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手机版 > 第17章:水性随邪

第17章:水性随邪

圣安娜手机版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这一战,易峰得到了能够缔结第八灵根的宝贝,可同时也将易可儿与辰震仙帝暴露出来。那些与易可儿以及辰震仙帝战斗过的仙帝们回去后,就派人详查了一番,易峰等人虽然遮掩得很好,但那么多仙帝同时派人来查,康庄仙门很快就进入大家视线里。

高大怪物无比惊恐地怒吼着,却无法将易峰从那玄妙状态中拉出来。

生命元力与易峰的魂力配合之下,先是稳定了易峰身体内的功力暴乱,随即又开始竭力压制丹田内的三种能量,已经是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

不过,在凌王府中却是还有一位高手存在,虽然不是明火宗的弟子,却也算是她凌灵的客人。那人有金丹中期实力,在凌灵几人下山时相遇,对凌灵一见倾情,故而才随行来到圣京城中,赖在凌王府中不走。

那颗易峰根本没有看清楚样子的神丹进入腹中后,顿时开始挥洒药力,如同春雨润物一般,开始滋养和修复易峰的身躯,同时还释放出庞大的生命精元力,弥补易峰的亏空。

这些日子来,确实忙得有点焦头烂额,根本没空去寻思那些不着边际的憧憬。

而易峰让九魅狐妖逃走时,因为那张巨脸实在太强,他便让九魅狐妖等无论如何都不要回来,九魅狐妖等为了不拖易峰的后腿,此时恐怕早已经逃远了。

雨还在下着,风还在嘶吼着。

近二十天的接触,易峰更加喜欢这位已经开始叫自己易哥哥的小女孩,而那两个金丹后期的修士则是对易峰越来越冷。那位文师弟还曾传音警告易峰不要打韩烟儿的主意,而易峰却是只回了他一个不屑的邪笑。

那道本源之光划破空间而来,所过之处,竟是连时间都在扭曲,同时带着一股子浩荡的毁灭之气,显然是融合了多种法则神通。

易峰只是冷哼一声,并未理睬。半晌过去后,另外一个分神中期高手也被鬼头吞噬,成为一个鬼头升级分神期的大补品。易峰试着结出几道神级法诀,都获得成功,便没有再练习了,只是紧紧盯着长空。

新的噬魂魔杖与原来的噬魂魔杖,虽然品级差了很多,但模样并未有太大变化,就连鬼头大军虽然变强了,也一如从前。南宫雪琪一眼便认了出来,还惊呼出声了。

在光幕之中的鬼头,则是被纷纷而落的红色光剑击中,接连不断的化成缕缕黑烟。

易峰双手微微用力,将韩烟儿拥入怀中,脑袋沉到她的肩膀上,轻声道:“你这小妖精,害我想得好苦,我历经千辛万苦来这里寻你,前几天练功还险些走火入魔……”

那诅咒所化的黑雾,像是很有灵性一般,竟是不时发出阵阵呼啸,像是受伤的猛兽在嚎啕,又像是在威胁易峰赶紧住手。

“我估计她是死了,方才她反应有点慢,就算是她有着极品仙器的肉身防御力,就算是当时她还祭出神器防御了,估计也抵挡不住那股子冲击。”辰震仙帝似乎很爽快地说道。这家伙应该还对自己中了九魅狐妖的媚功而耿耿于怀。

到了龙星外围空间,易峰果然见到了革膺帝君以及不知道用什么方法重塑了肉身的纳兰帝君。与这两位帝君也没有什么好多说的,易峰直接对二人分别打过去一道镇天诀。以十系神灵之力发动的镇天诀,不仅威力强绝,还带着绝对锁定,任凭两位帝君同时防御和躲闪,也还是落得个肉身崩溃的结果,当他们的仙婴欲逃遁时,却被易可儿分别赏了一根雷刺,继而彻底挂掉,不留一丝痕迹。

以这风火珠此时的威力,中、下品仙器级别的法宝,肯定是遇到就会被焚化,就算是上品仙器也难以在其中坚持太久,恐怕也只有极品仙器与神器级别的法宝才能长久置身于这风火之中。

“呵呵,别的东西我不知道,不过你那储物戒指,它吞下去肯定能消化。”

这不是废话嘛!修为不到金丹期,就无法以金丹元火淬炼属于自己的飞剑!

这个却是直接导致,阵法受到更为充足的能量支持,那黑洞的吸力也再次被加大,而易峰抵挡起来也相对困难了很多,对九系神灵之力的需求也加大。如此之下,九系神灵之力由于被调动太多,暴乱的倾向越来越明显。

放眼整个神界,能够如易峰这般将神识在主城里随意穿梭的修士,只怕很少很少,即便是天尊也未必能够做到,除非是天尊在灵魂修为上造诣极深。

花香弥漫,血焰魔帝倒也是有情致的人,没有继续飞在半空,而是与众人一道落下来,行走在花海之中,一边走,一边看着美丽的蝴蝶翩翩而舞,看着成群有着美丽羽毛的鸟儿在花丛之中飘然飞扬,听着婉转啼鸣。

果然,两种修真界都少有的火焰甫一接触,便爆发出一股股强绝的气势,但却是谁都不能前进一步,而森林之中则是顿时大火弥漫开来。五更,求收藏、推荐……

可能是听到了陆长风的言语,那女鬼竟似疯癫了一般时哭时笑,而周遭的阴气则更加沉重起来。

如此之下,易峰虽然重伤,却反而安全了,那些仙门均是纷纷返回驻地,不再参与围杀易峰的行动。赤都华府虽然依旧在坚持着,但他们的人力毕竟有限,想要在广袤的海域寻找一个修士,难度太大了。

易峰一脸苦闷地休息片刻,强压着已经有了暴乱迹象的功力和身体的苦痛,缓缓地向更北方而去。目前三位散魔肯定在四处寻找自己,以他们的速度很快就能找来,逃跑还必须咬牙坚持下去。

妖兽大军也是在这一刻出现了短暂的愣神,均是不明白小黑为何如此,在狮虎兽的怒吼下,大家又纷纷扑向了渺小的小黑。

斩天虽然是也记住了,但与南宫老怪一样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一下,毕竟内容太多仓促之下任谁也不能当即看出什么有用的讯息来。

再则,武门等几大势力现在不仅有七位神王后期巅峰高手,还有几十位神王级高手,也都是久经杀阵之辈,而康州城内此时明显没有这么多好手。

至于其他飞禽族高手,则是挣扎在魔气之中,与悍不畏死的鬼头大军进行殊死搏斗。

此时,三位妖族天尊也知道形势危急,便有两位天尊奋力抵挡,而那位超级神兽凤凰天尊则是趁机准备发动天赋神通。

可恶的是,那黑风老魔只是有选择性地传给易峰讯息,大多都是功法与修炼经验,根本没有对神园与神界历史的描述,让易峰想要快速揭开谜团的愿望破产。

虽然易峰有点对他们不放心,但唯今之计也只能选择相信他们。只要易峰自己不死,沙鼠妖与麒麟兄弟绝对没有胆子敢动易可儿与冷依依,其他修士估计也不会那么愚蠢。至于出去之后,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暂且不予考虑。

季常平也不是愚笨之人,稍稍回忆下比斗的过程,就已经明白中了对手的计,但同时也知道,对手应该是隐藏了实力。暗暗记下易峰的样子,他便离开了。

直到天色明亮,易峰才停止为二人疗伤,二人的伤势也被稳定住了。不过,就两人现在的情况看来,短时间内也不会从入定中醒来。

“血焰魔帝?”易峰则是眉头蹙起。魔修,还是能够被末原仙帝叫出名字的魔帝,肯定不会寻常人物,不然末原仙帝这么一位仙人岂会知道。

血焰魔帝其实也很想留下两位帝级中期仙人,但他也不想惹怒了仙人们的顶级高手,虽然他实力很强,但若是遇到帝君级人物,他可没有什么胜算。

青年修士在微微起身时,身体四周的空间都微微波动,给易峰一种虚幻的错觉来。易峰已经见过一位天尊,就是康州元畅,当时也有过这种感觉。

而易峰刚刚离开风雷寨,康州方面在神界大陆中央区域的人员就来了,只是没有能够见到易峰一面,只能留下联系方法后离开了。

“你是何人?”女子一身白衣,微微有些皱了,而脸上却是有了几分血色,不再是那么苍白,淡淡的一句问话,还透露出几分从容。

一只体型巨大的乌龟浮出水面来,而其周身则是缭绕着淡蓝色的水雾。

小黑似乎对那些方才还臭屁无比的青年高手的表情十分满意,淡淡然的点了点头,随后默默退到了易可儿身边,几近讨好地道:“可儿妹妹,你黑哥为你出气了吧?”

云空天尊等人修为都很高,自然可以听到暗彬之言,脸色顿时涨红了起来。不算忽然出现的小黑,神界大陆只出动了元畅,却是落得惨败。

天尊高手亲自封印的东西,岂能平凡了。如果平凡了,天尊何苦去封印,直接将之抹杀便是,显然里面封印的东西连天尊都无法抹杀。

祖神的恐怖实力,让云空天尊顿时蒙了,自己在祖神面前似乎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不用想也知道,暗黑祖神肯定不会受黑**烟影响的。

可是十天过去后,易峰还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自己却是已经不能前进半步了。此时他只要向前一步,浑身的功力稍有松懈,便要退开十步不止。除非他能够一口气坚持走下去,否则就只能停留在原地,甚至在原地都无法长久而立。

行到最里面,饶是有斩天剑在前面挡着,易峰也觉得身形在不住地摇晃着,几乎难以稳定。而且,周身的温度即便是有斩天剑全力抵挡,依然让易峰一头汗水,身子也如同沐浴在烈火中一般。勉强向洞穴下面看去,易峰看到了一株一尺高的青色植物。

易峰冷哼了一声,道:“你送我至宝,原本就没安好心,你认为我会承你的恩情?”

云空天尊叹息了一声。

银甲地龙王当即飞起,快速靠近易峰,它此时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本来易峰可以召回斩天剑与天火玉净瓶的,可那妖婴似乎十分聪明,一直攻击两件法宝,使之连连爆退,根本不能在妖婴的用心阻拦下与易峰汇合。此时的小黑虽然很想出来帮忙,它也已经憋气了很长时间,奈何易峰这些天来遇到的高手实力都太过强悍,即便是小黑出来,也只是易峰的累赘,不如不动。

那妖婴虽然躲开了血灵镜,但近十万鬼头将它本体围得密不透风,它想要回返就必须穿越厚度达几百米的鬼头军团,估计没有回去就会被鬼头吞噬进去。毕竟妖婴的防御力可没有本体那么变态。

推荐妙手大大的《随身携带百万妖兽》,大家有空可以瞅瞅去。元畅心中很是不爽,自己分明没有恶意,而且还主动散开领域,竟然落得个几乎被对方制住的局面,若是易峰此时要攻击自己,自己虽然也有保命的本事助自己无恙逃走,但毕竟是伤了自尊。

元畅一滞,随后道:“我可不是来解释什么,更不是来请你原谅什么,我只是想和你说说,此次那几位天尊请我去说了些什么。你应该知道,若不是有十分要紧的事情,你在康州城内动手时,我应该是在场的,不会去别的地方,而且其他势力也会有天尊在康州城。我们之所以都不在,就是因为……”

看样子,听口气,这元畅似乎是真的被触怒到了。

当斩天剑劈中那团液态混沌之力时,半空一道耀眼的极光闪烁,而后便是一道惊天炸响。神界大陆那坚实无比的空间,竟然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空间黑洞!

“估计是那小子也有情况,比如说那法宝爆发之后会有负作用,比如那小子忽然功法逆转,比如……”斩天一口气说了十几种可能,似乎都有点根据。

易峰一边卖力逃跑,一边心中思量着对策,当听到仙界二字时,忽然有了主意。

他为什么厌恶易峰,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可能是因为易峰同样很优秀,但却是魔道之人;也可能是因为梦嫣仙子对易峰的暧昧态度,这种态度让他几乎有种要杀掉易峰而后快的冲动。别人不知道,可凌虚剑宗的人都知道,自己已经追求梦嫣仙子许多年了,梦嫣仙子之前还对自己似乎有些情意,可自从易峰出名后,梦嫣仙子就对自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架势让他很是恼火。

然而,当易峰再靠近几分后,自己的速度居然大减,周围的空间宛如灌了铅一般。

“呵呵,未战何言胜负?”小芙只是笑着应了一句,一样是很自信。

不断靠近神界大陆,一路都是风平浪静,似乎是武门与越玄神宗放弃了对易峰二人的追击。当然,这是有原因的,主要是因为神界大陆因为驿星换届,各大势力暗流汹涌,都把主要精力集中到了争夺驿星控制权的事情上,自然不想在易峰二人身上再折损太多高手。

因为也有着顾虑,易峰二人基本上不会在一个驿星上停留两个时辰以上,他们虽然确实是在不断靠近神界大陆,行踪却有点难以捉摸。

还没有等易峰等人看清楚大厅周遭的一切,大厅之中,却是从天花板上落下道道流光,那些流光盘旋飞绕一会儿后,渐渐组成了“幻无止境,正邪昭昭”八个大字。

山腰之处,果然有个幽深的山洞,自洞口向里面望去,竟是黑漆漆的一片。

“小子,这沙鼠妖目光闪烁,而且气息不稳,估计要对你不利。”虽然斩天估计易峰应该可以看出来,但易峰此时状态特殊,他也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你如何认得此树?”这是斩天说的。易峰虽然是说谎,可也说的很靠谱,就连斩天都觉得易峰确实认得此树。

易峰想要去阻止,奈何自己的攻击对人家根本没有效果,此时他真有惧意和退意。

很显然,易峰对这些不死卫兵发动了空间流放,到了他现在的水平,纵然是大主神级的强者,也难以抵挡他的空间法术与时间法术。

通道乃是一个迷宫,而且死气对精神力与魂力有着极大限制,若是一般高手进来,只怕是需要费很大力气才能找到目标。

“能不能行,我不知道。但是,老魔既然如此说肯定是有几分把握的,你照做就是了。这可能是老魔最后一次尝试了,你最好尽力,不然我们一个也走不了。”麒炎摇头说道。

这支军团要传送而去,自然是将传送阵完全封锁,其他人想用那就得等等了。

而后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易峰随意找了个酒馆,便安坐下去,静静等待那支军团传送而去。

说起这鬼灵,其实就是就是南宫雪琪名义上的徒儿,也就是许多年前易峰刚出道时击伤的元婴期鬼妖。那次其实就是南宫雪琪带着鬼妖偷偷潜入正道星域,正好南宫雪琪就选择了幻灵星。为了不让自己的出现引起注意,南宫雪琪将鬼妖丢到了幻灵星后就离开了。许多年过去后,南宫雪琪见鬼灵未回,就去到幻灵星寻觅,而后就遇到了当时风头正劲的易峰,这也算是南宫雪琪与易峰的缘分。

“哼!她不是你姐姐!”易峰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有过一次砍收拾龙骨的经历,易峰知道,龙骨之内应该有颗龙珠才对。

“臭怪物,给我去死!”

“我要在最后凝结器胎,使这噬魂魔杖具有器灵,以后控制起来会很容易,而且威力也会有不少提升。”血焰魔帝盯着易峰,解释了一句。

而城主府中的强者,则纷纷来到地下,到了总管的密室里,可却没有谁能够开启那扇石门。由于没有见着总管,大家都认为总管在里面,故而也没有太过忧虑,只是静静守护在外面。

但易峰还是毅然踏入了那个闪着亮光的门户,进入到了一个笔直的通道之中,用了大概百息不到的时间,就进入了又一个大厅之中。

况且,巨灵神族族长已经陨落,被东辰天尊吞噬了一切,若这里是完全是巨灵神族族长掌控,应该早就崩溃了才对。

也不知道向下了多远距离,担心赶不上的易峰,冲到了所有修士的前面,感觉温度越来越低,而死气则是越来越浓重,空间压力也是渐渐加大。

那通道周围全部被空间之力包裹,从中透溢着一股股凝为实质的死气,隐隐之中似乎还能听到九幽深渊的不死强者的嘶吼声传来。

当然,也不排除人家最后清扫了战场,将自己一方死去的修士尸体带走了。

然而,这里的精致特别,倒是也能吸引不少妖族修士前来观望。

“这也不能怪九魅呀,毕竟当时我并不在现场,手下人担心控制不了神府太久,故而出手逼出其中之人,倒也不是有心要害你那夫人。你也说了只是险些害死,并不是害死了,事情还未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九魅狐妖依然镇定地说道。

观那些骨怪的表现,似乎对骨龙十分尊敬,无有敢冒犯者上来寻事,而那骨龙一马当先,高昂着龙头,宛如将军在阅兵一样。

而一块神牌虽然无价,但仙界的一方帝君在收购时,确实没有一人愿意付出冷依依开出的这种天价。

“师傅,让您老担心了,是易峰太……”

易可儿来到易峰跟前,以为易峰又像上次那般喝晕乎了,小手中却是浮现出了雷刺。

那闪着耀眼光芒的雷刺,缓缓地向着易峰的大腿移了过去,当易可儿就要猛刺易峰一下,以惩罚他冷落自己时,易峰忽然伸出手来,正好握住易可儿的手腕。

“讨厌!你就不能让人家刺一下嘛?”易可儿收起雷刺,鼓着腮帮子说道。

若是易峰在星空中发动星辉剑诀攻击,绝对比在幻灵星时要强大一倍不止。

攻击力直接翻了一倍,在对敌之时,可是能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不过,在星空中练习了几个月后,易峰虽然对星辉剑诀更加熟稔,但却依然不得突破到星辉后期。

不过,即便是大家心中疑窦重重,也没有人敢去质问,即便是连破穹也不行。南宫雪琪毕竟还未对婚事表态,更不算是他的妻子,他现在也只是一厢情愿而已。

来人既然说出如此言语,肯定也有着与自己一样的考量,血焰魔帝心中顿时紧张起来。来人既然能够想到此一节,只怕是会不顾自己的两个晚辈而独自逃走,反正魔尊是肯定不会动手杀晚辈的,他又何苦去魔尊面前寻死呢?

来人却是回道:“魔尊大人既然不会杀我的两个晚辈,我为什么要去见他呢?再则,我迟早都会与他见一面,只不过不会是以这种情形去见他。他应该知道,我是不会接受威胁的。不过,我可以试着先救走一位。”

易峰见此,也没有太多犹豫,当即冲了上去,虽然没有出手,却是外放九系神灵之力将血焰魔帝护持住。

可让袁清很震惊的是,他按照易峰传授的双修功法与禾儿公主欢合,效果竟然是那般的强大。当然,不是易峰的双修功法强大,乃是因为禾儿公主的体质与血统强大,连续双修一段时间后,袁清的修为居然险些突破帝级后期,甚至连服用神丹吸收神石强行提升功力所带来的副作用也完全消失干净。

心中有些同情这帮乞丐的遭遇,同时还在思量是何人所为时,那老乞丐竟然出声了。

易峰故作垂死之状,问道:“你方才用的可是仙家灵符?”

总共有六人,一位金仙初期修士,另外四位都是天仙,剩下的那位甚至只有地仙期修为。而那地仙俨然还是个孩子模样,不过,他们却是不知道弄倒了多少玄仙级高手。

当身体的防御被破开后,那如针似剑的魔气直接侵入易峰的筋脉,一路杀向丹田。

只见元婴神色肃然,双手飞速结出印诀,一道道四系真元力护持周身,而后缓缓将魔气吸入口中。

那三劫老魔根本没有想到,易峰居然能够扛过黑色长鞭的灵魂攻击,在他看来,以易峰的灵魂境界,只要被黑色长鞭捆住,黑色长鞭中的魔气就会很快将其灵魂绞散。

也难怪,即便是仙帝来了,也只能无奈而退。

然而自己那倒霉孩子的仇恨,却是让魔龙根本不会放弃追击,纵然是穷其一身,纵然是海角天边也要追上前面的敌人。

跟在魔龙后面的银甲地龙王越飞越觉得气血匮乏,上次在易峰离开后,它本欲将一干人类修士杀尽,却是遭遇了一位人类女性魔修,那女魔修有着渡劫初期的修为,竟是将自己打成了重伤,若不是自己最后拼命将那女魔修惊走,后果恐怕还不止是受到重伤那么简单。

越贤听此,脸色未变分毫,还真就笑着退了出去,远远观望着,身边的两位神王后期巅峰高手心中虽然不解,但却没有询问,对于越贤保持着很深的信任与尊重。

易峰心中暗自揣摩,这幽冥死域忽然降临倒底为何,而强大的不死生物把活着的修士抓来又有什么用意呢?

幸福来得如此之快,真是让他不能接受。

易峰虽然知道天火玉净瓶中盛装了海量的天火,但如此速度的流失,却是让他心惊肉颤。照这么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天火玉净瓶就要成为一个空瓶子了,而易峰就不知道要到哪里才能采集到如此多的天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