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36章:走鸾飞凤

第36章:走鸾飞凤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9-09-02

一席话,听得众少女心潮澎湃,齐声应是。

萧语晗略一点头,声音沙哑:“退下吧!本宫一个人待着便可。”

说笑一回,方若梦领着两人进了自己的院子。

同窗们陆续来了。

谢明曦揶揄地瞥了盛鸿一眼。

帝后三言两语,便将此事定了下来。

“还有,再定制几把木质长刀,留作我平日练习之用。”

萧尚书奏请为谢皇后行皇后册封礼,跳出来阻拦的竟是俞太后的亲爹。

阿萝扯着嗓子哭了起来。

谢明曦哄了片刻,阿萝才消停。

“罢了,同窗一场,我们只当没听见便是。方姐姐,你也宽宏大量一回,别和一个快嫁不出去的老姑娘计较了。”

盛锦月也以为李默是讲义气,为兄长盛渲出头。因此,提起李默挨揍一事,并无取笑之意,反而颇为关心:“怎么了?莫非他的伤还没好吗?”

……

这等心狠手辣心思凉薄之人,他当初怎么会瞎了眼一心追随?

盛鸿知晓这个名字后,略有几分不满意。只是,这是皇祖父亲自赐名,想不认也不行。

……

想及此,顾山长又叹了口气:“明曦,我知道你心高气傲,最恨人欺瞒于你。只是,七皇子亦有种种不得已之处。事已至此,你也别再介怀了。”

“你若走了,不知芙姐儿日后会是何等命运。”

李湘如用力咬了咬牙,将心头的酸涩按捺下去。

“太后娘娘,此事该怎么办?”俞太后的亲娘早已病逝,今日进宫的,是俞太后的娘家弟媳周氏。

盛锦月委委屈屈地跪下,尚未张口说话,便被淮南王一顿臭骂:“我拉下一张老脸,亲自去求俞皇后,这才将你送进了莲池书院。你不好好读书给我争脸也就罢了!现在竟做出这等事情,惹得顾山长亲自登门!”

今日之事,一切俱在她掌控之中。

当晚子时,夜色正浓时,一身酒气的四皇子回了府。

暂且让陆迟冷静一段时日。待日后,他再退让低头,哄一哄陆迟……若这样不行,便只能以陆迟最恨的权势去压一压了。

谢明曦微不可见地略略点头,和盛鸿交换了只有彼此能意会的眼神。

没有了娘家的女子,何其悲哀。更悲哀的是,她以后无处可去,也无人可依靠。只能在楚家内宅里浑噩度日了……

被关了三年多,永宁郡主的骄傲被一点点的磨平。冷艳的脸孔也渐渐变得如木石一般,再没什么多余的表情。

颜蓁蓁对她余怒未消,扁扁嘴,轻哼一声。接下来说话,声音倒是小了不少:“我让人去悄悄打听一下。待过几日来说给你们听。”

该不是妄想着来个兄弟热泪相对时抽冷子给他来一刀吧!

盛鸿挑了挑眉,果断地说道:“有什么话,等出来再说也不迟。他们不肯出来,你领人下去,‘请’他们出来。”谢云曦涨红着俏脸,色厉内荏地回道:“当然听得懂,我学业好的很。不劳你操心!”

想起这些,丁姨娘泪雨纷纷。

盛锦月人缘不佳,又犯错在先,众少女对她厌恶不喜多过同情怜悯。若不是看在盛锦月病了一个多月的份上,少不得要讥讽一番。

盛锦月本不想理会,转念一想,这是李湘如欠她的,她为何不应?

……

杨夫子说到做到,散学后,特意留下盛锦月,多教了一首琴曲。

朝中奏折纷纷,俞太后置之不顾,丝毫没有搬出椒房殿之意。更无交出凤印的打算。建安帝尚未和俞太后直接撕破脸,波涛汹涌皆在暗中,明面上依旧做出“孝子”模样。

顿了顿,又笑着说道:“七弟和七弟妹都是孝顺之人,去了蜀地两年,时常惦记着接梅太妃去蜀地颐养天年。”

谢明曦愠怒地瞪了六公主一眼:“受伤为何还要逞强,射出最后两箭?”

谢明曦心中的怒意,清晰地闪耀在双目中。

六公主静静地看了片刻,忽地张了口:“明曦,你没睡,为何要装睡?”

六公主思绪确实缜密。

谢明曦用稀松平常的口吻答道:“考了满分,是头名。”

也因此,俞皇后和淮南王一直面和心不和。此次难得有机会踩一踩淮南王的颜面,俞皇后自不会放过。

俞太后并未赐座,冷然道:“谢大公子,京城有些不中听的流言,事涉你和皇后。哀家下口谕,令你们夫妇归京进宫。今日当着皇后的面,哀家亲口问你。你如实道来,不得有半字隐瞒。”

虽然一个月没见面,两人之间音讯从未断过。盛鸿日日打发湘蕙来莲池书院,几乎每天都有口信……

李湘如眼圈一红,泪水从眼角滑落,悄然松了手。

四皇子胸中怒火高涨,嘴角扯出一抹冷笑:“你既知错,还不速速退下。”

萧语晗也是从新婚情热时过来的,如何能看不出来。低声调笑道:“你和七皇子感情真好。”

人和人,真的是天生不同,羡慕不来啊!

夫妻对视片刻。

宁夏王府。

罗氏苛待庶女,被夺了管家之权,不得不装病遮丑。这几个月根本没出过家门。

……

俞皇后嘴角扯起一抹略带讥讽的弧度,随口笑道:“就是再急,也得耐心等着几位兄长成了亲。才能轮得到你。”

咣当一声脆响!

盛鸿瞬间变脸,笑嘻嘻地凑了过来:“敢问皇后娘娘,打算如何奖励为夫?”

隔日,天子早朝迟了半个时辰。

不管如何,到底是自己的血脉。日后身份贵重,提携娘家也不是难事。永宁郡主目中无人,颐指气使,动辄翻脸。这等窝囊气,何苦受一辈子。

淮南王知晓流言后,一张老脸气得煞白,却未怒骂出声。坐在椅子上,一动未动。

宁可全家人住得拥挤,也要撑足门脸。

“三小姐,丁姨娘来了。”

关键时候,竟然不向着我!

说起来,今晚喝酒最多的人,除了盛鸿就是她了。盛鸿少说喝了两壶,谢明曦也喝了不止一壶。白嫩如玉的脸庞泛起浅浅的红晕,眼底却如水般清澈明净。

谢明曦笑着应下。

三皇子真正的用意,盛鸿谢明曦显然早已看破。也选了没有撕破脸皮的法子回击!令三皇子吃了哑巴闷亏。

有赞成的,自然也有激烈反对的。

朝臣们很明显地分为三派,一派支持,一派中立,一派反对。

当年最得宠之际,建文帝待她也是极好的。她心中也曾悄悄生出奢望,希冀着自己能取代俞皇后,成为建文帝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建文帝已看了过来,语气中并无歉然:“朕改日再来看你。”

顿了顿,又苦笑道:“母妃没用,不得你父皇的欢心。日后,只能靠你自己了。”

建文帝亲自伸手,扶起俞皇后。

再一想,眼前这么多优秀出众的少女,俱是俞皇后的学生。不管选谁为皇子妃,对俞皇后来说都是稳赚不赔的好事。

看破不说破才厚道!

抱着孩子不撒手,分明是想沾一沾喜气吧!

萧语晗立刻微笑应道:“要说对不住,也该由我来说才是。芙姐儿还小,不懂事,给你添麻烦了。”

穆方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连晚饭也没留,便打发盛渲离开。

谢明曦进了慈宁宫后,并未大动干戈,只换了贴身伺候的几个宫女。

唯有她清楚,那个冷漠寡情的男人,心中所想的只有平定藩乱荡平边关开拓疆土。后宫的众多女子,从未被他放在心上。

四皇子必会现身!

盛锦月暗暗磨牙,挤出一个笑容:“李妹妹先请!”

以活泼讨喜闻名的五皇子,一遇到尹潇潇,也变成了好斗的乌眼鸡一般。

松竹书院的学生们一起高声呼喊,为四皇子助威。

六公主!

然后,目光掠过面如锅底的宁王,落在盛鸿的脸上:“殿下别闹了,快些将长刀收起来。免得吓坏了四王兄和四嫂。”

李湘如也稍稍冷静下来,顿时后悔懊恼不已。刚才自己丢人出丑,被众人看了笑话。以宁王的脾气,回府之后,少不得又要大发雷霆,迁怒于她了。

又是六公主!

江凝雪对亲娘也渐渐生出了怨怼仇恨,随着年岁渐长,再不愿和杨夫子亲近。

……陆迟和林微微在屋子里说话。

陆迟毫无防备,笑着说道:“嗯,李默和盛渲都知道了,而且以此为借口。足足敲我请了五六次酒。”

……

谢老太爷大喜,连连道好。

身为嫡母,拿捏一个庶女是轻而易举之事。

“母亲,我们不能再容谢明曦这样下去了!”

现在,也该让俞太后尝一尝被孝道二字压住的滋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