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35章:日居衡茅

第35章:日居衡茅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9-09-02

唐毅瞪了一眼眼前的怪物,这怪物也拿自己没办法,只是一旁瞪大眼睛看着。

“这是哪”唐毅吃惊地问。

在这个世界,数量永远是一个不能忽视的因素!

“果然是你!”

落然离殇:今天的闹剧结束,回头看……却原来只是别人的闹剧结束了。而我……依旧继续着那经年的闹剧!一直以来,以为留在这里,默默的守护终究能够得到你的回首一顾,却到底是奢望了。倒是应了那句“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小透明:哇——好浪漫哦,三生石耶……我也好想有个人可以用三生石向我求婚!~(>_

落然离殇:带你去看桃花林……嗯?

顾若初看着他的样子冷冷哼了声,想到昨天晚上托人去查的ip不由得暗暗冷嗤了声,随即说道:“沈颢,走吧……爹地还等着我们呢。”

当看到地铁口蜷缩在那里,低着头,手里攥着随风飘动的包带的夏以沫的时候,苏沐风原本大步的脚步渐渐变的迟缓,刚刚在车上匆匆一瞥,他觉得自己看错了,可是,此刻,这个女孩儿的身影就那样孤零零的坐在那里,好似被人丢弃的猫咪,安静而可怜的等待着主人的认领。

一句句反问就和大锤一样砸在夏以沫的神经上,她一步步后退,再一次被逼到了墙上,她咬牙说道:“龙尧宸,我就只有乐乐了,求你放过我,放过乐乐!”

“夏以沫……原来,我在你心里一直以来是这样的不堪?”龙尧宸鹰眸冷冷的看着夏以沫,眸底深处蕴藏着自嘲的悲伤,他薄唇轻扬了个冷绝的弧度,“我拿走你的眼睛又如何?我害死你妈妈又如何?我就是要让你知道,只要我想,你的任何一切我都可以不费力气的夺走,包括……乐乐!”

“龙尧宸,你这个恶魔!”夏以沫哭喊着,一把推向龙尧宸,也不知道是因为悲愤的她用了极大的力气还是龙尧宸没有想到她会推他,竟是硬生生的被她推的退后两步,“我是不会把乐乐给你的!你想要我的一切给你,但是,乐乐,你做梦!”

龙尧宸缓缓放开夏以沫,他淡漠的睥睨着她,过了好一会儿,方才缓缓说道:“夏以沫,你就等着我拿回乐乐的抚养权吧!”

龙天霖嘴角勾了抹邪佞的痞笑,幽幽说道:“这么见外?哪次你变成流浪猫的时候,不是我来捡你的?”

龙尧宸看她还在赌气,冷冷说道:“气也让你撒了,怎么,打了我还不解气?”

这些,龙尧宸统统无视,他就像瘾君子一般,在沾染了夏以沫这个罂粟的时候,只能沉沦,不能思考……

“你回来吧,”龙尧宸淡漠说道,“苏沐风在这里,你心思也不在那边。”

他将夏以沫轻轻的放到床上,并不嫌弃她此刻身上的污秽:“沫沫……”

夏以沫坐在座位上好奇的四处看看,在她的印象里,医院的餐厅都不是这样的。

莫忻然抿了下唇走了进去,秘书站在门口脸色难看的看着冷冽,只见冷冽微微示意了下,她悬着的心才放回了肚子里,恭敬的微微躬身后,将门带了起来。

能这样决定的只有殿下,而能让殿下改变主意的,就只有莫忻然!

车内又恢复了平静,车随着离市区越来越近,仿佛,车内的气压也渐渐变得诡谲起来……车最后是在一家离冷氏集团很久的咖啡馆停下的,付兰芝有些茫然的看了眼外面,就听沈麟说道:“殿下和莫小姐都在里面。”

李逸有些若有所思的机械的唆着棒棒糖,早前是因为他低血糖,医生建议他没事了吃点儿糖果,可以缓解一下,后来,这也就成了他的习惯。

顾浩然视线落在前方不远处,莫名的,脑海里浮现起在金华演奏厅里,夏以沫和spark倒地的那一幕,心,猛然间就揪痛了起来。

夏以沫没有应声,只是看着兰姨,恐怕……这些人早就习惯了她这样的“女人”吧?

“你说随我的……”夏以沫死死的攥着手,因为气愤,身子有些微微颤抖着。

“让开!”龙天霖的声音彰显了极大的怒意,他一双眸子凌厉的看着刑越,浑身上下都是嗜血的气息。

*

龙尧宸嗤冷一笑,将手里的资料放入了碎纸机,“吱啦”的声音划过静缢的空间,资料已然成为粉末。

龙尧宸眸底深谙的噙着冰冷的气息,对于龙天霖的占有欲异常的不舒服:“真的就只是这个原因?”

龙尧宸轻笑了下,转头看着前方,缓缓说道:“因为她向我告白过……她喜欢的人是我!”

*

颜若晞抿了下唇,垂眸缓缓拿出了左手,少了外套遮掩,红红的,上面起了不少水泡的手看上去有些渗人。

“在想顾浩然?”龙尧宸冷漠的说着,他墨瞳紧紧的盯着夏以沫,见她眼底闪过一丝慌乱,凉薄的唇不由得轻扬了个冷冷的弧度,只听他冷绝的说道:“在我的身边,你只能想我!”

龙尧宸看着她多变的表情,墨瞳闪过淡淡的笑意,不是他有读心术,而是,她所有的表情总是出卖了她的心里。

“砰!”

龙尧宸此刻穿着xk特殊作战服,全黑色的作战服就像是浩瀚的墨夜一样,无边的黑寂笼罩着每个人的心,散发出一种让人没有办法呼吸的压抑。

夏以沫的心里顿时乱糟糟的,她抗拒的想要去探索,却对电视里那冷漠的人分秒都挪不开视线。

经理没由来的脸上顿变,也顾不得龙天霖,急忙就奔到厨房内,然后就看到一个拿着水管子的厨师助理一脸惊恐的看着众人,而地上躺着那杯乐乐喝的果汁的杯子的碎片,那杯子里的橙汁被水管冲出的水冲刷四散,如今,就算想要化验维c是不是超标,也已经没有了办法。

缓缓打开抽屉,映入眼帘的是后来她找人去私人侦探那边寻来的照片,已经年代久远的泛了黄……可是,就算是这样,爸爸那张俊书卷儿气浓郁,妈妈那种美得让人窒息的脸让她仿佛能回答而死的那刻……有着他们的宠爱,有着他们的怀抱。

“我需要明白什么?”宋冉冉打断了莫忻然的话,她气死了,一边将桌子上的茶杯锊到了地上,一边咆哮的吼道,“你不过就是我哥身边一个上不得台面的暖床的,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叫嚣?”

视频器上,是各个地方的高管正在做着工作汇报,沉长的视频会议一直快要到中午方才结束……冷冽揉了揉眉心,假寐了几分钟后,看看时间,起身去休息室更衣……

化妆师从一旁拿过一个白色貂毛的披肩给夏以沫裹上,用一枚水晶质地的百合花别在了一起……

整个龙岛的电视节目都已经转到了ztv的现场报道,画面上,整个中央广场在和煦的天气下,弥漫着笑脸。

“因为……”慕子骞开口。

莫忻然眨巴了下眼睛,微微仰头,从楼顶垂下的水晶琉璃灯散发着让人迷离的灯光,仿佛能照亮整个黑夜一样。

沈麟没有接话,只是抬头也看了眼冷氏集团的logo,随即暗暗一叹,知趣儿的静静打着伞。

夏以沫的脸又往枕头里埋了埋,她知道龙尧宸在看她,那样炙热的眸光早已经将她看穿,也许……此刻自己的掩饰在他眼里不过就是一场笑话。

莫忻然捻起一片花瓣,不经意间勾起一抹笑,只是这样的笑……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心痛或者是无奈的接受……亦或者是期待着什么!

带头的男孩儿一把将发霉的面包扔在脏兮兮的地上,还不忘踩上几脚……才悻悻的离开。

曲终,帷幕在不停歇的掌声下渐渐拉上,人们意犹未尽的还站在原地鼓掌,看着被拉上的红色帷幕不肯离去……

夏以沫的心有些沉沉的,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没有听过他们演奏的曲子,却能从他们的曲子里读出他们的心事……到底是真的他们将音乐赋予了生命,还是……这样的音乐本就能勾起人们的伤感?

“唉……”

虽然是疑问,但是,龙天霖却已经肯定。

整栋大楼,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所有人都撤离,冷冽让保安将除了顶楼的电源全部关闭后,也让他们退出了集团大楼。

“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很忙!”言下之意,不说话,就挂电话。

刑越依旧没有动,只是看着这一幕,当两个身影消失在眸底的时候,他彻底迷惑了,而就在怔神的时候,他突然想起苏浩说的话,不由得紧蹙了眉心,如果宸少对夏以沫动了心……绝非一件好事,至少,目前来看,不管是颜小姐要回来,还是颜展翔那边,都会对宸少造成麻烦。

昨天抱着她的那刻,他就已经看穿了她的离开,夏志航的谎言彻底的击碎了她仅存的一丝梦幻,身世的揭晓,若晞的回来……自己离开,才能仅存最后的尊严,而他,可笑的竟然在这里站了一夜,只为她所谓的尊严和……看看她落寞的背影?!

只是,这背后的人和颜展翔有关系吗?

山顶别墅。

龙尧宸心里腹诽的暗骂着,可是,脑海里却对夏以沫昨夜那张躲在他怀里委屈的样子越发的放大,而越放大,他的心就越是烦躁不堪。

兰姨轻轻的将门阖上,若有所思的转身往楼下走去,刚刚到了楼下,就看到海月站在那里,手里还拿着写生的画板:“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说你?”兰姨沉沉一叹,“我懒得说你,有些事情你自己想清楚,从小就跟着我们后面,宸少是什么人,你自己心里明白,我们就你这一个女儿,不希望你走了歪路!”

“夏以沫……”女孩微微皱眉喃了声,随即,脸上好像兴奋了起来,“以沫姐姐,你也是来看眼睛的吧?!”

夏以沫对眼前的女孩儿的关心莫名的心情微动,“还好,最近因为休息不好,眼睛有些酸涩,但是,应该没有大碍。”不知道为什么,夏以沫竟是没有防线的将情况如实说着。

“哥要带小泡沫去齐亚岛?”龙天霖疑问,眸光暗了暗。

乐乐第一天上学,加上如今随着说话越来越顺溜,他变得不似以前那么安静,当然,夏以沫认为,这完全是因为在龙尧宸的面前……

“可是,我有好多都很迫切……”乐乐嘟着嘴。

苏沐风插着乐乐的腋窝就将他抱了起来,推了推鼻梁上的太阳镜,撇嘴说道:“现在还有你夏以沫谈不妥的事情?苏妈整天嗷嗷叫,说他快要失业了。”

乐乐毕竟是孩子,一听,顿时眼睛就亮了起来,急忙点了头。

要说龙家的子孙有什么相同的特点,那估计就是对于感情,好似……每个人对感情都有着一份执着,也因为那份执着,每个人感情的路,都走的并不平坦。

龙尧宸暗暗一笑,墨瞳变的幽深起来,深的就好似一口古井般,好似只要一眼,就能将人吞噬殆尽的毁灭!

“累了!”

“恐怕……”小麦抿了嘴,“spark的心结是你。”

躺在床上,夏以沫没有睡意,脑子不停的充斥着和龙尧宸抵死缠绵和她站在门口听到那**声音的情景,顿时,胃里翻腾了起来。

“明明是五……啊……”夏志航话没有说完,就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脚,痛的他顿时没有了声音。

“不打算去解释?”女人看着夏以沫,也许是因为身份的原因,不管什么时候,她都保持着一种高傲的贵气,那不是刻意伪装的,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

“好,有你们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凌微笑都明白,做父母的,都希望孩子能够幸福开心,没有人希望他们给自己的幸福是强求来的。

“100米运动速射……”金花1号抬起手,手上拿着秒表,她眸光微抬的看着夏以沫的同时,拇指放到了按键上,“35秒,全部命中!如果一个脱靶,或者超时……那我只能让你再去去洗礼一下了。”

刑越奢求的还看着龙尧宸,但是,见他一点儿回旋的余地都没有,最后只能暗暗一叹的看了眼苏浩,二人双双出去了。

“师父,我过了……”夏以沫此刻方才开心了起来,“我通过了王子定下的训练任务,我通过了五朵金花的考核,我过了……”夏以沫开心的流下了泪,“我可以回去找他了!”

感受到龙尧宸身上的嗜血气息,刑越垂头应声:“是!”

龙尧宸眸光落在外面,深谙的眸子仿佛和墨夜渲染在了一起,“怎么,你认为他会睡不着?”

是啊,自己可以解脱,爸爸和妈妈呢?小宇呢?她就算气恼爸爸和妈妈,可是……小宇还那样小……

夏以沫头猛然撞上了龙尧宸,她惊慌的抬头,不过就是自己低头的片刻,龙尧宸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脚步,她看着他阴沉的脸,急忙向后退了两步,扇动着酸涩的眼帘,瞪着龙尧宸。

孤单的他,高傲的他,自信的他……不管什么样的他,都不是她的,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所有的人,都是颜若晞的,那个也许是自己姐姐的天之骄女。

冷冽的眸子黯淡了几分,却也明显的噙了一分怒意的回了简讯:如你所料,没有!

“这个是中央广场……”夏以沫介绍着,“龙岛的中心位置,很多事情都会在这里举行。”

“阿风,我在这里等你……”夏以沫看看涌动的人群有些焦躁。

顾不得什么,苏沐风一把将夏以沫打横的抱了起来,就出了电梯,他不顾别人审视的目光,将她抱着离开了酒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