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手机版 > 第166章:心随境转

第166章:心随境转

圣安娜手机版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那是当然,唐毅不可能被打倒,只要在水中,在海底,没有什么能够打败他。”

这诡异的一幕让他们完全摸不着头脑。

商人1号:曼珠沙华婚服是什么东西?

苏沐风在夏以沫的身边蹲下,看着她眸子里泛着的惊惧和脸上的害怕,心疼的凝了眸上下打量着她,“沫沫,沫沫……”他双手抓住了夏以沫的肩膀,强制性的不让她晃,“沫沫!”

龙尧宸站在小树林里,他的脚步就像是被钉了钉子一样,无法在踏前一步,他看着前面相拥的人,缓缓的眯起了眸子,双手猛然攥起,“呼呼”的大风下,传来渗人的骨节错位的声音。

夏以沫大步的往山下走去,自从和龙尧宸在一起,不管那次,仿佛她都是刚上班,就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开始不停的休息……

忆风华:o(n_n)o~暖暖嫂子好……

龙尧宸嗤笑一声:“怎么?不说乐乐不是我的儿子了?”

苏沐风看着门关上,人起身走向露台,再次拨着夏以沫的手机,却还是转到了留言信箱……他眸光噙了担忧的蹙眉,随即拨了另一通电话,“苏妈,给我梦想那边这次演奏会负责人的电话。”

他这个样子,还真是像夏以沫,明明知道自己错了,却倔强的拗着。

“……”苏沐风凝着快要爆裂的头,舔了舔唇,乔治却十分有眼色的急忙倒了水,扶着他喝了些。

龙尧宸以往未睡,直到天色蒙蒙亮的时候,他才去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去了书房。夏以沫还在沉睡着,他不放心,加上事情已经基本处理的差不多,剩下的就只有等议会的召开,他自然也没有前些天那么忙碌。

拉回视线,夏以沫偏过头,闭上了眼睛,神情淡漠的一点儿表情都没有,除了苍白留下的就只有抗拒的冷漠。

一句话,李逸噎住了,不知道的人都以为曾月如今的地位是靠曾首长在军卿的地位,加上曾家的人在各地部队里盘根错节的人脉,可是,他却是知道的,曾月有今天,完全是靠她自己,甚至,不熟悉她的人都根本不知道她的家底。

每次见到spark,他就不能遏制自己的自责,今天那么悲伤的音乐无意的透露了spark的心事,这下子……苏浩不知道又要“自暴自弃”多久了!

夏以沫是回来的很快,她站在别墅的门口,任由着夜里的寒风犹如刀子一样的滑过脸颊,咬着唇盯着紧闭的门,夜灯打在她的身上,透着一股让人怜惜的落寞……

她问经理为什么?只换来一句“没有为什么……这个是上面的意思!”

看着夏以沫的闪烁的眸光,龙天霖脸上的玩世不恭也渐渐隐去,他深深的凝视着夏以沫,突然,不由自己的情不自禁的在夏以沫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小泡沫,你会变成绚丽的珍珠的……一定会!”

可是,在门口的时候,刑越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龙尧宸微微蹙眉:“那你想过后果没有?”

颜若晞抿了下唇,垂眸缓缓拿出了左手,少了外套遮掩,红红的,上面起了不少水泡的手看上去有些渗人。

去医院的车上静缢的让人压抑,颜若晞垂眸说道:“宸,你不要生气……这次是意外,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很好,他龙尧宸的女人也有人敢动!

他的沉戾夏以沫完全没有知觉,冰冷的水的触感让她浑身瑟瑟发抖,身上的伤口沾染了水,早已经痛的麻木,或许,她还能更痛一些,在这个男人的身边,也许,这样的痛根本不算什么。

夏以沫身子微微一僵,她有些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仿佛能看穿她所有的心事,这样的他……让她越来越惊恐。

“嗯?”夏以沫转头疑惑的看着龙尧宸。

别墅里,夏以沫一直被龙尧宸在记者会上的话震惊的不知道要如何反应,她那会儿打电话,只是心情郁结无处发泄,想着没道理光自己难过,就想也不想的打了龙尧宸的电话,他没有接,她也没有在打,当看到他又打不过,心里一憋屈,一股脑儿的撇了一句后就开始哭,谁知道他没有多会儿就来个“你不是第三者”就挂断了……

副院长凝重的点点头,随着他的肯定,众人的脸色也变的凝重了起来,三个男人虽然谁也没有说话,但是,却一个比一个眸光沉戾。

命令式的不容置喙的话语透着霸道,莫忻然怔怔的看了半天,方才嘴角露出一抹怪异的笑意……从那晚知道了父母的事情之后,冷冽的态度就变得卑微起来……她不是不清楚,只是,不想去面对。

那是一年的夏天,龙岛那年的天气十分的好,不会很炙热,时而的绵绵细雨总是将龙岛的一切冲刷的极其干净。

一,天霖想要让他知道,也让他见证他们的幸福开始,甚至,希望沫沫明白,他和她已经成为过去了。

“我……”

“去吧!”苏沐风打断了夏以沫的话,轻轻推搡了她一下。

夏以沫鼻子瞬间就酸了,她红着眼眶看着前面日思夜想的人,这一刻,没有人明白听到他声音的那刻,心情是什么样的,仿佛很酸,又好像很苦,可是,最后却都变成了甜甜的。

冷冽打着伞行走在齐亚岛的街道上,没有人会留意他,就像他也不会去理会别人一样……

“殿下!”沈麟上前接过冷冽手中的伞继续给他撑着,他也看了眼东面,心里微微一叹后说道,“殿下打算将她一直留在宅子里吗?”

冷冽停住了脚步,然后缓缓的将脸侧移,冷厉阴寒的眸光犀利的看着前方一栋摩天大楼……他缓缓抬头,最后目光透着嘲讽的落在偌大的logo上,那个整个齐亚岛,甚至在世界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的冷氏集团的标徽。

闭上酸涩的眼睛,饿了一天的她仿佛饿过油了,一点儿胃口都没有,奇迹般在房间里变出来的美食是她一直奢望的,而真的摆到面前时,她却完全无感。

“莫小姐,今天真早。”佣人含笑的打招呼,对于这个外表看起来孤傲冷漠,内心实则善良的莫忻然,私底下,她们都是喜欢的。

他热爱拉小提琴,因为,这是妈妈的梦想,可是,他每次站在舞台上,却又惧怕着探知音乐的深处,这样矛盾的心情,在此刻的音乐下变的更加清晰起来……

他掏出烟点燃,袅袅的烟雾在四处弥漫开来的同时,他微微眯缝了下视线……此刻,他除了等待,没有任何的办法。

龙天霖收回手的同时,眸光轻轻落在掌心里,那微凉的感觉还在手上,在夏以沫抽走的那刻,他好像心里有什么感觉也被抽走了,空落落的,这样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

龙天霖目光深深的凝着一脸慌乱的夏以沫,渐渐的,眸光变的犀利,问道:“小泡沫,你认为我对你别有目的?”

轻轻的话语就像小锤子一样敲击着夏以沫的心,当他说到“东西”时,夏以沫猛然抬眸,眼底有着惊讶的看着龙天霖,看着他俊逸的脸上那抹淡淡的笑意,夏以沫的心又一次忘记了跳动,只是,这次是惊吓的!

龙尧宸开着车在齐亚的路上行驶着,凭借着超强的记忆里,他记得附近有个不错的公园,依照夏以沫的性子,如果是出来走走,又走的远了,必然,这里是她的首选。

那张照片是她这一个多月来唯一可以带走的回忆,就算手机在她身上,离开后,龙尧宸也不会给她电话,他们从此不过就是陌生过客罢了。

夏以沫静静的走着,沿途遇见海叔和兰姨,她打了招呼,海叔和兰姨目送着她离开,夏以沫不知道海叔他们知不知道她是彻底的离开,可是,那都不重要了,反正……以后大家都不会再有交集。

“是吗?”苏沐风的声音空洞极了,他微微垂眸,“对她好,就好……”

苏沐风的话就像一块大石头压在了苏浩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心里不安起来,那样的不安透着抗拒的恐惧,仿佛,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在苏沐风的身上。

“龙爸爸……”软软糯糯的声音带着不开心的传来,竟是让人心疼到心窝里了。

“哼!”乐乐气呼呼的嘟囔的声音传来,“你早上答应我,说会和妈咪一起来接我放学的,可是,最后是刑越叔叔……而且,你们也不在家!”

夏以沫出了检查室往休息区走去,龙尧宸并没有跟过来,也许是因为眼睛的事情,彼此之间总是存在着一些抗拒吧。

“龙总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力把他的毒瘾戒掉的。”戒毒所的警员很是客气,一脸阿谀的说道。

“好了,我也就不打扰你们的工作了,”龙天霖起身,“回头,我会拜访你们所长的,至于你们今年的业绩奖金,我预测,应该是很可观的。”

舒缓的钢琴声洋溢在餐厅里,侍者将龙尧宸点好的餐点送上,龙尧宸一脸淡漠的为乐乐铺了餐巾。

“嗯!”

好似安慰自己,又好像在鼓励自己,夏以沫嘴角噙了抹苦涩的同时,缓缓阖上了眼睛……夏以沫,勇敢的往前走,就算你痛苦,也要装作幸福,因为,只有你不再回头,也许才不会让那些会受伤的人,不再受伤。

而二叔,为了对外宣传部那个曾经的部长宁筱悠,更是一辈子单身,只是守着这间“深情密码”,延续着宁筱悠对红酒的那份执着。

龙昊琰并不介意龙天霖的话,只是温润的笑着说道:“你偷走我那么多酒,我还没有抱怨,你小子倒是先抱怨了起来……”

小麦一听,笑了起来。兰姨和海叔是比较传统的人,也因为此,特别的善良,谁要是对她们好,就恨不得掏心掏肺的。

“小麦,别缠着兰姨了,这么晚了,兰姨也要休息。”彭宇阳提醒道。

“嗯。”小麦应声,又亲了下兰姨,“兰姨,晚安。”

“你们也早早睡吧。”

夏以沫听着小麦的分析,渐渐的垂下了头,她轻声问道:“那……那我该怎么做?”

躺在床上,夏以沫没有睡意,脑子不停的充斥着和龙尧宸抵死缠绵和她站在门口听到那**声音的情景,顿时,胃里翻腾了起来。

暗暗自嘲了下,龙尧宸淡漠的收回目光,眼睛里渐渐隐现着一撮愤怒的火苗,菲薄的唇角噙着自嘲,冷峻的脸上有着一丝疲惫的倦容,他仰头将杯子里的酒一下子倒入嘴中,然后起了身往屋内走去……

龙天霖走了上前,和夏以沫平行站着,过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沫沫,你是决定要放弃哥了吗?”

龙天霖倪了夏以沫一眼后又看向窗外,“沫沫,有些东西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曾经再美好的东西如今也已经不再是你想要的那种了。”

“我去给小宸电话!”凌微笑气恼的猛然站了起来,她刚刚动,就停下了,她看着慕子骞和苏墨问道,“你们的意见呢?”

苏沐风双手抄在裤兜里向前走,夏以沫很安静的跟着,错开了半个身体……

“咚咚!”

“为什么?”刑越不解,先不说宸少是不是真的失忆了,如今这样的僵局,夏以沫和小少爷都走了,疯子就算去了,也没有多大用处。

嘿嘿一笑,苏浩挑眉,“如果夏以沫和宸少和好了,那么,作为xk话事人老婆的小跟班……很显然,他也是xk的人!”

夏以沫看着漫山的玫瑰开的正艳,穿着作训服的她思绪飘的有点儿远……

不过就是一个号码,明明知道她一遍遍的电话来的目的,心里却不愿意正视,甚至,奢求着什么……

“哥……”莫忻然难得的娇嗔,“我和冷冽这样其实也还好,只是没有婚礼,没有领证而已。”

龙岛的天空依旧晴朗的没有一片云,龙尧宸和夏以沫的婚礼虽然忙碌,可是,并没有请很多人,观礼的基本都是二人生命中有着意义的人……

仪式过后,将是在皇家别苑举行的宴会。莫忻然车向晚陪着夏以沫换衣服,“无情”的放弃了龙尧宸为她准备的礼服,她穿的是莫忻然亲手设计的那件。

脚步慢慢的靠近,在懒人沙发前停下,一双铮亮的皮鞋上是被西装裤包裹的修长的腿……冷冽缓缓蹲身,看着莫忻然的睡颜嘴角不自觉的噙了抹淡淡的笑意,就在莫忻然无力的微微睁开眼睛时,他适时俯身而下,唇落在了那香软的芬芳上……

“叮!”

“叮!”

一股热流夹杂在雨水中在脸颊上蜿蜒而下,莫忻然咬咬唇,气愤的就将高跟鞋甩了出去,光着脚在雨中一拐一拐的继续往前走。

架着夏以沫的两个人漠视了哭叫的她一眼,动作没有停,依旧将她往外带着,二人的力气极大,抓住夏以沫的胳膊又故意用了力。可是,此刻夏以沫完全顾不上胳膊上的那点儿疼痛,脑子里全是那一片将苏沐风手周围晕染的血迹。

“他?”黑衣人冷冷说道,“他不过是这场戏里的棋子……对方没有说,就和我们没有关系了。”

小麦压着油门的脚一点儿都没有松,看着前面就要到了的废气厂,她压着油门的脚不由得又往下压了压……

适时,刑越和苏浩也到了,看到这样的情况,顿时吓得脸色苍白。

“你说话啊……”彭宇阳双目圆睁,布满了红血丝,“小麦不能受伤,不能受伤……怎么会这样啊?”

龙天霖步下台阶,半蹲在夏以沫的身边,眸光上下打量了下她,疑惑的问道:“夏以沫,你怎么会在这里?”

龙天霖紧了痞气的眉峰,不算明亮的楼梯间里,夏以沫的脸苍白的吓人,他目光微微一凛,声音也沉了几分:“说话!”

龙天霖的吩咐,病房准备的很快,就连医生来的也很快,虽然大家接触他并不多,可是,龙帝国的大部分人都知道,这个年纪不大,本应该还在大学里肆意挥洒青春,却已经拿到哈佛双学位的男人,脾气并不像他那张阳光般的俊颜所应该持有的好!

她脸上的巴掌是谁扇的?

龙天霖微微耸肩,随意的说道:“不清楚!”

“是!”刑越应声,转身出了病房。

除非……

莫忻然心跳都忘记了的朝着声音处看去,只见冷冽甩开刚刚掀开的帘子走了过来……

车在挺稳后冷冽率先下了车,莫忻然也挪动着自己的身体开了车门跨出了腿,正要撑着座椅起身……她整个人就腾空了。

就在乐乐说的收不住的时候,悦耳的小提琴独奏曲传来,夏以沫猛然一惊,反射性的看向苏沐风,苏沐风适时也看向她,却只是表情淡淡的,并没有太多的涟漪。

这时,广播里传来将要起飞的提示音。

“怕什么啊?”龙天霖慵懒的侧靠在座椅上,眸光深邃的看着气的暗暗呲牙咧嘴的夏以沫悠悠说道,“你和哥都离婚了,和别的男人去哪里都不算偷情,放心吧!”

“crystal项目在前两任的掌权人手上出过问题,几乎让龙帝国股市崩盘,最后和太阳岛政付也闹得很僵……”蓝影收回眸光看着夏以沫,“而这一切的起因,就是爱。”

“不是!”蓝影想都不想的急忙开口,“我是少主的影子,自然,我不希望你伤害少主。”

鼻子猛然一酸,乔治的眼眶就红了下,然后咬咬牙,他顾不得什么的就掏了电话出来拨了号码……

龙尧宸紧蹙了剑眉,如刀削般的俊颜上透着一丝戾气的看着夏以沫的动作,就在夏以沫想要穿越颜展翔的人被拦住的时候,他的脸色更加的黑:“刑越!”

为什么每个人都要将她推来推去?

龙天霖看看左右,暗暗怒骂了声,一把拉了夏以沫的手就往饮食城走去,边走边抱怨的说道:“等下一定做个有毒的毒死你,叫你怀疑我,哼!”

龙尧宸捏着手机的手几乎要将手机捏碎,一双眸子深谙的可怕,他已经连续给夏以沫两条简讯,可是,一直等了十多分钟,夏以沫都没有给他回复。

夏以沫一愣,木然的眨巴了下眼睛,经由苏沐风提醒,她才记起……仿佛,好像,似乎……是她自己认为的……

“你陪我去……好不好?”苏沐风见夏以沫有些软了态度,急忙乘胜追击,“spark一曲难求……夏天的风,可是以后你独享的哦?”

“笑笑,朴信天的下张专辑向我邀曲了……”小麦拢了拢长发,很随意的说着。

*

龙尧宸的心因为夏以沫的话抽痛着,冷峻如雕的脸上透着阴霾,一双犀利的眸子狠狠的盯着夏以沫,冷声问道:“你就这么想离开我?”

龙天霖眸光落在前方飞驰而过的车流中,思绪好似拉的很远,幽幽的说道:“也许,是注定的吧?!”

“真的?”夏以沫有些不敢相信,见龙天霖点头,她顿时被喜悦冲刷的有些慌乱,“那,那……那我可以,可以去吗?”

眸光再次落到大屏幕上,不经意的,又扫到夏宇的画面,此刻,黑寡妇刚刚赢了一局,将一个透明的,上面写了一万的筹码扔给了夏宇,夏宇开心的又亲了那女人……

“沫沫……”龙尧宸心疼的不得了,明明每次都想要保护她,可是,为什么每次的保护后面都会带来心痛?

“霖少,”某集团总经理笑着举杯,“我们集团一直以来主攻化妆品,魅妆也颇有国际知名度,您看……”

“老王,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雪肌可比你们魅妆要有名头多了,”另一家不干了,“再说了,我人们现在新上市的药理护肤更是得到消费者的青睐,比起你们,我们集团岂不是更有资格和龙帝国合作?”

眸子闪过嗤冷的嘲讽,这个女人,不是故装镇定,就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真是可惜,至于可惜什么,龙天霖只是加深了痞笑的弧度。

“哦?”龙潇澈轻咦,眸光深邃的缓缓说道,“小宸和天霖谁更胜一筹我不做评价,但是,就这件事上来说,夏以沫的意见才是最终意见,他们兄弟两个不计意见!”

夏以沫嘴角笑开,“你中午回来吃饭吗?”

李新海其实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不管对错,得罪了龙天霖的老婆……虽然他知道,这个女孩儿不是他的老婆,可是,不管怎么样,就已经让他有种想要掐死那个副店长的心思了。

明明这样的笑就像恶魔撒旦,可是,却会让人甘愿沉沦在黑暗中。

“总裁,老爷子他们在主厅包厢等您。”大堂经理亲自引领着冷冽往包厢走去,一路上,他被冷冽身上弥漫出来的气息压得几乎喘不气儿,直到给冷冽开了包厢门,恭敬的等他进去关上门后,他才长长下嘘了口气。

顾浩然是个有耐心的人,但是,此刻却也耐心被磨光了,因为没有了耐心,他渐渐开始怀疑起自己对夏以沫的了解,“去龙帝国医院看看什么情况?”

乐乐偏着脑袋想了想,见夏宇一脸“期盼”的样子,抿了抿小嘴,点头说道:“那好吧……”

当夏宇逃出戒毒所,龙潇澈就已经得到了消息,第一时间大张旗鼓的将人手布在学校的同时,通知了保护乐乐的暗影。其实,他可以在夏宇出现在学校的时候就直接将他带走,可是,他却没有这样做,毕竟这个人是夏以沫的弟弟,也是小宸的小舅子,乐乐的小舅舅,他总希望他最后能悬崖勒马,可惜,一个染上了毒瘾的人,根本已经没有了底线。

只是,大家还没有从认亲团聚的喜悦中出来,今天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嗯……”夏以沫一直悬着的心被龙天霖的话突然安抚了些许,“天霖,真的不会有大问题吗?”

龙尧宸眸光变得沉冷,但是,只是瞬间又恢复了平静,他走到休息室推开门,就在进门的刹那,他停顿了脚步……

冷冽示意了下看门的人,那人恭敬的将门打开,冷冽带着龙尧宸进去后,径自乘坐了下行的电梯到了地下室,龙尧宸对于这样的设计并不意外,冷冽作为暗控齐亚岛经济的人,有些手段是必须的。

凌微笑喂了乐乐吃饭后直到看着他睡觉了才离开,看着他因为虚弱而熟睡的小脸,轻轻一叹。人在生病中是最脆弱的,总是希望得到最爱的人的关心,就连大人都是如此,何况一个孩子?他在昏迷中被带来,醒来却看不到最亲的人,小家伙心里要有多难受就知道。她吩咐了人看守后回了自己的屋子,意外的,在屋子里见到了想念的人。

“那……”

轻轻转动门把,龙尧宸走了进去,长毛地毯将他的脚步声湮灭,他在床边站定,就由着昏暗的壁灯看着那张睡脸……轻轻俯身,指腹轻柔的滑过夏以沫紧皱的眉心,就好像熨斗一般,他指腹滑过后,夏以沫原本紧皱的眉竟然舒缓的放平。薄唇轻扬了下,噙着苦涩的满足和浓烈的爱恋,起身,就这样站着床前深深凝视着……明明近在咫尺,却仿佛远在天涯。

龙尧宸没有再吃,只是优的擦拭了嘴后也离开了……刑越开着车是从夏以沫身边滑过的,这里是高级别墅区,没有出租车可以叫。

“真的吗?”苏沐风蹙眉,如黑曜石般晶亮的眸子闪烁的看着夏以沫,仿佛,有些不太相信她说的话。

夏以沫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她微微仰着头看着苏沐风,阳光打在他的身上,投射出阴影笼罩在她的身上,她有些看不真切他的神情,但是,却有种感觉,他不是开玩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