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手机版 > 第4章:村野匹夫

第4章:村野匹夫

圣安娜手机版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不出意外的话,新书应该是漫威世界的故事,喜欢我的风格、还有对这个题材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等发了书我再通知)

“你喜欢就好。”数十万个机器人异口同声的说,声音洪亮,“可惜,这些战斗机器人单个的威力还远无法与你的‘和平主义者’比较,不然的话,就算踏平玛丽乔亚也不在话下了……”

“不会。”约书亚摊手。

“巧了,我这人就喜欢以少欺多,那就这么定了吧。”雷法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并对约书亚和另一人说,“你们两个看中了谁,自己选吧,剩下的全部交给我就好了。”

这时,另一个披着长袍的人也揭开了帽子,显露出真容,不是别人,正是本应镇守空岛的耕四郎,不知为何被雷法带了出来。

“你们烦不烦啊,就不能有点新花样吗,都说了多少次了,‘天龙人’我必灭之,但你们这些自诩为‘命运的使徒’的家伙,也得死……算了算了,懒得解释了,也送你们上路吧”雷法不耐烦的摆摆手。

暖暖入梦:我知道你今天帮了我大忙,也明白风华大大们今天的举动造成了什么……哎呀,你倒是说句话啊!

纪小暖虽然总是在缥缈峰下线,但是,从来没有去阎罗殿一日游过……也没有去过对面的桃花林,据说,去桃花林的路只有从阎罗殿过去,但是,要怎么过去,知道的人并不多。

忆风华:我真心的吐了……夏洛,我怎么不知道你原来这么恶心?

眸子里含了笑,沈麟关上后面的车门,绕过车头上了驾驶位,从后视镜倪了眼车座后面的两个人,询问道:“殿下,是先去东海岸线吗?”

“下车!”冷冷的命令溢出冷冽的唇瓣,他连看莫忻然一眼都没有。

莫忻然心里快速的转着,如果这会儿下车,指不定冷冽又要把她关到什么时候,她必须要自己努力才行……想着,她猛然转身抱住冷冽的嘴就亲了上去……

沈麟瞪了下眼睛,急忙放下了车中间的格挡板。

生活在底层的时间太久,久的她如今害怕再回到过去那种暗无天日的生活。

小麦眨巴了下轻灵的眼睛,看着龙尧宸不说话的样子,微微皱了下眉,心里渐渐疑惑起来,冷哼一声,说道:“小宸,你真的懂爱吗?如果你不懂……你就没有权利来质问我!”

夏洛浅笑的点点头。

纪小暖打开……

“她有了两个月的身孕……”

苏沐风紧紧的握着夏以沫的手,他没有去打听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私心里不想打破这样的局面,开始……他对她只是噙着好玩,后来,在伦敦的街头“捡”到她,只是那心中同样遭遇的心疼,可是,渐渐的……好像一切都变了……

夏以沫听闻,嘴角的笑越发的大,苏沐风沉醉在她带着茫然的笑容里,一抹心酸滑过心扉……乔治远远的看着,沉沉一叹,抬了脚步跟了上前。

龙尧宸一抹卑微在眸底深处滑过,他冷笑一声,大掌突然摁住了夏以沫的脑袋,吻,就嚣张落在了她的唇上……

想着,夏以沫来不及想什么,摁掉电话后就急忙往书房跑去,刚刚推开书房的门,脑海里徒然就想起了昨夜的事情,她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却发现,昨天迷乱中扫见的狼藉此刻已经不复存在,一切已经恢复,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不及细想,夏以沫点开帖子,快速而摒气的阅读完后,没有看留言,她就已经气的要死,浑身都在哆嗦着……

苏沐风苦涩笑笑,没有再问什么,只是半躺在病床上,神情萎靡的看着前方,过了会儿,拿了一旁的遥控,开了电视,随意的拨着电视台……

记者侃侃而谈,苏沐风的脸色却徒然一变,乔治更是因为这个新闻惊愕的忘记了反应。

**

对方是什么人他大致可以猜到,他不能让她落入那人手里。只因为他怕,他怕做出会另他一辈子都后悔的事情。

夏以沫眨巴着清澈的眼睛,一脸好奇的看着龙天霖,听着他讲,脑海里想起那个拉着自己去追星,又从容不迫的应付坏人的凌微笑,不过也就半个月没有见,她竟是感觉已经过了许久一样的想念。

龙天霖不知道和夏以沫说着什么,夏以沫笑的极为开心,甚至因为怕影响到别人,极力控制下而微微颤抖着身子!

这样的感觉很奇怪,按道理,宸少绝对不会擦手这件事情,毕竟,那件事和他没有交集,也和他的利益没有任何的冲突,在a市,如果沈爷都要让他三分,那么,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在这里横着走,可是,他却插手了,那么……原因就只有一个……

乔治有些任命的耸拉了肩膀,那小子摆明了就是吃死了他:“喂,还有几个小时就要去机场了,你干什么去?”

夏以沫不知道龙尧宸为什么这样问,只是反射性的点了点头。

龙天霖“嘻嘻”一笑,俯身上前,微眯着魅惑的双眼,斜挑了嘴角低沉的问道:“我只是说我第一次做饭献给了你……你,是不是想歪了?”

适时,手机铃声打破了诡异的空间,龙尧宸轻倪了眼来电后,踏步出了厨房的同时接起了电话……

sam微微迟疑了下,说道:“三天!”

无法理解龙尧宸部署的刑越沉沉叹息了声,开着车快速的往emp交易所而去……

龙尧宸面色布满了阴霾,他轻轻扳过夏以沫的身体,看着那枚没有完全没入的匕首,紧紧的咬了牙,“我带你去医院!”

说着,他一把将夏以沫抱了起来,看着她忍着疼紧紧皱着的眉头,他恨不得一枪毙了这个女人,这样,一了百了!

从那个冬天,他为了夏以沫的安全曝光自己身份开始,那个女人,就已经不可以被任何人伤害……谁也不可以!

龙尧宸没有说什么,只是径自拿起电话拨了出去,过了会儿,电话被接起,他不待对方开声,就径自说道:“在酒店等着,我过去找你!”

“是!”刑越应声,忍不住的又从后视镜看了眼龙尧宸,方才启动了车,往smile而去。

凌微笑看着乐乐一脸坚定的样子,心里嗡嗡的只想上前死劲的抱一抱,可是,又怕吓到乐乐,只能忍着揉了揉乐乐的小脑袋,然后,又说了些浅薄的道理,更加有意无意的透露,要爸爸和妈妈一起和他完成一些必要的学习……

校长顿时心里一惊,知晓了凌微笑的意思,也没有敢在继续问,只是闲话了几句后,恭敬的送了凌微笑出了办公室。

龙天霖笑笑,抬手就在夏以沫的鼻子上轻拧了下,见夏以沫皱眉的就像挥手打人,他一把握住她的手腕放下,痞笑无谓的说道:“这和哥都锻炼出本能反应了……”嗤嘲的声音有些刺耳,“不过,这样不好,女人动不动就动手,不是好习惯!”

龙天霖微微摇了摇头,眸光环过众人,“现在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要等医生检查完了才知道为什么!”

“可以想着加上……”

她虽然想要抛弃过去了,却不代表着真的能放开……他如今要做的事情不是默默以对,而是引导!

“我来过这里……”夏以沫看着那片茂密的森林说道,她仿佛陷入了记忆的梦魇中,声音里透着空洞的茫然。

苏沐风看看左右,“你来过这里?”

“呦……”女人立马坐正了,“怎么,不装了?不装你会死啊?”她将请柬扔到了桌子上,“尧宸,她在几天就要订婚了,我想,你应该明白,如果她和龙天霖订婚了,将是什么结局!”

龙尧宸看着夏以沫眼底的期待,眸光轻落在还拥着夏以沫的龙天霖的手上,沉冷的说道:“幼稚!”话落,他不再呆着的就转身进了别墅。

“你是说小泡沫的身世吗?”凌微笑问道。

苏沐风穿着一条黑色的休闲裤,上面穿着一件圆领的t恤,外面罩了一件驼色的休闲夹克,格子的羊绒围巾随意的在脖子里围了个结,一个大大的茶色墨镜掩去了他透着复杂情绪的眸子,这样的他静静的在舞台的一角站立着,从观众席打向他的白光将他映照的如梦似幻,仿佛一切都是虚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