在爷爷的库房里找出来的宝贝哦,金丝软甲,听说刀枪不入,我有试过,真的很好用,你穿上。”然后不容他拒绝,以武力逼他换上,好吧,他承认,他也没有过去拒绝,好似他真不懂得如何拒绝她的好,再说了穿上这个,对他来说只有好处,他现的身体,一个普通的护卫都可以杀他。

“影,这个是千年雪莲,对你的身体有好处的,快吃吧。”不由分说,便从玉盒里取了出来,整朵塞给他,千年万年才这么一株的雪莲花,居然被她当成豆腐一样,塞给他吃了。

“是吗”影的眼里有些失落,如此神器,在他手上又有何用。

女生外向呀,心情再好也没时间陪爷爷扯,开门见山就是要东西,唉。

“姐姐,与太子无关,太子没有跟我说什么,这是我自己想说的,我的真心话。”在知心还未开口之前,婉如就提前解释着,她笑,笑的温柔,她就知道这个姐姐在想什么,有时候呀,觉得她挺聪明挺灵透的一个人,可有时候觉得她真是笨的可以呢,真想把那脑子敲开看看,秦府的事和她有什么关系呀,那一切不过是爹的咎由自取,如果不是爹野心勃勃,又怎么会招此灾祸呢。

知心扶着轩辕晗一路小心意意的避开着沿路探查的官兵,慢慢的往城门口走去,一路行来,虽然有轩辕晗在一旁提点如何躲避盘查,但知心还是紧张的混身是汗。

“姐姐,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能够再看到你,真好。”婉如拉着知心,顾不得还有众人在场,眼泪刷刷流了下来。

轩辕晗好笑的看着这对久别重逢,眼里只有对方的姐妹,她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