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94章:残编裂简

第94章:残编裂简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9-09-02

“时间仓促,已经来不及了,运输来的物资毕竟有限,现在陛下已下了旨意,非要击溃罗斯人不可,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挑选三千精锐,每人三匹马,带齐足够的给养,千里奔袭,与罗斯人决战。”

一群大漠的生员,在经过了操练之后,其中有两个人,已是脱颖而出。

方继藩一脸无语的看着弘治皇帝。

他站起来,而后深深的看了王守仁一眼:“王卿家,刑部之事,你暂时不必管了,跟着你的恩师,主要抓一抓这件事,未来,朕对你有大用。”

是呀,在天下人看来,王守仁根本没有立大功,那么,能以什么资格赏赐呢?

张懋等人进来之后,纳头便拜,道:“陛下,今日陛下扬威大漠,这定是祖宗显灵啊。”

说到他的恩师的时候,萧敬底气不足,声音很轻,几乎没人听见。萧敬是万万不敢得罪太子的,这个时候,只能将一切都栽在王守仁身上。

只是……在此时此刻。

一声护驾。

虽然每一个人,心思都不在这礼仪上。

现在,这一地的鸡毛,自会有人收拾。

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

随行的内阁大学士谢迁,礼部尚书张升人等,也显出了激动之色,自出了关外,一望无际的原野,令他们心情也爽朗起来。

这里的至尊,一句还是天的意思,在大漠诸部的信仰里,天即至尊。

莫非……根本就没有人图谋不轨。

“像吗?”方继藩上前,最了解陛下的乃是萧敬,萧敬若觉得没问题,那么就没问题了。

方继藩忙摇头:“没有,没有……”

大明只有这么一个太子,这一点萧敬比任何人都清楚,一个做事如此不计后果的人,他几乎可以想象,若是自己不顺从,太子殿下会怎么对待自己了。

朱厚照才眯起眼,放开方继藩:“你的意思是,让人取代父皇去?如此一来,在天下人看来,父皇与诸部盟誓,名垂青史,同时,也可保障父皇安全?”

“若是对方用兵刃呢?”朱厚照挠挠头。

鞑靼人……

朱厚照睁大眼睛,跃跃欲试的样子朝方继藩眨眼,仿佛是在说,我呀,我呀。

这一次,他唧唧哼哼,用的乃是梵语,这梵语,说穿了,就是天竺语。

他又不是西山钱庄印刷银票的作坊,想拿多少现银就拿多少现银来。

“就是那个身家千万纹银的王老爷啊。”

邓健只好亲自敲锣,吼的嗓子冒烟,一时之间,人流如潮。

王不仕松了口气。

他一起来,一咳嗽,立即有一群女婢进来,掌灯的掌灯,还有拿了痰盂的,有取了新衣的,不一而足。

这么重大的事,牵涉到了国计民生,方继藩说的是对的。

弘治皇帝方才,在刹那之间,竟曾想到,自己是不是该下一道安商的诏书,又或者是……责令内阁,弄出一点什么措施。

朱厚照遍体鳞伤,瞪大着眼睛,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朱厚照还不服气,继续唧唧哼哼,絮絮叨叨的说:“我本就这样说的……太祖高皇帝,把人吓着了……我错了吗?”

他虽只是顺着方继藩的话来讨好方继藩。

想不到,陛下如此圣明,居然一眼看出了这统计学的妙用。

朱厚照大喜,忙是道:“父皇圣明。”

“……”

“你看,在这黄金洲里,竟能发现这样的祥瑞,这足以证明,我大明经略黄金洲,乃上天的恩旨,这黄金洲,乃上天赐予皇帝陛下的礼物,大明据有此地,定当万世永昌,国祚绵长!通知所有人,立即赶路,不要逗留了。”

敢情自己辛辛苦苦挣这点银子,不如人家买一点股票,然后躺着把银子挣了啊。

这不但需要,有足够精准的眼光,你能透过无数虚虚实实的小道消息,一眼看到问题的本质。

方继藩对王不仕,当然不会有什么好印象。

自己,就好似被遗忘了一般。

方继藩笑吟吟的看着刘瑾。

听着怎么有点儿……

你王不仕,轻而易举,就能拿出三百万两银子?朕的内帑里,有多少银子来着?

葡萄牙人,在这里已经盘踞了十数年,巨大的港湾,使这里成为天然的良港。

贵人慵懒的抬起眼睛:“你是从大明逃亡回来的,那里发生了什么,我的船队呢,他们在哪里?”

欧阳志坐着车,很快就抵达了这里。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想要银子了,这才想起了为师,你们这几个师兄弟啊,没一个省油的灯。”

一切都已安置妥当。

梁如莹倒是怕这些宦官,不晓得这些器械的贵重,将器械磕磕碰碰了,索性和其他女医,自己来搬。

可现在……王文玉没有回来,他竟然回来了。

可是……无论如何,自己的女儿,至少……有了一个出路。

刘文华红着眼睛:“就是前几日……她在宫中,只怕……还不知情。”

弘治皇帝冷漠的道:“万死?朕也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终于,他不闹了,痴痴呆呆的坐在椅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虚空发呆:“得去打听打听,如莹她,是否当真做了有碍家风的事,另一方面,现在别出去和人斗嘴,反躬自省吧,嘴长在别人的身上,能撕烂一张嘴,可能堵住全天下的悠悠之口吗?哎……”

不久之后,内阁大学士以及各部的部堂,纷纷到了奉天殿里。

弘治皇帝眉头时儿舒展,时而,又微微皱起来。

当然,办法也不是没有,想要将这王位追回来,可以找一个罪责,然后除掉新津郡王的爵位,这叫虢夺,这个办法是最方便的。

翰林大学士憋了老半天,才道:“这个…………这个……陛下圣明,自有圣裁。”

这也是问题的关键。

朱厚照歪着脑袋想了老半天,才呼出了一口气:“难怪……难怪……难怪每一次天象,都是吉兆。可是为何,父皇都知道他们是骗人的,还有刘师傅他们都是心如明镜,为何还要豢养着他们,这群骗子。”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这算是真正的死而复生了。

“不必了,最紧要的是,娘娘需要好好调理,只要人急救回来,便可恢复如初。”梁如莹缳首,行了个礼:“请陛下不必担心。”

梁如莹微翘的鼻尖还渗着香汗,她自己,也犹在梦中一般,这等将人死而复生的救治,就如在和时间赛跑,方才自己不觉得,可现在见人活了,整个人还是难掩激动。

朱厚照急的不得了,看着紧闭的宫门,他便要翻墙入宫,谁料这时,宫里的宦官,透着门缝道。

那刘文华更是激动的不得了,他恨不得伸长脖子,踮脚,可等到,一个威严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帘,他吓了一跳,忙是低下头,心里激动万分……颤颤发抖。

有御医上前,低声和把脉的御医低声议论。

弘治皇帝听到此,顿时便觉得头晕目眩,他匆匆上前,快步到了太皇太后的面前,接着泪如泉涌。

天皇太后她……崩了!

可若是过去了四五分钟,那么……哪怕能够救活,也会产生不可逆的伤害,再久一些,就是真正意义的死亡了。

那小环愣了一下,随即上前。

她深呼吸,紧接着,狠狠的朝太皇太后的心室按压下去。

就算有罪责,这罪责也不在女医们的身上。

弘治皇帝在探望了张皇后之后,心里在计较,看那求索期刊里,曾有一篇论文,说是妇人到了一定年纪,便难免郁郁不乐,心烦意乱,莫非……张皇后……

“仕女图,哪一幅?”听说好了一些,弘治皇帝心情舒服了许多。

弘治皇帝方才想起了那个女医,她们还很生嫩啊,只是这个时候,顾不得许多:“一并叫上,一并都叫上。”

好了,言尽于此,你们行囊都收拾好了吧,我送你们入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