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5章:铺谋设计

第5章:铺谋设计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9-09-02

周若在一旁有点儿吃醋,见沈傲揽着蓁蓁和唐茉儿,心里酸酸的,故意将气撒在沈傲身上,道:“是啊,回了汴京也不先赶着回来一趟,叫个人送个口信也好,害得我们吓了一跳。”

沈傲淡淡一笑,故意把玩着手里握着的茶盏,饱有深意地道:“相救也容易,不过还要从长计议,等两国签署了新的盟约再说,这件事,不急。”

江炳不以为意,笑呵呵地在右座坐下。

杨戬叹了口气,道:“还能怎么来,你的那道秘疏陛下看了,连夜唤我出宫,让我来接他们回京,现在宫里已闹翻了天,钦慈太后眼下要绝食,说是不见到王爷,这饭就不吃了。”

“你……是……”沈傲看着‘苏小小’,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瞪大了眼睛,上下仔细地打量眼前的女子,好眼熟啊!

这几日风平浪静,花石船入淮河之后,便一直南下,越过长江、钱塘江,杭州已是历历在望,一路过来,只花了十天不到的功夫,这既得益于隋炀帝修建的运河,另一方面,花石船横行无忌,速度自是快了不少,待到了钱塘码头,欲出码头的商船见了花石船来,一个个调转回去,龟缩不出,待花石船挺稳了,放下了舢板,这才兴冲冲地驶出水道,杭州造作局的威势可见一斑。

在座的官员看到这个苗头,更是唬的不敢说话,两浙路两大主官斗嘴,谁敢『插』言,这不是找死吗?

沈傲在他们面前没有摆上官的架子,既然他们自称学生和后进,便也称他们做先生,二人受宠若惊,不知这位新来的县尉大人到底不懂规矩,还是对他们刻意尊重。

沈傲颌首点头:“正是,只怕一时半刻没有机会来入仙酒楼喝酒了。”

沈傲想了想:“她是女眷,只怕沿途多有不便。”

汗,又是一万二千字的更新票,哥们伤不起啊。对了,老虎弄了个***,大家有空的话去首页投一下,看看大家喜欢哪种类型的女主,***有积分拿的。第三百三十章:县尉也是官

沈傲一脸委屈地道:“我哪里知道是皇上,黑灯瞎火的,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突然溜进来,小婿一看,这还了得,于是……”

周若咯咯地笑了起来,啐了一口道:“你这般说,好像是我不懂得害羞,有脸见人似的。”

“早知如此,就不该把新娘子都安排在一起了,一失足成千古恨啊。”沈傲心里暗暗惋惜,道:“我们都坐着,说说话吧。”

店伙笑道:“公子,这是晋时的铜镜,也算是有些年头的古物了。”伸出四根手指,笑道:“公子以为如何?”

汗,燕子的身体原来可以这么肿,大宋朝的燕子难道是吃正大饲料长大的?沈傲立即噤声,再不敢指认猪狗兔子了,伤不起啊!

杨戬很是为难地想了想,只好叹了口气道:“杂家在外头候着。”随即举步出殿。

沈傲正『色』道:“你是帝姬,我是臭书生,学生岂敢冒昧。”

周若想不到沈傲说出这个答案,沈傲继续道:“因为我见了一个不可方物的美人儿,那个美人儿清冷又高傲,有一双皓肤如玉的纤手,映着绿波,便如透明一般乌黑的头发,挽了个公主髻,髻上簪着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面垂着流苏,她说话时,流苏就摇摇曳曳的。她有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弯……如此脱俗,简直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她穿着件白底绡花的衫子,白『色』百褶裙。坐在那儿儿,端庄高贵,文静优雅。那么纯纯的,嫩嫩的,像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纤尘不染……看了她第一眼,我就在想,若是我不能娶了她,这辈子都要遗憾终身。你说,这是不是为了我自己?”

沈傲晒然一笑:“爬楼时不小心被瓦片刮伤的,不妨事。”

恰在这时,碧儿也进了门,周若见有了人来,立即板着个脸,道:“沈傲,深更半夜的,你莫非想在这里常住?”

夫人不由将她的手儿握紧,叹道:“傻孩子……”却也无词儿了。

猛火油就是石油,此时到了北宋,猛火油就早已开始使用了,只不过由于猛火油易燃,因而在民间使用的不多,反倒是军队里使用的较为广泛,当年南唐主李煜面临宋军进攻金陵的危机,其神卫军都虞侯朱全赟就曾用猛火油纵火攻宋军,由于风向改变,火焰反燃己军而大溃。

“继续搜!”沈傲咬了咬牙,眼睛落在房梁上:“拿一个梯子来。”

待出了屋子,赵佶摇头道:“曾盼儿畏罪『自杀』,如此一来,要寻回那酒具只怕再无希望了,哎,早知如此,当时就该『逼』问。”

现在学生一闹,非但硬生生地『逼』得他不得不选择站到学生的对立面,更让他生气的是,若是现在颁发旨意,又有谁会念他一声好?到头来,反倒是那些学生得了美名,而他堂堂九五之尊,只会被人笑话。

皇家的书库,收藏的古籍自是不知凡几,赵佶朝杨戬努努嘴,杨戬立即奔往书库,足足过了两盏茶功夫,终于叫人搬来了一本古书。

有了史料佐证,虽然周穆王传只是野史,可是其中西王母国的描述与沈傲所说的马特人丝毫不差,虽说其中略带了夸浮的痕迹,赵佶却不得不信。

沈傲晒然一笑:“酒具被盗,你不寻官府,却来寻我做什么?”

安燕呵呵一笑,便道了一声告辞,要拉着狄桑儿回酒楼去,此时街尾处一亮马车徐徐行来,在酒楼外停驻,这马车并不华丽,甚至有些不起眼,下车之人手里拿着一个包袱,走过来,道:“安兄,钱已经准备好了吗?”

安燕连连点头,笑道:“是这个道理,兄台请先进酒楼歇歇脚吧。”

此时雨已歇下,地上湿漉漉的,空气倒是格外的清新,这后园种了不少不知名的花儿,在晚风轻快摇曳,沈傲踩过去,看到这空旷之处恰好有个孤零零的茅屋,走进去解了手,正要出来,却听到外面有人道:“小『奶』『奶』,来者是客,怎么能给他们下『药』?况且他们都是学生,真要出了事,可如何是好?小『奶』『奶』,你听我一句劝,就不要胡闹了。”

“咳咳咳……我是来上茅房的,抱歉,打扰了姑娘,我这就走,姑娘自便。对了,还有,刚才你和安叔叔的话,我一句也没有听见,真的。”沈傲摆出很无辜的眼神,心里却是『奸』笑不已,揭穿了你的『奸』计,看你还敢不敢在哥们的酒里下『药』。

沈傲冷声道:“为什么不还手?学生一向不和女人翻脸的,可是若有人打我,学生一定十倍百倍的奉还!”

小二迟疑了一下,只好道:“诸位请吧。”

酒楼竟让丫头来看堂,沈傲心里觉得好奇,忍不住抬眸多看了这丫头一眼,这少女十六七岁年纪,一张圆圆的鹅蛋脸,眼珠子黑漆漆的,两颊晕红,周身透着一股青春活泼的气息,只是她的脸『色』很不好,服务态度很坏,走至众人跟前,呼道:“让一让!”

赵佶道:“叫他进来,快……”言语中有几分不耐。

国手,这才是真正的国手!沈傲曾经想过,怂恿此事的可能是清流,甚至可能是祈国公周正、卫郡公石英,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件事的真正策划之人,竟是蔡京。

这一日沈傲用罢午饭,周正叫他去书房问:“据说官家敕你做了钦差,干预宋辽外务?”

杨真想不到沈傲竟帮着上高侯说话,更是气极了,道:“沈学士,你莫忘了,你是钦差,是官家叫你来安抚辽国国使的,你……你……”

沈傲想起来了,原来自己是钦差,连忙正『色』道:“上高侯,你可知罪吗?你知不知道,你昨夜打的,乃是辽国的使臣,哼,真是岂有此理,辽国的国使是能打的吗?你的行迹实在太恶劣了,本钦差非要严办你不可。”

杨真嘲弄地道:“如此说来,倒是老夫杞人忧天了?”

几日下来,眼看到了二月,寒意逐渐驱散了一些,天气渐渐暖和起来,宫里传出消息,叫沈傲入宫当值,侍读学士本就是陪皇帝做些书画的,这是沈傲的分内事,什么时候皇帝有了兴致,便要召见。

中途去了一趟吏部,吏部乃是六部之首,掌管天下官员的品级开列、考授、拣选、升调。就是封爵、世职、恩荫、难荫、请封、捐封等事务也一并由吏部掌握。因此,莫看这吏部衙门在众多衙门们显得极不起眼,公衙前门可罗雀,其权柄之重,却足以让人生畏。

这一路过去,不知堵住了几条街,到了唐家,唐家门口早有人进去通报,柴门立即紧闭,许多街邻笑嘻嘻地堵住了柴门,纷纷道:“这是哪家的郎君?要过去,先过了我们这一关再说。”

周正皱眉道:“怪就怪在这里,此前并没有听说过杨戬有什么义女,怎么突然多了一个义女来?更何况杨戬是内宦,我们周家与他结亲倒有些奉承之嫌了。哎……”周正说罢,不由地叹了口气,周家是大家族,杨戬虽然权势滔天,可毕竟名声不太好,和他联姻,难保有人说闲话。

他不喜欢包办婚姻那一套,所以就算提亲,也要问个清楚明白。

等到了第二天,周府张灯结彩,刘文大清早便过来,送来了绯衣公府让沈傲穿上,沈傲穿着这大红『色』的官袍,对着铜镜上下打量,不由地觉得飒爽了几分,心里也略略有些得意,倒有点错觉自己今日是要做新郎官了。

这一圈敬完,已是过了整整半个时辰,沈傲酒气上涌,勉强回到小厅去,周正听到外面动静,已是知道沈傲的意图了,笑呵呵地道:“平时不见你的酒量,今日算是见识了,来,再敬诸位叔伯一杯吧。”

蓁蓁答道:“孩儿也姓杨,单名一个蓁字。”

三人的目光都落在唐茉儿身上,等她表态;虽说古时讲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唐家只此这么一个女儿,她不点头,谁也拿她没有办法。

沈傲亦明白了,正『色』道:“请茉儿姑娘出题。”

二人默默地走过了几条街坊,却都是不知再该说什么话,唐严的身份一下子从师者转到准岳父,一时还未适应,沈傲想到自己终于要立业成家,也颇为感慨。

唐夫人本就是个好奇心重的人,刚才还在劝,一下子噤声了,眯着眼儿凑到唐茉儿这里从窗缝里往外看,笑呵呵地道:“对出来了,对出来了,只要能对出来就好,这个沈傲我越看越喜欢,你瞧他穿着绯『色』的官袍、带着翅帽子还真有那么一点官样。”她咂咂嘴,又道:“但愿他和你爹不同,莫要读书读傻了。”

杨戬皱眉,忍不住地道:“唐府,为何先去唐府?这个沈傲莫非是看轻了臻儿?哼,这是嫌臻儿的身份没有唐家那丫头高吗?杂家待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在杨府门前落了马,看着这座豪华大宅,沈傲不由感慨,那老丈人和这老丈人还真是不一样啊,一个是竹篱笆墙,一个是几进几出的幽深庭院,这一对比,心里便想,杨公公只怕捞得钱不少。

护送唐茉儿到了唐家门外,唐茉儿在篱笆门前停下,脸『色』带着些许羞涩,低声道:“沈公子要进去坐坐吗?”

唐严的脸『色』缓和了一些,道:“既是如此,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你及早下聘,聘礼也不必贵重,就按着寻常人家来办,下了聘,我们再商量个黄道吉日完婚。”

老虎选的是第一个版本,而不是水浒传的那个版本,所以,水浒传的人物不会出现,汗,一百零八将都被人写烂了,老虎就不跟风了,哈哈,谁有***没?来几票。第三百四十六章:清纯的高衙内

高进冷笑道:“你这贼厮,敢偷我袋子,快还我。”

“在!”七八个差役挺身出来,执着水火棍,声若洪钟地大喝。

一旁的高进捂着脸不识趣地凑过来,低声道:“爹……我们真的就这么算了?”

沈傲道:“大人不必怕,王爷既然涉入,那高俅也不敢对你如何,他自身都难保呢!只怕现在满心都在想如何去向晋王请罪;学生告辞了,大人也早些休息。”

差役点头道:“大人不信,可亲自去细辩。”

沈傲冷笑一声:“你说不说?”

沈傲不理他,此时日头渐渐落下,天空洒下一片昏黄,一些沿途的百姓停住了脚步,往这边看来。

里头的人叹了口气:“等你打听来,天都黑了,也罢,去吧。”

沈傲不明就里,道:“姨父,晋王和我倒是有些交情,再者说也曾帮衬过我一次,若是不请他,只怕于礼不合。”

“是啊,是啊……这个沈傲便是上次那个沈公子,其实不是我家的亲戚,是唐严的高足。你等着瞧,他这一次考了头名,一定会来拜谒的……”

沈傲连忙道:“这礼学生是断不敢受的,诸位都是学生的长辈,岂能受得了你们的大礼?”

见到沈傲突然进来,唐严面『色』一红,随即又气呼呼地用湿巾儿捂着腮帮子,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哼,我要将她休了,不守『妇』道,不分尊卑,这样的女子,还留着做什么?”

沈傲见她脸『色』极差,关心地道:“茉儿姑娘今日是怎么了?方才是从邃雅山房施粥回来吗?是不是和春儿闹别扭了。”

所谓的经义,其实和画画是一个道理,作画先要布局,而经义需要先设立场,也就是破题。之后便是在布局之中填充作画即可。而经义也是如此,设下立场,全文只需按照经义的格式不断的填充辞藻便成了。

“咦,表哥莫非是要还我武媚娘贞烈传吗?”见沈傲拿出一份书稿,周恒眉开眼笑,翻开一看,却全是密密麻麻的小字,之乎者也一大堆:“表哥,这是什么?”

入禁军?周恒先是愕然了一下,随即『露』出欣喜之『色』,这意味着父亲再不会过问他的功课,再不必去国子监读书了。

夫人欢喜地笑道:“从前我就劝公爷让恒儿入禁军算了,公爷在三衙里还算有些影响,咱们周家,便是三衙里起家的,门生故吏都在那头呢,可是公爷当时就是咬住口不同意,如今怎么想通了?”

刘文不徐不慢地道:“报喜的人已经传了话,说是表少爷连续中了四场的状元……”

赵宗看着范志毅等人对沈傲说道:“不知这是什么阵?”

第二次开赛,这一次是吴教头队开球,赵宗得意洋洋地指着那开球的鞠客道:“这人叫刘建,不管是『射』门还是传带都是极厉害的,这几日吴教头对他加紧训练,只怕实力已今非昔比,吴教头,你说是不是。”

范志毅举起手道:“小人带球最厉害。”他说出这句话时,显得很自豪,须知蹴鞠之道,讲究的是球不沾地,一旦沾地,那便是三流鞠客了。

沈傲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他比赵紫蘅,最多也不过大两三岁罢了,这句叔叔还真是不敢当;不过话说回来,他与晋王算是平辈论交,按理说,这一声叔叔,叫得也不算冤枉。

“乖!”沈傲不由地在心里偷笑,小郡主也有今日,真是教人开了眼界,从怀里左掏右掏,搜出几张钱引和铜钱,拿出一枚铜钱来,一本正经地道:“紫蘅妹妹,这枚钱币对于沈大哥来说意义深重,是沈大哥的幸运钱币,沈大哥一直贴身收藏的,今日见了你,沈大哥心里很欢喜,这件沈大哥的至宝就送给你了,你不必客气,沈大哥很随和的。”

吴教头道:“王爷一声吩咐,比赛便可开始。不过……”他故意拉长声音,加重语气道:“既是比赛,总要有一个彩头,王爷说是不是?”

沈傲看着赵宗的反应,定了定神,一本正经地赵宗道:“王爷,这队服乃是商家们赞助的,给他们打个招牌也算是回报他们的美意,学生是这样想的,在汴京,我们遂雅蹴鞠社声名并不高,因此,要想打出名声……”

释小虎哭得像个泪人似的,时不时回头朝空定、空静招手:“师父……师叔……”下了几步台阶,便回头望一次。

沈傲笑道:“是了,上一次空定禅师确实曾到周府一趟,可惜那时候我杂物缠身,只好婉拒了此人的好意。”

吴教头享誉汴京,教练的手段高明,由他带队,自是稳赢了;反观这位沈公子,却是华而不实,看他手足白皙,估计连蹴球都未碰过,让这样的人教练,哪里还有胜利的希望?

“哇,你们要振作啊,要有体育精神啊,怎么能为了铜臭去踢球,千万不能学国足,哥们还等着你们冲出大宋,冲出亚洲呢!”沈傲心里大是腹诽,板着脸道:“谁说我们会输?”

沈傲火了:“若是我们输了,本公子就赔你们每人五十贯如何?不过事先说好,这几日,本公子说什么,你们便做什么;谁若是偷懒,本公子可是不出钱的!”

夫人抿嘴笑道:“还早着呢,没有吏部造册,不下发官印,我就觉得还不踏实。”

三炷香烧完,内侍换上第四柱香,烟雾腾腾,麝香的气味充盈不散,沈傲和赵恒好整以暇,赵佶阖目深思,其余之人,大多仍陷入局中,不能自拔。

沈傲带着微笑地将自己的判断说出来,一路走,一路说,不知不觉,已到了正德门外,周正恍然大悟,笑道:“原来如此,老夫就说那觥如此奇怪。”他笑了起来,有一种揭开『迷』题的畅快感:“今日这一番,老夫算是大开眼界了,沈傲是没有看到,官家将那铜觥摆出来,不知难倒了多少位大人。”他拍了拍沈傲的背道:“你与大皇子同时交卷,鹿死谁手,还未可知,你先回府去,给夫人报喜吧。”

赵宗朝鞠客们招手,鞠客们纷纷聚拢过来,等他们凑近了,沈傲才发现,这些人虽然瘦小,却个个精悍,体内似乎暗藏着许多冲劲。

吴教头在心中冷哼,沈傲既然向他提出了挑战,他哪有不应的道理,便冷笑道:“这便好极了,王爷以为如何?”

赵宗见二人卯上,一开始还觉得有些尴尬,但听说他们要比试,顿时大悦,道:“好,本王来做公正,十日之后,谁若是能赢,本王赏钱百贯。不过既是比赛,那就需记住,大家都是同社手足,大家切莫手足相残,不可因为一场比试失了和气。”

鉴宝最重要的素质在于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假设需要极其丰富的历史知识,和活跃急智的大脑,求证时却又得要无比地细腻和一丝不苟的态度,沈傲先是大胆假设,随即再细腻观察,此时心中已有了几分把握。

那么,这铜觥就可以推论出应当是前中山国最为鼎盛的时期铸造的,前中山国的历史不过百年,在位的君王只有两位,根本不需要去逐一研判,沈傲便将目标锁定在中山武公身上,这个中山武公,就是率领部落离开山区,向东部平原迁徙的首位前中山国君主。武公仿效华夏诸国的礼制,建立起中山国的政治军事制度,对国家进行了初步治理,在他的生前,前中山国迅速鼎盛起来,等他死后,他的儿子刚刚即位,很快地遭到魏国的侵略,三年之后,前中山国灭亡。

她这样说,沈傲就明白了,贤妃只怕并不得赵佶的宠爱,难得她与世无争,否则陷入钩心斗角中,只怕就没有这样的心境了。

词意是说送客人走的时候,正是秋日,江面凄冷。歌会弹唱着送别的曲调,让人分外感伤。她可曾知道我在和着愁绪倾听。月亮已挂上了天空,酒意已浓,客居的人猛然惊醒。

在这个时代,身为朋友或者长辈,问候父母是应有的理解,沈傲显出几分黯然,幽幽地道:“沈傲孤身一人,除了姨母,再无其他亲眷。”

沈傲无语,不过赵佶这解释听起来倒是对他全然是善意的。

蔡伦心中计议已定,便生出无穷的信心,上一次自蒙受沈傲羞辱之后,他便不再去国子监进学,回到家中,钻心研习书法,蔡家乃是书法大家,非但曾祖父的行书堪称一绝,家中收藏的字帖亦琳琅满目,蔡伦本就是极有天赋之人,短短数月之间,书法已有了极大的突破。

沈傲只是抿嘴一笑,却没有立即回答赵佶。

按规矩,殿试当场是不能宣布名次的,要等到殿试完毕之后,通过旨意的形式颁发出来,同时再授予官职。因此,赵佶倒是显得不疾不徐,呵呵笑道:“今日画试,朕大开眼界,很好,朝廷能挑选出如此诸多的才子,朕心甚慰,诸位爱卿退下候旨吧!杨戬,宣书试贡生晋见。”

他话音落下,人也欠身坐下,便不再说话了。

赵佶也是画艺宗师,只看这几个贡生提笔布局的姿态,心里便忍不住暗暗点头,今年的画院贡生倒个个实力不俗,单看这布局提笔,便有一番气势。尤其是赵伯骕,落笔时更有一番气度,大张大阖,颇有家传的风采。

赵佶默然无语,心里不由地想:若是今次在殿试中寻不到感觉,莫非他在殿试便不交卷了?朕要小心看紧他,可不能让他在殿试之中胡闹出丑。

突然,他抓起桌上的砚台,悬在空中……

反倒是周正显得最为镇定,他太清楚沈傲了,这些时日的相处,他相信沈傲在没有一定的把握,是绝不可能会如此的,那么唯一的可能便是沈傲另有它法。

“睡着了?没有王法啊!”沈傲心里感叹,这家伙到哪里不睡,偏偏在这殿堂之中微微打起了鼾声,如此庄重的场合,晋王又调皮了;不过上至皇帝,下至朝臣,却对晋王的出格举动不以为意,竟没有一丝震惊之『色』,想必晋王的前科不少。

晋王听沈傲说自己不会蹴鞠,冷哼一声道:“那就送客,沈公子快走,本王就不留你了。”

晋王大义凛然地道:“读书人又如何?读书人就不踢蹴鞠吗?就比如本王,也是读书万卷的,还不是一样要踢蹴鞠?”

晋王兴致勃勃地道:“你说!”

汗,不知道晋王看到这个会不会暴走,沈傲想着便在心里窃笑!

走出浴室,天穹处的月儿还未落下,月朗星稀,静籁无声,唯有刘文带着车夫、门丁几个提着灯笼在外头等候。

“小姐……”环儿见状,忍不住埋怨道:“小姐一宿未睡,谁知那狠心人是否还惦记着你,他当真中了状元,自有无数大家闺秀投怀送抱,就怕到时,他已将你忘了。”

花匠冷笑一声:“这花症连我都看不出名堂,你会知道?”

花匠怒道:“莫非做不得?”

花匠咬了咬牙,幽幽地念了一句:“装神弄鬼。”又去寻铜镜去了。

沈傲颌首点头,那晋王却是气呼呼地道:“王妃,方才这个沈傲实在无礼太甚,竟是对本王小呼小叫,这茶不给他喝。”

沈傲低着头,装作喝茶,厅堂里的气氛很尴尬,那王爷一双眼睛不怀好意地盯着他,更是令他浑身不舒服。

先抑后扬,这个晋王不傻啊!沈傲呵呵一笑,道:“王爷请说。”

沈傲向唐夫人说清了原委,唐夫人讶然:“那天尊当真是假神仙?这……这怎么可能,他会点石成金,会祛病驱邪,这总不是假的。”

晋王妃心里惦记着后园的花草,因而马不停蹄,一路走到后庭,沈傲随她穿过一个月洞,眼前豁然开朗,在他的脚下,无数蔓藤、鲜花铺地,夹杂着春风『荡』漾着清香,再远处,便是一处假石小亭,那亭子上亦结满了碧绿的蔓藤,蔓藤上生出许多黄『色』小花,在清风中徐徐摇曳。

沈傲咦了一声:“蔡公子?什么蔡公子,你就是师兄经常在信中提及的清虚师侄?”沈傲笑呵呵地过去,望着清虚愤怒的眼眸,却是毫无畏惧地道:“哎呀呀,清虚师侄,你师父一定是没有向你提及我这个师叔,今日我便告诉你,其实我便是和你师父失散多年,当年一同拜在悬空老祖门下的八戒道长,也即是你的师叔,你莫看我只有这般大,其实本师叔练得乃是还老术,这还老术,师兄可曾教过你吗?”

沈傲板着脸,冷峻不禁地望着邓龙,咳嗽一声道:“咳咳……施主年轻时是否太过放浪形骸,才致如此?”

沈傲抿嘴一笑,却是不言,一双眸子精光闪烁,颇有嘲弄的意味。

这一句话道出,也有人道:“在下愿奉上童男……”

沈傲眸光一闪,脸上闪『露』出鄙夷之『色』,他原以为,这些人不过是想骗些钱财,想不到还兼职做了人贩子。

沈傲一看,却不是吴六儿是谁?

杨夫人明白了,笑道:“沈公子大人大量。”心里舒了口气,不禁流『露』出些许感激之『色』。

这时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几人便不再闲扯了,去看那广场正中,被许多信众拱卫着的天尊仙风道骨,盘膝坐在莲花垫上,却是神『色』不动,手里向前一指,道了一声:“疾!”顿时,那眼前的火盆儿淡淡的炭火轰的一声轰出一团大火,那火焰五颜六『色』,浓烟腾腾滚起,众人再去看那天尊,天尊便弥漫在烟雾之中,犹如天仙下凡。

杨夫人更是心中不忿,自个儿掏了钱,却是没有买个好来,便故意对沈傲道:“沈公子是哪里人士?”

和宫里有关系?沈傲心里不由地说,我怎么不知道!

杨夫人眼睛去瞧那墙壁上的匾额,茶坊很干净也很通透,家具的摆设也较为合理,在墙壁上,一个朱漆匾额上还录上数十种糕点和茶和名字,后面写上了价钱,如此一来,茶客们便可以根据自己的消费能力直接点上茶水、糕点。

这些话,沈傲自不会说破,笑道:“茉儿姑娘何必感伤,这鸟儿固然奄奄一息,可是这又何尝不是它的愿望?”

给沈傲倒了茶,放在沈傲身前,继续道:“这种事本不为外人道哉,可沈公子不是外人,你也不要为他辩解,听听也就罢了。”

唐夫人便笑道:“你这人,就是这般的多礼。”

几个『妇』人纷纷笑,道:“这书生的模样儿倒是挺俊俏,只是不知许过亲了没有。”她们口没遮拦,和唐夫人胡『乱』说笑,纵是沈傲脸皮再厚,此刻也微微有些发红。

唐茉儿默然无语,却只是垂头挽着母亲亦步亦趋。

『妇』人便冷笑:“是呵,这话倒像是我的女婿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便不再说话了。

唐大人急着嫁女,满汴京的男子,唐茉儿却都看不上,这心高气傲的唐小姐,要寻的夫君自是一个比她思路更加敏捷,对四书五经更是熟稔精通的俊才;否则以唐才女的满口珠玑,道出来的哑谜,却让谁听去?

遂雅诗册自印刷发售起来,质量自是越来越高,一开始,还只是由沈傲领头,带着一群有些功底的公子们无病呻『吟』。到了后来,不少才子也纷纷加入进来,毕竟自己的诗文印刷成书对这个时代的士子颇有吸引力,如此一来,由于不断的有水平高超的才子补充,质量自是节节攀升。

“听你吐『露』心事啊。”沈傲抿嘴一笑。

沈傲连忙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