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手机版 > 第14章:锥出囊中

第14章:锥出囊中

圣安娜手机版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随后滕青山背着包裹,便迅速地上山!

魏苍龙转头看向身侧,双鬓斑白,长相俊秀的中年人:“师兄,那滕青山来,会不会是归元宗,知道咱们铁衣门的秘密了?”看魏苍龙语气,这名面容俊秀的中年人,竟然是这群人的领头人。

滕青山住处二楼走廊上,滕青山躺在椅子上看着这冰冷的暴雨:“归元宗,对强者崇拜的气氛还真浓。击败了臧锋……一件小事,就引起那么大动静。”回忆起今天上午那一战过后的场景,滕青山也哭笑不得。

诸葛元洪说道:“你的心神完全沉浸到丹田中,最好,聚集到丹田中央,那个漩涡的中心。”

“哥你怎么来了?”青雨很惊喜,她练剑这些日子,滕青山是第一次来这找她。

按照秘籍上讲述。

大殿之上!

“这就是身体力量的一大优势!”滕青山暗道。第一章 神与气和

‘神与气和’的办法?

哗!

滕青山仔细看着诸葛元洪,到如今,自己的师傅就只有一个,前世的滕伯雷!前世滕青山便是形意拳宗师,滕青山内心是很骄傲的,让他拜师……这并不是轻松的。

诸葛元洪放下书籍,起身走到一旁折下一截柳枝,站在空地上看着滕青山:“青山,你用长枪,我便用这根柳枝。你我,爆发的力量都蕴含一万斤。比比,如何?”说着,他手中柳枝瞬间灌入真元,绷得笔直。

“这……”滕青山的反应速度是极快的,他清晰记得刚才那一幕,自己刚刚出枪,诸葛元洪轻易一侧身便闪开,诸葛元洪只是进了一步拉近彼此距离,随即便是刺剑。简单的一刺,快到滕青山来不及躲!

它有十足把握,杀死眼前人类!

关绿一窒。

“轰!”

“杀了他没有?”关绿询问道。

“鬼狐,司马庆!”滕青山仔细观看司马庆全身,第一个便看了那双手套,“这一双手套,戴上它便能和兵器接触。可惜……现在已经破了!”滕青山一伸手,撕开司马庆体表的衣服。

“受死!”

“嗯?”滕青山脸『色』大变,手中轮回枪立即一震,枪头仿佛灵活的毒蛇咬向长刀。

“哈哈,你们一个都别……”杜九得意的很,手中两柄短刀迅疾地挡下一个个暗器,在杜九看来,他冲在最前面,自然第一个采摘到黑火灵果。到时候,即使猛地将黑火灵果扔向自己一方人马所在处。

“休逃!”

“要去,就赶快去。”冀鸿喝道。

“杀啊!”后面有武者喊。

那黑火灵果一瞬间,全部变成赤红『色』!甚至于表面火焰燃烧!

……

赤鳞兽肯定要来吃黑火灵果,所以,定有一条能容赤鳞兽进来的通道。

当这消息完全传播开,就决定了一件事情。

“他们敢!”那白发秃顶老者冷哼一声,三角眼中冷光闪烁,“小小归元宗,也敢和我青湖岛争?如果他们真的不识相,直接对他们下辣手。抢夺黑火灵果,他们就是死,也是实力不如人。死了三个人,他们归元宗,敢跟我青湖岛叫板?”

“这下,麻烦了。”滕青山眉头皱起。

“汩汩~~~”

呼!

“我们进洞『穴』。”滕青山说道。

说着指向旁边不远处,那的确扣着粗壮的藤曼。

“走,下去。”滕青山当先,一掀开藤曼,直接一跃而下。

“你说什么!”冀鸿脸『色』『露』出震惊之『色』。

而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当然站到最前面,看得最清楚的位置。

呼!呼!呼!

“统领,这个中年人是什么人,好厉害、好霸气的棍法。”滕青山有些吃惊,原本以为这一战会是古世友能轻易获得胜利,可谁想,这名挑战者竟然能够将那古世友压着打,的确是难得。

魏苍龙过去曾名列过《地榜》一次,冀鸿却没有,这令魏苍龙经常感到能压老对手一头。

魏苍龙冷笑一声:“司马峰,虽然只是小门派门主,可毕竟八十多岁,在剑法上浸『淫』六七十年,就是无血你,怕都难赢这司马峰。滕青山?看着吧!“

“门主!”“门主!”

……

这一刀,绝对不比那孟田的血月刀慢,而且,那名独臂武者还是坐在地上出刀,这种姿势别扭,可出刀依旧这么可怕。

“赤鳞幼兽出现,就代表有黑火灵果,有黑火灵根!后天巅峰高手,一旦吃了黑火灵果,据说就能成为先天强者呢。”年轻武者说道,顿时这句话引起哗然一片,“就是那黑火灵根,吃了,都直接成为一流武者!”

有一些隐世绝世强者的弟子出世,想要名传天下的!

“这两天。火焰山那边还真是热闹。”滕青山站在楼阁窗户处,喝着酒,目光时而扫视远处的街道,“火焰山那边,竟然有那么多武者到了,这才两天,就有数百人聚集!那边,竟然一连开了三个客栈!”

“统领大人。”滕青山向眼前二人拱手。

“赤鳞兽成熟后,过不了多久。黑火灵果成熟!黑火灵果成熟,果实会从黑『色』瞬间变为通红,而且会持续12个时辰,如果12个时辰内,没有人采摘,就会烂掉。这黑火灵果,必须放在玉盒中,才能保证不腐坏。”杜洪详细说道。

“我哪敢啊。”小二连道,“各位客官,你们还别不信!这事情传的是有鼻子有眼的,还是一位武者高手亲眼看到。绝对不假!就今天,咱们这来了好几个武者了。都是去那大金庄的!”

“没实力,还来找那黑『色』怪物,真是找死。昨天看到黑『色』怪物的,可是一个二流武者。连二流武者,都看不清怪物移动,单单那速度,就够可怕了。”段侯感叹道,“不过秦狼兄,看气度,就像个高手。”

吱呀一声,书房房门推开,诸葛元洪此刻已经起身,点燃了蜡烛。

……

“抓住怪物!”顿时整个金家庄都响起喊声,各家各户轰的一声都开门,几乎每家的人都冲了出来,几个呼吸功夫,整个金家庄各处都是族人,一个个族人都状若疯狂,各自持着兵器。

滕青山遥看西南位置,他选的是金家庄东北位置,谁想那怪物竟然出现在西南。难怪自己一点察觉都没有。

滕青山站在峡谷底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

这一躲,就是整整两个多时辰,到了第二天黎明前最黑暗那一刻,峡谷中一片漆黑,这头妖兽才闪电般跃下,落入峡谷中,而后数次飞窜,就离开了峡谷。

“那怪物是什么东西?比野牛都还要壮,那密集的鳞片,我砍了一刀,反而将我手掌震疼了。”

那金氏族长脸上满是急『色』,看着那肆意谈论的一群武者们,不由大声喊道:“各位大人!不知道有没有哪位大人,杀了那黑『色』怪物?”他喊了一声,可是武者们彼此兴奋谈笑着,根本没理会那位族长。

“这位大人,你说,那妖兽近期不敢来了?”那金氏族长跑过来。

“秦狼兄,你认识那妖兽是什么妖兽吗?”段侯询问道,“我也知道很多妖兽,可就不认识这种妖兽。”

“全身通红?”段侯一怔,随即眼睛亮了。

“别说了。”靳涛压低声音道。

这么一个防御变态的妖兽,竟然只是一头幼兽。

黑夜,叁石客栈破烂的客栈外,黑甲军的人,朱崇石等人都在这等着。

杜洪面『色』严肃:“都统,咱们死了两个兄弟,还有一个受重伤,他运气好,从腰部裂缝刺穿的一剑没要了他的命!而其他人都还好。”黑甲军军士因为都穿着重甲,不中招则已,一中招,一般都是必死的。

飞刀速度之快,孟田脸『色』微微一变。

黑甲军二十二人,现在已经倒下二人。

“呼!”

“各位客官请,快请!”立即跑出来两名小二迎接,连那掌柜的也很快跑出来,热情的很。

因为,一旦迁徙。

朱崇石和那位大当家拥抱一下,激动非常。

滕青山也一口喝尽杯中酒,一阵火辣窜入肚子里,舒坦的很,忽然滕青山鼻子一嗅,眉头不由一皱。

一落入后院,滕青山环顾周围的疯狂厮杀,瞬间锁定了几人。

朱崇石看看前方,又回头看过去。

“杀!”滕青山一声令下。

“青山兄弟,现在怎么办?”那朱崇石见状急了。

“呼!”滕青山从战马上一跃而起,整个人仿佛利箭弹『射』向前方,在落在地上后,便大步朝马贼方向冲去。

“快,拦住他,杀了他!”大当家此刻已经想要后退,同时他身侧的几名精英高手已经挥舞起铁链。

“受死!”

滕青山一声暴喝,在天地间回『荡』,冷厉的目光扫向周围,那些马贼们完全被惊呆了。连黑甲军军士、车队的护卫们、朱崇石他们都震惊得看着这一幕。

毕竟……

这是黑甲军的好处!

他如今还记得前世那记忆。

滕青山的一颗心,坚定如磐石!

“别把那些战马、破铜烂铁给我。我没地方放!”

第二天晨练。

在旁边一直没吭声的诸葛青,忍不住说道:“青山大哥,路上小心!”

出了城门,行进在官道上,速度略微快了些。

所以,比试一开始,就有人挑战滕青虎。

诸葛元洪点点头:“当年我去拜访那朱童,见过他的十六个儿子,个个都是狠角『色』。他的九儿子,人缘较好,是一个看似糊涂的爽快青年,可实际上心机……深的很。我有感觉,朱家未来的家主,应该是在朱童的大儿子、九儿子和那十三儿子三个中的一个。”

诸葛元洪遥看黑甲军军营方向:“短短数月,能创出这等枪法!我之前对你评价,还低了!看来不久之后,我归元宗,也能出现一个同时名列《潜龙榜》《地榜》的天才了。”

能同时名列《地榜》《潜龙榜》,那将名震整个九州。

滕青山遥看北方。

“当然做!这么多护卫,还请黑甲军的人,这货物,最少也得几十万两银子。”大当家目光冷幽,“就是有赤血马,我都让他没法活着离开!”

……

“朱兄,那血石坡下的确藏有马贼,而且,藏的马贼很多很多。我无法确定数量。但是……为了安全着想,咱们还是绕道吧。”滕青山说道。

归元宗宗规森严。

“是,表弟师傅!”滕青虎嬉笑道。

无论是《天涯行》,还是《烈火五式》,亦或是虎拳等,都是滕青山教他的,虽然滕青虎和他是表兄弟,可却有师徒情分。这武功一道,不分年龄,达者为师。

……

田单等人点头。

“停!”杜洪一声令下。

“青虎啊,你这是什么马吗?『毛』『色』都是漆黑的。”

当袁兰、青雨母女冲到练武场的时候,已经遥遥看到,那穿着赤铁重甲的滕青山,滕青山一转头也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和妹妹。

李二说道:“我家老爷,他就住在江宁郡城!姓蓝,名山虎!”

“新任都统?”其他人都彼此看去。

冀鸿扫了五人一眼,脸上难得浮现一丝笑容:“很好!滕青山这次做的很不错,将紫晶矿区监督、看守的漏洞发现了几个!现在,这边事情也差不多了了。我也该离开了。在离开之前,有一件事情,我必须得定下。”

“嗯。”冀鸿点点头,“都统的战马、重甲等,等你回宗里,到时候一并给你!好了,你们继续驻守在这,待得三月期满,再回去。我马上就要带白崎,先一步,回江宁郡城。你们也不必劳师动众来送我。”

滕青虎通彻三条,就是第四层大成,开始修炼第五层。

“对,他手脚残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成亲,他有九名妻子,儿子就有八个,女儿有六个!”冀鸿沉声道,“当年唐含在苦苦研究暗器之术的同时,就是教导儿女!他的八个儿子,哪一个不是厉害的暗器高手?提到‘唐门八雄’,谁不竖起大拇指?这天下间,谁敢惹他们唐家?这唐含,当初苦心教子女,就想着即使他自己努力不成,以后靠子女撑起一片天来!这天下间提到唐含,谁不心怀敬意?你呢,一残废,就颓废成这样子!”

“统领大人,对这胡童,我们该?”万凡祥也询问道。

就简单了!

“都统大人,你没事吧?”田单连问道。

他宁愿,和刚才那四人打上十场,也不想和滕青山打上一场。

“什么!”滕青山和白崎二人看得脸『色』一变,只见白崎整个右腿都鼓起来一圈,整个都是乌黑乌黑的。

大腿和左臂整个被割断开来!

紫金矿区的苦工们,开始被审问,一个个被审问。凡是有人说出,哪有通道,连接到黄金矿区,不但不惩罚,还奖励一千两银子!

“统领大人?”滕青山一惊。

胡童在矿区里,额头满是汗珠,脑子里『乱』糟糟。

“白崎断了腿,断了胳膊!完蛋了,这归元宗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这一查下来……那白崎,当初可是跟着董延那手下下山的。他也看到,我去搜身的。他应该知道我被收买!”胡童紧张的很。

矿区内,白崎住处外,五位百夫长聚集在一起。

“大夫已经请了!”杜洪洪声道,“那这样,我亲自跑一趟,带点人,赶回江宁郡城去,将这消息告诉统领大人他们。”

“问白崎,他肯定知道一些东西。”田单说道,“不然,他怎么能追杀那个李老三。”

“嗤嗤!”篝火火势很旺。

“嗯。”滕青山淡笑着点头,瞥了一眼矿洞,已经有人开始出来了,“今天挖矿结束了?”

想悄无声息偷走紫金,难如登天。

“嘿嘿,睡这冰冷木头床上,和睡在家里抱着婆娘,不好比啊。”

……

“什么人!”那体型高大肥胖的壮汉,一手持着一根粗壮的黑『色』铁锏,怒喝道。

“死去吧。”白崎不屑一笑,手中长枪便瞬间刺向那李老三,李老三惊恐的嘶喊:“救命!!!”可是,远处的董延等四人,根本来不及救他。只听得‘噗哧’一声,那柄长枪枪头便从后面刺穿了李老三的喉咙。

“田老哥,这么有趣的事情,不多看一会儿?”滕青山淡笑道。

“二胖,退!”那董延急切喝道。

“下一个!”胡童说道。

“哼。”白崎都统扫了一眼那中年汉子,暗自冷笑,“看来,那胡童应该被收买了。竟然要收买胡童……夹带黄金?不可能,就是夹带十斤黄金,那也就价值一万两银子。还不值得收买一个城卫队大队长。那,夹带紫金?”

“十斤!”大胖、二胖大惊,二胖嘀咕道,“十斤紫金,那可就是一千斤黄金!那就是一百万两白银啊。一百两白银……咱们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