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155章:重气狥名

第155章:重气狥名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9-09-02

“还真是如此!”

“以音波为刀刃,杀伤力比起普通金属刀刃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本身的重量可以说几近于无,不错,不错!”

ps4:新书的话,跟编辑商量了下,周五大概就会发了,也就是明天,明天我会发一个完本总结,外加新书介绍。

*

夏以沫看着他轻轻摇了下头,然后在苏沐风再次搀扶下站了起来,她看着龙尧宸,不明白他怎么会来这里……他不是应该在医院里吗?

人刚刚被推进了手术室,龙潇澈和凌微笑带着乐乐就赶到了医院,还来不及去看一眼在icu里的小麦,人就齐聚了手术室外的走廊里。

·爱情里,谁付出的多,就越被动,伤的也越深!

龙天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本能的踩了刹车,顿时,马路上传来一连串儿的鸣笛的声音,但是,这些夏以沫都没有时间去管,她急忙解开安全带就下了车,看着已然奔出一段距离的人,她想也不想的,就急忙追了上前……

“我给小泡沫送早餐!”龙天霖就像完全没有感受到龙尧宸的不满一样,扬了扬手里的食盒,随即看向夏以沫,见夏以沫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他笑了笑,耸肩说道:“和人赛车,不小心招了道儿,没事,过几天就好了。”

深海蓝的床单彰显的全然是孤独,多少年,他已经习惯了一人成眠,可是,又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疯狂的对这个女人存了念想,渴求她在他身边,和他相拥而眠?

“那个……”夏以沫抿了下唇,“苏妈,阿风呢?”

“我……不是这样的!”夏以沫急急的说道。

“不行!”龙尧宸果断拒绝。

乔治看着苏沐风,心里知道他想问的其实是夏以沫,“昨天你突然昏了,我也就没有顾上给夏宇留言……”

龙尧宸一直在书房的窗户前,看着往回跑的夏以沫,深谙的眸子渐渐笼罩了一层薄薄的怒意。

等等!

夏以沫紧抿了唇,气恼的侧脸仰头看着没有关紧的书房,眸子里全然都是气愤!

苏沐风恣意的拉着,根本对周围的感叹声和惊叫声充耳不闻,完全的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风,轻轻的吹,阳光肆意的笼罩在身上,透着清凉的暖意……

颜若晞没有反对,她知道,就算反对也没有用。

龙尧宸看着她的样子,又是气恼,又是沉戾,他一把甩掉了花洒,将夏以沫从浴缸里捞了出来,也不顾她全身上的湿漉和蔓延出来的血将他的衣服弄脏,只是沉着脸,将脸色苍白的夏以沫轻轻放到床上,然后叫了医生后,他拿过浴巾,手粗鲁的扯掉夏以沫身上最后的衣服,开始给她擦拭起来……

夏以沫虚弱的看着龙尧宸,脖子上的疼也许对于此刻的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她没有说话,眼底有着灰败之色……

“腾”的一下,夏以沫的脸犹如火烧一般,她抿了下唇,皱着眉咬唇说道:“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夏以沫的心猛然“咯噔”了下,顿时,鼻子就酸了起来,这样冷漠的声音透着犹如大提琴般的醇厚,低沉而富有磁性,此刻就仿如天籁一般注入了她的心间。

前方的车里,夏以沫趴在龙尧宸的身上,没有了刚刚的紧张,她胳膊也疼,背后也疼,好像比训练时候受的伤要疼多了,而且,这会儿在龙尧宸的身上趴着,好像更疼了。

夏以沫在别墅里一直哭,哭的眼睛酸疼的厉害,她就坐在沙发上,泪眼模糊的看着窗外飘着的细雨,脖子里的火萤石也因为她悲伤的情绪变成黯淡的绿色。

一声惊叫后,厨房内变的一阵沉默,气氛更是变得诡谲起来,甚至压抑的不得了。

龙天霖眸光阴戾的看了眼地上的一片狼藉,眸光轻眯间,嘴角渐渐噙了抹邪魅到冷寒的笑意,看到厨房里的众人一个个如置冰窖,一股寒意从脚心蔓延了全身。

“我字典里没有这个词!”

看着夏以沫多变的表情,苏沐风微微蹙眉,疑惑的问道:“沫沫?”

第二种,天霖这是在逼他!

苏沐风浅浅一笑,认真的看着乐乐说道:“妈咪一定会开心的……”

龙潇澈一把搂过凌微笑,轻叹一声说道:“小宸有自己的人生,他也该受点儿挫折挫挫他的锐气了,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强大的人,只有懂得避自己锋芒的人,才能走的更远……”

“这怎么可以?”佣人可不敢怠慢,转身就去打了电话。

莫忻然因为回来太早,竟有些无聊的不知道该做什么。她看着玻璃门对面那一片蔷薇花海,轻轻勾起嘴角……无意间听到佣人们叹气,这里的每一分每一寸都是冷冽精心打造的,花房里的书架是他设计的,里面关于设计的书全是他亲自去书店买的……想到此,莫忻然便觉得心里暖暖的。

但是,他们疑惑归疑惑,却在此刻都没有问出来,只不过轻倪之后眸光又落到了台子上,而他们的举动,惊讶下的夏以沫并未曾发现,一直眼睛直直的盯着台子上的苏沐风。

成为演奏家并不是一朝半夕的事情,没有人真的愿意去拿自己的艺术生涯开玩笑,所以,就算大家真的有心,可是,却并不是每个人都真的有胆量的……当然,就算你有胆量,spark也不一定会买你的帐。

小麦闭上的眼缝中突然流下了晶莹的泪水,于此同时,苏沐风隐在眼镜下的眸子也投上了一抹挥不去的悲哀,他微微皱了眉,眼底适时氤氲了一层薄薄的水雾,他拿着琴弓的手随着小麦快速的音符不停的拉动的同时,脑海里突然隐现出他这一辈子都忘记不了的那一幕……

“查下,是不是颜副总统来了a市!”顾浩然冷然说道,刚刚虽然匆匆一瞥,但是,他觉得他没有看错。

车,驶离森威尔底下车库,他车速并不快,只是在路边随意的滑动着,同时,鹰眸犀利的看着周边的道路。

到了顶楼,李逸径自往顾浩然的办公室走去,这些天,由于曾月总是在顾浩然的公寓里住,顾浩然也就借由着议府事务繁忙,很少回去,基本就会在办公室的套房里睡觉。

“那……您的意思是……”李逸挑眉,“曾华是来执行任务的?”

“嗯”的一声鼻息的嘤咛,夏以沫不安的躲了躲,眉心紧紧在拧到了一起。

而就在这时,龙尧宸的电话又一次响起,他凝眉看了眼来电,接起放到耳边……

“不必!”苏沐风在苏浩面前,就像一只炸毛的刺猬。

“嗯,好!”乐乐应了声,又人小鬼大的交代了两句后便乖巧的挂了电话。

夏以沫并没有对向晚叫她姐姐而觉得奇怪,只是疑惑的看着向晚为什么会知道她是来看眼睛的,但是,转念一想,这个是眼科的楼层,也就释然的淡笑应了声,“嗯,我也是来看眼睛的。”

“是是是是……”

a-magic,法国餐厅。

“你对我说的话产生怀疑……说明我在你心目中的分量很轻。”龙尧宸淡淡的说着的同时,将餐盘放到乐乐面前,“尝尝看!”

龙尧宸并没有理会她,只是眸光轻轻落在顾浩然身上,他看着顾浩然明晃晃的看着夏以沫,顿时眸光深谙,缓缓说道:“顾州长别来无恙……”声音里透着警告的危险气息。

“夏以沫,既然决定了,就不要再去缅怀什么……”夏以沫喃喃自语,“就算难过,也是要继续走下去的,就算他不爱,就算你怕爱,就算坐实了小三、介入者的名头……你也只能这样了,当初你决定留下乐乐,那么,就要为自己的决定而付出代价……至少,你从来不后悔带乐乐来到这个世间,这就已经赚到了,不是吗?”

“我先走了,拜!”夏以沫将钱装到兜里,去了更衣室和下一班的人交接了后,换了衣服出了赌场。

苏沐风闭上了眼睛,一滴泪从眼缝中缓落,顺着脸颊滴落在了琴箱上……

“咔咔!”手枪上膛的声音传来,透着让人压抑的气氛。

……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又是一年的夏天。

夏以沫看着龙尧宸孤傲的后背,不过几秒,眼睛就又干涩的难受,她垂了眸,微微闭了下眼睛,不过是这样一个轻微的动作,她的眼睛就好像被小针扎了一样……

指了指自己的嗓子,夏以沫以一种嘲讽的眸光看着也龙尧宸,她不能说话,他不停的问她,在这样的情况下,难道自己还要用手机打字来回答他?

龙尧宸微微眯缝了眼帘,深谙的眸光被渐渐掩在了眸底,龙尧宸抬起手,有些狠绝的将嘴角的血擦掉,他轻倪了眼在地上躺着的,屏幕已经龟裂的手机,鬓角轻动间,人已然恢复了淡漠,但是,心却微微紧缩了下。

莫忻然微耸了下肩,淡然的说道:“爱情不一定非要经历浪漫。”

“那好,那个链子就当保管费了。”莫忻然不以为然。

“boss,”对外接洽业务经理走了上前,“这个是按照你的要求筛选的订单,你看看那些还要拿掉?回头我好回复……”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取!”苏沐风说着就欲离开。

夏以沫匆匆的上了楼,手里拿着从服务生那里要来的备用房卡……踏在厚厚的地毯上,脚步声被淹没,她随着脚步越来越接近那个房间的时候,心,莫名的“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

“呜呜……”电梯门阖上的那刻,夏以沫顺着电梯壁沿缓缓的蹭了下去,跌坐在地上,抱着双膝就开始大声哭着,此刻,她已经忘记了场合,只是心里那添堵着的闷气让她窒息的快要死了。

“阿风……”

“我从小基本没有见过那个人,也许见过,可是却是在我没有记忆的时候,”冷冽嘴角噙了抹别人看不清的嘲讽和忧伤,“等我有记忆的时候,那个人已经是某集团的佳婿了……”顿了顿,“印象中,那个人曾经对妈妈说,等他五年……他会给她正名。”

冷冽看着莫忻然的视线变得柔和,淡淡的忧伤也不加掩饰的浮在了脸上,“是啊……她要的就只是他一句话,只是他偶尔回去看看她……她要的只是这些。”苦涩的嘲讽嗤笑了下,“可是,生孩子的时候他不在她身边,孩子每次的生日他没有参与,就连她的离开……他也不知道。”

夏以沫被两个人架着就出了厂房,她一边挣扎一边哭叫着,“你们放手……快送他去医院啊……我求你们了,我求你们送他去医院……他的手不能废,我求你们了……龙尧宸,你这个混蛋!”

包括院长在内的所有主治医师齐聚待命,适合小麦的血浆一袋一袋不停的送了进去,所有人的脸色都凝重的不得了,整个医院都被笼罩在了浓浓的阴霾当中。

“对不起……”夏以沫抽噎了下,颤抖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她脸上的巴掌是谁扇的?

没有了挤压力,腰臀部顿时轻松了不少,莫忻然凝眉看向冷冽,冷冽却已经看向窗外。

冷冽回头看了眼被自己关上的门一脸沉郁,随即下了楼往外走去……

冷冽单手抄在裤兜里大步走了进来,一双冷漠的眸子透着迫人心扉的寒意。

“伤口不深,有最好的医疗设施,最好的医生,最顶尖的医疗服务……能恢复的不好吗?”夏以沫说着,人在沙发上坐下。

“好吧。”夏以沫挑眉,上前和乐乐举起的小手掌怕了下,就赶忙去收拾东西去了,身后,还传来乐乐“妈咪,加油”的声音。

飞机承载着三个人不同的心思翱翔在天际,离太阳岛越近,天空仿佛也变得蓝的一尘不染。

*

“是!”夏宇转身规规矩矩的齐步走,人到了外面,就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心情,看着手里的信,眼睛瞬间被晕染了水雾,拔腿就去找了地方认真看信。

夏以沫哄着乐乐睡觉,意外的,乐乐没有要求讲了故事在睡,只是喝了牛奶后,道了“晚安”便乖巧的闭上眼睛……

龙尧宸知道她一直看着他,他脚步看似走的如常一般快慢,却故意跨小了步子,等着她看口……他微微侧身侧眸,平淡的问:“怎么?”

为什么将她扔来扔去……

“宸少,”刑越看看左右,“我们是不是又找错了方向?”

夏以沫彻底的有种被眼前的人打败了的感觉,他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吗?别人说的话不管,自顾自的……

龙尧宸看着这条好像没有什么,却又隐藏着心虚的简讯,深邃的墨瞳渐渐变的深谙起来,薄唇的一侧浅扬了个若有似无的弧度,淡淡的,却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冷寒感从脚底窜上了心间。

“砰”的一声,车门夹杂着怒火被关上,龙尧宸看着倒车镜里,那个明明憔悴却挺直了背离去的夏以沫,整个身体瘫软在了座椅里,由于镜子的折射关系,夏以沫的身影最终消失在眸底,那刻,龙尧宸缓缓阖上了眼睛,安静的空间里,只有他自己残忍的舔抵着自己的伤口。

*

“颜若沫,”颜若晞唤道,“爹地很想你,要不要找个时间看看爹地?”

龙天霖不同以往的邪佞,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静静的听着夏以沫哭,而他此刻,心就好似被她的眼泪揉碎了一般。

“现学的!”

龙尧宸带着夏以沫离开了绯夜,他们并没有朝着来时的路回去,而是绕到一侧的台阶,拾阶而上,这条路,是第一次来齐亚的时候到沙滩的那条路。

“他的赌术……很厉害吧?”夏以沫对顾俊青的来历一点儿也没有兴趣。

众集团代表一听,互视了下,纷纷笑了起来,打着哈哈的也就“忘记”了目的的开始玩了起来,不多会儿,不知道是在谁的示意下,有几个长得不错的女孩儿纷纷进来,一进来就自来熟的坐在众人的身边,其中,更有两个在龙天霖的左右。

慕子骞:“不了,明天和墨儿要去m国,今天有时间,就顺便过来看看你,你和大哥……”

“嗯。”夏以沫应声,心里莫名的欢喜着,可是,为了什么欢喜她却不明白。

“给沫沫送些钱过去……”龙尧宸交代,想了想又说道,“她去买菜,也准备点儿零钱给她!”

凌微笑瞪大了眼睛,她有些咬牙切齿的看着,那心里的气啊,蹭蹭蹭的就冒了起来,她一步上前,拉了夏以沫,然后,就对龙天霖说道:“我说天霖……你不觉得此刻不是你们……你们秀‘恩爱’的时候,而是解决你婶婶,也就是我,还有……你‘老婆’的事情比较重要吗?”

米小兰的脸瞬间变的石化了,先不要面前的人的身份,而刚刚她故意敲诈夏以沫如果被这些人也看到了,那么……她的工作也就可以不保了。

“……”莫忻然有种被雷打了的感觉,“冷漠嗜血的殿下,不应该说出这样感性的话,否则,我会觉得自己得了幻听。”

冷冽单手抄在裤兜里立在门口的位置,冷漠的视线扫了一圈儿……偌大的圆形餐桌上,冷老爷子和贺玲坐在朝南的位置,冷老爷子左右空着一个位置,然后是冷轶,冷湛和冷昭则坐在空位的对面。

夏以沫努力的想要挣开眼睛,可是,眼前的一片血红色让她陷入犹如火焰般的地狱里,她不能动,甚至,呼吸都微弱的几乎没有,可是,身为母亲那天生的任性却让她坚强的不让自己惧怕:“不……不要……求,求你……求你不要……拿走我的……我的孩子!”

顾浩然是个有耐心的人,但是,此刻却也耐心被磨光了,因为没有了耐心,他渐渐开始怀疑起自己对夏以沫的了解,“去龙帝国医院看看什么情况?”

“宸少,”电话里,传来何医生的声音,“再有二十分钟,我必须要做手术,否则,夏小姐会因为颅后淤血而使脑部神经硬化,有可能……夏小姐因为神经系统的无法运作而变成植物人!”

夏宇蹲下了身体,说道:“没关系,到摄制组就五分钟,报道过后,小舅舅在送你回来就好了。”

乐乐听了,顿时赞同的点了头。

“呵!”夏宇嗤笑,“你们当我是傻子吗?放开乐乐,你们还会放开我?”

凌微笑耸耸肩,“你不需要怕我们……”

齐亚岛。

“哼!”龙尧宸轻哼,仿佛不屑,他倒是有的是办法让这些所谓的死士开口。

“暂时没有大碍……”凌微笑说道,“就是难为了乐乐还这么小。”

兰姨压下心里的无奈,笑着点头,“嗯,明天在中心展览馆。”她知道女儿的那点儿小心思,就算明明也不赞同,可是,毕竟这个是女儿的画展,她也希望宸少可以去。

弯月透着朦胧的光芒落进房间,轻柔的映照在夏以沫不安的睡容上,天地万物变得死寂,独留下孤寂。

指腹轻轻摩挲着枪上的k魂,龙尧宸的眸子深的就仿佛变成了一口枯井,沉溺着死亡般的色彩……

有人敲门,龙尧宸应了声,有人进来……

睁开眼睛,刺目的阳光蜇人,夏以沫眸光缓缓平视,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心被禁锢,思绪却被放飞……终有一天,我会不去卑微的奢求,而是坦然的去争取,一定!

“放开……”夏以沫拧了眉瞪着男人,“我又没有答应你,是你自说自话!在说了,我和你又不认识,我为什么要陪你,我又不是陪玩!”

他们的眼前,苏沐风和夏以沫已然绘成了一幅画,一个优的拉着小提琴,一个随意的坐在长椅上,撑开双臂,嘴角含笑,闭着眼睛迎着阳光,一静一动,一冷然专注,一轻笑不语……

“很喜欢!”夏以沫笑了,“她让我从未有过的轻松,真的!我感觉,听到的时候,心里所有的不开心都不见了……”

夏以沫听了,嘴角紧紧的抿着,那样子,显然是憋着笑。

“我们还会见面吗?”苏沐风问出口的时候,微微惊讶自己的话,就连在收拾曲谱的苏妈都惊讶的看着他。

想着,人已经随着龙尧宸进了书房,书房里,一个身穿黑色西装,嘴角挂着不羁的笑的男人翘着腿坐在椅子上,见他们进来,不疾不徐的起身……

苍天笑:靠!那小子怎么又比我的级低了?

落然离殇:都死在你手下了,你要对我负责!只有你对我负责,说是我被家罚也不丢人……如果你不对我负责,我也在这个服混不下去了……只能等下去跳缥缈峰和你一起殉情了。

夏洛也不辩驳,只是宠溺的往校外的路上走去……须臾,龙忆雪就圈着他的胳膊一起,有说有笑的穿过中午就餐的人群往校外走去。一路上,羡煞了一群男女。

“……”

纪小暖心里一阵哀嚎过后,嘴角僵硬的扯了个笑接过夏洛递上来的关东煮,然后以十二万分虔诚的态度30度鞠躬,“谢谢夏学长……我一定会还钱的。”

明明很爱吃的关东煮在嘴里变的食不知味,纪小暖垂眸看着里面的魔芋丝,轻轻抿了嘴……她很爱吃这个,可是,沈颢不喜欢,但每每都会陪着她去。就好像……夏洛陪着龙忆雪。

讨厌的女人……想到这个备注名,她怎么有种幻灭的感觉?

“啊?”莫忻然有些转不过弯,等转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冷冽拉上了车。

“嗯!”

“中午在庄园吃饭?”

夏以沫看向乔治,抿了抿唇,应了声。

夏以沫从进别墅开始,身影就在龙尧宸的眼底一点点靠近。他站在书房的窗户前,看着被雨渲染了的模糊身影,随着她一步步的靠近,眸子渐渐染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悲伤。

“嗯,谢谢你,兰姨。”

实在没有胃口吃东西,加上头沉的好似有个铅球在脑袋里滚动,夏以沫艰难的爬上了床后,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沫沫……”龙尧宸企图唤醒夏以沫,可是,回应给他的是一声难过的痛吟。拿出电话,他快速的拨了号码,“半个小时内到我别墅,沫沫发烧了……”

龙尧宸眸光变的深邃,又蘸了水到她唇边,夏以沫就又本能的探舌出来舔,这样几次后,龙尧宸眸光从深邃变的炽热。

“好的。”小麦笑着应声,不管对任何人,她总是有着极大的热情和拉近距离的笑。

“颜小姐,”医生劝慰道,“能活着,就是好的……”

*

wing休息一年的事情被很多人关注,但是,只要她不想,就没有任何的媒体可以去打扰她。这一年,她是为了龙尧宸给她找到的那首曲谱,自然,她也就成了夏天的风的常客,只因为苏沐风说暂时没感觉……她便很有耐心的等着他寻找感觉。

龙尧宸紧蹙了眉,看着夏以沫伤心的样子,薄唇紧抿成了一条线,她宁愿跌倒也不想他扶?

龙尧宸却站着原地一动不动,只是一双深谙的墨瞳紧紧锁着夏以沫的背影,他的心从未有过的慌乱,这样的慌乱就好似溺水了一般,他迫切的想要抓住什么却发现自己只能陷进黑暗。

“龙尧宸,如果你敢对不起小泡沫,就不要怪我不顾兄弟情谊了!”龙天霖咬牙切齿,“龙尧宸”这个名字,他从出生,第一次从嘴里吐出,不管如果,他总是唤他“哥”,他告诉自己,不论怎样,不能破了他们的兄弟情谊,做兄弟有今生没来世,这个是他最后的底线。

言下之意,这就是个定时炸弹,谁也说不好乐乐以后的路是什么样的,一切交给了天意,这对于习惯了掌控一切的龙尧宸来说,无疑无法接受。他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夏以沫……

`病床,别样的亲密

是,他将她保护的很好,两次,他的承诺都兑现了,可是……可是,他都受伤了,而且,这次更加的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