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手机版 > 第67章:胸有成算

第67章:胸有成算

圣安娜手机版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晚上十二点整,正是鬼门大开,阴气深深的时候。不对,这个发信息给我的人,这个手机号码我怎么看着异常的熟悉?

我的心沉入了谷底,不会是朱克醒来了听到了我们的说话,然后施了法将我们与外界隔绝了吧。

本以为张兰兰想明白我一直都是依靠着她以后,会觉得我麻烦并且远离我。却不想她竟然也赞同我的观点,原来我们真的就是一路人。

我虽然明白是这个道理,却还是在心中捏了一把汗。勉强的让自己脸上堆满笑意,我端起沙冰:“祝理解万岁,干杯。”

“姑娘真是好犀力的眼神。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张兰走到了我的身边,对我说道:“放心吧,梦梦,我会永远陪着你,无论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是你的朋友。”

我看出了张兰兰疲惫的样子,连忙说道:“辛苦了。”

“对了,你可以不用吃东西也不需要喝水的,这屋里充满了灵气,只要你不出这个屋,靠吸食这屋里的灵气就可以维持你的生命体能了。从现在开始我要闭关修炼了,你不用再喊我了,喊我也听不到。

我在心中对着吴先生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这话也亏他说的出口,抓了人家九十九只鸟,闷死了五只。平时……反正就我所知道的,就已经又吃了三只。

我与蓝先生都齐齐的点了点关,张兰兰的意思我们是明白的。再说了这些身外之物,对于我们来说只是损失了一些小钱而已,可是对于久困于些世世不得翻身也无处可去的游离魂来说,未偿不是一件好事呢。小女孩看起来很开心,一直蹦蹦跳跳的走着,时不时还会仰头看看大明。

“在的在的,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张兰兰的声音非常的大,而且听在耳朵里很具有识别性,我不由得把手机又远离了耳朵几分。等她把话说完了,我才贴近手机。张兰兰带着我躲避到了三楼。我以为三楼的构造会跟二楼一样,却见三楼有一半的位置设置成了天台。

而偏偏这个时候,我发现我身上的几件法器都失灵了。尤其是我,那个可以撑开结界的戒指。在刚才,张兰兰没有出现,把我从那个怪物手中救出来之前。

“你也看到了,这里地势偏僻。虽然说是山清水秀嘛,不过这样的地方全国到处都有。因此年轻人怎么可能住在这样的地方,早就奔大城市而去了。”

然后他看了我一眼对我说:“你再仔细的跟我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要怕,讲详细的。”

我惊喜万分,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子坐了起来。

当天晚上,宫弦果然来了我的房间。起初我死都不愿意让他进来,但是犹豫再三,我还是把门给打开了。

我有心想想四处走走寻找张兰兰的身影,又担心我走开以后她回来看不到我后,又出去寻找我,这样我们又容易错过。

我盯着镜子,转了好几圈,看到我眼神中盈满着柔情,可是就当我得意洋洋的时候……

临出门时我不忘拿了一条丝巾戴在了颈脖上。宫弦在这一处留下的吻痕最多。虽然我们什么也没有做,但是如果有人问,我这么回答。你会信吗?恐怕没人会相信吧。真是没脸见人了。

血雾一样的鬼物冲到结界的边缘,然后狠狠的被结界给撞击的往后弹了好几步。

她探头在门外向里张望,嘴里问我们:“怎么了,大妹子。”

我万分惊讶地看着张兰兰,心中一点底也没有。

“门外什么也没用,你看到了什么把你吓成这样子?”

动作一气呵成,根本不给人拒绝的机会。我看着专注着盛粥的宫弦,感觉他的侧脸也是棱角分明,完美的不像真人。

曽小溪看着宫弦,不知道在想什么。两个乌黑发亮的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事情。然后她就像突然间打定了什么主意一样,对着面前的笔说:“知道了,你们的躯体还被放在医院里。要不我先休息休息,明天晚上这个时候,我们医院里面见面。到那个时候,你们也就能见到你们的躯体了。”

可能是车子的滑动惊动了那些游魂,他们纷纷散开,这让我看得更清楚宫弦的情况。

虽然我不是很明白其中的道理。可是我也知道,张兰兰是被扔进了怨气坑里,她的身上已经被怨气所吞噬,浑身飘满了怨气。

手机还给我后,陆雅站在我的面前,冷冷的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我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陆雅的态度一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也好在我一开始就没把陆雅好好当成伙伴。

宫一谦一脸无奈的说:“随你吧,你开心就好。但是你不能跟我一个房间。”

“啊,你怎么不叫了,你叫啊,你叫啊。”那宫装女子见那黄莺不叫了,又拿来一把小尖刀,她用那尖刀去刺那黄莺。

我不知道脚下的悬崖到底是有多深,因为我只是粗粗的看了一眼,就再也没有勇气再看第二次。

原本自己有真心相爱的男朋友,有自己安稳自得的小生活,一切都是因为宫弦的出现,打破了自己生活的一切平静。

同时我的手机正受到了来自黎先生给我的最后一个好评,令我十分幸喜。我已经可以不用再过这样提心吊胆的生活了,正准备跟小米说一下离职的事情,我的手机却煞风景的没电关机了。

我轻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引得张兰兰的一阵好奇:“梦梦,怎么了?这样不是正合你意吗。”

我在心中默默的回复到,虽然不知道你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但是我知道,没有你,我的生活就会变得很好。张兰兰也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了旁边,手中拎着一条精致的项链。

问到了地址以后,电话里时不时的就传来陈媚那催促的声音,于是我也没心情再跟宫一谦多说一句话了。我直接就挂了电话。

宫弦恶狠狠地插着我的脖子,熟悉的感觉让我想到了,准备打掉鬼胎的前一天。宫弦也是这么对我的,可是今天,或许我是该寿终正寝了吧。

宫弦额头上明显的凸起了几根青筋,我仍然不怕死的说道:“真的,别在乎我。我现在已经没事了。刚刚是我运气不好。你要是想去就去吧。”

我只要装作一副倾听者的模样,那就够了。

我的短信才发过去没多久,手机屏幕就一下子变成了来电的界面。猛然一下子把我给吓了一跳。我颤抖的抓稳了手机,看见屏幕上显示的是张兰兰的名字,我这才松了一口气,放心的接了电话。

“林梦,你别分心,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你进我退,你跑我则跑得更快,不会让你上了我的。”

逗得他们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不由自主的往张兰兰的方向靠了过去。却看见张兰兰一脸黑沉盯着那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难道这个男人有问题?我靠的张兰兰更近了,整个人都几乎要靠到她的身上。

他赤红着双目,恶狠狠的看着张兰兰,脸上已经痛苦的不行,但是还是咬牙切齿的说:“你们把她,弄去哪里了。你这个臭道士,杀了她是不是。”

我不知所措的看着张兰兰,不知道要不要把我们此行的目的告诉面前的男人。生怕他一个不相信,以为我们是那种江湖骗子,到时候报警了就不好了。

面前的男人静悄悄的看了我们一会,就当我以为他不会理我们的时候,就听见他说道:“好,你们说吧。”当男人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竟然还背靠着自己的房门,手中随意的扣着那串钥匙,完全没有让我们进去的样子。

“什么案例?”

只是我所处的位置,却是医生可以看得我,而我却看不到他们。

就当我正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我这才发现是张兰兰回复了我的信息:“没有关系的,可能是宫弦太累了,所以就睡着了。你把项链放在地下室,他要是睡醒了,自己就会醒来的。”

如果曾大庆要是不同意,那我也没有必要耗着了。还不如愉快的去给自己选上一个跟宫弦摆在地下室一样好看的棺材。

我听到自己的笑声的时候,才恍然醒悟过来。转头看向我旁边的女鬼,发现她周围的气场比刚刚更加阴沉。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然后又突然在不知道从哪传出来的风里猛地散开。

“钟明,如果你一开始就放了那二人,说不定今日本宫心情甚好,会满足你的一个愿望也说不定,只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偏要来挑战我的底线,你这不是找死吗?”

红黑相印,一时不相上下。

看到大明这个始作俑者,我的眉头轻微的皱了几下。又连忙掩饰住自己的心思,道:“没事,就是有可能在车上坐久了,气血流通不畅。现在活动活动好多了。”

“对对对,那个就是我的电话。哎呀,糟糕。”大陈说着,忽然跺了跺脚,然后拍了拍脑袋。不好意思的瞄了我一眼,对我说道:“不好意思呀,林梦小姐,怪不得你找不到我,那个电话号码我已经不用了,也就是从我写下差评的第二天,我就更换了手机号码。我还合计做现在的淘宝卖家真是太牛了,出现了问题,被人投诉也置之不理,却原来是我更换了手机号码,让你联系不到我。”

张兰兰转过头,定定地看着我,然后嘴角扯出了一个极其血腥的笑容:“你放心,没有理由让我白放一只鬼走掉的。等着吧,刚刚华先生不是这么说的么?”

微醺的张兰兰,说话也变得一针见血。

她把屋里大概的情况都给我们介绍了一遍。然后让我们先休息,她回去为我们准备晚餐。

我一下子站起了身来,指着他说道:“宫一谦,你再顾左言他,回避我的问题那么我们的友谊之路就断了。现在你只需要回答,你为何要跟踪我,又是如何跟踪我的,起码我们还一有些转圜的余地,否则你就等着我赶你出门吧。”

“好的,兰兰你睡吧。”我大方的对她点了点头。

“不是,不是,大妈,我们没有那么个意思,只是累得大妈你不能午睡了,我们很过意不去罢了。”

我几乎屏住了呼吸,我也十分的好奇这陆雅又能整出什么幺蛾子。

门被推开了,陆雅的旁边站着昨天那两个嚼舌根的阿姨。只听见陆雅娇柔的说:“太奶奶,阿姨让我叫您下去吃饭。”

“太奶奶,我听阿姨说你最近身体很虚,这个汤是我特意为你熬的,很补身体的。”

夫人犹豫了一下,然后说:“愿意,也不是不愿意……就是。我对这个孩子是有些喜欢,也有些惧怕的。因为我喜欢的是,那是我们的孩子。而我惧怕的却是,先生你万一有一天,又像之前那样不喜欢我了。或者说是有了新的年轻貌美的姑娘出现了。我恐怕,没办法承受。”

可是我不能,因为我能看见,甚至还能够跟她们对话,所以我在无形中就已经被深深的拉下了水,想要上岸。远没有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