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39章:木石为徒

第39章:木石为徒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9-09-02

而那点点魂力之中却偏偏还杂着易峰的记忆,梦嫣仙子是清醒的,她自然能够将之清晰呈现出来。可是,易峰是昏迷的,他却是看不到梦嫣仙子的记忆。

可小莲说过要速战,易峰现在几乎毫无反手之力,如何速战?他若是想要反击,未必能够击杀敌人;若是让魔化神婴攻击,倒是可以杀伤敌人,但自己的防御就要下降一大截,将自己陷入危险之中。不过,现在形势异常险恶,就算自己如此坚持下去,若是小莲那边无法快速取胜,自己还是一样要被人群殴致死。

不过,大家的伤势疗养的也差不多了,现在正在缓慢恢复期,就算是没有生命元力的补充,大家也不会有什么大碍了。当然,如果能有生命元力继续补充,那肯定是恢复的要快一些,而且对大家的好处也更多一些。

随后,辰震仙帝却是在一场巧合之下,遇到那中期仙帝的另外一位弟子正与人拼斗,结果辰震仙帝便出手了,帮助一位本不相干的仙人干掉了那位中期仙帝的弟子。那中期仙帝的弟子却是有着仙君后期修为,随时都可能突破到仙帝境界,就这么挂掉了,可想而知那中期仙帝的怒火有多么强盛。这种报复性的行为,虽然让辰震仙帝心理平衡不少,但却是将那中期仙帝彻底惹毛了,人家不惜追踪多年来杀他,他一直躲着,最终还是被人家追上,险些身死当场。

“你会不会觉得我的肉身品质很强大?”九魅狐妖忽而问道。

“不好,被发现了!”易峰心中暗呼一声,但也没有动。

“聚裂变有这么强?”那女子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脸狐疑地问道。

“小子,告诉我,你是怎么将九系神力融合的?你好像也没有修炼太久时间吧?”那女子终于是对易峰来了兴趣,当然,实力如她这般,很容易看出一个实力不如她的修士的修炼日子有多长。

易峰伤得太沉重了,握着中品仙剑的手几乎被废掉,想要将之重新生长出来一点困难都没有,但想要让之再有极品灵器的品质就困难了。而且,没有极品灵器级别的手臂,对易峰而言除了看上去协调一点,根本没有太大用处。毕竟自己的一身功力十分强大,手臂品质低了,根本无法经受,生长出来了也会很快就被废掉。

就在云空天尊思量之际,在他身边忽然出现一个淡淡的虚影。

“既然认识,需要去打个招呼吗?”易峰问了一句。

魏阳淡淡一笑,回道:“我可不是来夺什么极品灵器的,这位易峰小友乃是我天灵宗的客人而不是敌人。此番我来极东海域,便是要带易峰小友回天灵宗,不料却在这里遇到任兄。任兄别来无恙呀?”经过打听后,易峰这才知道,连破穹口中的镇魔星系,距离戎武星十分遥远,就算是一刻不停地传送,恐怕没有个几十天也到不了。

上次被那女神的神丹所救,可这次又当如何呢?运转了这个功法,易峰那刚刚恢复不久的生命精元力,再次亏空到极点,剑元力、星辰之力、九系神灵之力也同时受损。

老虎虽伤,余威犹在!

本来如此距离对二人而言,都是十分危险的,但来人就一直前进,而易峰也不可能后退。

剑宗的强大,可不只是在修真界与仙界,在神界也是一样。霸道的剑宗一旦视谁为仇敌,那报复的手段和速度可是令人惊颤的,即便是在神界,也很少有谁敢触怒剑宗,而算计剑宗弟子,则是剑宗最大的逆鳞,触之必怒。

易峰没有为南宫雪琪与冷依依忧心,因为二女身上带着的神石都比自己要多很多,应该不会出现如此窘境。

而那大门在易峰的手掌离开之际,又将那一丝裂缝给合住了。

而此时,那位宛如飞天蝙蝠一样的不死主宰与那位十六翼天使同时落下,分别将一位位被束缚着的修士如丢垃圾一般的丢向那石碑。

鬼头强者的扑咬与血灵镜的剑光将冰霜巨龙带去了巨大的麻烦,它那虽未被击碎的龙鳞,却是不能消敛它身体中的翻涌,一道道清晰的痛感从身体各处传来,让它怒吼连连却又无计可施。

不过,易峰见到那巨人的半成品天宫也靠近过来后,并没有多想,便驱使自己的天宫与那座天宫融合。

“嗯!”刘一山应了声,便张口吐出一道金色霞光。霞光迎风而涨,身形扩展到七尺长、半尺宽,分明是一把金属性的飞剑,看上去品质不凡。

易峰苦笑着摇了摇头,暗道对方太多谨慎,方才自己是在言语上有破绽,但也没有露出歹意来,没想到那法神居然就此而去,似乎一点都不想易峰多交集。

不死主宰都跑了,不死强者们自然不敢留下,浩浩荡荡的不死大军,宛如潮水一般迅猛退去,留下易峰三人微微错愕。

没有丝毫顾忌,易峰直接向妖族纵深前进,虽然妖族区域外围有不少妖族高手守候着,以防人类修士突然发难,但这些看似实力高强的妖族修士,根本无法阻止易峰的前进,甚至于根本不能发现易峰来过。

……

劲力没有止住,冲破玄关后,直扑识海里的魂珠……

不过,来者都幻灵星顶级高手,平时经常进入迷幻森林猎杀妖兽,岂能不知这些地龙的存在,对地龙御空飞行速度缓慢的特点也了然于胸,故而无一人后退半步。

不过,成果却是显著的,他终于如愿将身体品质提升到了极品灵器级别。

三位超级神兽给出的条件,想要换得一块神牌,实在是有点太过磕碜了。

“你们当康州城是泥巴做的?我劝诸位还是退出康州城为好,我就当今天没有见过诸位,否则……后果会很严重的!”虽然是一人,但融城主的口气似乎很大,言语之间,底气十足。

现在都没有动手,因为一旦动起手来,以这些人的实力,绝对能在短时间内将康州城化为废墟。毁掉一个神界大陆主城,这可不是个小事儿,任谁都得思量一番。康州方面毕竟也是有天尊高手的,一旦康州城被毁,那无异于在天尊的脸上猛抽了一巴掌,恼羞成怒的天尊会干出什么疯狂的事来,还真不好说。

易峰一边笑着应答,一边手中也开始掐动起来,却是要发动镇天诀了。

细细数了数,折算起来,四劫散仙储物戒指中的灵石约有五万块极品灵石的价值。

没有犹豫片刻,易峰回过头来又踏上了一步。

时空法则,以纵横交错的无数空间位面为基础,以奔腾向前的无形无质的时间来推动,整个时空的演变法则。这就是易峰现在对时空法则的定义,当然,他觉得未必准确,或许他只是揭开了朦胧的一角而已。

难道这一步台阶,要打破这本源之光才能通过?易峰心中思量着,若真是如此,只怕是所有进入天宫的修士,都要被困顿于此,在无尽的岁月里,也别想迈出一步。对于本源的修炼,需要无数年在各个世界里修炼体悟,被封困在这里再久,也不可能突破到天级。

易峰一时尴尬起来,此时自己身体中的状况还未完全好转,他又不能离开,却也没有能力让九魅狐妖离开,只能任由这种尴尬的局面继续下去。

那四劫散魔接住令牌后一看,脸色一阵红晕,心中却是十分惊喜。这令牌可是雪琪公主的身份令牌呀,在魔道之中几乎可以凭此驱使任何人物的存在。

奇怪的是,对方应该也已经发现自己二人了,就是不离开传送阵,一副任你来攻的架势,明显是有恃无恐。

一只体型巨大的乌龟浮出水面来,而其周身则是缭绕着淡蓝色的水雾。

易峰没有浪费精力去破开这里逃走,许多不死强者陨落在这里说明,单凭功力破封而出是万难办到的,或许那些主宰们可以做到,但易峰做不到。

这仙帝的识海之内,显得十分广袤,而在中央位置则是有着一滩金色液体,而那液体便是这仙帝的魂力聚集之关键。据斩天剑说,若是那魂力凝为一颗圆珠,便是成了神魂,修士那才算是成了真神。而易峰莫说是在识海之中固化灵魂了,甚至连如这仙帝一般凝为液体都没有,故而,易峰的魂力修为与仙帝还是相去甚远。

不过,易峰也没有多想什么,只要这仙帝没有事便好,自己的付出和行为也不算浪费精力。可一会儿后,易峰就无语了,因为那仙帝居然是将这颗庞大无比的龙珠吸收了一般有余,而且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那螳螂说是体型小,也是对比起一般妖兽而言,可若是对比正常的螳螂却是不知道庞大了多少倍,整个身子有一米高,长约三米,还有一只宛如利刃般的巨钳,显得威风凛凛。

不过,斩天剑与戮天枪最后的强势,却是破灭了祖神化身们的希望。

现在东辰天尊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居然想要在此时趁火打劫,让易峰恨得牙痒痒,恨不得扑上去将之撕成碎片,但重伤的他根本难以办到。

若是东辰天尊知道易峰已经以灵魂起誓要灭杀他,他肯定不会留下易峰的性命。

这个怀有龙族气息的小子,居然能活着回来,而魔龙却迟迟未归,这个结果既出乎它的意料,又同时说明了结果。

“先别忙!”

最为关键的是,越贤的父亲试探过易峰后,也发现那件传闻中的巨灵神族月牙玉,似乎并未帮助易峰什么,也没有在战斗中给易峰提供什么强大支持,似乎只是有着醒神的作用,对易峰实力的忧虑也少了几分。

这为数不到一百的雪人族高手,却也有着一位帝级强者,靠近易峰时,那帝级强者一直是十分谨慎,全神戒备着,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很显然是看出了易峰的强大。易峰就那么消失无踪,空间黑洞合拢之后,所有人都讶然。

黑袍老者那苍白而干瘪的嘴唇,此时正在不断蠕动,念诵着晦涩拗口的咒语,他手中的魔杖则是不断颤抖,魔杖上的晶核则不断射出幽光,沉入到高空中的漩涡之中。

易峰这次没有太大的神色变化,即便是说这些箩筐是神器,也没有知道三眼碧水猿是妖君来的震撼。毕竟,强大的法宝易峰见过不少,可莫说是妖君了,就是普通仙人也没有见识过。

“事到如今,我们也只能进核心区域一趟了。”麒炎闷闷地说道。

那传送阵虽然是微型的,但也足够一次性传送个十几人,传送易峰几位还绰绰有余。

一直行了近一个时辰,山洞越来越宽阔,暗系灵力所成的魔雾也越来越浓郁。

“哈哈,当然是好东西,这下便宜你小子了,虽然这黑暗圣莲还未成熟,但刚刚好适合现在的你使用,若是等它成熟,你若用做灵根恐怕会爆体而亡。”斩天笑道。

“哈哈,我先行一步了,如果你们不想白跑一趟,不如在这里等我回来。”

可易峰心中明白,这必定是幻象,乃是强大阵法中的幻阵效果。

两种设想在沙鼠妖心中瞬时纠结一番,却是让他更加犹豫不定。他可以看出,易峰的肉身伤势正在恢复,而且很快就能痊愈……

“小子别找了,你的捆神链就在小丫头可儿体内,估计她在等机会呢。”斩天此时却是提醒了易峰一句。

历经种种磨难,才有今天,易峰虽然不舍,但也不是怕死之辈。再则,自己本来就是稀里糊涂来的,说不定死了后还能稀里糊涂的回去。

“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这里可是主宰大人的府邸,想来这里作乱,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水平,杀掉我的一个心腹就以为可以偷袭我吗?真是愚不可及!不过,为了对付你,却是浪费掉了我仅剩下的一些主宰尸毒,你要为此付出沉重代价!哼!”黑袍修士对着易峰的四颗魂珠,阴戾地说道。混沌之力是很强大,品级也已经算是超出了神级的范围,正常情况下,就算是顶级的极品神器在混沌之力的冲击下,也绝难坚持太久,更何况还有斩天剑这样的融合了混沌剑灵的攻击法宝,可正是这样的条件也不能很快解决那火池与铁链。

如此这般,才让易峰轻易得手。

可当南宫雪琪苦闷欲退走时,刘一川与剑宗剑域高手忽然赶来,其身边还有几位正道高手,个个都有着九劫的实力。

易峰不担心原阳仙君报信,原阳仙君更不会担心易峰告发他,二人也算是有了定计。在生意之初,为了放心,大家可都是要立下合作契约的,这个契约就是互补背叛的灵魂誓言,任谁都不能无视这个誓言。

易峰境界没有芸霜高,并不敢用灵识去窥测,只得继续关注比斗,想从中看出些什么。

这位主神级不死强者应该是恢复了生前许多记忆,显得比较有智慧,但在易峰的逼迫下,它只能战战兢兢地跟着,暗自祈祷不要让自己也消失了。

留下遗憾不是易峰的风格,故而他坚定的在这里等着,也分给了那位不死强者一些在幽冥死城掠夺来的精神力,并且示意它可以离开了。

“怎么了?”易峰看到血焰魔帝的动作慢了,而且神色复杂,故而问询了一句。

绿色湖泊中的生命元液飞快被易峰吸收,看似一直没有减少,却一直都在减少着,短时间内看不出来,可时间久了自然会有变化,此时绿色湖泊已经消耗了四分之一。

新的身躯虽然蕴含了海量的生命元力,但易峰的肉身品质却不怎么高,只是易峰也不担心,有了如此多的生命元力在体内作为支撑,自己以天妖诀来修炼肉身,绝对可以在短时间内让身体品质恢复甚至超越以前的巅峰水平。

在这声怒吼过后,镰刀法宝似乎用尽了气力,又陷入了微微颤抖的状态,似乎在凝聚气力以便再次发出怒吼。

也就是说,被传送的过程中,三女已经离开易峰身边,很有可能传送向了别的地方。

易峰害怕这是诱饵,害怕其中会有陷阱,便遥控斩天剑先去试探了一番,若是引起了什么变化,自己便立即离开,为几块神石冒险,易峰现在可是不会干的。

在易峰之后,不断有神界大陆修士降临九幽深渊,看到如此场面都有点骇然动容。

——————————————

易峰这才算是明白,说白了就是自己宗门的大佬们看上自己的斩天剑了,之前不好意思来取,又没有对自己下手的理由,此番算是揪住自己的小辫子了。

翌日,应成子派人到星尘子这里请易峰去云浮道观,却听说易峰已经不在山上,应成子大怒,亲自跑来,一掌将星尘子排飞老远。

而听说易峰出事的芸霜,由于一直劝说自己爷爷为易峰出头,却是被不厌其烦的云浮宗掌门直接关了禁闭,而气鼓鼓的小丫头则是双眼通红地在四面重重禁制的房间里为易峰祈祷:那个在自己心中如天才一般小子,万万要保重!

一路缓缓而行,很快就遭遇了那些骨怪,可根本就不用出手,那些骨怪见了六爪骨龙与两位麒麟后,就当即让开,却是没有一个敢上来拦阻的。

即便是斩天剑中流溢出混沌之力,也一样很快就被压迫回去。

易峰自然是不能为他们解惑,反倒是与冷依依旁若无人般地商量起来。

“师傅,让您老担心了,是易峰太……”

没有根基的刘一川,先是击伤易峰,随后又战胜无数魔道高手,早就有点忘乎所以了,此番受挫才会有种被人拉下神坛的感觉,心中的傲气与锐气也瞬即减弱。

也就在此时,易峰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天劫。

此时,易峰正在星空之中练习星芒剑诀,极度凝聚的紫色剑芒,宛如利剑一般破空而出,一直飞驰了几百里才停下来。

易峰丢了一块极品仙石过去,也在那仙官未回神之际就进了城去。几乎是顷刻之间,那些被包围在鬼头大军中的敌人,便是在惊恐之中不断殒身,而他们的一身修为,甚至连血肉都被鬼头吞噬进去。

易峰接到提醒,顿时心中一惊,想也不想便是将鬼头大军全部收拢起来,同时也将噬魂魔杖召唤回来。没有工夫去细细感受一番,易峰当即通知易可儿与辰震仙帝动手,绝对不能放走一人。

“呵呵,放心吧,那家伙虽然逃走了,但却肯定是发动了什么禁忌法术,本来他就已经一身是伤,此番逃走,只怕是也要赶紧疗伤休养,没有个几百年定然难以恢复,不可能会冒死去揭发你的。当然,仙界还有着传讯仙珠的存在,他要把这个消息传扬出去,也是能够轻松办到的。我们只能期望,那仙君不认识什么帝君级人物。”辰震仙帝笑着说道。他的表情则是真的很轻松,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

知道芸霜已经安全撤退,易峰唯一记挂的,也只有那雪人族公主此时的安危了。但却没有与之联系的方式。

顿时,传送阵外面闪动一道白色光华,易峰也瞬时觉得眼前一晃,他只看到周身无数道流光一闪而过,周身也承受了不算太沉重的压力,还未来得及将一切看仔细,眼前就亮堂起来。

韩烟儿此时一脸迷糊,只知道易峰似乎是动手打架了,却不知道为何。

自己一番作为,不仅没有救下梦嫣仙子,却是让她死得更快。深深的无力感与自责,在易峰心中纠结着,宛如一把把利刃在搅动。

易峰也没有把握在瞬间引动足够的天地灵气,万一鬼妖发觉,他就真的完蛋了。

“呵呵,前辈所料不错,真是如此。”血焰魔帝笑着说道。这些事情虽然很不光彩,但那魔尊与血焰魔帝都是一样,既然做了就不怕说出来,更不怕别人非议。不管怎么说,魔尊也是魔道修士,有着所有魔道修士的桀骜,只是比一般魔修更理智一些。

最让易峰不能忍受的是,这里的人,几乎没有人把自己当人看。眼看带着自己来的罪魁祸首露面了,不敲诈点好处,实在是对不起自己穿越一回。

而且,随着相处时间的加多,禾儿公主不可避免的对袁清生出了几分感情,甚至每每想到袁清会死去,都会暗自抽泣。

易峰虽然醒了,但却一直装作昏迷,为的就是看看这帮家伙倒底要怎么处置自己,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此番也算是个小波折,值得认真对待一下。再则,易峰也确实对这几位仙人的手段比较感兴趣。

此时魔道高手虽然人多势众,但能够对易峰构成威胁的,也只有那个三劫散魔而已。

幸福来得如此之快,真是让他不能接受。

而似乎是被这浓重的血腥味儿吸引,又像是感受了战场上的煞气,在易峰身体中蛰伏已久的噬魂魔杖忽然飞了出来。

道道印诀飞快结出,带着自己的真元力打入到噬魂魔杖之中。

在道道淡紫色雷霆的穿梭下,一股股魔焰滔滔如浪,一个个鬼头呼啸着扑咬过来。易峰与云枝、云邪正说着闲话,身边的空间忽然一阵急促波动,继而一位貌似中年的修士浮现当场。

故而速战速决则是所有正道高手心中所想,然而众人争斗也是为了蓝冰火灵,即便是拿不下来,正道高手也要将之毁去才行,若是让蓝冰火灵被魔道高手所得,肯定会在将来成为屠杀正道修士的利器。

那边厮杀正酣,在一开始双方支援而来的人数大致相当,争斗一时也难分难解,杀得最高兴的应该是那蓝冰火灵,正魔双方见面就是死拼,浑然将它忘却了一般,就算是它去攻击,人家也只是一味躲闪。

好转后的龙皇妃心情十分复杂——

又兼易峰这段时间心无旁骛,专心成全袁清,故而有点迟钝。

而此时,血焰魔帝给易峰使了个眼色,随后他便是手中短刀一横,双足在地面上一蹬,人就飞窜了出去,那闪着阵阵寒光的短刀却是对着纳兰帝君背后划出一道刀芒。

易峰此时双手已经满是鲜血,全身也不知道多少伤痕。易峰就奇怪了,自己这中品灵器级别的肉身都难以坚持,这些石子却是安然无恙。

那火焰甫一出现,便是将周围的空气炙烤得啪啪直响,就连修真界的空间似乎都不能承受这种高温,随着火苗的变化而涟漪。

——————————————————————

郭师兄知道自己无法抵挡来势汹汹的蟹婴兽,便闪身去躲,可是,那蟹婴兽身形虽然庞大无比,速度却是一点都不慢——

在半空飞了几个时辰,易峰也没有找到可以进入山体的入口,那些剑气射出的地方也多是岩石缝隙。而剑气射穿岩石后,那些被烈火包裹着的岩石居然会自动恢复,而且速度十分快。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在高温炙烤下,岩石显得十分软和。

“呵呵,他还没有本事弄来这比他修为高出很多的烈焰雄狮呢?这里也不是他能够布置出来的。以我看,这里应该是帝级高手弄出来的,说不定整个炼火仙门也就原阳仙君知道,而且还知道的不多。”斩天笑着说道。

只是一刀,单凭战刀自己的灵性与威势,便已经有了如此强大的效果,若是有绝世高手来掌控,那将会发挥出何等强绝的实力?真是令人不敢想象!

那火焰竟是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将六爪骨龙的全身菁华焚烧一空,实在惊人心魂。

小黑被银甲地龙王直接轰了老远,铁拳上还有几块黑色甲片飙射出去。二者在功力上的差距宛如天壤,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而小黑似乎也知道了银甲地龙王的厉害,只是默默守护在易峰身边,并未再次扑上去。

梦嫣仙子心头一片焦急,光洁如玉的额头上还有细微的汗珠渗出来,宛如珍贝。

这一战进行的非常迅速,这修士根本没有想到转眼之间,人数大占上风的己方就败得一塌糊涂。此时要躲闪,易峰岂会给他机会,只是瞬间斩天剑就横着挡在那修士身前,而血灵镜的光幕再次将之笼罩。

易峰不解地道:“将我师傅星尘子弄到华庭宗,我倒是可以理解,为何连芸霜也带走了?”

破坏掉阵法根基后,那些本来欲支援城主府的城卫与修士,见到强盗团之彪悍的实力,便调转头来对付强盗团,胆小者自然是选择了离开。

这鬼灵特殊,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却是不能和纳兰太奇那般远遁仙婴,他的能量几乎都集中在身体各处,而丹田之中的能量核心也早已经失去完整的理智的意识,遇到这种情况不死才怪。

剑宗老者说着,却是收起了自己的剑之领域,整个人却是如一把破空飞射的长剑一般疾驰出去,转眼就已在血焰魔帝身边,对着血焰魔帝的肩膀,以佩剑平削过去。

“血灵镜……”易峰犹豫了。自从被应成子醒灵后,易峰就在两年后试着祭炼血灵镜。虽然血灵镜乃是大凶之物,为正道修士所憎,但易峰心中并就没有什么正道邪道的概念,再加上他身上没有什么强大的法宝护身,而血灵镜又是中品灵器,正好可以为自己所用。所以,在飞庐山上修炼时,他将已经自动恢复的血灵镜给祭炼完成。

就像是一只出笼的金丝雀,易可儿一路欢蹦乱跳地前进着,却是不曾撞到一位仙人。

此时在吉雄与越玄心中,自己想要找的人,都是瓮中之鳖而已。

那修士的真元力虽然浑厚,但与易峰那四系真元力相较而言就在品质上差了不少,再加上斩天剑乃是神器,他与之硬拼岂能得到好处,手掌上此时已裂开,甚至还有鲜血汩汩流出。

“你认识这小子?”刘一川不禁眉头蹙起,对雪人族公主问道。

不过,快要靠近易峰所在的地方时,饶是易峰以强横的神念隐藏了气息,但那金色大蜈蚣依然有所察觉,它竟是在当空顿了顿,很是警惕地扫量了一圈。

“还未找到那小子吗?”凌灵坐在上位,喝着香茶,对手下问道。

整个大典的开篇与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皇帝陛下向民众致新年贺词,而后才是真正精彩的节目出场。

那无数白衣女子,纷纷而舞,易峰虽然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但也无所畏惧,因为他知道这些女子不管如何动作,都不可能破开自己的防御。

雪人族公主见易峰那般凄惨的模样,心中竟有一丝心痛,不过却是面色清淡地说道:“我一直过得很好,你需要关心的是你自己。”

而在那个神秘星球上的魔尊几人,也感觉到了星球有异,不禁脸色大变,魔尊大人有些失态地呼道:“莫不是它们要出来了?”

易峰随之也就明白了,便没有再去多问,飞上半空后,连周围的情况都没看清楚,就急切地挥动斩天剑劈出一道星辉剑芒。他实在太好奇了,所以才会如此急切。

天空中,那如滔滔大浪一般的乌云中,传来阵阵呱呱的叫声。声音之大,响彻天宇。

而星光之下,一只头生鹿角,全身紫金色的大蛤蟆正吞吐着道道紫光,其周身却是被几位修为强大的修士占据,一张接着一张的中级灵符在大蛤蟆周身爆裂开来。目标人物实力出奇的强悍,这超出了几位神王的预料,可他们此时也没有任何办法,只有待死而已。

“呵呵,是啊,这里的风光看腻了,自然要回城了。”易峰摸了摸悟空的小脑袋,笑着说道。纵使到了现在,易峰依然觉得自己为徒儿取名字很好。

那高手虽然什么都不肯交待,但易峰神识强度之厉害,却是可以对其进行搜魂。

若是易峰不停下来,恐怕一会儿功夫,他便能够拥有仙人的灵魂强度。

解开斩天剑中的诅咒,一直都是易峰的一块心病,困扰了他许多岁月,眼下便是一个机会,易峰自然要试上一试。

天咒神章前面五层的理解,易峰进行得十分顺利,耗时连一个月都没有,而到了第六层时,难度变大了不少,需要的推演和计算很多很杂,需要的时间自然也是成几何倍上涨。

“应该可以吧。”

果然,同为火系灵物的珠子似乎受到了挑衅,当即涌出炙热的高温。

项链似乎并不是可以无限挥霍能量的,在被取下来一会儿以后,终于不再放出防御光罩,而且被连成一串的黑色水晶也纷纷碎裂开来。

这修士奇丑无比,面容皱巴巴的,还没有任何血色,宛如一张枯树皮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