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手机版 > 第6章:逐新趣异

第6章:逐新趣异

圣安娜手机版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哼!伟大的神来的时候,就是你一家老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时候。”龙冷冷地回了一句,然后她就意识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你打算放我走?”

huā是很好奇,但也没有傻到这个时候刨根问底,浪费那个时间,还不如多跑几步来得划算。她也没有回答薛莹的问话,转身就跑。她很清楚,薛莹看似娇滴滴的大美人一个,实际上武力值不低,两个保镖都轻松放倒了,更何况是她这种带有身孕手无缚鸡之力的孕妇。不用跑远,只要跑到庭院当中就安全了。为了自身的安全,在庭院当中可是有很强的防护网。

长生门的人一进去就会死,她呢?

“这人是谁,这么厉害,马都要飞起来了。”

“爷,我让人把顾姑娘送回去。”焦向笛上前,想要接过秦寂言怀中的顾千城,却被秦寂言避开了:“不必,本王送她回去。”

“楚世子他嫖妓?”老太爷心脏快要不好了。

“什么意思?”顾千城皱眉,某人聪明的大脑从秦寂言露出来的蛛丝马迹中,发现了些许端倪,只是……

“忙什么?”他还没有找顾千城帮忙呢,顾千城能忙些什么?

“皇爷爷,顾千城是可用之人。”秦寂言面不改色的撒谎。

林琳心中窃喜,知道事情差不多了,也就不再火上浇油,又为顾千梦介绍了几个高官之子,可是再也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孔君策。

“你们是什么人?”顾千城悄悄拿出贴身放着的匕首。

顾国公府改为武成侯府,顾国公以后也只能叫武成侯了。

既然有用,秦寂言不介意给她更好的待遇,只要她乖乖的听话,在这五年尽心尽力的当他儿子的解药,他总不会亏待倪月。

“倪月?宣!”秦寂言有些诧异倪月在这个时候找他,可却没有拒绝。

“你们今晚绑了一个女人?”猪头六客客气气开口,秦寂言也就没有直接提剑杀人。

“你,你的女人?你就是给彭爷带绿帽子,拐着他的小妾私奔的人?”猪头六瞪大眼睛看着秦寂言,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顾千城的手已经好得差不多,只是结了笳,有点难堪,并不妨碍写字。

这不是武侠小说里才有的武功吗?秦寂言居然会?

很好,纯情的秦殿下还是在的,只是藏的太深了,需要她努力寻找……秦寂言与景炎谈好合作后,便各自开行动,一个在宫内主持在局,一个在宫外寻人。

在太上皇走后,祖父也没有立刻起来,而是在地上跪了很久很久,而且还跪得心甘情愿意。事后,祖父下令给全家添菜、添衣服,而且每个人都有礼物。

能让秦寂言脱不了身的,除了皇上还能有谁?

“得罪长生门,你们会后悔的。”倪月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将腰间的腰带解开,挥向蜂拥而上的士兵,一瞬间柔软的腰带,如同水蛇一般挥向上前的士兵。

封老爷子可是老狐狸,一般人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别现在就睡,吃点东西再睡。”秦寂言很想留下陪着顾千城,可想到泰园发生的事,他又不得不离开。

里面的画卷早已做了磨旧处理,无论是纸张还是卷轴,都极具年代感,上面几张卷轴都已经完功了,粗略看过去着实是有几分旧物的感觉。

“哇……哇……”像是小猫叫一样,孩子的声音很弱,光听声音就知不是一个强壮的孩子。

“连这点小事,你也不肯帮皇爷爷办?”太上皇怒,一脸阴鸷的看着秦寂言。

“你……你这是在怪皇爷爷没有照顾好你?”太上皇一脸震惊的看着秦寂言,他不敢相信这些话是秦寂言说出来的。

这三天,言倾和他手下的兵,每个人每天最多只睡两个时辰,可就是这么高强度的工作,他们也没有抓到刺客。

秦寂言无示封大人的请求,斩钉截铁的道:“这个谥号,是朕定的。”所以,任何人不得更改。

“救人要紧。”暗卫进来后,没有看任何人,而是直接冲进最里面的那一间牢房,低声响了一句:“殿下。”

秦寂言经常与太上皇对弈,只看一眼就明白了封似锦的用意,不由得点头称赞,“你很好。”真的很好,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懂太上皇的心情,最主要还敢在他面前表露出来,这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

有几棵梨子,顾千城咬了一口,递到秦寂言面前,“快吃,很甜。”

“我,我,不是我,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别来找我……”顾承志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手脚乱晃,又踢又打,顾夫人死死地抱住他,不停地喊他的名字,可是……

秦寂言的属下是尽职的,他们不仅成功的,把顾千城的“礼物”送到了该收的人手里,还顺便把顾家一行人的反应做了实况转播。

能让指挥官府只事,这人来头绝不小,他今晚……怕是要倒血霉了。

“嗯……记住,朕要灭了他们的老巢。”秦寂言连看都不看一眼,只抱着顾千城往船舱里走……

虽说此举有破坏内部团结的嫌疑,可现在总捕快顾不得这些。

顾千城叹气,也不指望顾老太爷了,反正不用继续跪就好了。

这宗案子审理的很详细,旁听的人和死者家属都知道,程家也是受害人,他们那位大小姐呆呆傻傻,被人用邪药控制住了,面对程家的道歉和赔偿,死者家属虽然不愿意接受,可也没有为难。

“成王败寇,皇上要杀要剐请随意。”荣王世子一脸傲然,完没有妥协的意思,姿态端得比秦寂言这个皇帝还要高,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秦寂言才是阶下囚。

一连数下,跛脚男人终于撑不住,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退兵!”城外,本已经取得胜利的将士们,不得不退兵十里,要说不生气那是骗人的,不过这份不满却是针对赵王,与秦殿下无关。

睡了一觉起来,顾千城精神大好,也难得没有吐。等到老管家把饭菜端上来,顾千城胃口大开的全吃了,还嫌不够。

暗卫想全部回去重新接受子车的训练吗?

“圣上,不可,万万不可呀!”朝臣再次哀求,一个个苦着脸,可是秦寂言压根不理,直接宣布退朝。

呃……

顾千城咬着唇,极力压抑自己的哭声,然后用手,将这一俱焦尸挖了出来。

此刻不比昨晚,大庭广众之下,他要再帮顾千城,要是顾千城借此缠上他,对他来说是个麻烦。

顾千城在从尸体上检查出来的东西,于案情非常有用。如果状师将这些推断,当庭说出来,再引导大理寺和刑部缉拿真凶,这才能让大理寺和刑部彻底没脸。

秦寂言连忙问起正事,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出了什么事?你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

秦寂言没有为顾千城解惑,而是继续道:“风遥的父亲是一个迷,除了西胡公主外,没有人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包括风遥自己。”

她是景炎手中的人质,是钳制秦寂言的人质,是……景炎撤离要用的王牌,因为景炎知道她和秦寂言的关系。

亦正亦邪,谁也看不透他……在锦衣卫和子车满世界寻找长生门的探子,以及子羊三人时,他们全部躲在顾家!躲在老管家的庇护下!

心腹太监立刻下来取,小心地捧到老皇帝面前,老皇帝一看,眼中不由的闪过一丝光彩:“这真是她写的?”

“朕不是不知,只是……朕不愿意这种事在自己手上暴发出来。”即使不承认,老皇帝也知道自己老了。

“别动。”再动下去,要起火了。

再不走,等到圣后想明白他是在诈她,估计就走不了。

顺利拿到活火山的地图,秦寂言毫不迟疑,下令水师按航线行走。

一连数个飞速移动的土丘,从四面八方朝秦寂言所在移来,这个时候不管秦寂言往哪里走,都逃不掉。

将领不仅爽快调兵,还贴心问道:“大人,一千兵马够吗?”

“哭个球球。把孩子们带走,以后……给老子报仇就是了。”猪头六狠狠地推了老三一把,“赶紧的,别像个娘们似的在这里磨磨叽叽。”

顾千城倒不怎么放在眼里,依她的身手就算打不过也跑得掉,更不用提向导身后必然有人监视。

这一人一貂到底在玩什么?感觉像是玩人?

“千城,今晚带你看好戏。”鹿死谁手,要到最后才能知晓。

秦寂言和顾千城此时,不知站在谁知屋顶的尾端,而秦寂言一喊,便听到“悉嗦”一声,一道黑色身影飞身而上,立在屋顶前端,正好与秦寂言面对面。

和顾千城说承欢的事,想必她不会觉得为难。

言倾仔细琢磨着顾千城的话,不由得笑了,“你这说法倒是有意思。”

顾三叔和顾千城商量后,决定就在今晚,趁贤其侯府还没有回过神,半夜去停尸房。不然,等贤其侯府出手了,他们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骨折的形态分线状骨折、凹陷性骨折、孔状骨折和粉碎性骨折。顾千城认为张渊头骨处线状伤痕,应该也是线状骨折,初步可以判断,是矩形钝器造成的伤害。

“山楂汁,有那么酸吗?”顾千城低头喝了一口,满意地眯眼,“味道正好呀,甜甜的酸酸的。”

枕在秦寂言的腿上,顾千城打了一个在哈欠。

“本宫很生气。”秦寂言没有因顾千城的认错而软化,而是傲娇的别过脸。

“殿下,你实在太好太、大度了,呜呜呜,我以后再也不犯了。”顾千城长松了口气,为了哄住秦寂言,顾千城大出血,扑上前,搂住秦寂言的脖子,在他脸上落下一个响亮的吻。

“嗯嗯。”顾承意连连点头:“我和承欢都相信姐姐,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姐姐没有害人之心,可并不表示其他人也和姐姐一样。姐姐,下次遇到这样的事,你别说走就走好不好?至少带上我和承欢,我和承欢是男孩子,我们可以保护你。”

作为皇太孙,他有资格不回答任何人的问题,不是吗?

“你说休战就休苫,我的面子往哪摆。”呼延千霆本就是呼延家的反骨,真要听话,就不会在有着大好前途的情况下,依旧投向皇上。

单增也不肯再退,待到手臂的酸麻舒缓后,又打马上前,缠住呼延千霆,只是这一次呼延千霆不再与他单打独斗,而是将其困在局中,命亲兵左右包抄。

“圣上!”听到秦寂言毫不迟疑的下令,众大臣吓坏了,不等秦寂言说完,就急忙打断,生怕秦寂言说出重罚他们的话。

顾千城说得很大声,可在场的众人依旧当作没有听到,顾夫人甚到一脸和善的道:“怎么说也是大小姐的奶妈妈,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一口薄棺府上还是出得起的。”

“长生门?”平西郡王一脸不解,明显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组织。

“郡王,回头对众将士宣布,钦差奉皇命犒赏三军。”秦寂言轻敲桌面,将事情定性,“至于辛苦跑来的钦差们?在路上遇到西胡的兵马,九死一生跑进大营,当晚就去了,身上什么也没有。”

顾千城对棋局的胜负看得很平淡,即使输了棋也没有什么恼的,安安静静地把棋子放好,算了算时间,知道厨房没有这么快收拾好鱼,便问老爷子:“还下吗?”

守城的官兵叫苦不迭,可又不敢去请那几位大人离开,想要驱赶百姓,可刚有行动就被那几位大人物给劝阻,说是不得扰民。

“城门口这么多人,不会出事吧?”有胆小的官员,见百姓进出城都成问题了,担心的道。

有这句话,随行前来的人就安心了,一个个伸长脖子,就想看秦寂言回没有回城,可是……

不过是一群可怜人罢了。

“早就可以绾髻好不好。”虽然还没有及腰,可也不短了。

“看样子和那些蛊虫有关,弄死吧。”顾千城对蛊不了解,她也不想带着一个危险物乱跑,所以……弄死最省事。

这种情况下,君亦安怎么可能点头?

老皇帝现在是没有办法解决此事,秦寂言要不回去,不仅没有人解决巨大的银钱漏洞,还没有人背黑锅。

言倾明白,秦殿下那么干脆的放赵王走,想必是早就有了想法。

秦殿下看着其中明显一份,份量明显极多,不由得再次失笑……

明明该是狼狈逃跑的那一个,可秦寂言却没有一丝紧张,半躺在小舟上,惬意的看着不远处的火海……

“你可真狠!怕我调兵追你吗?我还没有那么无耻。”闻着发丝烧焦的味道,景炎俊美的五观微微扭曲。

顾承欢说得又快又急,好像在怕什么一样。

之前爹娘问起他为什么会受伤,他也只说是和同僚打架,他爹娘甚至亲姐姐听到这个理由后一点都不怀疑,甚至还责怪他太冲动了。

承欢的仇,她会报!

程将军此会顾千城一点也不了解,与其花时间去查,她不如找秦寂言,反正秦寂言也知道这件事。

水底氧气稀薄,就算子车能闭气,可也无法长时间呆在水里。

放弃了,他只有死路一条。

子车的运气不好,游错了方向,到不了岸。可同时,他的运气又极好,在他即将脱力、昏迷时,他遇到了一艘船,而船上的人发现了他的存在。

君亦安在见到长生门的人刹那,就呆住了,完全忘了反应,直到出了京城,长生门的人放下她,才颤抖的开口,“几,几位大人找我做什么?”

“几位大人应该知道,我药王谷已毁了,门下弟子尽数被杀,我手下无人可用,实在是帮不上大人的忙。”君亦安打从心底,就不愿意为长生门办事,可她不敢对长生门的人说不。

承欢的嘴唇还在哆嗦,可他对顾二爷说得却是:“不疼的。”

这两人口口声声说她害了承欢,可却不去问真正伤害承欢的人是谁?

秦寂言大晚上的跑来找顾千城,是听到属下汇报,说顾家老太爷打算把顾千城嫁入言家。

“顾家。”要不是从顾家传出来的消息,秦寂言也不会上门来问。

秦寂言呼吸一滞,瞳孔微微收缩,等着顾千城的答案。

“就是,就算你是秦王殿下,也不能随意关押我们。”

“大秦皇太孙手中只有二十万人马,要攻破他们易如反掌,至于活捉皇太孙恐怕很难,据末将所知,秦殿下武功高强,我们恐怕抓不住他。”说话的人是副帅,是风遥的左右手,也是西胡皇帝的心腹。

“不管如何总要试试,要是拿下皇太孙,这一战我们必胜。”说话的也不是支持风遥,纯粹是想着拿下秦寂言带来的好处。

风遥虽然没有与秦寂言事先过好招,可也知秦寂言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他既然事先就知晓了赵王与西胡勾结的事,又怎么可能不早做准备。

只是……

“嗯。”秦寂言应了一下,没有再继续往下说,怕顾千城又不肯休息。

秦寂言享受的不是特权,而是他本身就有这权利。就好比,皇宫里要查进出门的人,有人敢查皇上吗?

“没有数万也有数千。”秦寂言报出这个数字后,顾千城彻底不说话了。

“女人果然善变,让我上去的是你,不让我上去的也是你,你还真是……”秦寂言一副拿顾千城没有办法的样子,“我知道你担心封大人,在这里等着,我去把他带下来。”

“圣上他……要做的事太多。”再说了,长生门放话要灭的是封顾二家,他们两家要是不拿出一点实力,如何震慑长生门。

“封大人这话下官不认同,立后纳妃乃是国家大事,事关皇室血脉的延续,怎么是私事。”几个老古板的大臣听封大人这么一说,立刻不高兴了。

到不了江南,拿不到解药,会失去孩子。可要是她腹中的孩子,因为颠簸保不住,她跑去江南又有什么意义?

顾千城也没有矫情的说不,接过喝了一口,缓过劲才道:“怎么?这个时候改道,是怕皇上要和我们一道走?你怕什么,择子一日不解,我和皇上就不能拿你怎么样。相反,没有择子的威胁,就算皇上不来,我要杀你也不是什么难事。”

老夫人一大清早,被一辆半旧不新的马车,送到了城外的庙里,和她同行的还有两个老嬷嬷,这两个老嬷嬷是老太爷安排的人,用来看住老夫人。

他们不敢在顾家动手,可并不表示他们会就此罢休,顾国公伤势一好,就想办法把这件事告诉了顾贵妃,求顾贵妃为老夫人做主。

可要让顾贵妃就此放过顾千城,她又不甘心,顾贵妃眼中寒光一闪,下一秒,咚的一声栽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