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63章:梯山架壑

第63章:梯山架壑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9-09-02

蓝弦看着面前像个大男孩子一般谈笑的莫放,强压下心中的疑惑,朝莫放笑的亲切。

给读者的话:

比她漂亮的多的去了,比她演技好的虽说少但也不是找不到呀。再说傲吧,他家阿末比蓝弦还傲呢,为嘛这蓝弦的运气就这么好呢,明明他们家阿末比蓝弦好十倍百倍呢。

融柳与蓝弦,一刚一柔却有着异曲同功之妙。

“你先出去。”蓝弦死咬着牙。

在唱歌的时候,蓝弦没有跟观众有太多的互动,毕竟她现在的名气,要去互动没有观众卖面子那多丢人呀。

看到这里,莫庭也不得不说,蓝弦的演技真的很好,每一个表情都拿捏的恰当好处……

融柳,融柳,为什么?要对么这么绝情……

“你今天莫名其妙了,莫庭。”蓝弦得理不饶人推开了莫庭,半坐在莫庭的面前,一副质问的样子。

哪怕是莫放杀了她,她也只希望莫放得到应有的惩罚。

因为昨天晚上《无可救药爱上》正播到蓝弦被雨淋的那一集,而这一集收视率突破了十个百分点……

泡了一个热水澡,蓝弦摇了摇头,把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脑外,然后美美的睡上一觉。

面对这混乱的局面第一个适应的便是蓝弦了,各种侨装打扮的技术让蓝弦成功的避开了记者,去参加各种通告与节目。

“怎么了?”莫庭亲昵的复在蓝弦的耳边,两人本来就是男俊女俏,站在一起份外养眼,现在这样低声耳语,姿势更显得亲昵,一时间记者更是像打了鸡血一般,按个不停……

今天这个记者招待会,大部分记者也是给星娱的面子才来的,不然凭她们的三人的人气,一个记者都不会有,要知道今天可是有融柳死的消息追呀。

众人看着换好衣服,从玄关处走出来的蓝弦……来到r&m集团,看到合约后,蓝弦才知道根本不是给r&m集团代言,而是给他们旗下的服装品牌绽放代言。

蓝弦笑了一句糊弄了过去,随即又相互问了几句的近况,快走出电台大楼了,蓝弦才问:“云天,你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是有事吗?”

养尊处优的贵公子莫庭,居然累倒在驾驶室里睡着了。

全场的人都将视线投注在lisa的身上,就是林洛也不例外,可是lisa却像是什么也没有看到一般,说完祝福的话后转身就走人。

什么十个点的收视率,不过是一种借口罢了。

虽说她习惯了时刻在演戏,可是演久了她也会累。

“看到任姐我更放心,我们这一期收视率一定会很好。”任宇泽笑着道,他的打扮亦是很符合《无可救药爱上你》里面的形象,只不过一身米色的西装让他多了一分亲切,少了一份凌厉。

那个温柔可人的蓝弦居然是个暴力女,天啊……蓝弦居然这么厉害,可以以一敌多。

同时公开声明交莫放交给刑事机关,他们不会去追究莫放的刑事责任,因为以融柳的善良一定能原谅莫放,毕竟莫放也是因为精神失常失手造成融柳的死,什么死者以逝呀他们不想再让另一个爱融柳的人受伤呀……”

“当然。”蓝弦毫不犹豫的回答,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出卖自己。

“蓝弦,请问你和莫总是什么关系?你们一起出席天皇的庆功宴,是不是在宣告你们的恋情?”

她羡慕蓝弦,可以遇到莫庭那样的男人,她不怨别人,只怨自己遇人不淑。

好吧,莫庭承认蓝弦是一个极为魅力的女人,就这么一副出浴的画面就勾起他的浴望。

好,好毛呀好……

知道这个环节,邵阳和颜末还担心了好久,特意去请了专业的名模来教蓝弦走秀。

一八o的身高,可偏偏却长有点女气,也许是自身的职业有关,天天看着女装、女模,不自觉的自己的也有几分这方向的倾向。

“张导说笑了,张导,蓝弦在哪?”莫庭疏离的一笑,眼神一扫,眉毛微挑,不过一伙他的身边已经围了几圈人,可却没有蓝弦。

希望,你在听到《融柳的爱》时,能想起融柳……此时,蓝弦已经将红衣的礼服展视完,当莫庭下楼时,t台上已经没有蓝弦的身影,莫庭只是挑眉的一笑,朝着秀场前排的位置走去。

而沐菲的背后团队对于这种炒作相当精通,他们不会冲破莫家的底线。

“好吧,有事给我电话。”蓝弦叹了口气,拿出便签纸写上一串号码,放在盒子里……

《无可救药爱上你》告诉我们,离开了学校,混在社会,爱情会有的,面包也是有的。

颜末拿着酒杯站在角落里,看着婉若公主的蓝弦,眼里闪过一抹羡慕。

蓝弦,莫家两兄弟都是凶手……

蓝弦眼中的迷惑,莫庭隐隐能猜到三分,毕竟蓝弦的那个秘密,虽然他没有去查,可……

“痛就好……”莫庭依旧没有放开蓝弦,而是整个人压在蓝弦的身上。

在爷爷把我找去,问你的事时,痛……

这个圈子本就如此吗,要不是邵阳与颜末顾忌莫庭的身份,邵阳与颜末多的是办法,逼蓝弦与莫庭分手。

庆功?庆什么功呀……

“哦……”意料之中,蓝弦平静的接受,依她刚刚在记者会上的表现,这样的待遇很正常。

看着站在饭桌前半天没有行动的莫庭,蓝弦客气的提醒着,只不过语气中略有几分的不客气,对于莫庭,蓝弦少了几分做戏的成份,多了几分真实。

这也就是蓝弦,如果换成一般的女人,恐怕直接吓的腿软了,当然了,如果换成二十岁的融柳,也肯定腿软了,莫家没有奢侈尊贵,但是一砖一瓦却坚硬与硬朗,走在这里不自觉的就会挺直了背,行走间双腿不自觉就会放直,走起正步……接过主持人递来的话筒子,蓝弦看着底下的人,很坚定的用中国话道:“我之所以站在位置上不动,是因为我知道认识我的人还不多,我想让大家多我看一伙,好认识我。”

不过,这毕竟是普通话吗,现场中能听得懂的,实在太少了,蓝弦也没有矫情的说,我不说英,在话落时,蓝弦又用英说了一遍,纯正的英式英语,带着一点伦敦腔,让人明白蓝弦的英相当的有水平。

以前不觉得有什么,可是这一次,看到蓝弦与别的男人共进晚餐,他才发现……

名份呀,多么重要。

就算她是这个圈子中公认的“清莲”又如何,清莲立世久了,也会被污秽沾染的……

可是,这一次对方既然朝她出手,借力上位,她管不着,那是本事,可是在在关键时刻,用子乌虚有的丑闻来黑她,这就是让她愤怒的。

水声、呕吐声,还有压抑的哭泣声……

导演抬头看向正朝停机场飞去的直升机……晴了一个月,可在融柳葬礼的这一天,天却突然下起雨来。

e艺人正任某公司高管磨着……

蓝弦略低着头,眼睛的余光扫向众人,将众的人情绪尽收于眼底,好半响后,在认为众人的情绪被调的差不多时,蓝弦才开口:“既然如此,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天啊,好神奇呀……”

“什么?是她?绽放的代言人?”

“莫总这是?”蓝弦拿着衣服,眼里闪着怒火,可语气却是温柔的溺死人。

我就不信弟弟是疯子,哥哥也是疯子。

明明只是一个眨眼间的事情,可是蓝弦一个眼神,却让人感觉如同万年间那般漫长……

之前有某个不长眼的小报记者,跟踪蓝弦与莫庭,把蓝弦与莫庭同时同出的亲密照给拍了出来。

“首长,自从大少爷与蓝弦去看过二少后,二少的情况已经好转了许多,二少三餐已恢复正常了,医护人员说二少这个星期还笑了。”汇报的男子一身军装,相当的威严。

“蓝弦姐,我第五个呢,王姐,你第几个呀?”话落,林宗儿伸就去抢王亦诗手中的号牌,王亦诗正为蓝弦将她一军而暗恼,一时不察就被林宗儿得手了。

只被人欺负一下,就被大神看中,进而包养,为嘛,为嘛他们没有……

天皇,两年间损失两个这么大牌的艺人,顾子寒不心痛是那是骗人的。

不仅是因为蓝弦参与了《神之子》的演出,两家有合作的关系,还有墨云天的因素在里面。

“蓝弦,你真的要先从影视入手吗?依你现在的名气只能接一些小角色,要不要先发个专辑或者ep积攒人气,这样才好直接入大制作。”

蓝弦没好气的撇了一眼白雪。“白雪,拿出你经纪人的专业素养,你不是艺人,别被人追捧的找不着北,别忘了这个圈子的定律,沉浮都是瞬间,今日我因r&m集团踏上云端,明日我也会因这辗入尘土。”

吧啦吧啦吧啦……

简大经纪人惊的张大嘴巴,眼神在莫庭与蓝弦的身上扫过,双眼明显的诉说着:jq!

“白雪,你想太多了,不过是成人间的游戏罢了,在我寂寞想找一个人来爱时,他出现,而我接受了,两个人的感觉对了,就在一起了。日后合则聚不合则散,有什么认真不认真。

起身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底下渺小的马路与人,莫庭的没有白天的张扬,隐隐透着几分忧郁……“喂,喂,蓝弦,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对方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不停的叫唤着。

“我等着你,大红大紫,然后我就可以入主十八楼的皇牌经纪人专属办公室。”白雪笑呵呵应着,他心情大好,在这个圈子沉寂数十载,总于有机会了。

“ok,收工。”

明显,他们的行踪暴露了,而且蓝弦不知何时,寻求到这些国际媒体的帮助了,有各国记者插入,日本方面哪里敢声张……

蓝弦轻扬美目,不经意听到玻璃墙外有人走来,双眸瞬间蓄着水珠,看着叶灵,看似倔强实则受尽委屈的说着:“灵姐,我上通告没有迟到过。”

和蓝弦一样,上身是一件白色衬衫,不同的是莫庭用的是丝质面料,即薄又贴身。下身则是一条黑色的长裤,侧面看上去,弱弱如同学者……

蓝弦站在白色人栅栏外,看着莫放,嘴角的扬起了一抹笑意,她知道莫放长得很好看,从来不知莫放既然会有这么有诱惑力的一面。

最佳女主角由天皇的女艺人夺得,那个女艺人蓝弦认得,在这个圈子二十多年了,可谓是老戏骨,她拿这个奖当是应该的,二十年才拿到是佳女主角,那个女艺人在奖台上泪水涟涟……

……

蓝弦,你是我莫庭的新猎物……

不过,凡事不能看表面吗,蓝弦不知如何应对,只好微笑。

“现在口浪尖的,你必须得避,公司正在努力,你必须和大金撇清关系,好莱坞那边看好你,这个时候出不得错,这一场宣传回去后,公司就会召开新闻发布会,澄清……”

他明明把电话存进去了。

“上楼吧。”车一停下,莫庭就反客为主,潇洒的开门下车,站在车外等着蓝弦。

哪知莫庭突然伸出右手在蓝弦面前晃了晃:“没关系,我带了……”

这一点也是众人不解的地方,而这一点只有盛世皇庭公关部的负责人可以解释了。

蓝弦一听,低头思索着,对方说的没有错,电影周期太短了,可以赚个名声,但却无法记观众一直记住你,想要让观众对你脸熟,拍电视剧是极好的选择。

不为别的,只为墨云天对融柳的那份心思,她没办法替融柳回报给他,至少感谢他,这世间还有一个人真心的对融柳好……

一面温柔似水,一面冷硬似铁,侨恩痛心疾首的看着渐行渐远的蓝弦……“呜呜呜……boss的娘呀,你下次还来法国不,还拍绽放的宣传照不……要不我去z国吧,我去z国给你拍下一季的宣传照吧……”

再加上,这段时间莫放的情况好了许多,即使蓝弦什么也没说,老爷子也明白,蓝弦在背后做了什么。

说完,便挂了电话,而电话挂掉后,莫老爷子脸上露出一个自豪的笑。

,蓝弦感觉怪怪的,一下节目就立马打开手机,想着是不是莫庭在背后说她了……

如果他有权利的话,他宁可让蓝弦去演女主,这个沐菲除了有钱还真没有什么,那演技连蓝弦的十万分之一都比不上,生生糟蹋了一个娇俏可爱、阳光积极的角色。

点了点头,影不再像之前那样无视她,抬头,发现人半天还未走,似在等他什么似的。

面对父皇的偏坦,面对婉如的叛变,面对母后的失宠,他累了,他想放弃了,可现实已逼的他不得不去做些什么,只可惜结果竟是死在这阴暗的树林里,背负一生的骂名。

闻人靖暄告诉他,是父皇,父皇下令杀的他的,哈哈哈,如果可以他真想仰天长笑,父皇呀,他的亲生父亲,要杀他。

看了闻人靖暄一眼,轩辕晗懒得理他,这人估计脑子还没好,依就那副白痴样。

白痴

“属下在”

看着这样的轩辕晗,知心从与婉如离别的悲伤中醒了过来,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够了”看着这个打蛇随棍上的男人,闻人靖暄只得拼命压制自己的怒气。

知心抬头,不解的看着轩辕晗“秦府”,她怎么感觉这个地方怪怪的。

富丽堂皇的宫殿里,高贵的女人脸上满是焦急,在精致的地毯上走来走去。

轩辕晗是个有耐心又极能隐忍心的人,这三个月来知心除了陪他,给他按摩穴位再也没有做其他的治疗,他也不担心,也不追问知心,只是一副很相信很信任知心,随她怎么做就怎么做的样子,他这样的举动让知心感动不已,认为他轩辕晗是真心的爱她的,信任她,这让知心心里最后一丝疑惑也解开了。

“晗,你不高兴吗?你不想站起来吗?”看到轩辕晗平静的反应,秦知心很是不解,怎么了?

不,轩辕晗不是戒心重,也不是无情,只不过,他轩辕晗是个理智的人是个懂得把握局势的人是一个追权逐利的人,他把这份爱意压在心底最深处,因为无爱才能将自己的布的局发挥最大的能力。知心在吴管家的引领下,第一次踏入了这晗王府的大厅,还未走到,远远就听到了秦夫人开心的笑声和轩辕晗爽朗的声音,看来两人相处和谐呀。

“娘,知儿很好”不论什么原因,只要娘亲开心,那知心也就开心了,看这个样子,娘这一个月在相府也过的不错吧,知心看了看轩辕晗,不知为什么,知心就认为,这一定和轩辕晗有关。

“告诉我什么?”轩辕晗真的做了什么?

轩辕晗的心急与思念,闻人老爷和夫人的担心与决定,这一切一切都没有影响到知心与靖暄的生活,他们依就如往日一般的相处着,靖暄乖乖的跟着,知心独自的忙着,即和谐又奇特。

知心看到了,也却没像往常一般的去安慰他,而是一个人静静的坐着,眼神看像不在名的前方,新年,勾起了,她藏起来的悲伤……

周边的看着知心,想上前关问,可是在走上前,看到知心那一脸的迷茫与无神时,他们都止住了脚步,只站在远处静静的关望着,望着这个温柔、和煦的女子,散发出来的那种寂静与伤感……

“知儿,这是在关心我吗?”轩辕晗的话说有气无力的,刚刚他和轩辕曦的对话,耗费了他太多的精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