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手机版 > 第171章:惊鸿一瞥

第171章:惊鸿一瞥

圣安娜手机版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当小妖敲下最后一个字,心里忽然有些空荡荡的,脑海一片空白,仿佛失去了什么。 [看本书请到]

他此刻的眸子并没有望向夜如梦,但是,那冰冷,无情的话语,却是让夜如梦忍不住轻颤。

不知道论到自己时,会是什么样子的……

上官云端看到上官傲天那一脸的沉痛,还有那份心力交瘁的疲惫,忍不住的心痛,爹爹刚刚因为娘亲的事情,已经够伤心了,她不想看到爹爹再受到其它的打击。

那个女人的嘴,倒是毒的很,而且那语气也够狂妄,应该不是平常百姓。

那马儿受了惊,有些不安的移动着。

“小灵。”那女孩的母亲惊住,急急的想要喊住小女孩,只是,小女孩手中的野花已经递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一朵很普通的野花,真的谈不上美。

只是,那笑却明显的有些勉强,此刻她的心中只怕是恨到了极点了。

而昨天凤阑绝更是把玲妃都找出来了,他的夫人也跟他说了上官云端的话,他便明白,凤阑绝什么都知道了。

“你还笑的出来,快点起来去早朝。”上官云端有些气恼的瞪了他一眼,这个男人,这个时候还笑的出来,早朝可是大事呀,他竟然一点都不着急。

凤阑绝仍就只是静静的站在那儿,他的手仍就揽在上官云端的腰上,仍就没有丝毫的反应。

蓝岚也是不由的微愣,有着太多的疑惑,也有着些许的迟疑,毕竟,她到现在还不明白,上官云端所说的是什么,心中没有底。

皇后的眉头微蹙,有些为难的说道,其中,此刻她的心中也是有些担心的,毕竟,她也知道上官云端以前痴傻的事情,只怕是什么书都没有看过。

虽然说,这古代的律法与现代的不同,但是肯定会有似之处,而且,那里面的术语呀,词汇都是她最熟悉的,所以,她记起来,绝对会事半功倍。

而,此刻蓝岚一双眸子正直直的盯着页面,一脸的凝重,专注的记着书上的内容,不过,她仍就没有翻动页面,很显然,第一面的都还没有记住。

“王妃真乃神速度呀。”另一个大臣难以置信的感叹道。

“你们那边,筹集了多少银子了?”皇上微微的扫了他一眼,有些漫不经心的问道,很显然,并不觉的他们能筹到多少银子。

凤阑锐听到她的话的,本就阴沉的脸色瞬间的变黑,一双眸子中却是微微的圆睁,有着几分难以置信的错愕,惊声道,“你从何处得来的消息?”

“蓝城公主的琴技是无人能及的,这是众所皆知的,公主你就不要再逼王妃了,若是王妃当众出了仇,绝王的面子上也过不去呀,王妃这也是顾全大局。”被皇上请来的几个重臣的千金小姐中的一个突然开口说话。

她这话,炸一听,似乎是为上官云端开脱的,但是细听之下,不难明白,她也是想要借机嘲笑上官云端的。

而她在说出这话时,一双眸子更是慢慢的望过那些在场的大臣。

凤阑绝用了一种最基本的解释让大家明白。

“乱写,你也给本王乱写几个看看。”凤阑绝的眸子微眯,唇角的轻笑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这个女人,竟然一二再的羞辱云儿。

他原本以为,以她的个性,应该不会这么快答应凤阑绝,但是如今看她的样子,似乎并不排斥了,难道说,他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吗?

凤阑绝已经从刚刚的惊愕中回过神来,听到老夫人的话时,眉头微蹙了一下,突然走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本王的王妃永远是最美,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什么样子,不管什么装扮。”

“你也不用羡慕你姐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幸福,你也会有属于你的归宿的。”老夫人望向上官凌雨时,笑的极处的亲切,她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孙女。

那么她又是南宫世家的什么人?

上官云端知道那个人,绝对还在暗中看着她,也知道,想要骗过他不简单,所以,便直接的推开了南宫雪房间的门,迈了进去。

好在,那人的注意力不在他们身上,他们可以随便找个地方躲一下。

“是,她的病已经完全好了,夜无痕马上就要离开了,她一定会跟着夜无痕一起回去。”叶寒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沉重,喃喃的低语道。

更要还她自由之身。

凤忆希的身子也有些僵硬,心中似乎也有着几分紧张,双眸微微的望向另一条路,微愣了一下,便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她不想这般单独的跟他一起。

或者,这两年的时候,她对他的爱真的已经变了。

皇上的身子微微的僵滞,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更多的了几分怒火,刚要开口……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双眸微微的扫过众人,然后落在了二皇子的身上,一字一字冷冷地说道,“你为何要这么急着杀人,难道你不想知道这背后的主使人吗?”

“是,是,没有指使。”其它的几个人也纷纷的附和着说道。

“不如,我们把她的衣服弄破,到时候她没衣服,就不能参加选亲了。”其中的一个女人双眸微闪,一脸欣喜地说道。

说话间,双眸微微的转向上官云端,看上官云端仍就没有醒,不由的望向叶寒,有些担心地问道,“你不是说皇嫂很快就会醒了吗?为何皇嫂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呢?”

“你倒是说句话呀?她到底怎么样了?”夜无痕见叶寒没有回答,那紧握的手,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快速的伸出,只是并没有掐向叶寒的脖子,而只是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领。

“滚。”夜无痕的眸子猛然的眯起,眸子中的寒光猛然的射出,不过,却仍就没有转向凤忆希,而他的身子似乎也再次的轻颤了一下,他那隐在衣袖下的手,也慢慢的握成了拳。

“那么,夜无痕会如何处置她?”上官云端一怔,上官凌雨落在夜无痕的手中,以夜无痕的个性,肯定不会饶过上官凌雨。

不过,她很显然是用自己的死,来为凤阑锐争取着最后逃生的机会。

可见,这个侍卫平时还是很得夜无痕的信任的。

原来一切都是二夫人设计的。她竟然被骗了这么多年。

那个男人的身子彻底的僵滞,一双眸子极力的圆睁,眸子深处有着几分明显的难以置信的愤怒,突然怒声道,“小晚呢,你们把她怎么样了?”

二夫人惊滞,但是想到他一向嘴严,而且对她更是极为的忠心,绝对不会背叛她的,不会说出什么的,只怕是他们这些人想要诈她的话。

“这……”皇上此刻的脸色可以说是难看到了极点,一双眸子中也尽是懊恼,或者还隐着几分狠冷的怒意。

皇上再次的气结,一张脸更是瞬间的铁青,这绝王实在是太不给他面子了,这不是当众明显的嘲讽他吗?

丞相的身子更是明显的僵汪,一时间不由的愣住,一双眸子中隐过几分紧张与担心,暗暗的呼了一口气,低声说道,“王爷误会了,本相绝无污蔑王爷的意思,本相刚刚只是一时口误。”

“云端儿,竟然别人不相信我们,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的证明一下呢?”凤阑绝并没有理会皇上,甚至都没有看皇上一眼,而是再次的转向上官云端,轻声说道……

只怕没有人会相信,他凤阑绝第一次的表白,竟然会是这么惨败的下场。是他的魅力减退了吗?

“那就好。”上官云端神色一凛,不过又快速掩饰了下去。仍就是一脸的平静。

李玉的态度已经越来越嚣张,上官云端展开的画像,他只是象征性的扫一眼,便一口咬定不认识。

“你,你胡说什么,本公子哪有说谎,本公子本来就不认识那些女人。”李玉一听大怒,随即急急的吼道。

上官傲天一脸的担心与着急,转向夜无痕,急声道,“王爷,云儿思想简单,是绝对不会杀人的。”

南宫雪更加的不解,但是却也不敢乱问,只是再次的点头。

“哈哈,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傻子,看看她那样子,真是丢人。”看到上官云端的样子,众人再次的嘲笑出声,只是这次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妒忌,而多了几分幸灾乐祸的愉悦。

“你疯了,你凭什么打我?”三夫人有些回不过神来,愤愤的质问道。

虽然她的容貌或者是略略差了些,脸上有着太多的雀斑,但是,此刻这些百姓的心中,却没有一个人觉的,上官云端配不是绝王了。

或者,也只有这种魄力的女子才能够配的上绝王。

凤阑绝的眸子中漫过明显的笑意,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意外,而这次他也明白,她之所以出面,其实也是为了帮他减少一些麻烦。

所以,她此刻只能极力的将自己的怒火压了下去,极力的让自己保持着平时的冷静。

“你不要看这些百姓单个的力量薄弱,但是他们若是团结起来,每个人都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最的话,这份力量就是最强大的。”上官云端的眸子也望向那些百姓,一脸严肃地说道。

上官云端感觉到这件事情,越来越奇怪了,不管怎么样,她要立刻进宫,必须要见到太上皇,确认太上皇的安全,也将事情查个明白。

好在,出了太上皇的宫院后,侍卫就少了很多,一路上,她们两人又都十分小心的避开了那些侍卫,所以,倒也没有被发现。

想到此处,上官云端微微的扫了一个冷颤,不敢再想下去了,不行,她不能让太上皇有危险,绝对不能。

“我知道,绝有能力处理好一切,但是,若是太上皇真的当众宣布了立新皇的事情,若新皇不是绝,那么那人肯定是逼迫太上皇的,事前过后,那人肯定会加害太上皇,以绝后患,现在,太上皇可是在那人的控制之中呀。”

只是,一只手,却是直直的伸向上官云端,似乎是想要伸向上官云端的脸,又似乎只是想要碰触到上官云端,似乎是想要确定她的真正存在。

其实,他的心中很希望凤阑绝能够真的退出,什么事都不要管,但是,此刻是凤阑绝自己要求的,他的心中,便忍不住的担心。

凤阑绝一直跟在她的身边,一脸纵容的望着她,看到她玩的这般的开心,他的脸上的笑,也是慢慢的漫开。

虽然他并没有过多的解释,但是上官云端却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只是突然的想起了那天的那个小男孩,那个小男孩应该是事情的关键。

再不找到解药,只怕就。

上官云端的眸子微转,望向原先在密室中的那几个侍卫,能够清楚的撑握一切的,只有可能是在那密室之中的人,那么,会不会是这几个侍卫中的其中的一个?

不得不说,隐还真是太了解凤阑绝了,凤阑绝刚刚只是说了一句,谁说那丫头已经死了,当时在暗处的隐便明白了凤阑绝的意思,所以当凤阑绝让所有的侍卫离开后,他便将素容带来了。

她知道此刻她的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跟着她去大殿。

那‘宫女’微愣,望向她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欣赏,却也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带着她直接的去了大殿。

夜无痕望向她时,一双眸子猛然的眯起,这个女人,竟然来参加选亲?

只不过,他要在查清了当年的事情后一起来跟她算这笔帐。

二夫人的身子也是完全的惊住,脸上,也是不由的漫过几分恐惧,唇微动了一下,却硬是没有挤出一个字来。

今天怎么会主动让南宫雪演示,难道说是因为皇兄看上人家,所以连习惯爱好也变了?

南宫逸眉角微挑,眸子深处快速的隐过一丝沉思,但是脸上却并没有任何异样的情绪。

一个侍卫已经拿了刀子走到了上官凌雨的面前,那个侍卫如同夜无痕一样,一脸的冰冷无情。

“你,你到底做了什么?”上官傲天微微的回神,虽然双腿仍就没有力气,但是却仍就艰难的向前迈去,望向上官凌雨,一脸愤恨,却也一脸沉痛地说道。

“这,怎么会这样?”急急赶来的老夫人看到这一切也是完全的惊住,她可是向来都是以上官凌雨为骄傲的,一时间,根本就无法接受这样的残忍。

今天,说什么,他都不会放过上官凌雨……

“放人,只怕没那么简单。”一直不曾开口的凤阑绝突然冷声说道,他的声音不高,但是却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反抗的威严,他原本不想插手这件事,想要将这件事交给夜无痕来处理,但是此刻,却还是忍不住开口。

她此刻不想为上官凌雨求情,因为她知道,若是不废去上官凌雨的武功,那将永远是一个隐患,她就算嫁给了凤阑绝,去了凤月国,这儿总还是她的家,她总还要回来的。

只是,她在说这话时,神情似乎微微的有些不对。

老夫人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纷纷的惊住,特别是上官云端,身子不由的一僵,老夫人这话是怎么意思,难道说,她不是上官傲天的亲生女儿吗?

半个时辰过去了,王府大门仍就紧闭,上官云端的脸上露出微微的笑意,时间差不多了,应该可以打道回府了。

“不用。”上官云端自然明白月儿的心思,低声回绝了。

就在那丫头快要捉住上官云端时,上官云端突然的扬起手,用力的甩了那丫头一巴掌,怒声道,“大胆狗奴才,竟然敢打本王妃?”

这样的丫头,明显的就是欺软怕硬,口口声声一个傻子,傻子的,傻子也是她能喊的吗?

原本,在坐的,就没有人认为上官云端能够超过蓝岚,而如今上官云端的这种背法,更是让众人认定她是根本就接不出蓝岚下面的,所以才不得不重新背。

毕竟总比一个字都不背的强。

而那些原本虽然为上官云端暗暗紧张,却是认定上官云端不会赢的大臣们更是一个个惊的目瞪口呆,特别是丞相与严大人,他们一个正看着那本书,而另一个早已经将那书上的内容牢记脑中,所以,他们最清楚上官云端背的情况。

那宫女已经吓的全身发抖,好不容易站起身,全身轻颤的走到了后面。

只是,皇上却显然并不相信她的话,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嘲讽,低声道,“好了,先不必说的那么远了,赶紧的背吧,大家都拭目以待等待着结果呢。”

上官云端再次铿锵有力地说道,一字一字都清晰而有力,她知道不可能一下子就改变了这些女人这么多年来养成的思想,但是最少她可以调动起,她们心中的那份不满,调动起她们心中的那份冲动与渴望,可以让她们有所追求。

更何况,他也想带她进宫,给母后看看。

凤阑绝微愣,唇角随即再次绽开了轻笑,那笑中带着感动,也带着幸福,他原本还担心着她会有些不满,想要安慰她,没有想到,她反而安慰起他来,而且,她安慰人的方式永远是那么的特别,不会让人感觉到半点不舒服。

这人,还真是听到风就是雨了。

“你们在做什么?”轿子里,阴冷的声音突然的传出,更带着明显的狠绝。

“好了,好了,马上就好了。”月儿微愣了一下,连连说道,手下的动作也不由的加快,本来就应该差不多了,所以,没用了多久,就完成了。

“你不是月儿。”上官云端的眸子冷冷的望向她,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说,你到底是谁?”

上官运端的身子微微的一僵,中了毒?她中了毒?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全身,似乎一下子被抽干的力气,竟然连站都有些站不稳了。

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太上皇病重,所以皇上与皇后都守在泰和殿。”那个太监小声的解释着。

一直派人去找寻那个女子,只是,找到十几年,却仍就一点消息都没有。

“回皇上,太上皇只怕撑不了多久了。”刚刚为太上皇检查过的太医走到了皇上的面前,低声说道。

凤阑绝明白他的意思,遂将上官云端拉的更靠近了一些,轻声道,“皇爷爷,就是她,你的孙皇媳。”

是,他此刻望向她的眸子中,有着太多的惊,有些她想不明白的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