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55章:切齿咬牙

第55章:切齿咬牙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9-09-02

盘古太高兴了,不仅是自己再世重生,更是看到了林逸成为新的掌控者,证明那位掌控者被杀了。

不过,如今还是先离开这公堂,摆脱了夜无痕再说吧。

只是,她却不知道,她看的是表演,但是某人看的却是她,本来就是以她的表情来喊断的。

她就算亲手杀了自己的女儿,都不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去受那样的苦。

京城中。深夜。

“凤阑绝,你明明知道这件事,不是岚儿做的,你竟然还要将她关进密室?岚儿可是我蓝城的公主,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你要关她,还要问问我们蓝城会不会答应。”蓝魅辰见他不语,眸子深处更多了几分冷意,一字一字冷声说道。

“皇上,程将军求见。”而就在他们刚要迈出房间时,隐却快速的走了过来,恭敬地说道。

“云端,这就算是我们迟来的洞房吧。”凤阑绝紧紧的将她揽入怀中,一脸轻柔的望着她,声音中,更是满满的爱意。

“恩。”皇上听到他的话,脸色才微微的缓和一些,随即望向一边的蓝岚,轻声问道,“岚儿,你的意思呢?”

他这话可以说是十分有理的,让人挑不出任何的毛病,但是皇上的脸色,却是再次微微的沉了一下,心中有些恼怒,但是却也不好说什么。

“恩,不错,不错,真是不错。”皇上听到管家的话,脸上多了几分欣喜,微微的点头应着,看在银子的份上,对上官云端也没有那么大的意见了。

但是,他跟云端昨天才刚成了亲,就这么分开,他真的舍不得……房间内那刚刚被南宫雪喊进去的丫头正在收拾着房间,谨慎认真而小心,看不出半点的异样。

她现在自然不可能会与南宫雪见面,若是那个男人暗中跟着南宫雪,发现了她,只怕会看出破绽。

“丞相夫人,你等一下。”只是上官云端看到丞相夫人也要离开时,却突然开口说道。

“我管的不是朝政,我担忧的只是百姓,请问皇上,担心百姓也有罪吗?”上官云端并没有半点的退缩,更没有丝毫的害怕。

上官云端起身,慢慢的向着那个位子走去,双眸微垂,只是盯着自己的脚下,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

为她做嫁衣,而且还做的这般的完美,这般的特别,还要为她去祈福?

“你爱了这么久,而且爱的那般的执着,怎么可能说不爱就不爱了。”秦思柔思索了片刻,再次说道,“你是在逃避自己的感情吗?还是心中恨着他,想要报复他?”

“云端。”凤阑绝只看到秦思柔出去,没有看到上官云端,便快速的跑了进来,看到她安然无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却仍就一脸担心地问道,“没事吧?”

上官云端走到门前,略带试探的轻轻推了一下,发现竟然真的没有上锁,心中不由的暗喜,果然如她所料,便微微的用力,慢慢的将那后门推开。

丞相夫人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略带牵强的笑意,低声回道,“我也不清楚。”只是,一双眸子中,却似乎微微的闪过一丝什么,而隐在衣衫下的手,也不由的收紧了几分。

看来,那侍卫也是极为的讨厌她,刻意的想让她离夜无痕远点。

而且这件事,也是因为上官云端,若是上官云端劝皇上的话,皇上一定会听的。

更要还她自由之身。

“不是王府中的丫头,那她是怎么混进王府的?”其它的几位夫人,脸上却是更多了几分害怕,在她们看来,这王府戒备森严,外人是绝对混不进来的,如今竟然?

只是,此刻李贵妃也是一脸的错愕,有些摸不着头绪了,她没有用雪凝呀,她先前也只是用的一种极普通的茶,她怎么可能把雪凝那么珍贵的茶拿给那个傻子喝?

凤阑绝不敢有丝毫的停留,快速的到了上官云端住的房间,只是刚踏进院子,便听到房间里传来轻呼声。

若是刚刚那个链子没有被月儿那丫头给上官凌雨戴上,李妈发现后,一定会她有所怀疑的,毕竟李妈是娘亲陪嫁的丫头,更清楚那链子的事情。

“这称呼,可真够长的。”秦思柔微微的撇了一下唇,悻悻地说道。

二皇子的心愈加的一沉,明白了此刻事情的严重。

而皇上的脸色也微微的缓和了些许,只是却再次沉声道,“朕问你们话呢,为何不回答?”

“怎么,你那天不是很厉害吗?这会怎么不说话了?”上官凌霜见她不语,心中更加气恼,望向她的眸子中也更多了几分恨意。

她对他,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同情,有的反而是一种敬佩,这个男人竟然以为,她是同情他,还赶她滚?

“你刚刚说,上官凌雨在夜无痕的手中?”上官云端的双眸微闪,突然问道。

特别是提起当年的事情时,更是恨的咬牙切齿。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当时,本王根本就没有怀疑到你的身上,只是,本王却发现他。”凤阑绝的话语再次的顿住。

飞赢仍就紧紧的扣着他的手腕,脸上更是隐过几分失望,也有着几分担心。

上官云端没有再说话,她要等他说,她相信,他会说出来的,毕竟沉默了这么多年,压抑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机会,他自然会说出来。

他突然不想再说什么,什么都不想说,也不想顺着她的意思去骗其它的人了。

那画像上的人,李玉若说不认识,是怎么都说不过去,因为那画像上的人是李玉的结发妻子。谁会连自己的结发妻子都不认识?!

上官云端也是暗暗惊滞,这个男人,有时候真的很可怕。

丞相这次肯定要遭殃了,谁让他偏偏惹了不该惹的人呢。

而对她,此刻他的心中更多了几分复杂的情绪,如今整个大殿上吵成这样,她竟然还能够纹丝不动的坐在那儿,单单是这份冷静,沉稳,就没有几个人能比的上。

“呵。”凤阑绝再次轻笑,只是这次的笑意中明显的更多了几分冷意,“本王可是清楚的听到丞相让本王证明,好,本王就证明给丞相看,只是,这后果,希望丞相能够承受的了。”

上官云端微愣,双眸慢慢的抬起,直直地望向他,她相信凤阑绝的话,他既然说没有,就一定没有,因为,以他的性格,若是做过的就不会否认,更何况,他先前在面对那个女人时也的确没有半点那种男女之间的情意。

众人都有些错愕,这李玉说不认识那些受害人,也是正常的,而她凭什么就因此来断定李玉说谎呢?

上官云端心中虽然有了打算,却也不急着辩驳,一是,没有人配合她这戏不好演,二,她也想要看看,是谁如此的陷害她。

“奴婢,奴婢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奴婢原本与清儿从那边走过来的,走到王妃身边,想向王妃行礼,只是,奴婢只感觉到眼前一晃,清儿就躺在地上,就是这个样子了。”另一个丫头,便一脸害怕,略带轻颤的解释着。

“哼。”二夫人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是冷冷的一哼。

只是,蓝岚听到凤忆希的话,再看到凤阑绝的表情,脸色却是更加的难看了几分,大约也知道凤阑绝猜到了她的心思,不由的暗暗懊恼。

“本王妃的轿子,你也敢拦。”上官云端的脸色微沉,慢慢的掀开轿帘,冷冷的望向那个侍卫。

“既然王妃是来看皇后的,我们拦着也没道理。”

她们现在这身打扮,想要这么进宫,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她们必须要伪装一下。

另一个宫女年纪小一些,不过看到自己的同伴似乎并不害怕了,便也松了一口气。

“我知道,绝有能力处理好一切,但是,若是太上皇真的当众宣布了立新皇的事情,若新皇不是绝,那么那人肯定是逼迫太上皇的,事前过后,那人肯定会加害太上皇,以绝后患,现在,太上皇可是在那人的控制之中呀。”

这次仍就走的是小路,绕过了路上的那些侍卫,只是,到了太上皇的寝宫时,她却不再躲避,而是直接的走向前去。整个皇宫中,却是一片冷清,连个宫女都没有看到。

今天为何不见母后的影子?

凤阑绝看到太上皇的表情,惊住,皇爷爷这一生经历了太多,太多,所以,已经没有人什么事,能够让他惊讶的了。

“臣妾是实事求是,可不是什么挑拔是非,皇后可要弄清楚了。”那个女人再次一脸冷笑的反驳。

众人的眸子望向凤阑绝后,都再次的转向坐在龙椅上的凤阑锐,都想知道,他会怎么做?

话一说完,没有再理会任何人,便揽着上官云端向着王府走去,众人纷纷的愣住,王爷这是什么意思呀,玩的有些累了,连丞相大人都不见?

他还说什么,老鼠的生育周期短,吃了那种药后,效果会很快,只是,这两天也没有听他的结果,应该是还没有试出来吧。

再不找到解药,只怕就。

“李玉参见王爷。”李玉也极为狗腿的跑了过来。

“我家公子来告状,我来护着。”

凤阑绝一脸灿烂的轻笑,他自然知道夜无痕已经认出了他,便也不再隐瞒了,只是他那刻意的话,却将上官云端的身份称的更加玄乎。

夜无痕的眉头下意识的轻蹙,神色明显的隐过几分错愕,双眸扫了凤阑绝一眼,再次紧紧的盯向上官云端,似乎在确认着上官云端的身份,或者,他的心中早就已经有了答案。

不过,好在,夜无痕到目前之止,应该还不知道,她就是上官云端,夜无痕终于将目光从上官云端的身上移动,望向尚书大人,冷声吩咐道,“那就继续吧?”

既然这整个事情中,存在这么多的变故,那人为何,还能将时间把握的那么好?

但是,那个远处发动了那弓弩,射出那针的人,只怕不能完全的确定,到底是不是真的射中的了那个丫头。

那宫女快速的倒了杯茶,递到了她的面前,上官云端也顾不得其它了,快速的拿过,喝了一口,才将那点心咽了下去。

而她的记忆中,成亲前,爹爹还是让月儿给她量了尺寸,给的裁缝师傅,做了几套衣服,因为月儿毕竟不精通这些,所以衣服还都略略大了些。

“禀报皇上,皇后,刚刚上官小姐的衣服不小心弄破了,所以耽搁了一些时间。”只是还不等皇上开口,那‘宫女’便沉声说道,却并没有过多的解释。

就算他易了容,她也应该想到的。

“雨儿。”上官傲天握着她的手,下意识的收紧了些许,脸上更多了几分愧疚,是他平时太忽略了她,他原本以为她很坚强,而且有老夫人的疼爱,有她的娘亲的疼爱,所以,平时他一有时间就陪着云儿,照顾云儿,没有想到竟然。

“娘亲,你我都是女人,难道你就忍心雨儿去受那种折磨吗?”其实,二夫人的做法虽然极端,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的确是为了上官凌雨着想。

只不过,他要在查清了当年的事情后一起来跟她算这笔帐。

既然老夫人口口声声喊她是野种,从来没有把她当孙女看,而且连最根本的尊重都没有,那么她也就不必客气了。

“怎么,不走?”上官云端眉角微挑,再次望向二夫人时,眸子中隐隐的多了几分冷笑,“是要等我送客吗?”

只能转向老夫人,沉声道,“娘亲,这丫头竟然用狗来咬我们,根本就不把您当长辈,我们还是离开吧,到时候若真的伤了您就不好了。”

“上官云端,竟然听到你对本王说谢谢,真是难得。”夜无痕微愣了一下,随即半真半假的笑道,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掩藏在心中,不想给她任何的负担。

凤阑绝对上南宫雪的眸子……

“你怎么没死,你怎么可以没死?”场上的上官凌雨此刻的眼中,根本就看不到其它的人,只是对着上官云端疯狂的喊着。

“哈哈哈。”上官凌雨突然的大笑出声,那笑声极为的刺耳,极为的恐怖。

“哼,想死,那有那么好的事。”只是,夜无痕听到她的怒骂声,并没有丝毫的怒意,唇角反而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只不过脸色愈加的阴沉了几分。

那么刚刚的那一幕很显然爹爹已经诀诀看到了,看爹爹那痛苦的表情就知道了。

众人听到她的惊呼声,也都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看到上官傲天时,都微微的愣住,一时间,没有人再说话。

“什么?她竟然懂武功?”果然,夜无痕听到凤阑绝的话时,不由的低声惊呼,看来,他倒还真是低估了这个女人,要早知道她会武功,他岂能不废了她。

老夫人也是惊的全身轻颤,满脸的沉痛,却又带着几分怒火,突然的转向上官傲天,“傲儿,你好狠心,好糊涂呀,雨儿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呀,你为了上官云端那个野种,竟然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顾。你,你?”

月儿看到上官云端又要荼毒自己的脸,急急的拦住她喊道,“小姐,今天是你大婚的日子,你就听奴婢一次吧,这样的小姐真的很美……”那般的浓妆真的很吓人,月儿在心中暗暗的补上一句,小姐虽然有些傻,她也不能在小姐面前乱说话。

出了将军府,上官云端看到准时出现的花轿时,微愣了一下,只是,认出迎亲队伍中几个俨然是皇宫中的人,便不难猜出是谁的安排了。

仔细的记住了那丫头手上的异样,等有机会见到流萧询问一下,这丫头中的到底是什么毒?

“既然你也没意见,同意朕的话,那你就继续吧。”皇上显然没有想到上官云端会这么说,有些意外,不过却随即接着上官云端的话说道。

皇上也是完全的愣住,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上官云端,原本以为她再也不可能背的出来的,所以才想要故意的刁难她的,没有想到,她竟然还背的这么的顺利,早知道这样,他就直接的借刚刚的事情取消了这个比试了。

而严大人望向上官云端时,更是难以置信的惊愕,若不是这书是他刚刚写出来的,事先根本就没有其它的人看过,他真的会认为,她事先是读过这本书的。

“这?”那个女人再次的语结,虽然她还没有成亲,但是,若是真的遇到那种情况,她真的愿意死守着吗?当然不愿意,但是不愿意又能如何呢?难道真的要分离?

若不是因为心中有了他,她怎么都不会答应嫁给他,那怕他是绝王,那怕知道这是两国的联姻。

凤阑绝也是微愣了一下,随即眉角微挑,或者别人会以为,她只是随便说说,或者以为她说的只是空话,但是他却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她,她的生活,的确是由她自己做主的,否则,他以前就不会那么担心她会不答应嫁他了。

而周围的女人,一个一个的越听越是心惊,她们原本以为,只要对男人言听计从,不管什么都顺着自己的夫君,自己的夫君就会满意的,却没有想到,在男人的心目中,她们竟然成了木娃娃一般。

而她的们顺从,在他们的眼中,更成了无趣,或者是无语。这是多么让人惊心的事情呀。

一时间,议论纷纷,都是对上官云端的赞赏,只不过短短的时间内,那些原本还极力的反对她进城,想要将她赶走的百姓们,便完全臣服于她了。

“皇嫂,你真是太厉害了,你看那些百姓多么的欢迎你,多么的敬佩你,我告诉你呀,就连皇兄都没有受到过这样的欢迎呢。”凤忆希走到她的身边,低声说道,声音中更是带着毫不掩饰的敬佩。

说真的,她很喜欢这样的气氛。

“王爷,皇上吩咐,让王爷回京城后立刻进宫。”迎亲的队伍走到近前时,站在府外的一个不知道等了多久的公公急急的走了过来,小心地说道,虽然是传的皇上的命令,但是很显然他还是十分的害怕凤阑绝的。

更何况,他也想带她进宫,给母后看看。

看来,那人的目的不仅仅是他,还有云端,所以,他更要把云端带在身边。

而他现在这个时候,最忌讳的就是情绪的波动,你的情绪随着事情而波动,便已经中了别人的计了。

前面坐在马车上的凤阑绝与上官云端却并没有注意到后面的轿子,此刻,两个坐在马车中,说说笑笑,他的笑声,时不时的传出来,而她的笑意,也伴着他的笑声传开。

“好了,好了,马上就好了。”月儿微愣了一下,连连说道,手下的动作也不由的加快,本来就应该差不多了,所以,没用了多久,就完成了。

上官云端从端起那茶时,一双眸子便一直细细的注意着面前的月儿的神情,整个过程中,并没有发现在太多的异样,倒是与平时的月儿表情的相差无几。

“上官云端,你不用指望别人来救你,刚刚我进来的时候,已经吩咐外面的人,说小姐要休息一会,不让任何人来打扰。”上官凌雨看到上官云端仍就是一脸淡然的轻笑,微愣了一下,再次狠声道。

“你到底想怎么样?”上官云端让自己冷静下来,冷冷的望向她,沉声问道,现在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不能慌。

上官云端的眸子中隐过一丝沉思,仍就有些不太明白她的意思,值了?什么值了?

传言中,太上皇在位时,一直都没有皇后,而且后宫中也没有几个女人。

直到他四十岁那年,才在朝中大臣的紧逼下,不得不选其它的女子进宫,在四十二岁下,终于有了一个皇子,就是当今的皇上。

那些人,微微的惊住,似乎都微微的缩了一下身子,很显然还是害怕他的。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你想要维护自己的儿子,也不是这么维护的呀,大家都亲眼看到的事情,岂容的抵赖,别人又不是瞎子。”

凤阑绝的身子微动,似乎是想要做什么,只是,上官云端的手,却是突然的拉住了他,因为,他们两人离的太近,所以外人并没有看到他们之间的小动作。

“等一下。”只是,恰恰在此时,上官云端突然转过身,正对向他们,慢慢的说道。

她的眉头再次轻蹙,略带不满地说道,“你就不能轻点吗?”

“恩,这还差不多。”凤阑绝这次满意的点了点头,双眸微转时,恰恰看到了放在桌上的极为精致的茶壶。

上官云端微微的点头。

他现在,真的狠不得快点把她娶回去,那怕明知道她现在还没有爱上他。

这也正是当时凤阑绝虽然来到京城却并没有急着进宫的原因之一。

凤阑绝已经走到了离上官云端只有五米左右的距离,上官云端的心微沉,暗暗的呼了一口气。

“怎么?云端儿似乎不太高兴呀?”凤阑绝再次故意问道,眉头愈加的蹙起,更有着几分异样的沉思。

“既然如此,那本王现在就去禀明了皇上与岳父大人,安排我们今天晚上成亲。”凤阑绝听到她的回答,心中更是暗暗好笑,再次快速的说道。

皇上看到走进来的凤阑绝快速的说道,只是话说到一半,却突然的停住,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凤阑绝挂在腰间的香囊,唇角忍不住狠狠的抽了几下,那样的香囊,绝王怎么敢带出来呀。

“好呀,好呀,就玩这个游戏。”

她这话一出,众人愕然,这儿毕竟是皇宫,她身为公主竟然说出这种话来。

凤阑绝轻笑,不知道这丫头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他知道,接下来,只怕有人要遭殃了。

夜无痕的眉头却是下意识的蹙起,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你现在才知道呀?”凤阑绝唇角微扯,半真半假的笑道。

李勇惊滞,身子微微的僵滞,虽然心中担心,但是却也只能恭敬的应道,“是。”

“一拜天地。”司仪那洪亮的声音,在整个房间荡开。

“是。”那丫头恭敬的应着,然后便让人一一去通知他们的下人。

“我就不放,看你能把我怎么样?”上官凌霜已经气急了,此刻是什么都不管了。

她的双眸中闪过几分阴冷的狠毒,虽然爹爹疼爱上官云端,但是这府中,还有奶奶,奶奶可是一直都是向着她们的,只要她与霜儿说法一致,将一切的过错都推到上官云端的身上,在爹爹回来之前处理好这件事。

而开头的那几句话,虽然还没有说到重点,但是上官云端已经能够猜到她要说什么了。

二夫人更是心惊,这丫头果真是不一样了,连老夫人都被她堵的无言以对了,二夫人微微侧目时,恰恰看到了上官傲天,身子微微的一僵,随即恭敬的行礼,“老爷您回来了,臣妾给老爷请安。”

上官云端便突然的感觉到一道冰到极点的冷光直直的射在她的身上,似乎要穿透了她,又似乎想要直接的撕裂了她。

因为,她很清楚,此刻,夜无痕不仅仅有可能识破她是夜狐的身份,只怕更会认出,她是上官云端。

楼上的凤阑绝脸色微沉,看到夜无痕那般的靠近她,心中竟然感觉到几分沉闷,一向冷静,沉稳,处事不惊的他,那一刻,突然有一种,想要将夜无痕扯开的冲动。

她这话,对一个自负而狂妄的男人而言绝对是一种侮辱,而夜无痕恰恰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

上官云端看到他那隐忍的怒意,心中暗笑,她就是要故意激起他的怒意,因为冷静的夜无痕实在是太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