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97章:出奇取胜

第97章:出奇取胜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9-09-02

“咻!”蓄势已久的毒蛇,仿佛一条黑『色』闪电猛地窜出,咬向滕青山。

旁边的冷漠中年人道:“师伯!那滕青山目光内敛,不动如山!手持长枪站在那,根本不受丝毫影响。如此年纪,难得,难得!”

达到一万斤、丹田达到极限、后天巅峰……这几个概念都当成一个了。

这时候,那一身淡红『色』长袍的美『妇』人也笑着走过来:“统领大人!”

里三层外三层!

有进步,滕青山便很高兴了。

“咻!”

滕青山震惊看着胸前的柳枝,那柳枝尖端正指着自己胸膛。

身体二十一万斤巨力!《莽牛大力诀》第九层!完全爆发!

“得了这鳞甲,也算大功告成,可以回江宁了。这玩意也够重,这么一大团,都过万斤了。”滕青山看着身侧圈成一团的黑『色』鳞甲,随即抱着窜出了洞『穴』,一跃而下。第七十四章??身体变化

只是灵根主要是透明的,只有那些根须是『乳』白『色』的。

这可就是接近一千五百万两银子!

“奇特东西,倒是奇奇怪怪。”滕青山发现包裹内,除了金票外,就是一些很『乱』的东西,比如银针、兰云珠这些闯天下必备的,还有一个小瓷瓶。除此以外,还有两张……

“嗯?”关绿环顾周围,根本看不到一个人,一时间,不知道往哪追。

银发老者笑了起来,仿佛听到这么天大的笑话,随即脸『色』也是一冷,目光锐利,仿佛一头老鹰盯着滕青山,“十七岁,实力足以名列《地榜》前二十,可惜啊。以你的天赋将来足以踏入先天。可今天,要死在我手上。”

轰!轰!轰!

“我的身份不能暴『露』!”银发老者‘王陨’闪开那戚艳的一刀,“‘王陨’的生活习惯、动作、笑容,我是花费了近一年功夫才琢磨清楚,才完全替代他,以他的身份生活。过惬意的日子!一旦我的‘王陨’身份暴『露』,到时候,魏巫崖肯定杀过来!只能跟这群小家伙,多玩玩了。”

青湖岛人马所在方向,一道灰『色』身影飙『射』向岩浆湖中央。

“呼!”一道刀光劈向滕青山。

这一次黑火灵果争夺,没有胜利方。

极短时间,混『乱』的局势得到了控制。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

冀鸿心中一震。

可是大家都知道,那可是有过万名武者的,高手如云。归元宗想要占上一半,恐怕其他高手会将归元宗的人给撕了!

这点高温,对滕青山一点影响都没有。

眼前形势,『逼』迫冀鸿一咬牙,喝道:“咱们走!”

“这一边,有人进来了?”秃顶老者怔住了。

“行,行。”乌岱连点头。

一片漆黑。

“这下,麻烦了。”滕青山眉头皱起。

滕青山时而奔跑,时而停下,脑海中还记着:“左,左,右,左……”其实论速度,滕青山要比对方快,可是,这隧道里面一片漆黑,对方拐弯,滕青山根本看不清对方。滕青山只能用耳朵听。

许久,赤鳞兽又行进在幽暗的『迷』宫中,赤鳞兽天生习惯在黑暗、炽热环境中。在这种几乎没一丝光亮的隧道里,滕青山最多看十米远,可是赤鳞兽却能如同在白天一样,这是它那双眼瞳独有的能力。

……

杜洪喝道:“小子,你怎么下去的?”

说着指向旁边不远处,那的确扣着粗壮的藤曼。

滕青山终于落地:“嗯,大概百丈左右!按照那崖壁洞『穴』高度计算,我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比峡谷底部,还要深上八九十丈!”片刻,那精瘦汉子跟杜洪、滕青虎三人也都到了底部。

中午时分,关绿带领的人马先回到大营,冀鸿是之后回来。当这两方人马一到,早早赶回来的滕青山,立即请关绿、冀鸿来到大营内,三人秘密商议。

滕青山却不知……那个精瘦汉子是永远不可能再出来了。

“不对!”

入微境界,即使整个九州,后天武者中达到这一层次的人极少极少。武者之所以厉害,是因为体内有内劲。而能够将内劲控制到圆润如意,如臂指使,没有一丝浪费,可以通过内劲,控制兵器进行精妙之极的攻击。

那些武者们,有的人吃馒头喝冷水,有些人打个野味,烤了吃。

“吴越年轻时,十八岁就名列《潜龙榜》,曾一度名列《潜龙榜》前十,许多人都认为他前途无量!”冀鸿赞叹道,须知连诸葛云、岳松等人都没资格名列《潜龙榜》,这《潜龙榜》可想而知,不是那么好进的。

“无血,怎么样了?”一名铁衣门老者担忧道。

“冯无血真可惜,如果之前那一剑再快一点,就能刺到这个燕铁了。不过,那燕铁连续十几刀还真狠,一刀比一刀强,那冯无血终究抵挡不住。”

卷轴上画着两幅彩图,第一幅彩图,那黑火灵根竟然是银白『色』,可叶子却是诡异的黑『色』,果实仿佛苹果一样近似于圆形,为黑『色』。

贾梁之前被黑甲军众人气势震住,现在被滕青山这么一问,一时间怔怔站在原地。

段侯朗声道:“哈哈,先天强者还没这么简单就能达到!从后天到先天,那是必须靠自己的!不过大家也知道,咱们这后天都是‘炼精化气’,想要步入先天,就要神与气和,方能炼气化神!这所谓的‘神’,就是精气神的‘神’,这玩意很玄,说不清道不明!不过,想要成为先天,跟‘神’有大关联。而这‘黑火灵果’据说就能孕养人的神,使得人脑子里的‘神’更强。更容易步入先天!”

“段小哥,你说的这么一大堆,也就是说,吃了黑火灵果,就有希望步入先天?”有人喊道。

杜洪略微一怔,而后狂喜连道:“对,是赤鳞兽,不过那是幼兽。一旦它长大,吃了黑火灵果,就会和蛇一样蜕皮,换掉一层鳞甲,体积也会更大。而且能口吐火焰,都统,你说那妖兽是赤鳞兽幼兽?啊,如果是幼兽,那……”杜洪说了一大堆,关于黑火灵果、黑火灵根的事情。

十几年过去,李金福不再是那个充满野兽气息的汉子,他变得沉稳了。

滕青山这才知道,李金福原来是冀鸿的亲卫队伍长。

随着滕青山一声令下,马蹄高高扬起,二十名骑兵都整齐划一停下。

“没想到,又来一个高手啊。”一道声音响起,一个精瘦穿着短衫的青年跑了过来,“我叫段侯,兄弟你呢?”这段侯热情的很。

当天晚上,大家畅快地吃了一顿。那朱崇石安全抵达目的地,显然也极为开心,一直喝到酩酊大醉,这才醉醺醺地和滕青山他们分开。

商人多了,形成一个大团体,大家就能请很多护卫,这样也更安全。

“是,老爷。”二人都退下。

……

滕青山此刻清晰看清楚了妖兽模样,这妖兽大概九尺高,有四蹄,脸部长,嘴巴长,这头部有点类似于前世世界中的鳄鱼,或者说霸王龙的嘴巴。背部有着凸起,较短的一根根尖锐锋利锥子,而那强壮的躯干包括腹部,都覆盖着密集的鳞片。

呼!呼!

金家庄上千名族人眼眸都暗下去,他们都快绝望了。

“不过,那是赤鳞兽成年体。在书籍中,对赤鳞兽幼时记载,只是鳞甲为黑『色』,紧急关头能全身变得赤红。就这两句,太简短。我之前都没想到,这是赤鳞兽。现在知道了,这是赤鳞幼兽,还没长大的赤鳞兽!”段侯详细说道。

那首领思忖着说道:“孟田速度明显快些,可他断臂,又重伤,肯定越跑越慢。如果滕青山真的一路追杀下去,还真可能杀死孟田!”

就在这时——

一大群人从后面涌了出来,正是滕青虎、杜洪等黑甲军军士们和朱崇石等人,朱崇石一看地面上的断臂,不由脸『色』一变,立即转头喝问向旁边那些观战的汉子:“那孟田,和滕青山呢?”

那首领连道:“各位好汉,我们刚才看到,孟田和滕青山厮杀,孟田断了一条手臂,逃掉了。而滕青山正追杀过去!”

仿佛凭空一声巨雷,滕青山砸出的一枪竟然产生可怕的爆炸声,周围的土地因为可怕的气劲,都爆炸开来。

“这血月刀,不愧是一柄神兵,在我十八万斤巨力下,都没有变形裂缝。”滕青山赞叹一声,捡起了那柄血月刀,“孟田,你算是我杀死的第一个《地榜》高手,这血月刀就算是凭证!”

从今以后,他滕青山,不再是普通武者。单单挑战他的人,都将很多,许多人都会妄图击败滕青山,

对方最难缠的八名内劲高手,被之前滕青山刚进入后院的时候就一口气杀光。现在叁石客栈这一方的剩余的高手,面对全身穿着重甲,相互辅助的黑甲军军士们,也是一筹莫展。刀剑砍在对方身上,对方没事。

“噗哧!”“噗哧!”“噗哧!”……

脚下的砖瓦木头碎裂,孟田直接被这一枪给砸的掉下去。

滕青山的耳朵一动。

眼睛耳朵结合,滕青山瞬间判定刀的位置,体内的内劲瞬间汹涌起来,令滕青山出枪速度再提升一个台阶!

滕青山在创《烈火五式》的时候,也结合《烈火枪诀》,再度完善五行枪法。每一枪都可以通过内劲刺激要『穴』,使得出枪速度激增!不过平常滕青山不需要那么做,而今天,他终于做了!

老天啊!

“太热了!”滕青虎一擦脑门,汗水直流,“青山,你怎么一滴汗都没有?”

除非是极高温火焰,滕青山才会受不了。

一片响应声,护卫们兴高采烈地谈起晚上吃什么,喝什么了。

……

“掌灯吧!”孟老淡然道。

“是。”那店小二打扮的短衫汉子点头,立即端着一个油灯走出了屋子,走过后院,来到大厅,和掌柜的对视一眼,而后换掉那个刚刚熄灭的油灯。

“真的有毒。”最先昏『迷』的是朱崇石的小女儿,而其他人也感到了一些头晕。幸亏滕青山提醒的快,他们只是吸入少量,否则,早就昏『迷』过去了。

那些护卫已经有几十号人倒在地上了,很多人身上都『插』着箭矢。

原本护卫们已经陷入绝对下风,幸好黑甲军军士从前面大厅赶过来,和对方的杀手们厮杀起来。对方的人马很多,竟然有近百号人。

“你给我听着!”

朱崇石喝道:“保护好马车!”顿时,周围那些护卫们,有大半人都持着巨型方形盾牌,包围在马车周围。用盾牌,将马车完全保护好。

他几年漂流海外,所谓何?他不甘心这些货物被抢走。

今天周围可是有整整五千马贼,而且马贼们一个个嗜酒,怎么可能不外传出去?

被枪尖指着,大当家只感到一股冰冷的寒意。

“别屁话,有命在,以后什么弄不到?”大当家一把夺过去,随后挤出笑容看向滕青山,“都统大人,这景玉佛!可是从西域那边传过来,绝对的稀罕宝贝。就是拿银子都难买到呢。这玩意,最起码值个十几万两银子。”

好宝贝!

“等下次,我再回宜城,定会和杨城主你尽兴喝上一番。”滕青山笑道。

就在这时候——

旁边的滕青山,见诸葛青和自己妹妹青雨,见面就很投缘,不由很是高兴。随即便看向诸葛云:“小云,这是我妹妹滕青雨,我这次将她从家里带过来。不过在黑甲军,女人太少,都是大男人。所以,我想……能不能让小雨她加入归元宗,成为归元宗的弟子呢?”

“海外岛屿上居住的人,生活穷苦。”朱崇石感叹道,“在海外各岛漂流数年,我是一辈子也不想再出海了。”

“六月十二,就要招收新人,所以过几天,就要决出最弱的八名百夫长了。青虎大哥,我可是很担心你啊。”诸葛云揶揄笑道,滕青虎却是自信十足,“少宗主,过几天,比试开始,你看着就是!”

接下来的日子,黑甲军内部百夫长之间、伍长之间都开始了一轮轮比试,一场场高手比试,让校场热闹非常。而滕青虎,作为一个伍长升为百夫长,自然有很多百夫长认为他是软柿子。

这朱童,堪称‘财神’的家伙,本人还是一个先天强者。在耗费大量精力在经商的同时,还能成为先天强者,就连诸葛元洪,也是赞叹不已,钦佩不已!

“他请我,派点高手,帮他保护一趟货!”诸葛元洪说道,“聘金十万两银子!”

“宗主,你答应不答应?”冀鸿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