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手机版 > 第158章:瓶竭罍耻

第158章:瓶竭罍耻

圣安娜手机版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大长公主已经有气无力,对他摆手,“快,带我们去见郡主。”

那掌柜的立即拱手道,“我家公子昨日夜晚便追随您出了京,只不过在九环山受阻了,今日辰时才从九环山离开。我一早就得到讯息,说您若是到了这里,就请暂留一日。”

谢芳华抽出袖剑,挥手去砍,袖剑本是削铁如泥的宝剑,可是在碰触到丝网时,却砍不动,转眼间,她一人一马被罩在了丝网下,人仰马翻。

“练会儿剑?”秦铮回头问。

燕亭坐下身子,凑近他,悄声道,“果然你的眼光不错,这样看起来,这个曾经的小哑吧……”见秦铮眼神骤冷,他立即撤回脑袋改口,“听音,你的听音堪比大家闺秀了。”

侍画一惊,“小姐,难道轻歌公子还有什么不能对人说的身世”

所以,当李猛带走的那两千人什么也没做就回来,她才受不住地摔了茶盏。

燕亭本来要说什么,被秦铮的声音忽然打断,他一时间住了口。

“你只记得和燕亭兄的仇,怎么就不记得和我的仇?”秦铮看着她,没有因为她的面无表情而减少丝毫笑意,依旧笑吟吟地道,“所谓事情有因有果。燕亭是被我打伤的,才见了血,导致你应承了血光之灾,这仇该找我不是吗?”

亲爱的们,这个月的月票虽然不会太好啦,但咱们争取别掉下去啊,就靠大家了。么么哒!

谢云澜对谢芳华轻轻摆摆手,谢芳华抿了抿唇,她如今再留在这里也是无用,遂不再多留,缓步出了里屋。

见谢芳华进来,秦浩止住话,皇上和英亲王都向她看来。

就这样死了?

“初衷吗?”言轻笑了笑,“自古皇权,同室操戈,谋兄弟之命,登临高峰,比比皆是。但是我从出生至今,皇室里,除了我,再无一位皇子,有时候,我都觉得,无甚意思。若是他回去争夺皇位,才更有意思,不是吗?”

言轻没说话。

谢芳华偏头瞅了他一眼,没说话。

“我和玉灼在这里等着。”谢芳华沉声说,“总不能不理会孙太医的死就去西山军营,既然被我们碰到,脱不了干系。”

玉灼见他不乱动,还算懂事儿,便躲回车前避雨。

谢芳华不理他,继续看着。

既然逼她喝了这么久的苦药汤子,秦铮也的确应该尝尝苦药汤子的味道了。

秦铮看着一大碗药递到了自己的面前,手僵了僵。

谢芳华看着他,炉火映照下,他清俊的脸色忽明忽暗,忽然,他扔了碗,一下子抱住了谢芳华,谢芳华面色一变,他还抱上瘾了是不是?刚要挥手打他,他先一步握住她的手,难受地道,“你最好别动,否则我吐你一身。”

来到书房门口,他对里面喊了一声,“父王!”

“是我!”秦浩回话。

李沐清、谢墨含对看一眼,也跟着燕亭去了小厨房。

除了三皇子、五皇子外,皇帝还有三位小皇子,分别是八皇子,十一皇子,十三皇子。八皇子刚刚十四岁,十一皇子和十三皇子分别十岁和七岁。

这个恶人!

谢芳华收回视线,淡淡地点点头。

只听英亲王妃又继续道,“从她进门,你可让她歇一日半日?你是堂堂英亲王府的长子,不是畜生。你这样作践自己的媳妇儿,跟畜生有什么区别?”

“糊涂”英亲王妃怒喝,瞪着他,“你以为出了这样的事儿,瞒着左相府就能瞒得住?你以为你媳妇儿醒来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没了还会坐得住不回家告状?左相和左相夫人只这么一个疼宠的女儿,由得你包瞒作践?”

哪怕因此暴露了自己!不过反正秦钰已经知道她的底细了,再多一个秦倾或者再多几个人,也没什么关系。

不多时,来福楼外传来一阵走远的马蹄声。

王倾媚咳嗽了一声,臭着脸顿时笑了,“我哪里知道你们偷偷跑出去惹了人借由杀手门来杀人?也怪不得我!”话落,见秦铮脸一沉,立即道,“我这就给你去拿!”话落,一阵风地走了。

秦倾垂下头,丧气地道,“我也知道多余。”话落,摆摆手,“走了。回去睡觉。”

“这二人就是你早先认错的人?”宋方看着那二人离开的背影,对程铭问。

“你说谁不自量力呢?来人!”秦倾被惹火了,对着身后挥手。

“光天化日之下?这些人拦截刺杀我们,你若是要王法,那么去找他们要去?”秦铮变了陌生至极的音,冷笑一声,拉着谢芳华绕过五人。

谢芳华抿唇,对二人询问,“咱们下山也不过一个多时辰,既然是一个时辰前发生的事儿,府衙的官兵怎么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

那人上前几步,看清了腰牌,连忙见礼,“原来真的是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小王妃恕罪,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好,我们就学这清平调。”李琴摸着冰玉琴拍板。

“我一看就像是你洗的,听言那孩子我让人教了多次,他总学不会将衣服展平整。”英亲王妃松了春兰的手,对她道,“你回去吧,一个时辰后来接我。”

为什么?

秦钰脸色较之昨日看来十分不好,可以说气色极差,见秦铮和谢芳华来了,他站起身,“韩大人还在他住的房间。”

秦钰疑惑,“刚刚仵作验尸,将韩大人全身上下都验了,若是有针眼,应该也可以发现。”

谢芳华点头。

秦铮看着她,“你离开两日了,皇叔依旧好好的,没了你,皇叔照样有人侍候。”

谢云澜“嗯”了一声,伸手推谢芳华,低声道,“芳华,醒来了,回府了。”

院落内的仆从极少,除了一名守门人外,一

春花、秋月待他离开后,悄悄推开门,进了屋。

“在里面,从回来后,房门便紧紧地关上了。”小童低声道。

秦铮点点头,眉头蹙起,看向一旁的玉灼,“你自小在平阳城长大。几乎鲜少有消息能瞒得住你爹娘。他们可曾谈过谢云澜?”

“你想死吗”秦铮盯着他。

“我先以为是你,但是后来觉得不是你,若是你,你不会趁机想杀了我。”秦铮道,“更何况,你那时又没有回京。

“这……”管家看向一旁的谢芳华,拿不准秦铮的主意。

“春兰,去取府中所有人的名册,我要点人。”英亲王妃又吩咐。

“她的医术自然用不到请太医。”英亲王妃道,“可是着实伤着了,她的身子本来就不好。不知道是哪个心狠手辣的,竟然要害她的性命。”

英亲王妃将谢芳华受伤、翠荷惨死的事情说了。

谢芳华好笑地问,“外面情形如何了”

谢芳华顿时被气笑了,“这种事情也治罪那你这个皇上可就是昏君了。”话落,她道,“我现在就启程,子夜之时,一定能与李沐清汇合了。”

他们已经骨血相连,性命相连,以后能不能平平安安好好地过一辈子还说不准,做什么要长久地这样分开过着忙着太亏待自己了。

谢芳华摇摇头,笑着将簪子放在她手里,“这个你戴着最是合适,凤凰奔月不适合我。”

谢芳华笑了笑,不置可否。

“真是好漂亮啊!”金燕也忍不住赞叹。

“二公子啊,这本来是小老儿想要留着镇店的,这一对簪子您想要,价钱上可不便宜啊。毕竟是巧手师傅半年做出来的,不说雕工和时间,只说这玉质,便不寻常,这一对可以暖玉。就算冬天寒冷,拔下簪子放在手中暖手据说也是可行。”那掌柜的道。

    风梨摇摇头,“芳华小姐,您还是别问了。”

谢芳华收了笑意,抱着篮子进了屋。

听言顿时愣了,抱着酒坛问,“公子,那这坛翠烟轻……”

屋。

谢芳华对他摇摇头。

总之,突然出了这等事情,秦钰这个皇上才是夹在中间为难。

谢芳华转了路,向府门口走去。

右相夫人不想走,右相凌厉地瞪着她,她跟着走了出去。

右相夫人怒极,“那好,既然你愿意替他顶罪,是你自找的。”话落,她对秦钰道,“皇上,您也听见了,郑孝纯愿意为他弟弟顶罪,我女儿的样貌不能还回来,您一定要重处他。”

右相已经目光涣散,勉强扶着桌案,聚了一丝精神,看着秦钰,沙哑地断续道,“皇上,不必请太医了,老臣一心求死……”

过了片刻,外面管家喊,“太医来了。”

雨花台内,一时和风寂寂。

谢芳华看着她,同样低声道,“除了荥阳郑氏,天下人才济济,好男儿多的是。未必非荥阳郑氏不可。不是吗你我姐妹情分,我劝你,还是不要趟进这趟浑水吧。”

金燕又道,“只是我没有想到荥阳郑氏不但不能用,反而还有问题。”

“如今是什么情形”谢芳华问。

金燕看着他,依旧平静,“我没有作践自己,只是在做我自己认为值得的事情。”

秦钰猛地挥手,“你给我滚!”

玉案瞬间被砸碎了一角。

谁也没想到太子是等在这里

谢林溪有些焦急,“那怎么办难道芳华妹妹真要进宫待嫁这进去容易,出来呢”

“要不然,换人易容替你进宫吧”言宸思索片刻,试探地建议。

“妹妹”谢墨含追上谢芳华,对她喊了一声。

“姑姑那是两国联姻,自然要从皇宫出嫁。我如今也算是给忠勇侯府的荣耀。”谢芳华握住他的手,蹙眉,“外公不是将你身子治好了吗怎么如今这个时节手还这么凉。”

英亲王妃呆住,其她几位夫人也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