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手机版 > 第119章:邪魔怪道

第119章:邪魔怪道

圣安娜手机版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汗,又有人投了一万二的催更,悲催啊。

不过这也不打紧,太后的手段再如何高,那也是用来管理后宫的,自己与她没有利益冲突,倒是不必怕什么,笑呵呵的道:“太后谬赞,微臣愧不敢当。”

沈傲叹了口气:“原来是这样啊,据说皇宫里的护城河与汴河相通,我能不能在那儿设下香案,供奉我的父亲。”

赵宗气冲冲地道:“什么事都没有出,你不要管,你方才不是说想让我看你作画吗?好,我来看你画画。”

沈傲板着脸道:“晋王,你私自出京,已是大罪,不许嘻嘻哈哈,来人,把他们请到后厢去,好好看牢了,出了差错,拿你们是问。”

这人笑道:“请县尉大人作画一幅,不过嘛,时间有限,何不只用百笔勾勒出熙春桥来?”

刘胜立即唱了个肥喏,一边还道:“少爷,这袖子不能卷起来……对了,还有扇子,扇子……”

春儿摇头道:“沈大……夫君,没有事的,晕晕就好了,我已教人煮了『药』。”

“今日他们走了,过几日就是我们了。”程辉的脸『色』黯然,遥望着马车越行越远,直到消失在地平线外,唏嘘一番。

老人颌首点头:“你这一次授了长安县县丞,即日赴任。”

老人只是嗯了一声,不再理会昼青,转而向沈傲道:“沈傲,你是仁和县县尉,这是陛下钦点的。”

王黼道:“契丹人本就是蛮夷,有什么信义可言。”

王黼气急了,这朝堂上是什么场合,这个家伙居然胡说八道,一口一个礼物,明显是要栽赃了,大怒道:“我哪里收了几万贯的礼物,你莫要血口喷人!”

晨鼓响起,七个进士及第的考生径直入宫,殿试的地点仍在讲武殿举行,此时满朝文武身着朝服早已等候多时,赵佶身着朱冕,头戴通天冠,肃然而坐,眼见考生鱼贯而入,便见到了那熟悉的人影,心中微微一暖,待他们要行礼时,虚。”

好不容易进入正题,赵佶悠然道:“今次问策,问的乃是国事,诸位好好听题吧。”

这句话出自论语学而篇,论语又出自《礼记》,因此算是大经。

杨戬很是为难地想了想,只好叹了口气道:“杂家在外头候着。”随即举步出殿。

沈傲坦言道:“确实是害怕,陛下已经警告过学生,咳咳……”

周若知道沈傲在打什么主意,佯怒道:“你可莫要得寸进尺。”

为了看这星星,可以算是全城总动员,邃雅山房抽调了不少人扎孔明灯,还有放灯、灭火的,足足数百人之多。

从马房里牵过了马,周恒还在一旁问:“表哥,你到底怎么做星星?”

对着床榻的,是梳妆台,台上搁着菱花铜镜,还有梳篦、胭脂等物。倚着窗,望着天外的漆黑苍穹,周若心里甚是酸楚,抿了抿薄唇儿,低声呢喃道:“今日是不会有星辰了。”

周若娇斥道:“不要胡说。”眼眸儿不自觉的望向窗外,这一看,便发现天上竟真有无数的光点在闪烁,那星光璀璨,漫天的像是撒满在天穹上的碎钻石,晶莹透亮,璀璨无华。

这么晚有人来找自己,沈傲满是狐疑,不知来人是谁,长身而起,道:“有劳你了。”说罢,披了一件外衫随胥吏出门。

酒具被人盗了?沈傲颇有些遗憾,天下之间,独一无二刻着王右军行书的酒具,弥足珍贵,不过酒具被盗,倒也说得通,一个价值三万贯的酒具,若说不遭人惦记那才怪了。

狄桑儿来寻沈傲,本就有些不情不愿,只是受了安燕的嘱托不得不来,见沈傲不冷不热的样子,此时又羞又怒,强忍着不快道:“你知道什么……酒具的事是不能让官府知道的。”

赵佶连忙道:“学生是沈傲的好友,是个读书人。”他自称自己是读书人,便是想放低狄桑儿的警惕,谁知狄桑儿横瞪了他一眼,怒气冲冲地撇撇嘴:“又来了个臭书生……”

这时酒楼里几个人抢身出来,为首的一个须发皆白,精神矍铄,沉眉道:“小『奶』『奶』,什么事?”身后的几个小二一个个身形魁梧,显然都不是寻常的角『色』,或搬了长凳,或寻了扫帚冲出,眼见沈傲欺负了狄桑儿,已是怒不可遏,就等狄桑儿一声令下,为狄桑儿报仇。

沈傲笑道:“噢,学生竟忘了请教姑娘的芳名了,姑娘叫什么?”

吴笔方才也遭了奚落,急于要澄清,忙道:“王兄不必卖关子,快说。”

“是你!”烛光之下,小丫头的近影很是『迷』人,一张清丽白腻的脸庞,原本小嘴边带着的俏皮微笑化为了震惊,烛光照『射』在她明彻的眼睛之中,宛然便是两点寒星。

小丫头的脸上瞬时绯红起来,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怒不可遏地道:“叫你喊,叫你喊!”人已如小蛮牛一般,往沈傲冲过来。

“对,喝酒去,王茗有的是钱,教他请酒。”这些人都是冒着雨先回来的,一个个兴致勃勃;就在半个时辰前,他们还对沈傲不屑于顾,可是现在,满是景仰。

沈傲呆坐了一会,似在犹豫,见许多人期盼地看向自己,呆呆地道:“听说入仙酒楼的酒水最好,一直没有机会去,我倒是想去见识见识。”

过了片刻,一个上身穿小袄,下穿着粉红马裤,头上梳着一个小蝴蝶辫子的丫头走过来,手里端着酒具,却是虎着一张脸。

沈傲道:“将军呈献上去即是。”从蓑衣中抽出画筒,交给禁军首领:“拜托将军了。”

赵佶脸『色』陡然一变,不悦地道:“朕自有思量,你是侍读学士,这些事,不必你管。”

第二日,宫中又有消息传出,证实了沈傲的猜测,王黼等人请辞的奏疏,被皇帝驳回,非但如此,宫中还亲自发了旨意,对王黼等人抚慰一番。

之后的事就顺理成章了,旨意发出,召蔡京立即主政,这个政,首先就是弹压学生,稳住朝局。

蔡京要上台了,那么之后呢?沈傲皱起眉,苦笑起来,他知道,他的好日子只怕要到头了,蔡京起复,耍弄的第一个手段就让他大开眼界,到时他若是真报复起自己来,不知自己是不是他的对手?

“造反?”汪先生不屑地冷笑一声道:“我们是契丹使节,又何来什么造反,让开!”

汪先生道:“学生姓汪,单名一个义字。”

杨真听了宫里的传报,刚要抚额称庆,等到沈傲两个字听入耳中,差点一下子没有背过气去;好不容易缓了口气,就听门丁来报:“侍读学士沈傲求见。”

“一定,一定,不过耍枪棒没意思,有了对手打起来才好看。”沈傲大笑着道。

沈傲继续道:“你现在才知道?后悔已经晚了,哼哼,你无故殴打国际友人,罪无可恕,现在本钦差罚你立即回家去,面壁思过,三天之内不许饮酒,不许会客,什么时候想清楚了自己错在哪里,才能走出门去。”

沈傲撇撇嘴:“大人放心,我担保契丹人不会动兵。”

撂下了这一番话,沈傲也板着脸对上高侯道:“上高侯,你既已知罪,还不快回去面壁思过?哼,你看看你做的好事,下次再犯,绝不轻饶!”

沈傲摇头道:“不好,官家的画笔过于细腻,笔风与画景相冲,没有画出山水的壮丽,反而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了。”

众人起哄:“拿铜板做什么,快说,到底去哪家,耽误了吉时,看你如何收场。”

几人指认他道:“就是周公子压垮的,还贼喊捉贼。”

沈傲见周正没有出去敬酒的意思,心里明白了,原来这时候还没有一圈圈敬酒的规矩,大家都是团坐在案上,各顾各的,或是窃窃私语,或是推杯把盏,却都是不离座。

哥们是从四品,是不是可以直接穿绯服,戴银鱼袋了?沈傲心中大为欣喜,在这个时代,做了官就有了身份,有了身份就有了特权,他不喜欢仗势欺人,却也不喜欢被人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