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65章:担惊受恐

第65章:担惊受恐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9-09-02

荒界执法者、王峰、大荒武院院主、剑无尘、叶圣、张小凡、石老魔、石天帝、荒主、天帝、圣城少主……

“大长老可知,狼族禁地与狼禁,也隔着一道深渊,可狼族人却能让闯禁地的人走过去,为何我凤离族人做不到?”凤轻尘有些悲哀。

凤轻尘点了点头:“这个地方不能再住了。北陵十万大军来犯,别说我们打不过,就算能打赢,那下次呢?下次再来的也许就是四国联军,到那时我们还能打赢吗?这个地方已经被人发现,再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我们必须离开,而这里是我们唯一的退路。”

凤轻尘默默别开眼,没有谦虚亦没有骄傲,她在想这个时代的军人,到底过着怎样的日子,只要吃饱饭就行吗?

不管明微公主手上的东西,有多大的价值,早晚也会落到洛王手里,等到明微公主没有价值了,洛王还会不遗余力的保护她吗?

“父皇,除了符小临外,其他人我都有信心。符小临他这个人立场太不坚定了。”所以,他即使觉得好用,可用起来也不放心。

“谢家?谢家做了什么?”凤轻尘越听眉头皱得越深。

不过,这个流言的杀伤力明显大多了。

肯定会的。

“那就好,这么来一去甚是费时,待到王锦凌的信送来,黄花菜都凉了。”从东陵皇城送信到这里,来回最快也要半个月。

“他们真得一点异动也没有?九皇叔和凤轻尘都只呆在营帐里,没有出去过?”不是南陵锦凡多心,实在是这两人安静得有些吓人。

“轻尘,你过来了。”云潇和王七看到凤轻尘,同时起身。

“是。”九皇叔的人,应得响亮,洛王的人却面露怒色,有一个冲动的人,直接站了起来:“九皇叔,我等连夜赶路而来,疲累不堪,需要休整三天,才能继续赶路。”

凤轻尘这个女人,实在太懂得利益最大化了,有便宜就占,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让人说不出半句不是。

一阵风吹来,树叶飞起来,滑过王七的脸颊,王七气呼呼地将树叶拂去,紧紧地握在手中,没好气的道:“凤轻尘,你是故意的,你趁机敲诈呀!”

王七险些没有气得吐血,这凤轻尘不经商,实在是浪费了。

“敲诈?就你?有什么值得我敲诈的。”语落,凤轻尘丢下王七,回到自己的房间,很快又出来了,在王七没有失控之前,把一叠白纸递给了王七:

“锦凌,时侯不早了,轻尘得回去了,无论你最后做什么决定,轻尘都支持。”

天已渐黑,可凤轻尘与王七急着赶回城,好在王家的车夫赶车的技术好,再加上路又平坦,一路上到是没有什么大碍,可就他们再次回到枫树林时,意外却发生了……

“记得,对方是什么病?”凤轻尘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心中暗暗担忧。

这个念头刚一浮现,凤轻尘就将它拍飞了。她虽然占据了别人身体,可却是不相信鬼神之说的,再说了……

“我还是起身的好。”凤轻尘无视枕头旁的粥渍,淡定地说道。

丫鬟进来,给凤轻尘重新换了一套床单和衣服,同时端来一碗温粥,凤轻尘端起碗,三两口就喝光了。

丫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连忙捂嘴,偷偷看了凤轻尘一眼,确实凤轻尘没有生气,丫鬟才松了口气。

“原来是玄月小姐,本宫刚刚见过你父亲。”西陵长公主只当李玄月是任性的小孩,不过对方身份摆在那里,西陵长公主也没有刻意为难,注意力再次放到凤轻尘身上,直截了当的道:“凤姑娘,此次事了,是不是该把从本宫这里借走的人还给本宫,你要有什么条件可以尽管提,本宫不会让你吃亏。”

凤轻尘承认自己是个小心眼的,一找到机会就反讽回去。

你果然是妖女!

这个男人是什么来历,没有人知道,只知道一次意外,苏文清救了他,他便留在苏文清的身后,保护苏文清,这一护就是十年。

“沈若,从今天起,去凤府盯着凤轻尘,我要知道她的一举一动,哪怕是细节也不放过。”

“文杭真的没有死?”蓝九卿想到,他追着西陵天磊离去时,没有看完的那一幕。

知道东陵子洛不敢将这么丢人的事情说出去,所以凤轻尘毫无顾忌,放肆地威胁。

凤轻尘却是丝毫不以为意,额头上的血,顺着脸颊一直往下流,她却像是没有发现一般,任东陵子洛打量。

凤轻尘试了一下,大小刚刚好,贴在脚腕一点也不影响,凤轻尘就舍不得摘下来了,要是凤轻尘知道,九皇叔之所以送她脚链,是因为他想看凤轻尘全身上下,只戴一条脚链的样子,估计会把九皇叔一脚踹下去。

“有两个是,你挑地的眼光很一般,那些地方不适合种植,所以下面的看在清王的面子,也就卖给你了。”崔浩亭趁机打击凤轻尘,不过凤轻尘完全不在意,她买地又不是种粮食。

这些世家,就像美国总统背后的财团,虽不直接参政,却影响经济与发生,皇上也只得礼遇他们。

啊……暄菲痛叫一声,这一次却是不敢再骂出声,也不敢哭出声。

果然长得像,真让人喜欢不起来。

凤轻尘一脸佩服,悄悄地竖起拇起,九皇叔羞辱起人来,能让人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嗯。”九皇叔这一次很给面子,虽然没有正眼看凤轻尘,却应了一句。

事实上,这里每一个人都不会认命,奶宝也在思索退路与盘算。不管如何,他们都不能饿死在这里……

他出来一趟容易嘛,他连王锦凌和苏文清都没有去找,第一时间就来到凤府,结果他看到什么?

“这都多少天了,人呢?还没有找到?”皇上暴走,怒吼道。

这事一传到皇城,就引起轩然大波,众朝臣、世家一个个给皇上施压,要皇上找到九皇叔,查出真凶。

“你的伤,需要处理。”天太黑,凤轻尘的头发又沾了血,一块一块的,他一时看不清凤轻尘到底伤在哪里,不知心里总是会有一些不安。

凤轻尘只听不说话,不多时就有宫女打来温水,绞了帕子给凤轻尘净面,按理这个时候九皇叔应该回避,可九皇叔却像是不知一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九皇叔的话,可不是那么好套的,九皇叔和老者打着太极拳:“她父亲姓凤,她不姓凤姓什么?”

九皇叔也不隐瞒:‘姓陆,闺名以沫,海盗陆家的后人。’这些消息,杀手联盟的人要查,很快就能查到,瞒着也没有意思。

现在,凤轻尘这个年轻的女大夫说有办法医好他的病,那些大夫要是不关注,那才叫奇怪了。

打击不到九皇叔,折磨凤轻尘也就算少了几分乐趣,南阮锦凌任性的将手中的杯子往身后一丢,正好砸在宫女的胸间,杯中剩余的酒顺着宫女的乳沟往下滑,宫女面色惨白,低着头一动不敢动。

九皇叔换上一套一模一样的衣服,回房。

开始都很正常,直到这两人商量起,如何下黑手整皇上时,整个主题都歪了,看两人越说越起劲,越说越凶残,凤轻尘不得不出言提醒:“皇上不是笨蛋,你们这样做他会发现的。”

苏文清也是大家族的少爷了,别说凤轻尘这样穿着的女子,就算是与他身份相若的好友,也不敢用这种语气与他说话,但是不知道怎么的。

秘密就是秘密,当第二个人知道了,秘密就不再是秘密了,不管外人如何猜测,她都不会承认。

她就任王锦凌将她衣袖中的荷包拿走,直到她回过神来时,王锦凌已经将她的荷包收了起来,她想要回来已经不可能了。

“啊?”佟珏与佟瑶愣了一下。

她们可以不满,但这份不满,绝不能在主子面前表现,这是身为下人最基本的要求。

“小……”两人回头,正准备给凤轻尘行礼,却是一愣。

凤轻尘噙着一抹笑,顺着声响看去,那个方向……没有错,她猜想那条蛇应该成功潜入苏绾所在的区域。

凤轻尘一行人一出现,太子就发现了,高兴的大喊了一句:“轻尘,你没事就好。”

“报……”一着轻甲的侍卫,没命的往前跑,老远就高喊了起来。

不过是个假嫡女,却比真嫡女还有派头。

没有指甲,蜥蜴人有些不习惯,可却更觉得自己像是一个人,蜥蜴人感激地朝凤轻尘和九皇叔点了点头,心中暗暗决定,除了要帮他们找到万剑林中最好的剑,还要把自己打造的那把剑,送给这两人。

凤轻尘不知蜥蜴人所想,她只是尽一个大夫的职责,将蜥蜴人受伤的地方清理干将,给他上药包扎。

九皇叔这是害羞了吗?

“不是说,今天我在上面的吗?”凤轻尘一个失神,就被九皇叔握按住了双手,身子也被压得动弹不得……

要是有个万一,他十条命也不够赔呀!

“咦,我刚刚走了这里吗?”萌宝看了看左右,发现没有什么不对,又继续往前走,这一走还真让萌宝,遇到了她认为的“鬼”,或者说是一个“鬼”小孩。

“这是什么药?”一打开,室内就弥漫着淡雅的莲香,闻着这清香就让人神清气爽、心情平静。

林大人整个背都湿透,心里暗骂把他推出来的同僚,都知道这姑奶奶手持九王府令牌,还把他推出来,真是嫌他命长呀。

他虽未亲眼所见,可也听说凤轻尘险些哭晕了过去,没想到她转眼就能如常的医治崔浩亭,这要有多坚韧的心性才能做得到。

云潇发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手指微微颤抖,深深地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急切,朝凤轻尘点了点头……1943齐动,要战便战!

东陵子洛一怔,没有想到九皇叔真会回答他,回过神后,细细品味这几句话,随即后恭敬的朝九皇叔行了个礼:“多谢九皇叔教导。”

父皇说九皇叔忤逆犯上,这话倒是没有错。

依旧不得帝王心,依旧被帝王猜忌,最后还要背负一个祸国的骂名。

凤轻尘昏昏欲睡,根本没有多想,脑袋一点就道:“必须的,你敢骗我,我就敢把你踹下床,哪怕你日后是九五之尊,我也敢。”

惨白干瘦的脸,木木的眼珠,浑身上下都透着死气,有那么一瞬间,凤轻尘脑子闪过丧尸两个字,随即又否绝了这个想法。

暄少奇看了一眼,因火把和灯光而不敢靠近他们的活死人,说道:“这些活死人虽然不是什么鬼魂,肯定也是用阴毒药物炼制出来的,他们厌光怕火,我们可以试着用火攻。”

“嗷呜……”雪狼不满地叫了一声,可见凤轻尘挥刀砍向鬼兵,也只得认命挥爪子,替凤轻尘开路了。

要不要这么逆天。这一任的鬼王,又不是从死人墓里爬出来的,武功这么厉害干什么,简直是要人命。

“这么说,我们陈家无忧了?九皇叔这是接纳我们了?”陈明没有看到父亲眼中的黯然,一脸兴奋的道。

“如果在秘道里,我们根本找不到,秘道的事咱先不考虑,暂时否定秘道的存在,在没有秘道的情况下,蓝景阳会在哪里?我们都把皇城翻了一遍,扰得百姓不得安宁,弄得人心惶惶的,不可能一丝痕迹都找不到。”凤轻尘再次肯定,蓝景阳绝对是属耗子的,真会躲。

凤轻尘想不明白,他好好的少主不当,掺和这些事是嫌命太长了吗?

不是她凤轻尘喜欢阴谋论,而是这天下没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十个位人,苏绾抽中的八号正好是气色最差的,而她凤轻尘则抽中气色最好的一个,偏偏气色最好的那个少年,一副死样。

侍卫很快就把夜叶架到内室,给夜叶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按理夜叶这样,应该先用热水泡一泡会比较好,可是……

“那就把他们埋了吧,总不能让他们暴尸荒野。”凤轻尘从杀手的尸体边,捡起一把刀。

而此时凤轻尘身上冰寒之气,也渐渐地消融,当孙正道在凤轻尘的背上洒上秘制的药水时,凤轻尘身上的寒气全消。

凤轻尘改变了行程,先去祭拜蓝九卿,才和孙思行汇合来夜城。

正在听属下汇报外面动静的西陵天宇,突然全身一寒,心中升起不好地预感,西陵天宇心神不宁,听不进属下的汇报,挥了挥手把人打发,正准备早点休息,却听外面的人高声喊到,给九皇叔请安的话……

“又是这样……”凤轻尘抽回自己的手:“你走吧,我不想再和你说话。”根本无法沟通,何必生生气自己。

九皇叔这个时候出海,就意味着她生孩子的时候,九皇叔不会在京中。她真得不能明白,灭百鬼宫比她生孩子还重要吗?

“别再叫我的名字了,我不想听……”凤轻尘反手抄起一侧的枕头,就朝九皇叔砸去,不爽的怒吼:“东陵九,你到底要怎样?非要气得我早产,你才满意吗?”

啪……枕头落在地上,又在九皇叔脚步滚了几圈,九皇叔怔怔地看着凤轻尘,凤轻尘自己也是一呆,先看了一眼九皇叔,又看向地上枕头,懊恼地拍着脑袋。

天知道,他有多怕凤轻尘出事。

凤轻尘动作很轻,按理紫情她们都会武功,应该会惊醒才是,可偏偏她们却睡得特别沉,完全没有惊醒的迹象。

美人太强也不是好事。暗卫叹了口气,留下两人给凤轻尘扫尾,另两人则继续在暗中保护凤轻尘。

诸如此类,不知凡几。

不仅不是美谈,还要被史官、御史批沉于美色!

“公主,公主……”宫女们瑟瑟发抖,窝在角落里,不敢上前,可又担心碎片伤了公主。

暄少奇睁开眼,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时,就看到与步惊云缠斗在一起的九皇叔,暄少奇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见被步惊云安置在安全地方的秦宝儿跑了过来,大喊大叫:“九卿哥哥,惊云哥哥,你们怎么了,你们别打了,别打了,宝儿好好的,没事了。”

可听凤轻尘的意思,是不许他们看了。

“原来是胡太医,失敬失敬,不知胡太医你擅长什么?”凤轻尘看似在笑,可眼中却是寒霜密布。

胡太医一听怒了,反讽道:“倾囊相授?凤轻尘你是个什么东西,我胡家的接骨术是什么人都可以学的吗?”

真正是各种头痛!

凤轻尘一回头就看到,却装作不知,只在心中盘算着,如何给东陵子洛打麻醉针,让他昏过去,可又担心他这身体,能受得住全身麻醉吗?她又要如何解释?

凤轻尘不再理会东陵子洛,再次打开药箱,犹豫了一下,还是取出麻醉针。

就是这明媚温柔的笑,不仅骗到了先皇,也骗到了当今皇上。

哈哈哈……端亲王大笑,嚣张离去,留下气得全身颤抖的长公主,在原地大发脾气:“啊…啊…啊。小五儿,你给本宫站住,本宫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