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手机版 > 第63章:附膻逐腥

第63章:附膻逐腥

圣安娜手机版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闲……闲书……

邓健哭丧着脸道:“听隔壁周家的车夫说的,周家的轿夫是听英国公府的马夫说的,绝不会有错。”

…………

于是他忙道:“奴婢这便去安排。”

这个名字,倒是有一些印象……这个人好像是……好像是……

这一日的大清早,小香香匆匆的进来,邓健则是大呼道:“少爷,少爷,快起……快起……”

可是……银子呢……即便是价格翻番之前,这乌木的价格也是吓人的,他眯着眼道:“府里账上还有多少银子?”

挑衅,这是赤裸裸的挑衅。

他取了绳索,趁着两个亲军将方继藩知制服的功夫,将方继藩绑了个结结实实,方才觉得解恨了不少。

王金元毕竟是专业的,他上下打量了一眼地上打滚的邓健,接着抱起他的大肚子,笑呵呵的道:“倒还年轻,可惜皮肤糙了一些,怕是寻常人家的内院是不肯收的;人太精瘦,怕没气力,便是扛包打杂,用起来不顺手,这个……除了吃干饭,也难有什么用处,不值钱不值钱,三两银子最多了。”

这十全大补露,三家的府上,简直是太多了,都是别人巧立名目送的。

他从前还认为继藩或许只是想和太子独吞了这笔巨大的利润,方才故意如此,可现在看来……继藩这是为了太子操碎了心啊。

“这其一,是臣发现在这作坊里,有一种人的薪俸格外的高,可他们不事生产,无所事事,成日便是陪着客商喝酒,此等人游手好闲,要之何用?臣以为,这些人,需当裁撤,以节省用度。”

弘治皇帝心头一震。

可是……

“父皇,你输不起呀。”

弘治皇帝余怒未消之状,冷哼一声,张口要说什么。

不知为什么,方继藩说圣明,他倒觉得还算中听,甚至是悦耳。可自己的亲儿子说同样的话,他却觉得这定是讽刺。

戴上了墨镜。

好在陈彤是个有涵养的人。

弘治皇帝道:“卿家,现在这作坊运行的如何?”

张金生听罢,取了书信,忙是去了。

洪健自然不敢辩驳什么,他心里清楚,这是大陈皇帝的离间之计,有罪的,都是昏君,其他人还有弃暗投明的机会,可倘若要和昏君们一条道走到黑,这便是思路一条了。

紧接着,楚人和文武官员也鱼贯而入,重新行了君臣大礼,陈凯之看着这刚刚修葺好的大帐,道:“卿等的官职,暂时都保留,等灭楚之后,再以你们现在的官爵为基础,进行封赏,朕与胡人厮杀,与他们有不共戴天之仇,所以出关,以灭胡为目的;可楚人亦朕之骨血,却是不同,自此之后,再无陈楚之别,都好生用命吧。”

“你是乱臣!”项正哈哈大笑:“朕如此栽培你,待你不薄,事到如今,你竟敢说这样的话,哈哈……梁萧啊梁萧,你可知道,乱臣贼子,是什么下场吗?”

一个武官已站了出来。

“梁萧?”陈凯之说话了,很简短的话,用的是疑问的口气。

梁萧只是粗重的呼吸,他闭上了眼睛,此刻……他在等下一秒那陈凯之的剑刺下,一剑封喉。

“……”梁萧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他震惊的看着陈凯之。放自己走?

很快,这些百姓便将这消息,迅速的传遍了京畿。

最可怕的是,这里太混乱了,方圆数里之内,没有多少人能听清他的呼喊,身边茫然无措的人,即便听到了命令,竟依旧还是无措。

吴燕眉梢露出喜色,其实越军的进展并不如楚国这样顺利,这楚人可谓是势如破竹,转眼之间,大军便杀到了,反观是越军,这一路上,处处碰壁,且士气更加低下,所以进展缓慢,这一路先锋,也不过是挑选了精锐,一路抢先杀来,是害怕洛阳彻底落入楚军之手罢了,后续的大军,就是没有这么快抵达。

“只是不知,楚军打算何时攻城呢?”吴燕试探性的问。

项正微微一笑:“朕已命人前去了洛水仓!那儿,就在洛阳的上游……”

“很好。”项正眯着眼:“除此之外,朕还预备了数千口牲口,到时,也可顺水而下,一道送去洛阳吧。”

杨义正色道:“洛阳城内的慕太后等人,倒是态度坚决,要守洛阳到底,与洛阳共存亡,虽是派出了使者,表示只要归降,依旧可以保他们的富贵,也绝不会侵害陈氏的宗庙,只是……”

项正凝视着杨义的背影,待杨义走远,他方才脸色变得冷峻起来,如刀一般的眸子,瞥了梁萧一眼:“朕听说,军中有不少人,暗中散播流言蜚语,甚至有人,还敢腹诽朕?”

而楚人为了以防万一,此战实是过于关键,所以统帅正是大楚国的皇帝项正。

项正当政已有二十年,自他登基之后,一直向南兼并无数小国,前几年,又破了占城,将楚国的势力,衍生到了西洋,他乃一代雄主,早在一年前,便已预感到,六国的均势可能会被打破,陈凯之登基之后,编练新军,他曾专门派出细作,研究新军的战法已经火器,最终得出的结论就是,假以时日,一旦让大陈壮大下去,这陈凯之若是当政十年,势必要横扫六合。

而对于蜀人,项正倒也表现出了宽容,愿意给予蜀人一些好处,对他而言,楚国想要灭陈,势必要分出一些利益。

听了宴先生的话,陈凯之颔首点头。

这等均势的局面,如今,第一个被打破的乃是西凉。

这岂不是到了天下无人可敌的地步了?

刘涛却没有给他任何的机会,冷哼着从嘴角里发出声音来:“那么,敢问朱将军,尔是胡是汉?”

所有的一切都将归属大汉。

朱寿左右四顾,许多官兵个个凝神屏息,不敢多言一句。

反而是北燕人,居然按兵不动,超出了陈凯之的意料之外。

这个皇帝,自然不会是大凉的皇帝,大凉已没有皇帝了,在这西域之国,所有人都只知道有国师,而不知有天子,因此,这里的皇帝到底是谁,自然也就不言自明。

赫连大汗一听,毫不犹豫,跪在了地上。

陈凯之淡淡道:“将他们押来。”

而刺刀的主人,接着小心翼翼的开始前行,他显得很疲倦,钢盔已是不见了踪影,身上满是泥泞,面上也俱是干涸的血水,分不清他的面容,只有一双眼睛,还在不断的转动,他似乎在搜寻着什么,蹑手蹑脚的,尽力的避开尸首,似乎是在寻觅未死的胡人,又如方才一般,结果了他的性命,又似乎是在寻觅受伤的汉人。

陈无极从昏迷中起来,事实上,是有人自他的脊背上踩过,他方才清醒,可随即而来的,却是那后腰上的伤口钻心的疼,他的双腿,似乎还卧着一具尸首,使他无法动弹,他贪婪的呼吸了几口气,大量的失血,已令他几乎又要昏厥过去,他努力的睁着眼,耳畔,还听到了零零落落的喊杀,于是,他突然想要努力使自己站起来,可自己的身体,却已不听使唤了。只是这时,陈无极却不知何时,被身后什么东西狠狠刺入了自己后腰,他骤然觉得后腰一痛,等他反身时,却见一个胡人狰狞着朝自己一步步走来,手里的刀还淋淋带血,可很快,这胡人突然身子一顿,面上露出了痛苦和扭曲,原来却是另一边,一个汉军士兵已狠狠的将刺刀扎入了他的心口。

中军大帐……

轰隆一声,黑烟浓浓翻滚,卷向天穹,无数人被撕成了碎片,而那汉军士兵,也已尸骨无存。

此时……他已不再称呼自己的军队为陈军了,在这里,他很清楚,自己所肩负着的,乃是数百年前,大汉王朝的使命,五百年之后,那个大汉的军团,在这里复活,并且此时,如数百年前的先祖们一样,做好了马革裹尸的准备!悲壮的胡人们,一波又一波的冲杀到了壕沟前,甚至,有的人只在咫尺的距离,相距不过区区的数丈而已。

他们高举着刀,犹如奔向地狱的骑士,显得无畏,可他们的血肉之躯,却很快被弹片撕成了碎片。

好在飞箭造成的死伤,并不严重。

大汉的皇帝,平时是根本不会亲征的,即便是亲征,那也是被里三层、外三层的中军、左右两翼,前军和后军包围的死死的,而这一次,陈凯之所表现出来的勇气,无疑是鼓舞汉军,同时,也表现出了对胡人的轻蔑。

而这万千人一起唱诵的文章,竟很快,在这声浪之中,竟使新兵们消去了恐惧,他们渐渐的忘乎所以,早已忘了,在那大营之外,早已无数的饿狼虎视眈眈。

他泪流满面,拜倒在赫连大汗的脚下:“大汗啊,此乃陈凯之的奸计,他此举,就是要触怒大汗,希望大汗和他们决战啊,大汗若是中了他们的计,正落入了他们的圈套啊。”

显然,他们认为,汉人皇帝亲自到了阵前,这是与汉军决战的最好时机,也是他们报仇雪恨,一雪前耻的最佳机会。

而赫连大汗却并没有理会他,只是瞪他一眼,现在……他甚至觉得这个何秀有些碍事起来。

而一旦关内各国相信了这个消息,会发生什么?

即便是那理智的赫连大汗,怕也怒不可遏了。

显然汉人是有计划的进行夜袭,他们摸清了附近营地的虚实,随即在夜里发起突然的袭击,他们先用火器乱打一通,使营地陷入混乱,随即便埋伏在营地一角,直接射击,而慌乱的胡人,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茫然无措的便成了枪下鬼。

赫连大汗方才淡淡道:“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这汉人如此,显是有些急了。”

“民怨沸腾。”苏叶叹了口气:“自向胡人称臣,胡人再三要求西凉供应粮草,为了满足胡人,不得不横征暴敛,何况,西凉人历来彪悍,不肯服输,和胡人更是水火不容,而今委曲求全,满朝愤恨,现在,不过是靠国师强压着罢了。所以……老臣也恳请,陛下此番进兵,对待西凉人,万万不可将其视为贼寇,不如效仿刘邦入关中,约法三章。”

果然,天水已经在望,有斥候来禀告,赫连大松的数万铁骑,出现了西征军的后方,他们截住了新军的粮道,烧杀了一支粮队,却没有贸然对西征军的后队发起进攻,反而是在那湖泊附近直接驻守,显然,是要阻断西征军与关内的联系。

在这方圆数十里的湖泊附近,两军对阵,而陈军各营亦布置在附近,军中的存粮,足以应付半月的所需,弹药也是充足。

紧接着,新兵们一个个下意识的开始收缩,列队,他们初到,还未扎营,更没有挖建壕沟布置工事,好在平时就训练有素,在老兵和骨干们的带头下,迅速结阵。

而马蹄声亦是如雷一般的践踏大地,胡人并没有占到任何的便宜,在进入了射程之后,瞬间便被射倒了百余人,其余的胡人铁骑似乎早就抱着试探性攻击的目的,所以竟没有继续冲杀,而是疯狂的冲了出来,随即撤退而去。

这已是第七日,在北部,斥候已经发行了大股的胡人铁骑,可到底是不是胡人的主力部队,却还不确定,不过这足以引起陈凯之的注意了,因而连忙传令后队保持警戒,尤其保障补给。

等他进入了大帐,立即便有人押着一个俘虏的西凉千户送至大营来。

此时,探马深入了关外,竟再搜寻不到胡人的踪迹了,不只是如此,在附近的城塞,便连西凉人,居然也迁徙了军民百姓后撤,显然……对方一丁点想要攻关的打算都没有。

“贱奴也是为了防止咱们胡人勇士,有太大的伤亡。陈军的火器犀利,最擅长的便是据守,三清关乃是数一数二的关隘,一旦贸然攻关,伤亡甚大。”

“陛下,有些话,臣本不该说,可现在,不说出来,又难免如鲠在喉,其实当初何必要裁撤掉百万军马呢,若有这百万军马在,至不济,也不至今日这般,捉襟见肘,臣万死,这些只是臣的肺腑之词,断无埋怨君上的心思,只是觉得陛下操之过急了一些。”

而那何秀却是正儿八经的拜倒,三跪九叩之后,方才用胡语道:“奴才何秀,不辱使命,特来回禀大汗。”

“告诉你的主子,朕讨胡已决,想来,胡人也一直寄望于这一场的决战,既然双方都在磨刀霍霍,又何必在此纠缠呢,朕放你们回去,他日,沙场上见。”

“陛下为何不戳破他们的阴谋诡计,使他们无所遁形,至少,也可警告各国,不敢过份和胡人接触。”

陈凯之的銮驾,反而落在了后头,他本喜欢骑马,可现在,却不得不坐在了步撵里,这步撵宽大,甚至还有一个小几子,小几子上,摆着一沓锦衣卫和明镜司的密报。

源源不断的国债卖出去,随即,大量从钱庄里押解去京师的钱票源源不绝的送至户部。

晏先生凝视着陈凯之,也不由苦笑,忙是摇头开口:“老臣只敢确定一件事。”

他显得很从容平静,嘴角透着淡淡的笑意。

其实,明眼人都明白,这王建不过是最正常不过的叛贼,之所以打出这样的旗号,不过是因为走投无路,知道迟早被蜀军绞杀,迟早败亡而已。

晏先生则垂头看了看,淡淡道:“陛下,使团名单中,出现了一个叫兀那图的人,这个人,是个汉人。”

“何以见得?”陈凯之凝视着晏先生,目光透着几分困惑。

即便是辅兵,只负责沿途运输粮草,负责守城或者是挖建沟渠之类,竟也有二两银子,对许多在地里刨食的人而言,一年下来,不但提供了每日半升的黄米,保证自己能吃饱之外,竟还有二十多两银子的盈余,若是如此,不但家里能够安顿,妻儿无忧,甚至还可以攒下不少的余钱,将来,就不担心饿肚子了,甚至给女人和孩子添置一些衣衫也是足够。

“走,从军去,征募在何处……”

陈贽敬一直留在济北,负责带一批又一批的勋贵和宗室子弟来济北观摩,慢慢的,他也渐渐喜欢上了济北的嘈杂,这济北的运行原理,他也已一窥究竟,此时,这位赵王殿下,竟是摇身一变,竟成了新政的拥护者,不只如此,赵王府还在济北投了不少银子呢,其中有十几家铺子,还有三座工坊,甚至有一个书局。

而安民告示之中,却有一样令人不解……居然……官府承诺并不加赋,甚至绝不拉丁!那西凉国师可真够无耻的。

他居然用了敢字,就好似是在说,你不敢的样子。

此时,这满殿君臣,俱都讶然。

慕太后随即一笑:“这个秀,得选,不但要选,而且还要大操大办,其实参与选秀的女子,无不是功勋之后或是官宦之家,她们入了宫,陛下若是看得上,自是让她们从此伺候着陛下,即便陛下不对她们动心,那也无妨,过了几年,学了宫中的礼仪,照例,还是要放出去的出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