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154章:辱国丧师

第154章:辱国丧师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9-09-02

“咋?”

因而,趁着西伯利亚诸部会盟的时机,罗斯人也派出了一支三千人组成的军马,越过了乌拉尔山脉,给予了蒙古诸汗国巨大的压力。

弘治皇帝和谢迁等人,不解的看向方继藩。

“大漠的游牧之民,不擅长经营和生产,那么,他们每占一地,陛下可以给予他们丰厚的赏赐,而他们的土地,则迁徙汉民,进行生产,既可作为大漠诸部,源源不绝的后勤之用,同时,于我大明,开疆扩土,又有极大的好处。”

方继藩急了,道:“可是陛下,要治罪,可以,可是陛下要治王守仁什么罪?”

而后,这一对墨镜上,倒映着数十个首领。

王守仁下了高台,方继藩也跟上了上去。

现在也不是王守仁能够做主的。

‘皇帝’道:“祭天吧。”

陛下拍不死你。

这世上的人,十之八九都是跟风狗。

方继藩道:“陛下圣明。”

宦官惶恐不安,不敢直视弘治皇帝,道:“陛下,陛下……好看,好看呢,陛下戴什么都好看。”

人们既是羡慕,又是肃然起敬。

待方继藩来了,弘治皇帝,抬头看了方继藩一眼,轻描淡写地道:“王卿家,是怎么回事?”

虽然觉得方继藩的话,不太靠谱。

王不仕觉得自己的脖子,勒得慌,有些透不过气,面上赤红。

一口茶水直接喷出。

好沉……王不仕脸憋得通红道:“这东西,对老夫……咳咳……”

这些商贾若是学了士绅,不去扩大生产,不将银子拿出来消费,最后,他们只会变成另一群的士绅,银子是需要流动的,不流动,无数人就没有了生计,朝廷的新政,也就收不到足够的税赋。

是的,没错,这个眼神很熟悉。

方继藩道:“别照了,殿下,妇人才爱照镜子。”

李东阳咳嗽:“这只怕不妥,他们本就不敢花银子,生怕曝露自己的财富,若是鼓励他们募捐,岂不是让他们不打自招,到时,只怕要恐慌的更厉害。”

做皇帝的,唯恐不知当今天下,发生了什么事,可这千万道的奏疏上来,哪怕皇帝一个个的看,这百姓过的好坏,也只是盲人摸象而已。

现在你方继藩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是什么意思?

“元朝的时候,蒙古人对于商贾颇为放任,尤其是回商,更是大行其道,他们遇到了灾年,就联合士绅,囤货举奇,兼并土地,且个个绫罗绸缎,蓄养的家仆,数千上万,数不尽的珍宝,糜烂在他们的仓库里,而寻常百姓,却要承担沉重的徭役,一遇天灾,便是颗粒无收,最后沦为奴隶,这也是为何,莫道石人一只眼、跳动黄河天下反的原因。

“太祖高皇帝的前事,确实让商贾们生出了疑虑,他们害怕显露自己的财富,担心有朝一日,自己的财富,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因而,他们虽然起初时,冒险挣了大笔的利润,可一旦财富到了一定阶段时,他们反而变得谨慎起来,他们开始效仿士绅们一样,想要将那巨大的财富,藏匿起来,这样下去,可就糟糕了。”

方继藩又想踹他一脚,可最终,还是犹豫了,心里叹了口气,这狗r的,这么多年,还是这一副德行哪,真是一点都没有变。

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个观念,在农耕社会,几乎成了政治正确。

邓健便极麻溜的……滚了。

土人们或是拿着弓箭,拿着骨头制的武器,或是石器,密密麻麻的,瞭望着什么,一见到这些陌生人,突然狂奔而来,一时之间,也是愣住了,而随后,他们似乎反应过来,对方向自己发起了挑衅,看着这些骑在巨大马匹上的人,这些没见过马匹的土人,居然心惊,以为这是什么可怕的猛兽。

“去那高塔上看看。”

而在另一边,铁路的股票,却开始疯涨。

这……无疑是一条大动脉啊。

不只如此,客运的盈利,也绝不会太低,京畿一带,乃是大明最大的人口聚集区,未来的人口,只怕会越来越多,一旦铁路修建而成,这就意味着,通州和保定,也几乎已成了京师的近郊,到时……

而……接下来,股票依旧还是暴涨。

王不仕:“……”

王不仕忙解释道:“这个,齐国公,下官绝无此心。”

快马,至兰州。

太值得了!

更可怕的是,这些银子靠的,本就是皇家和方家最乐见的方式,挣来的。

只是……话说到这里,就算是彻底的把天给聊死了。

这玩意,就算抢购一空了,又能值几个钱?

此时,朱厚照和方继藩被传召入宫来。

方继藩笑呵呵的道:“方才从你跳伞来看,你胆大心细,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现在太子殿下要降大任给你,你还不赶紧称谢,这几日,殿下会向陛下请命,你在东宫,休息几日,等着旨意吧。”

不只是挂了一个修建铁路的牌子,在这牌子边,还张贴了告示。

他一声令下,一个巨大的飞球,便已开始充气。

杨彪和沈傲也上了藤筐,朱厚照朝下头的刘瑾道:“刘伴伴,你上来,你上来呀。”

沈傲道:“已到达预定位置。”

萧敬打了个冷颤,拜下,艰难的道:“奴婢,该死!”

贵人一头波浪似的金发,他听到了理发师的建言之后,颔首点头,碧蓝的眼睛朝理发师看了一眼。

于是,血水开始泊泊的顺着手腕流出。

公爵对书记官道:“请以我的名义,给国王修一封长信,他需要立即了解这里发生的一切,还有……这一份地图……”

这孙子听说在保定府很快活,这让朱厚照很恼火,你是本宫的奴婢,怎么就做了大爷呢?

本来以为,太子殿下会越来越疏远他,这样自己就成了殿下身边的放心人。

坐下。

梁储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岁一般,摆了摆袖子,只剩下了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