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80章:塞井焚舍

第80章:塞井焚舍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9-09-02

对尤歌来说,哪怕容析元有千百个理由,都无法抵消她被伤害的事实。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被她的丈夫藏起来,小心翼翼地保护着,甚至不惜隐瞒妻子,只因为那个女人的身份太敏感,只因为怕一旦泄露出去会引来当年暗算的凶手……尤歌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个蠢货,傻乎乎地捧着自己的真心,却抵不过那个叫翎姐的女人。

这个笨蛋,怎么这么傻,自己身体不舒服都不知道吗?亦或是她能感觉到却还是固执地等着不肯离开?

没人来打扰,一觉睡到自然醒。

可是,他紧锁的眉头却彰显出他内心其实并不平静。在知道尤歌叫了男公关的事之后,容析元本来就憋着一股火气,但他知道她是在赌气,于是就想着是不是该打个电话说点什么,至少该警告她不准再做出格的事。

“不准你亲我……走开啊!”尤歌皱巴巴的小脸满是绯红,羞得耳根都热了,同时也暗骂自己差点迷失了。

容老爷子正喝着郑皓月沏的茶,赞不绝口,说她的茶艺越来越好了,这茶也是正宗顶级大红袍,是老爷子最喜爱的一种茶。

太难得了,平时都是佣人或者尤歌下厨,今天容析元却主动提出要做饭,尤歌很惊喜,能尝到他的厨艺。

“哇,这么香,又是你家老公为你准备的汤?啧啧……尤歌,你简直太幸福了,我真羡慕你啊,有这么疼你的老公。”

这大补汤,龙晓晓还真没吃过,所以这一吃就感觉简直是人间美味啊,浑身都舒泰,好像每个毛孔都张开了。

“哇,尤歌,这汤太好喝了,怎么办,你这如果是把我的胃口养得高了,我以后喝不到这么美味的汤,我找谁去啊……”龙晓晓故作委屈地瞅着尤歌。

“怎么了?是不是工作太累,你好像很疲倦?”许炎见尤歌脸色不太对,关心地问。

龙晓晓不禁连连摇头,鄙夷地说:“许大医生,有你这么跟女孩子说话的吗?人家好歹也是欣赏你的脸,才会多看你两眼,你一句话就把人吓跑了,没看人家脸多红多尴尬?你这样……每年你都让多少女孩子伤心,你有统计过吗?”

尤歌被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但是她有容析元的陪伴,所以不会觉得害怕,反而是有几分好奇和欣喜。

...“老婆,看这套蓝宝石的,喜欢吗?款型复古,正好跟你的婚纱相配。”

赫枫这是在为容析元抱不平,尤歌不想跟赫枫闹得不愉快,毕竟还要借人家的地方等容析元呢。

客厅里陷入了短暂的安静,容析元和容老爷子都同时沉默,互相交换了一个只有他们自己才懂的眼神。

原来,容析元在尤歌怀中早就心猿意马,装着还痛,可是出自本能的反应,他搭起得小帐篷出卖了他此刻的状态,哪里是受伤,分明就是一头随时会吃人的猛虎!

尤歌却不会想那么多,她吃饱喝足了就犯困,小狗也是的。此刻,一人一狗,正在某处酣睡。

紧接着,就在一秒之间,苏慕冉的手肘大力压了下去,将许炎的上半身按在了桌上。

许炎一惊,容析元太精明了,连这也能猜到。

佟槿也不服气,凭什么要相信许炎的话?刚才大家都看到元哥在那间屋子的阳台,现在却说今晚不能救人了,这煎熬该是多么痛苦?哪怕是多等一刻都是艰难的。

尤歌被折腾了大半个小时,有些疲倦,懒懒地靠在他怀里,小手指戳着他的胸膛,涨红的脸蛋上余韵未褪:“你别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哼哼……昨晚的事情你如果不知道反省,那你今晚还是睡沙发。”

“你走开,我要出去!”容析元愠怒,想要甩开大婶的手,可无奈他使不出力气,而这位大婶的力气却像牛一般壮。

尤歌不知道说什么好,许炎很讲义气,一直都是她坚强的后盾,很像是娘家人那么护着她。

容家的人一个个气得不轻,纷纷指责尤歌,一瞬间她就成众矢之的了。可那又怎样,尤歌的坚韧,一般人不知道,越是糟糕的环境她越能挺住,这一点跟容析元很像。

容析元的身体是没大碍了,但却是站在了风口浪尖上,某些竞争对手更是唯恐天下不乱,趁此机会大肆诋毁容析元。对那些人来说,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巴不得能将容析元往死里踩。

这熟悉的温柔,让尤歌一时间脑子发懵,太意外了,原本以为他现在只会关心翎姐,可没想到他连这也考虑到了,知道她肚子疼,喝了红糖姜水会有所缓解。

如果他真的不在乎她,又怎么特意为她熬姜水?如果不在乎她,他又何必昨晚翻墙进来?

尤歌在短暂的怔忡后,立刻回过神来,罗永昌的手已经紧紧握住了她:“尤小姐,泰华酒店以后就拜托贵公司了。”

容析元果然有着当奶爸的高潜质,看过两次孩子换纸尿裤,他就已经学会并掌握了基础技能。喂饭这样棘手的事,他都能想出不少花招,极快地融入到两个孩子中间。

容析元浑身一抖,激动得差点跳起来!这可是孩子第一次亲他啊,虽然是用“骑马马”换来的,但也足够他高兴得心花怒放。

昨天许炎可没说他父亲今天出院啊……

这烈火一般的吻,他尝到了一丝丝血腥味,猛地放开了她的唇,赤红的眸子翻卷着怒浪。

尤歌彻底被激怒了!情急之下也不解释,气呼呼地咬牙,张嘴,对着他的肩膀咬下去!

这又让许炎看到苏慕冉这个人,具有感恩的心,一件小事,她都能如此报答,除了因为喜欢他,更重要的还是个人品质问题,否则她哪里能坚持这么多天。

看来老爷子今晚又勾起了对儿子的想念,要看看影集才睡。近段时间老爷子经常翻出那本老旧的影集看,并且人也越来越沉默,就好像有点抑郁似的。

“没事没事,我理解的……哈哈哈,不过既然你这么歉意,那就要补偿我一下,一会儿我要亲亲小宝贝,你可不能小气啊。”

他还没告诉她关于何韦彤的事,他还没说他这些日子有多么想她,他还没牵到她的手,他还没看到初生的宝宝……

一秒的惊喜之后就是坠入谷底,容析元纵然是有着一颗强大的内心,也还是难免出现了波动。

曾经,郑皓月提过叫容析元卖掉几只狗,只留下香香,但容析元拒绝了,之后,郑皓月再也不敢提这事,只有容忍别墅里到处都是狗狗的身影。

展销会一共占据了两个展厅,其中一个展厅是展出的原材料,另一个展厅展出的是成品,当然,这个展厅也是人气最旺的。

尤歌只觉得一道柔亮的白光出现,不由得睁大了眼睛,惊得合不拢嘴。

霍骏琰每次被问到这种事就很头疼,其实自己都说不上来为什么不想去相亲,或者就是潜意识在逃避吧,就算明知道与尤歌之间不可能,但他也很反感相信,宁愿单身。

从澳门回来之后,容析元刻意不去打听唐虞梅的消息,只知道她还活着就行,其他的,他刻意回避,但真的他就不在意吗?

尤歌此刻,眼眶发涩,泛红,心中慌乱不知所措,她就想找到容析元问问,急切地在人群中搜索他的身影。

短短六个字,唯有沈兆才明白当中的血腥的意味。不仅是要尤歌活着,还要那个绑架尤歌的人也活着……活着来承受容析元的惩罚!

角落里,一人一狗看上去凄惨极了,人在犯病,狗也受伤,命运几何呢?真的要死在这里吗?

大家在这件事上都是同一阵线,最担心的就是被容析元分走一部分。

容析元一边在扣着袖子上的纽扣,一边目不斜视地说:“我休息够了,现在是该继续工作的时间,你忘了展销会还没结束吗?”

她只穿着一层薄纱,可比不穿更令人浮想联翩。一双修长健美的**,羞涩的闭拢,全身每一处地方都散发着惊人的诱惑,这样的*,简直就是让人血脉喷张!如此佳人,谁不想化身为狼冲上去?

尤歌的心跳在加速,手心几乎冒汗了,她只能祈祷他先别冲动啊……

酒很快就“喝”完了,他却还舍不得放开这香甜的小嘴儿。

沉默一阵,尤歌没打扰他,洗耳恭听。

他的身世这么凄凉,尤歌如果不是亲耳听到,很难相信容家还会有这样的故事,跟想象的截然不同。

虽然那个男人带着眼睛,可许炎还是能敏锐地观察到镜片背后那异常灼热的眼神。

原本是计划的容析元先去香港,一个星期之后尤歌再带着孩子过去,她要试婚纱,可是容析元等不及,恨不得立刻就能见到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哪怕是多等几天都熬不住了。

许炎那种犀利的眼神太有杀伤力,龙晓晓虽然跟他认识的时间不短了,但还是被惊了一下……以前从没见过许炎在尤歌面前露出这种眼神。

对他来说,一分一秒都是可贵的,因为失去过,才会知道有什么东西是不可以再失去。才知道有什么是必须要去渴望和拥有。

尤歌走到门口,身后传来翎姐的声音……

容析元脸色不变,大手肆意在她美背上油走,慵懒的声音说:“一会儿我给你擦点药。”

“你……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疯了吗!”容老爷子怒不可遏,横眉倒竖,只差没一口气背过去了!

容析元虽然惊喜,却也知道如果现在多么关键,如果露出破绽惊动了别墅里的保镖,很可能沈兆他们的计划就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