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手机版 > 第98章:声罪致讨

第98章:声罪致讨

圣安娜手机版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地上的尸体越来越多,根本没有下脚的地方,而城墙也被秦殿下的兵马战了,他们一行人已经打进主街,准备消灭赵王主力,可就在此时……

顾千城歉意地看了他一眼,换上临时买的外衣,带上手套与口罩,便示意侍卫将棺木打开。

这样的事发生一次后,景炎就直接把他的亲信全部打杀,一个不留,所以他去景园找顾千城,也只能带几个官差,而拿不出更多的人。

支灵川是通往北齐皇庭最近的路,如果不走支灵川的话,就得多走一个月的路,或者选择横跨一条大河。

“怎么办?”暗卫和武定对视一眼,两人都拿不定主意。

冲在最前面的人,不曾想顾千城手上有刀子,被划了一个正着,捂着脸大喊。

别让他把那个彭爷找出来!

她不能等,也不敢等。

三人也不敢再闹,安慰地拍了拍承欢的背:“好了,别孩子气了,我们三个还不是沾了你的光,要不是你,姐姐哪里会记得我们。”

气也生了,可偏偏东西一点也没有吃到,言倾怎么想怎么觉得亏了,可偏偏他也拉不下脸,去顾家讨要不是?

她承认德妃有眼见也有魄力,可别人也不是傻子,德妃这么做,只会适得其反,至少她就很反感……

老太爷找来顾夫人,对她耳命提点一番,让她务必将此事办好,只要她和千雪将事情办成,千雪还是顾家的二小姐。

孙妈妈,千城对不起你。”顾千城跪在一旁,伸手在孙妈妈脸上一,帮孙妈妈将眼睛合上:“千城来晚了。”

“安排人将城中的百姓登记造册,本宫不希望这里面有赵王的人。另外,明日给本城的百姓分发粮食,你带上承欢他们。”这种立功得人心的好事,秦殿下自然不会忘记顾承欢。

顾千城忍不住笑了出来,“等你回来,饭菜在桌上,我在床上。”

顾千城心里虽然也担心,可面上却不显露,冷笑道:“别高兴太早,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秦寂言早上出来时,已经探了一次路,背着顾千城直接踏着树梢而过,完全不在地上留痕迹,一路凭借卓越的轻功狂奔,到中午时,两人已经到了山谷的底端。

“朝廷归爷管,你说爷跟朝廷是什么关系?”暗卫的船离猪头六的船越来越近了,秦寂言在心中默算了一下距离,抱起顾千城,凌空而去……

“走?我们能走吗?我们走得掉吗?那可是皇上。”土匪们听到猪头六的话,一个个茫然的看着他,似在寻找主心骨。

将顾千城紧紧的搂在怀里,确保顾千城不会吹着风后,秦寂言策马狂奔,任由冷风从脸颊刮过,一路朝皇宫奔去。

显然,太上皇已猜到封老爷子十有八九是装晕,也猜到了封老爷子的立场。

只是幕后主使者逃至北齐,一时半刻审理不了。不过,官府也说了,朝廷正在与北齐沟通,会尽快将犯人吴六郎押解回大秦。

“主子,属下跟你一起去。”景炎那人太不要脸了,暗一怕他耍手段。

天牢位于皇宫地下,阴暗潮湿,没有光线,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靠两旁的火把照明。坐在里面的人根本分不清此时是何时,只能凭借三餐来默算时间。

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如同死狗一般的跛脚男人,顾千城兴不起一点同情与感恩。哪怕对方可能救了他,哪怕对方也可能是受害者。

“可……”想到秦殿下离去前那番话,幕僚们终是觉得不妥。

这就是孕妇,前一秒还想吃东西,下一秒却闻不得这味。这段时间,老管家和子车可没少被顾千城折磨,两人也习惯了。

见秦殿下脸色稍好,顾千城又开始诉说,自己一路的艰辛,与秦殿下的重要性。“殿下,你就别生我气了,我一出来就后悔了。没有你在身边,我什么事都要自己安排,刚开始什么都不懂,手忙脚乱的,有好几天都饿肚子,晚上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找不到,你不知道我当时多希望你在我身边,做梦都想你陪在我身边。”

必须尽快想办法!

同样的手法,同样的利落,顾千城连眼睛都没有眨,鲜血的红落在脸上,顾千城抹了一把脸,无视倒在地上的两个下人,转身看向顾国公!

别说站在现场的顾国公,就是躲在石头后面的顾千梦也吓得不行,呆呆地站在原地,嘴唇直哆嗦……

她不擅长开口求人,可她不知道,除了秦寂言外,她还能找谁帮忙,这个地方她最熟悉的人,不是自己的父母,而是秦寂言。

交待完顾承意的案子,秦寂言便没有再管,和顾承意的案子相比,他现在接手的密室杀人案更复杂,牵扯更广,影响更大。

“怎么了?”秦寂言压下将人抱在怀里的冲动,却无法压下,伸手为顾千城拭泪的冲动。

“真让我咬?”月光照在顾千城雪白的胳膊上,滑嫩的肌肤似泛着一层像是珍珠荧光,让人很想……

景炎要是不撤离,他在江南经营的势力,很快就会被朝廷大军剿灭。

老管家一走,子期与子诺就闹了起来,“大哥,你为什么要臣服于长生门?这样我们辛苦创建暗风楼还有什么意义?”好不容易可以自立为了王,可还没有几天,又被打回了原形,这叫他们怎么甘心!

五皇子这人怎么说呢?志大才疏,明明什么都不懂,可又喜欢胡乱插手,瞎指挥,好权势,刚愎自用。今天一个命令,明天一个想法,还要旁人必须执行。

顾千城人还未进门,平西郡王妃就起身了,“千城,我总算等到你回来了。”声音带着一丝嘶哑,不仔细听,听不出区别。

平西郡王妃说着说着,就真得哭了出来,心里一揪一揪的痛。

除此之外,顾二爷好不容易混到的实职,前两天也因为一个小错,被上峰挑了出来,然后被撸了官职,回家吃自己的。

“罢了,你们……”老太爷刚要叫顾家大老爷与二老爷离开,就听到院外传来丫鬟欢快的声音。

“不好了,不好了,朝廷的兵马上山了。”

至于身后的向导?

财帛动人心,这个向导一直都谨慎小心,此时居然不管不顾。他也不想想,这么金珠他一个人,能在不惊动他们的情况下带出去吗?

她想像中的大战呢?

探子反应及快,可他再快也快不过,正对他命门而来的石子,“噗”的一声,石子正中眉心,那探子连声响都来不及发出,便倒地不起。

十五个!

“白天睡了一上午,此时不困。”一晚上经历这么多事,她要还能睡得着,那就叫奇了。

三夫人最近掌管后院,别的事情也许办不到,悄悄放顾千城出去还是可以的……

“承意回来了?”顾千城脚步一顿,让下人把东西放回去。

“千城姐姐你真得没事吗?”顾承意怕千城是安慰他,忙道:“千城姐姐,要不找大夫来看看?”

作为皇太孙,他有资格不回答任何人的问题,不是吗?

“你说休战就休苫,我的面子往哪摆。”呼延千霆本就是呼延家的反骨,真要听话,就不会在有着大好前途的情况下,依旧投向皇上。

呼延千霆和单增同时怒目相对,凤于谦也不惧,立于北齐的包围圈中,依旧面不改色,“我家王爷是要去皇庭,不是要攻打北齐。”所以,你们两个打什么打?

“太聪明了,其实我不喜欢。”至少她不喜欢武毅。

再说了,就算你没错,你妻子、儿女没有犯错,你的宗族呢?

顾千城脸色微变,没有再阻止,眼神冰冷地看向刘管家:“谁告诉你,孙妈妈是失足死的?”

“夫人在天有灵,看到小姐懂事了,一定会很高兴,小姐你这样很好,这才是大家嫡女的风范。”孙妈妈高兴地直落泪,把赵王府临时换新娘的事都忘了。

如果真像秦寂言所说的那样,长生门实力强大,一旦他们重回陆地,对大秦来说绝对是威胁。

“棋艺这么臭,谁和你下。”封老爷子很不高兴……

要知道,皇上手中可是有锦衣卫与六扇门两拨探查消息的人马,他们用阳谋还好,要是用阴谋的话,皇上手底下的人转头就能查出,他们做了什么。

说白了,不管是封首辅还是这几位闹事的文臣,他们都是想要在朝堂上立足罢了,只不过大家用的方法不一样。

“无所谓,我并不在意你的感谢,我们之间不过是一场交易。我做到我应下的事,对得起我自己的良心就成了。”顾千城端起茶杯,一脸悠哉。

面对顾千城,他的自制力真得是越来越差了,也许是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他和顾千城之间已没有什么障碍,他很快就能娶她,所以也就不再克制自己的感情。

顾千城没有多想,一脸高兴的道:“是吗?承欢居然记得给我们准备吃食。”

顾千城大步往外走,对跟在身后的大管家道:“准备马车,我要去六扇门。”

长生门的人找上君亦安,就是看中了药王的人脉,而想要动作药王这些年积攒下来的人脉,自然只能找上君亦安了。

“没有最好,给你两天的时间把名单的人叫来,两天后我在岩玉山北面等你。”长生门的人拿出一张写满名单的纸,递到君亦安面前。

悄悄的抬头看了长生门的特使一眼,看到他们面无表情的死人脸,君亦安慌忙别开脸,不敢再看。

要知道,历史上就有女子参政,最后女主天下的事。

军汉?

“不全是是假的。”顾千城一句,让秦寂言刚安下的心又悬了起来:“怎么?你真得要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