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42章:对花啜茶

第42章:对花啜茶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9-09-02

当天下午倪月就收到消息,得知秦寂言和顾千城确实闯进了山中的宫殿里,可那座殿却没有困住他们,他们从中间挖了一条通道。

说起来,秦寂言比他更可怜,杀父凶手不是自己的亲爷爷就是亲叔叔,这世间再也没有比秦寂言更可怜的人了吧?

不到一刻钟,封夫人又匆匆回来了,不是她不放心顾千城,而是顾家的人找了过来,要请顾千城赶紧回去。

封似锦听到了母亲说,顾贵妃折腾顾千城的事,本能的就认为,这圣旨不是好的……

“公干。”顾千城给足了君亦安面子,却吝啬多说几个字。

忠心要是这么容易就能看出来,那些主子还会花十几年时间去训练忠仆?

不过,秦殿下现在钻进深山老林里,周王和赵王的人,就是想要找他们也难。

这么短的头发,真得怎么看怎么难受。

老太爷病重,顾千城虽然没有成天侍疾,可为了做给人看,她每天还是会去看老太爷一眼,这两天已经明显能感觉到老太爷的身体大好了。

货比货得丢,人比人得死,这差距也太大了。

黄天不复有心人,跑了半个时辰后,暗卫和武定终于发现了凌乱的马蹄印,顺着马蹄印武定和暗卫一路往林中走去。

“我们现在就是逃难道,一路上要杀我们的人太多,侨装前往会安全一些。”秦寂言说话间,已将身上的衣服脱下,连中衣也不放过,只留下贴身的衣服。

至于五年后?只要她自己不作死,他不介意保她一命,左右是养一个废人,他养的起。

秦寂言收回剑,面无表情的往前走,他没有傻吧啦叽的警告猪头六别耍花招,像猪头六这种人要是不耍花招才奇怪。

“我这么瘦还不是你儿子害的,秦寂言你这个混蛋,你混蛋,混蛋!”此时,顾千城哪有闲情,认真回答他的问题,被秦寂言抱在怀里,顾千城终于安心了,终于踏实。

“皇爷爷别生气,我大秦有此人才是好事。”秦寂言一动不动,一点也不紧张,好像把皇上惹生气的人不是他一样。

秦寂言不等皇上开口,就道:“皇爷爷,我先退下了。”

顾千城沉痛的闭上眼,掩去眼中的泪与悲伤。将手上帕子叠好放在一旁,顾千城站起来,将个人情绪掩下,如同一个没有情感的机器,眼神凌厉地看向围观的人,冷冷地问道:“是谁第一个发现孙妈妈的尸体?”

唐万斤走到半山腰,就遇到了在那等他的武毅,武毅不顾唐万斤的意愿,强制将绷带缠在唐万斤的脸上,“这是大小姐的意思。”

这段时间,不断的派人伏杀秦王殿下,已是损失惨重,要再让人来做无用功还是小事,要是秦王使的是调虎离山之计,恐怕上面的人不会放过他们。

呵呵……太上皇知道了,会气得吐血的。不过,今天发生的事足够太上皇吐好几次血,所以吐着吐着也就习惯了。

二十军棍说重不重,说轻不轻,打完二十军棍言倾和御林军统领还能走路,可每走一步伤口都撕裂般的疼。

封赏的名单封大人一早就拟定好了,不过秦寂言御笔一挥,划掉了三分之二,只封赏了几十人,其中赏赐最重的自然是凤老将军。

“拼了命也要杀了他们!”顾千城明了对方的难缠,对暗卫与亲卫下达绝杀令。

可是……

临出发前,秦寂言已经把他们来时的痕迹抹除,那个有双头蛇的山洞,被他推了一块巨石砸下去,就算有人过来也看不到他们出现的痕迹。

顾承欢虽然也吓到了,却比承志要好许多,至少他没有见到什么七孔流血的女尸,他还能保持冷静,靠在老夫人怀里卖乖,陪老夫人说话,借此转移刚刚受到的惊吓。

“嗯。”秦寂言应了一声,起身对总捕快道:“这段时间,任何人都不许外出,有异常立刻禀报。”

现在,皇上只是限制他们的自由,没有直接要他们的命,或者关进打大牢,可见皇上是相信他们的。

留下这句话,秦寂言转身就走……跛脚男人压根就没有想到,顾千城会提前醒来,他毫无防备的端起鱼汤送到顾千城嘴边,结果……

“当然要,这么大的用处我怎么能放过。”秦寂言拭剑的手一顿,扭头看着顾千城,正好与她视线相撞,不由得露出一抹笑……

“本王手底下的人,果然越来越没有用了。”想到办砸了差事的暗一与子车,秦殿下越发不高兴,要不是这两人实力不济,被顾千城摆了一道,哪里会有这么多的事。

能在朝堂上立足的人,都不是什么笨蛋。太上皇这个时候病重,要说这里面没有什么猫腻,谁也不相信,只是没有人敢说出来。

朝臣脸色一白,咚咚咚的磕头认错,“臣绝无此意,请皇上明查。”圣上才刚登基,又没有子嗣,他们哪里敢提立储一事。

“圣上……”文武百官跪地不起,可秦寂言仍旧不理,直接拂袖回宫。

后手留下,秦寂言仔细想了想,确定没有什么疏漏后,这才起身往外走。

“这是让我怎么走?”顾千城看着八卦图,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仔细看,会发现这把刀,就是封老爷子送给顾千城的那一套,被顾千城命名为柳叶刀的飞刀。

顾千梦死死地拧着手中帕子,抿唇不语,也不离开,她要睁大眼睛看清楚,看顾千城如何收拾善后!

啪嗒,啪嗒,一颗颗的泪珠落下……

“小谦谦,居然有女人看不上秦王,这女人到底是谁?”焦向笛对顾千城的身份好奇死了,拐弯抹角的想要打听出来,可惜凤于谦也不知道。

没必要为了一个座位,让秦王不高兴,至于秦王刚刚是不是因为女官,而出言激怒太后,稍后只消试探一二就行了。

秦寂言磨牙,低头威胁道:“我是不是也要留下记号?”

“有调兵来就好,”顾千城松了口气,可她仍不肯走,“但是,我现在还不能走。我要走了,焦向笛和我三叔他们一家怎么办?”

“我们知道,你要我们做什么?”有别于之前的呛声,子羊此时对老管家十分客气。

“你是个聪明人,朕不相信你没有其他后手。”这不就留了一个后手,还拿来威胁他吗?

她好像知道了什么,可她宁可不知。

“也好,观望一阵再看。”景炎也是谨慎的,听到顾千城这话,决定再度派人去查一查。

顾千城知道言倾的心意,可却不知自己对言倾的影响力有这么大,心情不由得沉重了几分,重重地点头:“郡王妃放心,我明天就去找言将军。”

“小人会原话转告。”灰衣人作了个揖,弓身退下,可还没有转身,就听到秦寂言道:“有一件事忘了提,朕父皇的骸骨好似在长生门。替朕转告圣后,朕次再来取回。”

他们要是不把这事办好就走了,估计圣后会气得派兵追他们。在海上,他们还真不是长生门的对手。

至于地图是真是假,秦寂言并不去考虑,因为他就是考虑也没有用,他只能选择相信圣后。

每当禁卫的刀刺下,土丘就移开了,十几个禁卫也没有拦住土丘,只眼见那块土丘离秦寂言越来越近。

管家有时候真不明白,他们家大老爷和夫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整个顾家靠着大小姐给的银子,才能勉强维持表面的风光,他们有什么资格不让大小姐从正门进来?

暗卫满意的点头,发了一个信号,便带人上山。而在山上守着的暗卫,立刻出手将沿途放哨的人解决了。

在桌子上打转,小脑袋不停地往上看,急得不行。

“嗯,小雪貂的功劳。”顾千城当着众人的面,特意提了一句:“是他带我来这里的,也是它发现屋梁上的异常。”所以,小雪貂从中拿一两颗玩,实在算不得什么。

秦寂言也知道这是委屈?

言倾仔细琢磨着顾千城的话,不由得笑了,“你这说法倒是有意思。”

胜利是需要分享的,而这一刻他们只想与自己的同伴分享。几个少年抱在一起,脸上有笑,眼中有泪,可他们却笑得比所有人都开怀。

她实际年龄确实不小了,可这身体才刚满十七岁,虽然发育完全,可这么稚嫩的身体真得不适合生孩子。

“我还能拖几年?”顾千城整个人沉入水底,闭上眼仔细思考这个问题。

“景庄主?”一个月未见,突然见到披着一身霞光而来的景炎,顾千城承认她差点闪瞎了眼。

真当他第一天认识顾千城。

君无戏言,秦寂言说出口了,要求他收回成命,可不是容易的事。

她想不到,除了顾夫人以外,还有谁会对孙妈妈下手?顾夫人有强烈的杀人动机,孙妈妈的死,不是顾夫人动得手,也一定是她指使的。

顾夫人气得全身都在颤抖,顾千城居然敢威胁她,胆子大了!

能让她留在顾府,可不就是救命中的稻草!领兵在外,战事还未结束,就被皇上诏回,这绝不是什么好事。程将军一向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可这个时候却什么也不敢说,只是一脸呆滞地看着平西郡王。

“皇上的身体没事,急诏殿下回去做什么?”程将军心直口快,见老皇帝快要死了这种忌讳不存在,也就不再藏着掖着,将心里的话直接问了出来。

“这个问题,本宫也想知道。”秦寂言没有程将军的话,他要能回答的话,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见顾千城有认真听自己的话,封老爷子很是受用,满意地点头,谦虚的道:“我也不是说你有错,毕竟每个人对事物的看法是不同的,我不能将自己的观念强加在你头上,我只是阐述自己的观点。”

同样是私诏,只不过语气比之前更急切,言词中也透着关怀与安抚,让秦寂言不想太多,更不要多心,江山是他的,皇位也是他的,绝不可能更改。

秦寂言高调的回京,西胡与赵王那里自然是瞒不住的,两人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赵王“哐”的一声,将热腾腾的药碗打碎了。

“秦寂言,皇太孙……好一个皇太孙!回京?哼,我绝不会让你平安回去。”赵王一脸暴戾,明显他也是认为秦寂言此时回京,必然是为了继位。

赵王三个嫡子,两个废了,剩下的秦云楚看着越来越有手段了,这些心腹也不敢得罪秦云楚呀。

“哗啦……”水花四溅,有不少都洒在景炎身上,景炎不幸成了落汤鸡,而又因他跃出来时,并没有看到外面的情况,所以……

他本该是皇太孙,本该是一呼百应,活在阳光下的皇子皇孙,可现在呢?

承欢被送回来时,已经收拾干净了,他们根本看不出承欢受了多大的污辱。

子车虽然胡乱挑了一个方向游,可却一直坚持朝一个方向游,他现在还记得方位,“那里……不远。两艘船刚对撞过,船身有破烂,看到了就会知道。姑娘上了灰色的那条船。”

当然,就算不是也没有关系,先上船再说。

“我们来找你,自然知道你办不办得到。君姑娘别耍花招,让长老们不高兴的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死并不可怕,可怕是生不如死,而长生门有的是办法,让人生不如死。

“不怕,我夫君是皇帝。连江山都背得起,这点压力算什么。”顾千城仍旧是一副蠢白萌的样子,秦寂言看的心痒难耐,忍不住伸手在顾千城脸上捏了一把,“你这样子,真是太可爱了。”

“你知道就好。”顾千城依在秦寂言的胸膛上,反手抱着他的腰,“为了哄你开心,我容易吗?”

顾千城轻轻的吹着,风拂过伤口,凉凉的,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顾承欢真觉得伤口没那么疼了,而且很快就睡着了。

“大管家,派人去军中查清楚,我要知道承欢的腿是怎么伤的。”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伤了她弟弟,她都要对方付出代价。

秦寂言大晚上的跑来找顾千城,是听到属下汇报,说顾家老太爷打算把顾千城嫁入言家。

“不全是是假的。”顾千城一句,让秦寂言刚安下的心又悬了起来:“怎么?你真得要嫁人?”

“好。”顾千城也没有拒绝,她虽不是工作狂、女强人,但这种吃饱就睡的生活,她只能过两三天,时间一久就受不了,有点事做更好。

“殿下,顾姑娘的院子外一直有人在监视,属下已经把人拿下,是江湖上的路子。”来人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够秦寂言听到。

“不可能……要给武家人翻案,就等于逼皇上承认,是他杀了太子。”当初武家人就是指责皇上谋杀太子,才被老皇帝一气之下斩杀了所有成年男丁,只留下女子与小孩,流放漠北。

“那座山叫什么名字?山脚下可有人家?”秦寂言站在小舟上,指着一座黑秃秃的山。

顾千城默默抱着龙宝坐在一旁,默默望天……

顾家祖孙和乐融融,一派慈孝。不过,这些都与顾千城无关,顾千城和六扇门的众人,正忙得晕头转向,眼睛发花。

要说这些银票全是真的,顾千城却是不相信的,这几箱银牌九假一真,假得比真得很多。她随手一抓,能抓到一两张真得就算不错了,全是真的,那只能做梦。

顾千城笑了一声,没有解释,不慌不忙地取出自制的放大镜。

难道他们的事情,全部做完了吗?

秦寂言这次带来的仵作是两个老手,两人做事很谨慎,进去后立刻燃起辟秽丹,将苏合香丸含在嘴里。

“殿下,可以开始了吗?”两位仵作准备好后,恭敬地寻问秦寂言。

“这,这……”两个仵作相视一眼,却不敢轻易下结论。

两个仵作相视一眼,知道自己逃不掉,只得硬着头皮开口:“殿下,依小人之见,死者应该是死于谋杀,和前面几宗案子一样,是由亲近之人下手,我们在床头发现一些细痕,只不过痕迹有好几道,小人也不敢肯定。”

秦寂言的声音并不小,底下的学子听到了,有几个自以为傲骨铮铮的学子,听到这话愤怒的叫喊:“凭什么,秦王殿下,我们没有杀人,你凭什么不让我们走?”

秦寂言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给他们,径直往外走。

“没错,哪怕你是秦王,也不能滥用权力,欺压我们。”

在关键的时候倒戈一击,给西胡致命的打击!

“大秦皇太孙手中只有二十万人马,要攻破他们易如反掌,至于活捉皇太孙恐怕很难,据末将所知,秦殿下武功高强,我们恐怕抓不住他。”说话的人是副帅,是风遥的左右手,也是西胡皇帝的心腹。

唐万斤刚刚在军中有一点起色,顾千城不想断他的未来,说什么也不肯带唐万斤回去。至于封似锦?

“立后一事朕自有考量,至于选秀就不必了。这几年内朕不会选秀女纳妃。”秦寂言干脆立落的说道,可是朝臣们一听,慌了,“皇上,你膝下荒凉,为了延续皇室血统,也要广纳嫔妃才是呀。”

这个时候她们就是没有病,也要装出病得严重,不然她们这两个做媳妇的,还不得被老夫人骂死……

可要让顾贵妃就此放过顾千城,她又不甘心,顾贵妃眼中寒光一闪,下一秒,咚的一声栽倒在地……

大管家绝对是秦王府的得力助手,为秦寂言拉拢人都拉拢得这么不着痕迹。

她能救这一船人,却无法救以后的人。真正要救这些人,就是把这些人贩子全部抓起来。

得知顾千城用苏合香丸来辟除恶气的,秦寂言很是不爽地看向顾千城:“为什么上次不说?”

秦寂言脸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