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手机版 > 第74章:雍容不迫

第74章:雍容不迫

圣安娜手机版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陈晴风苦笑连连,这个问题实在不适合现在回答。人家都坐在对面了。不管说喜欢哪个人,都会伤害另外几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进行选择了。陈晴风知道是自己多情让几个女人处境尴尬了,可是感情的事情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再次谢谢大家的支持!老西无以回报,只能在新书到来之时,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

没错,顾千城要是杀了太上皇,手上没有人质,太上皇的人一定会杀光屋子里所有人,包括顾千城。

刚刚那个像无赖一样要求让子的男人,真的是他们的秦王殿下?真不是别人假装的?

从幕僚口中得到这个答案,赵王越发的相信顾千城手上,必然握有太子遗物,他正愁找不到出兵的借口,现在他就以讨伐奸臣武氏后人为由好了。

他们要用兵将秘林四面八方的出口都堵死,到时候不管北齐人是在林子里,还是出林子,都只有死路一条……

“狐假虎威,本王倒是小瞧你了。”顾千城拿他当挡箭牌的事,他怎么可能不知,不过是懒得和顾千城计较罢了。

从案宗的记载来看,顾千城认为这两人的嫌疑最大,一个刚回来家里就出了事,这绝不是什么巧合。另一个寄人篱下,即使江家人厚道,并没有苛待他,可难保本人不会觉得不公。

在外人眼中,江家少爷是一个温和安静的少年,附近的村民对他评价颇高,只是……

“是。”暗卫应道,只见一道惊风闪过,义庄又恢复平静,而此时义庄的管事才反应过来,噗通一声瘫软在地,惊恐的大喊,“王爷,小人不知,小人不知呀。棺木送来就是封好的,小人真得不知情。”

和自己相比,秦殿下实在太轻松了,顾千城果断靠在秦殿下身上,将大部分的重量交给秦殿下。

他的千城,到底受了多大的委屈,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简直就是……纨绔不堪。”老太爷摇头叹息,叹息过后又庆幸赵王有这么这一个世子,不然他们顾家和赵王府还真不好撕掳开来。

凤于谦没有一来就将莫老大府上的人拿下,并非顾忌什么人,不过是借机麻痹对方,好多探得一些有用的消息。

秦寂言和顾千城是快马加鞭赶回车的,唐万斤则是和封首辅等人一起坐马车回去的,马车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马,等唐万斤回到顾家时,天已经黑了,而顾千城不在府内。

唐万斤想跟顾千城说话的愿望,短时间内可能无法达成了。秦寂言一回城就把人带进宫,根本不让顾千城回顾家,交待老管家的话,也是秦寂言派人传的话。

他们,他们……倒是想出了几个法子,但却不敢保证皇上会采纳。

抢西胡和北齐的粮草?似乎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她快撑不住了,她必须给自己强烈的暗示,才能坚持下来。

这仇,我顾千城记下来。

登基大典结束后,按说还需要回宫宴请,庆贺,可不等朝臣们转移阵地,宫里的人就报太上皇遇刺了,刺客是长生门的人,幸得顾千城英勇救驾,太上皇才没事。

封大人和凤老将军也跟着夸了几句,只是这两人面上不显,心里却是各种吐槽。

秦寂言一说封赏朝臣,封大人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不需要秦寂言多说,自觉的道:“圣上,在封赏朝臣前,是不是要先追封先太子与太子妃?”

看着悠哉悠哉的秦寂言,封似锦突然觉得好心塞。

没有意外,最后输的是秦寂言,可是……纵观整盘棋,封似锦却是感触极深。“圣上英明,大秦之福。”

顾老太爷犹豫再三,将自己最后的私藏全部卖了,凑了五十多万两。顾老太爷让顾家二爷出一点,又让顾承志代表大房出几万两,可是……

秦寂言脸上,轻松宠溺的笑已经收了起来,还未出现在人前,可秦寂言已经做好面对的准备。

六扇门捕快们的生活很简单,在六扇门除了审案,查案,调案宗外就没有别的事可做。

强忍着烦闷,顾千城又过来把顾老太爷扶到矮榻上休息。

这么一想,秦寂言对老皇帝的赏赐满意了许多,唇角带着一丝丝笑意。

而且,程家直面危机,承担所有责任,完全不推诿、不遮掩的态度,让许多百姓赞赏。认为程家虽出了一个杀人凶手可却敢于承担错误,不像有的权贵那般,出了事就以权压人,逼得百姓有冤无处诉。

这话一出,大理寺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即立了案,派人去顾家宣人来问话……暗一带着任务而来,现在任务完成一半,他自然要带着未完的任务赶回去。

秦寂言挥退天牢里的官差和随时的侍卫,独自走在长而狭窄的通道里。通道两旁全是牢房,不过此时全是空的,只有最里面的三间,才关押了犯人。

封家的人有各种不好,可他们确实是能臣,用他们很顺利,哪怕看不顺眼,秦寂言也不想把封家完全丢开。

小伙伴们只是一时没有想明白,现在想清楚后,立刻同仇敌忾的道:“赵王真卑鄙。”

要说辛苦,子车才是最辛苦的,每到晚上子车都不敢合眼,就怕舱底出事,顾千城会遇到危险。

顾千城知道,子车这是怕老管家发现。

“待我长发及腰,我立刻嫁你。”顾千城也回答得高兴。

很快,朝臣们的担心就成真了。议完事后,秦寂言宣布,“太上皇病重,朕要出海寻长生门,为太上皇求药。”

海上风险难断,他此次出海能不能活着回来,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身边的人会有二心确实正常,但是……?正常并不表示他会纵容。

“一共有几道石门?”长生门的人在算,顾千城并不需要跟着熬,她休息得很好。

“我相信自己的判断。”顾千城毫不犹豫,将手按下,根本不听长生门的人劝说。

顾国公一向养尊处优,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

这样冷静的顾千城,就像一个疯子,真得很可怕!风遥!

估计是这两年,北齐全权掌控在手中,使得这个女人自信心膨胀,以至于忘了自己有几斤几两重了。

一个病皇帝,大秦皇长孙你真得要支持吗?

面前这个男人,不是她的大哥!

不是她太矫情,而是……

她是景炎手中的人质,是钳制秦寂言的人质,是……景炎撤离要用的王牌,因为景炎知道她和秦寂言的关系。

倪月知道秦寂言不喜欢拐弯抹角,一进来就将自己的来意说明。

倪月有心计、有手段,作为帝王他欣赏这样的人,但当倪月拿他儿子的命,来玩心机玩手段,他就不可能欣赏。

老皇帝倒是意外,“难怪老五有银子拉拢人,原来是抢了一个姑娘家的嫁妆,也亏他做得出来。”

“朕不是不知,只是……朕不愿意这种事在自己手上暴发出来。”即使不承认,老皇帝也知道自己老了。

“这有什么关系?”秦寂言当然也忌讳大年初一死人,可前提是死的人与顾千城无关,要是死的人会影响顾千城,别说大年初一,就是大年三十他也不在乎。

他们要是不把这事办好就走了,估计圣后会气得派兵追他们。在海上,他们还真不是长生门的对手。

“南边也有!”

顾老太爷明显不相信大老爷的说词,问向身侧的管家:“你说……”

一干土匪发现没有人跟上来,更加嚣张了,“哈哈哈……皇帝老儿的人可真是蠢,居然让我们跑了。”

“去,领人来。”站在最前方的暗卫,给身后的人打了一个手势,让他去领兵来剿匪,至于他自己?

“不好了,不好了,朝廷的兵马上山了。”

猪头六一脸惨白,用力呸了一口,骂道:“老子要知道怎么办就好了。我们昨晚放火烧船,差点把皇帝老儿烧死了,皇帝老儿肯定不会放过我们,老四、老三,你们两个把寨子里的女人和孩子带走。其他人……跟我出去,跟他们拼了。”

暗三傻愣愣地看着雪貂,他知道雪貂通人性,可现在看来这不仅仅是通人性,这简就是--人呀!

探子反应及快,可他再快也快不过,正对他命门而来的石子,“噗”的一声,石子正中眉心,那探子连声响都来不及发出,便倒地不起。

“是的,我家公子想请殿下一叙,不知殿下可否赏脸?”来人问得小心翼翼,就怕秦寂言不同意,因为……

顾千城嘴上说狠,可心里还是心疼他们的。要不心疼他们,根本不会在第一时间,上前给他们包扎,也不会等他们一起来吃饭。

“说不过你,总之少喝一些,别伤了胃,而且……山楂这东西少吃,要喜欢酸甜的东西,你让人熬酸梅汤。”山楂易导致小产,顾千城现在的情况不一般,这类的东西还是少吃为妙。

“什么抢皇位?本宫眷恋皇位的人吗?你把本宫当什么人了?”秦殿下脸黑了,哪怕顾千城哄他也不高兴,顾千城这话太伤人了。

知道秦寂言来江南了,景炎就更忙了。

哪怕手下的人每天汇报的内容都是一模一样的,景炎仍旧不厌其烦,每天都问一句。

景炎笑得十分好看,上下打量了顾千城一眼,皱眉道:“怎么瘦了?”他养了一个月,怎么还把人养瘦了呢?

“莫不是葡萄吃多了吧?”想到下人来报,说顾千城一天照三餐的吃葡萄,一盘一盘的吃。

说话间,武毅将顾千城丢下的那块令牌拿了出来,双手奉上。

“千城你在说什么,我不懂。”顾夫人脸色微变,随即不理顾千城,朝身后的下人呵道:“你们一个个愣在这里做什么,大小姐的奶妈妈失足落水死了,还不快把人抬出去,放在这里晦气!”

顾夫人说完转身欲,可在她转身的刹那,顾千城开口了:“夫人,你说,我去衙门告你谋杀会如何?”

秦寂言没有半丝不耐,简单的将长生门的事说了一遍,末了又加了一句:“本宫这次外出,便是与长生门有关。”至于具体有什么关联,秦寂言却没有说。

“这么说,皇上诏殿下和我回去,与长生门有关了?”平西郡王神色严峻,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不到午时,城门口聚集的人就是平日的两倍多,再这么下去进出城都要成问题了。

“呃……”顾千城一怔,义愤填膺的道:“秦王太不厚道的。”简直是无耻,居然公报私仇。

“再这么下去,我们早晚会被他们耗死。”顾千城抹了一把汗,将手中的馒头递到秦寂言面前。

赵王离开前,除了将城中一应粮草都打劫走,城中富商家中的金银也被赵王抢空。官府中凡是不臣服赵王的人都被赵王给宰了,而投靠他的人则一起被带走了,整座城没有一个当官的在。

自从被景炎派人送回来后,顾千城就坐立难安,要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她这会怕是会不顾一切冲出去,然后又被景炎的护卫打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