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159章:断缣零璧

第159章:断缣零璧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9-09-02

谢芳华点点头,将自小她娘是寄养的事情说了,却没说关于魅族之事。

“我身体只要焚心不发作,便没大碍,秦铮不跟着,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谢云澜道。

大长公主似乎这才想起谢芳华的医术来,立即道,“对对,看我都忙糊涂了,还让人去太医院揪了两名太医。”话落,她道,“多谢你们了,咱们快上路吧”

“自然,本座说话一言九鼎。”藏锋道。

“分族,分宗,分房,分人,分钱,分势。”谢芳华一连说了好几个分,之后看着谢云澜,“云澜哥哥,你觉得如何?”

谢芳华拽住他衣襟,将头埋在他怀里,眼泪依旧止不住。

“睡吧”过了半响,秦铮拍拍她,“明日要进宫。”

“嗯。”李沐清颔首,刚刚他看得信鸽飞走了,她应该是另有别事儿。

“芳华小姐多虑了,我几人不是三岁小儿,还怕被你的样貌吓到?”左相出口道。

谢芳华不答话。

“关于芳华小姐说的血光之灾应验到她身上的话,这个事情毕竟不是太有依据。”英亲王拖着秦铮退后了一步。

秦钰眸光微冷,“天下长的相像的人可能很多,但是一模一样的人倒是少见,即便身份天差地别,但秉持两国邦交友好,既然在下遇到了这等奇事儿,也不能置之不顾。”话落,他吩咐道,“来人,将他们拿下!”

山坳静静,夜里的风流动也无声。

“四皇子习武修,学治国之略,心机颇深,加之善谋,再加之满朝武心之所向。若是没有大意外,不久之后,皇上立太子非他莫属。他日,登基为帝。南秦国富兵强,万民拥护,一朝决策在手,岂能没有征服天下之心?更何况,他在漠北军营这么久,不止收服了漠北军心,也对边境情形了如指掌。”谢云澜含笑看着言轻,“届时,北齐若是国富兵强也还好,有能与南秦一较高低之力,若没有,那么,不用我说,也是可想而知。”

谢芳华不说话,低头沉思。

他自小离开双亲,可曾想家?

了。可见他今日真是听了秦铮的话没闲着。

“不行!”听言摆摆手,“公子的药我还没给煎出来,得让公子一会儿服下一次。”

谢芳华将早先煎好的药倒了一大碗递给他,不得不说他来得可真是时候,这药如今不热不冷,正好喝。本来她想着他既然睡了就算了,反正脑袋磕了个包而已,也不是大事儿,明早再喝药也没什么,不喝也死不了。可是人家既然追来了厨房,当然要满足他。

秦铮端着药碗放到口边,然后又嫌恶地扭过头,身子有些僵硬。他似乎想将药碗扔了,但看到谢芳华看他笑话的神色,又憋了一口气,猛地将药碗端起,倒入嘴里。

谢芳华平复自己的情绪,懒得看

这样一想,左相夫人心里便畅快了,愈发觉得秦浩比卢雪莹自己看上的秦铮更合适她。

“他心里定然是有喜欢的人了。而且还一定是皇上和父王不准许他娶的。”秦浩思量片刻,沉声道。

“公子!”一个黑影站在窗外,低低喊了一声。

听言立即缩了缩脖子,拖着疲惫的腿一步三晃地走回自己的屋子。

燕亭顿时摆手,“我可不会烧火!”话落,他回头问,“你们会吗?”

官员们的官职,也决定了府中子女的交往圈子。

秦铮坐下身,“嗯”了一声。

那小童一呆,悄声道,“公子,您是有事儿要找楼主吗?楼主有个规矩,一旦她和玉公子歇下,就不准我们去打扰。哪怕出了天大的事儿。否则就拧掉我们的脑袋。”

谢芳华上前检查这两人的死因,的确是被砸死的,而死亡的时间是子时三刻,也正是她已经入睡之后。

谢芳华笑笑,“我不会有事儿的。”话落,对谢云澜说,“走吧云澜哥哥。”

秦钰摇头。

小泉子悄悄走到跟前,,“皇上,您若是累了,就回寝殿休息一下吧。这些日子,您一直没曾休息。依奴才看,再这样下去,您快比李大人还要瘦了。”

郑孝扬长吐了一口气,追上李沐清,用胳膊撞他,“喂,你说,若是没有王妃求情,皇上会不死真打我们?”

小泉子额头冒汗,这两位大人,当真知道小王妃怀孕的事儿,连皇上也敢瞒,好自为之吧!

李沐清偏头看他。

“不必找她了。”秦钰挥手,“就找李沐清和郑孝扬,无论他们在做什么,让他们立即进宫来见我。”

他是和衣睡的,衣服有些皱皱巴巴。

“他是死于金针刺中了后背心的穴道,一针刺穿了心。”谢芳华道。

谢芳华摇摇头,“我的医术虽然不错,但也不是什么都能探查出来。只不过是有医术探查的同时,还思考了环境和韩大人本身留下的线索而已。”

“嗯?”秦钰一愣。

“你为何说他半夜起来打开过窗子?”秦钰疑惑。

秦钰看了谢芳华一眼,道,“你的身边有个神医,除了会医毒之术,还比仵作都会验尸,聪明果敢,心智超群。这些案子就算给别人,别人破不了,恐怕也要请你和她帮忙。请不动你,只能是停滞不前。可是这些案子容不得停滞不前,必须破了。尤其是如今还死了刑部的韩大人。若是案子破不了,这些事情发生在军营,那么三十万军心不稳,日夜恐慌,再有事情,后果不堪设想。”

谢芳华吐吐舌头,“我也帮你剥鱼刺吧?”

她心中越发的知道,谢云澜定然不止是她见到的这个模样。定然有什么是月娘收获那些消息里面没有的隐秘事情。

秦钰看向谢芳华,谢芳华对他点头,二人一起抬步出了谢氏六房。

“是,小姐。”十八人齐齐垂首。

可是谢氏生死存亡的重担,都重不过她的命。

谢芳华拍拍她的手,“我会努力活着。”

秦钰放下笔,顿时笑了,“你的女人给我牵红线,谢氏六房的二小姐说喜欢我,闹得天下皆知。难道不允许我要点儿赔偿”

秦铮看着他,“把那辆车搬来,给爷看看。”

过了片刻,那辆车没抬来,一群人从里面呼啦啦地出来了。

这时,荥阳郑氏的郑轶、郑诚上前给秦铮见礼,“原来是英亲王府的小王爷,久仰久仰。”

“华丫头,你心里可有谱可觉得是什么人做的”英亲王妃看着她。

英亲王妃一怔,“是啊,这么多花呢,若说金玉兰娇贵,它也不是最娇贵的。”

英亲王妃点头,“对,没错,正是这样。”

春兰向外瞅了一眼,脸色发白,压低声音,“您和奴婢说完那盆金玉兰,是吩咐翠荷抱出去的。”

他话音未落,外面传来一声高喊,“皇上驾到!”

秦钰脸色顿时绷紧,“又出了什么事情”

秦铮见她笑了,放下了一半提着的心。

车夫认出了秦铮和谢芳华,扭头对车里说了一句,车帘幕缓缓从里面挑开了,金燕露出脸,吩咐了一句,“停车!”

不多时,三人就来到了玉宝楼。

    春花、秋月脚步一顿,对着即将跨进门槛的谢芳华喊了一声,“小姐……”

    “不行!”谢云澜顿时拒绝。

    谢芳华想了想,还是跟了过去。

    “端过来吧!我喝!”谢云澜闭上眼睛。

    这几天,关于云澜的各种猜测满天飞雨,嗯……她是芳华心中不一样的存在……你们猜对了没有?o(n_n)o~ ~     这么惨烈的场景,我得多虐自己才能搬出来。亲爱的们,积攒到票票的不要留着了啊,我也是蛮拼的在昏天暗地里码存稿~ ~     

谢芳华身子一僵,顿时坐直了。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百无聊赖地点点头。

秦铮忽然甩了手,踱步进了屋。

听言身子一颤,再不敢反驳,立即抱着酒跑了出去。

谢芳华收了衣物和方盒,翠荷告辞出了落梅居。

心爱的女儿被人打成了这个样子,要知道女子容貌最是可贵,被打成了这个样子,任哪个做母亲的也不能无动于衷。

英亲王妃顿时蹙眉,隐着怒气说,“你这是在做什么华丫头是皇上请来给李小姐诊治的,你要是赶她出去,谁来给你的女儿诊治我们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失了理智痛心也不该逮住谁就咬。毕竟冤有头债有主。”

英亲王妃见他来了,大喜,立即急急地道,“皇上,你来了正好,快,救右相,他喝了那杯毒酒。他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南秦江山……”

小泉子也高喊,“皇上,太医来了!”

她给了他一个出色的儿子,让他骄傲,承接他右相府的门第,死亦有接班人。

谢芳华一时没说话。

过了许久,金燕低声道,“芳华妹妹,与其让我蒙在鼓里,不如你于我如实说说,让我看清楚到底有没有转圜的余地,也好做个定论。”

谢林溪有些焦急,“那怎么办难道芳华妹妹真要进宫待嫁这进去容易,出来呢”

“圣旨只说你进宫待嫁,并没有说不准有陪同之人。”谢云澜拿定主意。

r />????“这么说,你是要进宫待嫁了”忠勇侯府捋着胡须,看着谢芳华,“你就不怕出差错”

“您放心吧,我打算陪芳华一起入宫。”谢云澜道。

谢墨含求之不得,对秦钰说了一声,见他没有不满,含笑点头,他也出了荣福堂。

吕氏衰败多年,就需要这样青云直上的一个契机,自然会不遗余力地抓住,感恩戴德。

不多时,谢芳华穿戴妥当了,回转身,见他也已经打理好,往日鲜衣华服,凭地有一股张扬。今日月白织锦,致尊贵。她咳嗽了一声,移开眼睛,见他没打有出去的打算,则绕过他向外走去。

今日上墙:西子湖畔情华蔓缦,探花:容景云锦给我的感觉是太遥远,只可远观。而铮二,比他们真实。

“怎么了?”秦铮立即坐起身,伸手拦住她。

谢芳华动了动身子,感觉还好,她摇头,“刚刚可能起得猛了些,没事儿。”

秦铮不语,按住她的手不动。

“几天?”谢芳华见他手微微松了,她拽住被子挡住自己。

谢芳华眉目动了动,又问,“休沐之后,还是要去西山大营?”

谢芳华点点头,伸手推他,“你先披衣下床,让人……”她有些不好意思,“抬水来沐浴,总不能这样穿衣服。”

秦铮又走到窗前,打开了窗子,阳光立即无阻碍地射进来,他迎着阳光,眯了眯眼睛。

谢芳华暗暗松了一口气。

秦铮走出了屏风后。

不多时,侍画侍墨抱了一摞衣服进了屋,摆放在软榻上,对秦铮道,“有您的衣服,有小姐的衣服。”

过了半响,秦铮对她说,“坐过去,我给你绾发。”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房门打开,秦铮从里面走出来,他一眼便看到谢芳华坐在围墙下。

谢芳华不满地嗔了他一眼,“我本来近日来脑子就不太灵光,再被你弹下去,更笨了。”

“笨点儿好,免得你成日里胡思乱想,熬坏了身子。”秦铮道。

“可查到外公、哥哥和言宸的下落了?”谢芳华问。

侍画有些担忧,“小姐,皇上会不会责难?”

“那……医书可否准确?”秦铮问。

她真的怀孕了!

他何德何能?

谢芳华一怔,感觉红盖头处落下一片阴影。她微微抬头,忽然感觉额头处的红盖头湿了一小片。她心下一紧,顿时惊得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