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79章:陷于缧绁

第79章:陷于缧绁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9-09-02

要是容析元听到这个话,肯定又要头疼了。他是男人,是正常男人啊!只可惜他带尤歌回来,就是在考验他自己的定力。

只是,餐桌上却只有尤歌一个人,另外还有一个盘子里是为香香准备的食物,它上蹿下跳的有点忙,即使已经喂饱了它的狗仔们,它还是会叼着肉下地去,给狗狗们扔去几块肉,它才会安心地进食。

“嗯?这是……东城明丽酒店?”尤歌望着车子停下的地方,心里骤然一紧。

许炎说完就走了,多一秒都不愿停留。天知道他是多艰难才下的决心,这叫快刀斩乱麻,这无疑是一种心灵上的自虐。为了让自己斩断对尤歌的念想,为了寻回曾经那个潇洒的自己,许炎只有在今天果决一点,才能让心从迷雾中走出来。

到了第二天早晨6点半,尤歌的生物钟到点醒了,开始觉得有点头晕,混沌的意识好一会儿才苏醒过来,不经意一侧头,就看见沙发上凌乱的衣服,当中那熟悉的粉绿色,可不正是她的睡衣么?

许炎惊了一下,低头望着这只圆溜溜的小奶狗,无奈地说:“你这么小还调皮,踩到你怎么办?”

她自己可以不在乎容家人怎么看她,但她在乎容析元会不会被容家人嘲笑。那群人,若是知道她当导购,会说什么难听的话刺激容析元,她只想想都觉得恶心了。

“……啊?”姑娘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然后突然甩开尤歌的手,羞愤地说:“我又不是百合,你……你自重!”

===========

尤歌看他这副表情,心想可能是真的。

美妙的感觉,他不想破坏,安静地享受着,沉浸在这难得的温馨里。

这只是一秒的时间,在陆晓东的手碰到苏慕冉的瞬间,她已经下意识地往回缩,可这世上的事有时就是那么巧,偏偏在这一刻,被云珊看到了!

“好好好,都依你。”陆晓东连声应是,可他眼底那藏不住的无可奈何,怎么都逃不掉过苏慕冉的眼睛。

龙晓晓一听,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你的意思是,我应该应付一下喝了那杯酒?可是我中午的时候去敬酒已经喝得不少了,再喝酒怕会误事,况且我不愿意喝,他一再劝我喝,这会让我心理上不舒服,我是伴娘,可我不是陪酒小姐啊。”

尤歌抵在他胸前的小手渐渐没了力气,被吻得头昏脑胀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感到身体不争气地浮起一丝羞人的燥热……可恶的男人,居然色诱她?

容析元早有所料,做好了回答的准备了。

“各位……”容桓清了清嗓子说:“你们还不知道吧,容析元早就已经跟郑皓月解除婚约了,而郑皓月是宝瑞的大功臣,自从尤兆龙死后,宝瑞那些年的发展离不开郑皓月的功劳,但对于这样的功臣,容析元都能狠心抛弃,郑皓月又岂会善罢甘休?她掌握着宝瑞的重要资源,关系人脉在行业中绝对是佼佼者,但容析元接手宝瑞才四年,并且四年中都很少管理,郑皓月如今与他不和,两人有了间隙,今后还怎么可能通力合作?这将会是宝瑞的致命伤,解决办法最简单的就是让容析元放弃对宝瑞的掌控权,让更有能力的人来接手,宝瑞今后才能为博凯,为你们大家赚取更多的利益!”

“哈哈哈,放心,我那哥们儿做事不会让人失望的,等着瞧!”赫枫大刺刺地说,显得很有信心。

绢布签字完毕,又被绳子拉着升到了空中,这时,有人惊呼起来……

这还不算什么,最夸张的是,一个从不进寺庙的人,现在为了能顺利怀上孩子,居然会大老远地跑去邻市的一座山上寺庙里住了三天,念经祈福,祈祷尤歌早点怀孕。

尤歌和龙晓晓有说有笑的,龙晓晓也将一块红烧肉夹给尤歌。

但这医院里啊,其实有时也是很八卦的地方,有医生护士经过苏慕冉身边,那眼神都怪怪的,还在她背后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容析元对于带孩子方面可是没有发言权了,完全一个菜鸟,只能在旁边眼巴巴地看着,也不知道该发表什么意见。

苏郴满脸笑容地凝视着许炎,赞叹的目光更盛:“不错不错,年纪轻轻就已经是脑科专家了,还在国外的医院待过,经验丰富,医术精湛,这样,我更有信心将自己健康交给你了,哈哈哈……小伙子,你可比你老爸厉害多了。”

尤歌现在将照顾容析元当成是唯一的工作,每天无微不至地照顾,她没有怨言,反而是比以前更加平静了。

龙晓晓爱怜地抚摸着小不点儿的头发,温柔地说:“璇宝贝,你在叫爸爸吗?”

“能不能承担,不用你操心!”

她很尴尬,脸都成酱紫色了,拿着戒指和鉴定书,只觉得好烫手,可她就是不明白,难道是那个设计师看走眼了?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现在鉴定出来是真的那就算了呗,道歉?没门儿!”贵妇趾高气昂的,转身就想溜。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已经到6点钟了,期间尤歌还给孩子喂了一次奶,但容析元却还没有到……

身中三枪,能活下来的机率近乎是……零。

更想不到的是,翎姐是被冒充的?容析元将那个人送进了监狱,而那个人还曾想要害死她?可她以前什么都不知道,还说叫他不要请保镖跟着她……

尤歌此刻感觉有点头晕目弦,身子微微一偏,扶住了墙壁,不停起伏的胸脯可以看出尤歌情绪的激动,她正在努力控制着自己,但最终还是没能控制住……这消息太残忍,尤歌要怎么面对一个怀着她丈夫骨肉的第三者!

“嘘……小心……”尤歌冲着佟槿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她现在是压抑着满腔怒火,就差要找个突破口了,谁要是撞到枪口上来,谁就算倒霉。

住宅某客房的阳台上,佟槿和沈兆见到围墙里这一幕,不但没惊慌反而还在笑……

“谁敢把你当小绵羊,你是母老虎……”容析元深有感触的说。

“爷爷……”尤歌鼻头一酸,无奈又心疼。一个年过九十的老人还在操劳,并且有病在身,这想起来就是种悲哀,可偏偏容家没有可以信任的人来接手,容析元也成了植物人,容家,只有这风烛残年的老人在撑着,太难了。

“好。”尤歌脆生生地应着,转身就往角落走去。

许炎不是第一次见尤歌穿泳衣了,但此刻还是被惊艳了一把……尤歌这双美腿太好看了。

尤歌留在医院观察了一晚,容析元就一直守着,郑皓月安排了保镖在病房门口,她去张罗首饰的事了,在制作部呆了一晚,第二天顶着两只熊猫眼到了公司。

他是怎么会生病的?之前她一点都没看出来他的不对劲,他是怎么撑到现在的?

“析元,你这是干什么?头一次领新媳妇回家,难道就要让人看笑话?”容炳雄也是一脸严肃,很不满。

就是这看似不经意的一幕,让容析元脑子里灵光一现,就仿佛是一团迷雾有了破开的迹象,所以他才会问佟槿。

“呵呵,你们还想在一起?痴心妄想!既然你不肯认我这个做妈的,就别怪我心狠手辣!”唐虞梅说着,手上也跟着一用力……

容析元抱得更紧了……

“我知道这几天不可以,我只是想现在稍微收回一点利息。”他说话的声音变得很沙哑,明显隐忍着**。

****某天,她抱着纸箱站在他家门口,笑颜如花:“先生,这是您要的货,请签收。”

“璇宝贝,你又胖了,这么重,霍叔叔都快抱不动了。”霍骏琰故意装作夸张的表情,惹得璇宝贝哈哈大笑。

香港容家。

这是老人的秘密,他将诊断书妥善保管,不让人知道,他的这份隐忍,是为了容家的安定。关于继承人,他选好了,只是不会现在公布。

会客大厅里,容析元面对何碧翎的父亲以及何宏森,他没有受*若惊的样子,也没有丝毫慌张,稳如泰山似的坐在那里,即使面对的是传奇人物,他依旧保持着不卑不亢的态度。

这个帅得带点邪气的男人顺手搂住了她的肩膀,略显得意地望着容析元,两人的眼神在空气碰撞,擦出看不见的“火花”。

可正如她所说,她重新回到这里,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拿回父母留给她的公司,势必要跟容析元对上,那将会是她最大的考验。只有克服紧张,勇敢面对,她才能跨过这个心理障碍,成就更精彩的未来。

卢振寰,国内第一个私人募基金的发起者,唯一一个获得许可的私人慈善基金会,注册在国内,仅此一家,别无分号。不像有的基金打着名人的名号,但可能并不是在国内注册成立的,只是为了号召捐款,所以外人不知道罢了。

这样一比较,似乎尤歌就处于下风了,容析元会感觉这心头拔凉拔凉的。原本还想跟尤歌分享一下宝瑞最近的成绩,但现在他已经没了兴致,只有满满的疲倦塞在身体里。

翎姐听了,不但没有松开眉头,反而是皱得更紧了:“哎……看着你辛苦,我也不能帮你什么,我这个只有初中学历的人,很多时候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析元,你会不会嫌弃翎姐没用啊?”

尤歌确实欣喜,能在这种时候看到许炎,简直就是见到了亲人啊。

尤歌心头咯噔一下,瞬间联想到了一件事,顾不上招呼许炎,赶紧地上前去。

四年不见,可尤歌却一眼就能认出,这狗狗,是香香!

“你还记得在酒会上我说过什么?我会让你主动上门提出婚期。”容析元好整以暇地睥睨着尤歌,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容析元得意地轻笑,戳灭了手中的烟蒂,慢悠悠走过去,望着尤歌气呼呼的小脸,他修长的手指勾住了她的下巴,用力捏着……

澳门。

“哈哈,这回主编一定会对我刮目相看的!刚才万盛商场的开业礼,比起眼前这条新闻,简直不算什么,等我拿到这个独家,回到报社,我也能扬眉吐气了!”男人像是见到了无数金山似的,压抑着激动。

她恨,恨自己被绑住了!她恨,恨自己不能保护香香!她恨,恨自己为什么这么弱?

有人说:宝瑞树大招风,引来了恶徒的觊觎。

容炳雄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青,一只手习惯性地摸着自己的秃顶,眼中凶光毕露:“你们一个个的当我死了么?吵架之前是不是该问问我?大半夜的是不是要将老爷子惊动才甘心?现在我就告诉你们,这件事,谁都不准乱嚼舌根,明天警察要来家里录口供,谁如果到时候乱说话,不要怪我不留情面!”

“对啊,你这么一说,我也注意到了,还真是两间主人房……”尤歌喃喃低语,皱着眉,眼里尽是狐疑。

已经快1点,大家都有些撑不住了,眼皮越来越沉重。

“可是为什么元哥醒了却不跟我们联系呢?嗯……一定是唐虞梅切断家里的通讯设备,元哥无法联系我们,无法传递消息,还有,元哥不可能会甘心留在这里的,一定是逃不了,还好我们来了,否则可就……”

尤歌本来想低调的,可郑皓月的态度太过份了,不管怎样,宝瑞实际应该是属于谁的?而现在,她的亲人啊,却像是对待一条擅闯的狗一般!

容析元也隐去了另一段,将他流落街头当乞丐的那段日子去掉了,只说被人带到了孤儿院。

...半杯红酒,老爷子喝下去之后也没有异常,这顿饭吃得很轻松,这都源自于老爷子态度的主动转变,容析元也不想破坏除夕的气氛,大家都尽量营造一种和谐的空间,虽然明知过了今天之后或许又会像以前那样了。

果然容析元的表情有些沉,他与老爷子的关系,这是个禁忌的话题,一说出来肯定是会影响气氛,但是他也没发火,只是绷着脸,牵着尤歌的手往楼下走去。

小伙子苦着脸,连连点头:“嗯嗯……我知道了,大少爷。”

“许炎,我会给你电话的,我明天还要去公司上班!”尤歌隔着车窗向许炎大喊。

但激将法这么明显却还能让人就范的,也需要技术含量啊。

苏慕冉气愤地接起电话,一开口就没好气:“许炎,许大爷,求你饶了我行不行?既然你都已经明确地表示态度了,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明天中午吃什么,那是你的事,跟我无关。”

笨吗?龙晓晓在听到这个字时,竟然没有生气,而是感到一种被人心疼的温暖。

“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尤歌婚礼的伴娘?”

“我……这样太冒昧了,我还是回家吧。”

家里的餐厅从父子两个人吃饭开始变成三个人吃饭,渐渐的龙晓晓还会跟霍律师一起下厨,各自做点菜出来吃。霍骏琰就大饱口福了,只要能有时间回家吃饭的,他就不会在外边吃。因为家里的味道最合他的口味。

“这个嘛,你自己问他。”尤歌指了指佟槿。

“嘿嘿……元哥,她生气的时候也说过一次拉黑我,不过也只是说说而已。”

既然临时决定明天就去香港,尤歌想在走之前先去医院看看龙晓晓,她要下星期才出院呢,顺便也给龙晓晓送点鱼汤

龙晓晓见着气氛有点尴尬,赶紧地说:“许大医生,你是不是要去巡房啦?”

但苏慕冉已经因为那天许炎“耍*”的事而愤怒,心里有疙瘩了,所以今天见到他,她也不像平时那么兴奋。

“你啊,好意思说洗澡?你哪次是正经洗的,每次都趁机揩油。”

这男人,鲜少这么低声下气的软声软语说话,尤歌能感觉到他的诚意,但她还想逗逗他,于是,她不急着回答,看他焦急的样子,她忍着笑,凝视着,,却又送上香吻……

记者的话,纯属在这喜庆中扔下一颗炸弹,炸得现场寂静无声!

尤歌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满脑子都是问号和惊叹号!

顿时,这男人黑沉的表情瞬间阴转晴,嘴角还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心里暗想……嗯,看来这丫头还是有眼光的,知道他长得好看。

可是,紧接着尤歌又说:“大叔笑的样子就跟香香一样的很可爱。”

“什么?”容析元嘴角抽筋,彻底被打败了,一肚子的憋闷。

“少爷,唐副市长来了,随行的还有……还有老爷子!”

好些天不见霍骏琰,其实先前龙晓晓见到他来,也是有点惊喜的,只是没表现出来而已。她始终不会忘记,霍骏琰喜欢的是尤歌,她不能自作多情招人笑话。

kk是首席设计师,反应最快,赶紧地赔笑:“哈哈哈,原来是老板娘来了,失敬失敬啊,我马上叫人冲咖啡!”

*的声响不绝于耳,到最激动的时刻,尤歌忍不住咬上了他的肩膀,颤得厉害。

缠绵的柔情蜜意,谁能抵抗得了?甜蜜的滋味化成空气,钻进尤歌心里去,将她空荡荡的心填满,这么下去,迟早这座堡垒会全部被占据的……

“怎么是乱七八糟?夫妻生活就该尽量和谐,和谐……”

一时间,记者们更加兴奋,可郑皓月就窝火了,她那么爱面子,此刻最怕的就是被人捅出容析元已经和尤歌结婚的消息。

其实大家都知道,消息的真假难以分辨,唯有自己再努力去找线索,能挖到证据的话,那将又是一则头条。

容析元去了哪里?其他人不知道,可郑皓月跟着去的,她越跟越是心惊。

苏慕冉闪亮的眸子更加有光泽了,笑着露出浅浅的酒窝,甜甜地说:“好啊,说话要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