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手机版 > 第141章:满口胡柴

第141章:满口胡柴

圣安娜手机版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沈傲也笑着道:“岂敢,岂敢,学生佩服还来不及呢,不过我自幼是个孤儿,方才见识到仙人的能耐,便想起了自己的双亲,想托仙人去问问,现在他们在哪里?”

沈傲这边引来了更多人的侧目,就是赵佶也是不悦地向沈傲看了一眼,用眼神警告了他一番,接着虔诚地对老道道:“仙人的话,令朕茅塞顿开,只是前几日宫中颇为不宁,是不是宫中有什么污秽之物?”

金少文突然站起,一巴掌狠狠地煽过来,这一巴掌用力极重,昼青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哎哟一声跌倒在地,脸上霎时地多了五根指印。

今天封推,真啊真高兴,于是有一个作者朋友叫我帮他章推下,我和他关系很好的,所以大家有空可以去看看。书名叫全能宗师(比我的书名还烂。),书号是:2071892。第三百四十章:原来是你

沈傲朝春儿使了个眼『色』,春儿会意,道:“我叫厨子去做。”

沈傲见天『色』不早,向梁先生道:“梁先生,这棋局还未破解吗?”

刘斌忙道:“方才得罪了县尉大人,大人恕罪。”

这是个折中的办法,唐、杨两家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商议得差不多了,新宅也早已修葺完毕,沈傲亲自去看了看,这里距离国公府倒是不远,走路也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占地不小,只是比不得国公府气派,里头的装饰都还尚可,既不花俏,也不失别致,前堂分为正厅、偏厅、耳室、书房以及角落里一排的下人房。过了前堂,便是后园,是家眷的住处,七八栋阁楼在树荫中连成一片,拱卫着一片花园,人工建了个小溪,溪水淙淙,自花园和凉亭边儿流过,这么大的屋子,沈傲这一大家子倒是够用了。

一番逗弄,狄桑儿哭笑不得,沈傲才洋洋洒洒地走了,沿着船舷欣赏着夜景,沈傲吁了口气,这花石船走得极快,沿途的商船见了它都必须避让,因而只一天的功夫,便直接从汴河入了淮河,再顺着运河直下,沿途的风景逐渐变化起来,山峦起伏,许多水道交织一起,沿岸偶有灯火闪烁,与星月辉映,分不清哪个是星辰,哪个是灯火。

沈傲嗯了一声,低声道:“我来陪陪你,你的身子怎么这么冷?”说罢,便将她搂得更紧。

沈傲点了点头,心里想,莫非这杨时和陈济有关系?又深望了杨时一眼,揣着密旨告辞而出。想了想,又晒然了,蔡京主政,当时朝中遍布党羽,杨时却是个聪明人,他的聪明就在于表明出自己的立场,不与蔡京同流合污。

沈傲颌首点头:“既然作出来,自是赠给殿下的。”

这一声娇嗔,让沈傲又心猿意马起来,伸手探入唐茉儿酥胸,搁着衣物小心抚弄:“我现在就要彻底地看穿你!”

“胡说八道!”王黼大怒:“你不要血口喷人,本大人哪里收了金人的礼物?”

他话音刚落,便有太监宣布旨意:“制曰:自古受命及中兴之君,曷尝不得贤人君子与之共治天下者乎?及其得贤也,曾不出闾巷……二三子其佐我明扬仄陋,唯才是举,朕得而用之,钦命,即此。”

苏柏对这篇文章爱煞了,又连读了几遍,叫了几个好字,连其他的考官都惊动了。其实这篇文章一开始还只是以思维敏捷为主,从有朋自远方来引申到了勤学,已是很难得,最难得的是,在最后,却又将勤学引申到了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道理,而这个道理,几乎是整个儒学的精髓之处。

………………………………………………………………………………………………

狄桑儿道:“安叔叔,不要理他,臭书生就会胡说八道。”

沈傲笑了笑,将酒器的底部给他看:“先生请看这底座,尤其是四脚的细微处,会不会发现有摩擦的痕迹。”

“是晋人的伪作?”安燕此刻再不敢小觑沈傲了,道:“请沈公子赐教。”

安燕连忙道:“小『奶』『奶』,不可怠慢了贵客。”此时安燕看沈傲的眼神不同了,对伙计道:“上最好的酒水来,招待贵客。”

说话之人声音脆生生的,有点耳熟,待那人从车厢里出来,沈傲才看清此人的相貌,原来竟是狄桑儿。

“好啊,原来是你!”狄桑儿已怒不可遏,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提起他的后领,那玉葱葱的手儿攥成拳头,朝着他的后脊砸去,狄桑儿的功夫确实不差,而刘慧敏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狄桑儿,狄桑儿那带着冲击的一拳下去,刘慧敏啊呀一声,便瘫倒在地,惶恐地看了狄桑儿一眼,连忙道:“小『奶』『奶』,小『奶』『奶』饶命啊……那酒具被我藏起来了,小『奶』『奶』若是想寻回酒具,便当小的是个屁,放了如何?”

………………………………………………

沈傲问他:“你说你什么时候睡的,谁可以证明?”

刘慧敏想了想,道:“应当是一更天,那时候恰好街上有更夫路过,因而小的记得比较清楚。对了,我回房睡的时候,正好碰到了曾盼儿,曾盼儿说他要去解手,还问我是否打扫完了。”

曾盼儿苦笑道:“是不是怀疑我是那窃贼?”

赵佶板着脸道:“你是不是窃贼,待问了便知道。我问你,你在失窃那一夜是什么时候睡下的?”

狄桑儿沉默了片刻,才是鼓足勇气道:“是安叔叔要我来寻你的,那件酒具被人盗了。”

沈傲将入仙酒楼的事说了,赵佶眼眸一亮:“当真是王右军的墨宝?”随即又想起自己方才金口已开,有些黯然:“好,我便随你去揪出真凶来,至于这宝物,我只看看便是。”

好在公府那冰窖里取出来的瓜果不少,又有后园的林荫遮蔽阳光,紧靠着林荫,是一汪湖水,带着几分沁人心脾的凉爽。

“那好,我就不客气了。”

沈傲忙道:“学生不敢,学生原本是想作一幅画献给皇上,只是要下笔时,却是踟蹰了……”

赵佶深望沈傲一眼,坐回御塌上,沉着脸道:“原来沈傲也是来做说客的。”

吴笔见沈傲从容淡定,虽是嘻嘻哈哈,可是眼眸中却是信心十足,大喜道:“好,我们去正德门。”

刘文急匆匆地来禀,道:“表少爷,礼部尚书杨真、礼部主客郎中吴文彩求见。”

如今骑虎难下,大话已经放下,三日之期转眼即到,到时自己的使队当真回国?

门子很是为难,道:“其实我家表少爷现在就在会客,诸位只怕得要等等。”

此时的大宋朝,在辽人和西夏人眼里,明显是属于那种人傻、钱多、速来的敲诈对象;而造成这种状况的根源倒并不是大宋天『性』软弱,这其中,已经涉及到了根本利益的问题。

门子前脚刚走,上高侯便大喇喇地进来,他略莫二十来岁,比之沈傲也不过年长一些,虎背熊腰,一脸的凶意,走起路来虎虎生威,浓眉之下一双环眼在厅中逡巡,瓮声瓮气地道:“不知大人叫本候来,所为何事?”

他虽是眉飞『色』舞,可是眼眸的深处,却有一股淡淡忧虑,不时地撇向北方。

与春儿的舅舅寒暄一番,送了聘礼,和春儿的亲事算是定了。

赵佶去净了手,与沈傲坐下说话,沈傲深知花石纲的坏处,心知一时也说服不了赵佶,于是干脆说些各地名川大山的风景,他在前世所见识的名山不少,一个个尽力描绘出来,口若悬河。

过了几日,吉日总算到了,大清早公府门前已放了鞭炮,带着聘礼的数辆大车刷了新漆,很是引人瞩目。沈傲被人拥蔟出来,今日的来人实在太多,单国子监的同窗就来了数十个,他们表面上自是来随沈傲一道迎亲的,其实这点儿小心思,却早被沈傲看破了。

沈傲下马,周恒一些人拥蔟过来,纷纷道:“快让开,快让开……”

众***笑。

于是便有人道:“唐大人太不公平,这明明是偏袒沈学士,不行,不行,换一个题。”

沈傲通报一声,邓龙和周恒俱都迎出来,二人见了沈傲笑,哈哈地寒暄一番,邓龙叫沈傲去见都指挥使,说是那位胡愤胡指挥使一直盼望与沈傲一见,要当面向沈傲致谢。

昨日酒宴上,沈傲虽与胡愤照过面,也相互敬了酒,可是碍于人多,倒是并未细谈,沈傲觉得这胡指挥使是个豪爽之人,颇有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品德,便笑嘻嘻地道:“那就劳烦邓兄弟去通报。”

胡愤龙行着虎步过来,沈傲连忙行礼,道:“见过指挥使大人。”

“侍读学士是几品的官?”夫人对这名目繁多的官衔知之不详。

周正与有荣焉,迎上去与晋王客套几句,亲自迎着晋王落座,见时候差不多了,便招待人吃酒。

杨戬正『色』道:“蓁蓁姑娘最大的症结便是身份上,不如这样,这件事杂家来办,杂家认她做女儿,再让她改头换面,除了这乐籍,如此一来,沈傲要提亲,可直接到杂家的府上来,由杂家来『操』办,这汴京城中还有谁敢说三道四?”

唐茉儿盈盈坐下,却是抿嘴不语;唐夫人道:“你的风流韵事我可管不着,还要问茉儿的意思,茉儿若是点头,过几***就带聘礼来,先下了定,婚事还可以再晚一些。”

沈傲点头道:“学生明白。”

沈傲出来,又翻身上马,赶赴邃雅山房去。

总算到了邃雅山房,仍旧还是那套规矩,春儿的舅舅就在二楼的厢房里迎客,让沈傲松了口气的是,那春儿的舅母没有来,这便好,见了她的舅母,沈傲就气不打一处来,不来最好,省得看着生气。

沈傲呵呵一笑:“这么说高进根本就不是读书人了,是吗?”

黑暗中有人踱步进来,来人竟是晋王赵宗,赵宗穿着紫『色』蟒袍,系着玉带,腰间缠绕着玉鱼袋,长靴踏入门槛,风采照人。

推官看着那些差役的举动,惊得眼睛都直了,怒道:“你们在做什么?还不赶快将他驱出去!”

推官一时无词了,这……这……这该怎么善后?

几个家丁已是大怒,忍不住凑近了些,公子哥张狂大笑,道:“她是你的妻子?这好极了,本公子最喜欢的便是别人的妻子,来人!”

轿中之人没有丝毫动静,似是陷入思考,许久之后,才从轿中传出话来:“格杀勿论。”

数十个禁军将沈傲围住,虎视眈眈,半点不敢疏忽。

夫人见他这副模样,便取笑道:“平时见你什么事都漫不经心,今日反倒怕了吗?”

沈傲大大方方地道:“应当没有这么快来,吉时还没有到,榜单都还没有贴呢。”

那刘建开了球,随即如范志毅一般找准落球点迅速冲刺,他的身材魁梧,竟是连续撞翻了一个助攻,待沈傲指定的后卫冲过来,却被他用膝盖一顶,后卫立即后仰跌倒。

沈傲无语,恰在这时,范志毅一脚勾住球,这一次再无迟疑,眼看到助攻和几个对方的鞠客冲过来,斜腿一飞,将球踢向李铁。

赵宗连连点头,道:“是啊,是啊,沈傲说得对,吴教头的球技是极好的,若是你走了,本王到哪里再去请教头?沈傲做你的副手,为你出出主意还可以,真教他挑起重担来,本王还是很不放心的。”

沈傲笑呵呵地道:“我不客气的,一点都不客气。”心里不由地咕哝:“祈国公府到底连了多少亲啊,卫郡公、晋王、还有宫里头,难怪说贵族之间错综复杂,单这些姻亲关系就够『乱』的了。”

沈傲在一旁听着,明白了,吴教头这是想教训自己,微微一笑道:“吴教头说得不错,有赏就有罚,不如这样,若是学生输了,这副教头学生不做就是,怎么样?”心里呵呵笑着,吴教头七弯八绕的说了这么多,不就是在等自己这句话吗?

晋王妃不置可否,笑道:“正午沈公子便在这里留饭吧,咦,紫蘅今日又跑去哪里了?从清早就没见人。”

沈傲应下,向夫人道别,便看到周恒朝他眨眼睛,一脸告别的意思,这个表情沈傲最熟悉不过,这位周大少是打算离家出走避难去了;至于周若,一副认真喝茶的样子,似是有意躲避沈傲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