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手机版 > 第99章:鬻驽窃价

第99章:鬻驽窃价

圣安娜手机版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还不开天?”

(全书完)凤阑锐在那个侍卫离开后,先去了太上皇的寝宫,太上皇的寝宫外,如今到底都是他的侍卫,戒备之森严只怕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上官云端错愕,这绝王终于发表意见了,只是,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呀。

男人最了解男人,特别是在他也懂得了真爱后,更明白这种心情,若是他心爱的女人被人这般的羞辱,他会更痛,会发疯。

他错了,真的错了,当年,他就不应该向老夫人妥协,他应该带着鸾儿离开,带着她去浪迹天崖,他知道那是鸾儿最向望的生活。

凤阑绝的眸子猛然的眯起,“他真是好大的胆子。”

夜无痕微愣了一下,眉头下意识的微微的蹙起,一双眸子直直地望向叶寒,脸上似乎微微的隐过一丝异样,唇角微抿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最终却并没有说出来。

“皇嫂,你有没有感觉哪儿不舒服呀,腰酸不酸,腿酸不酸,要不要我帮你柔柔。”

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脸上既然漫过一丝欣喜,他终于回来了,虽然这些日子,她一直都强持着,但是她一个人的能力毕竟有限,若是他再不回来,她只怕就坚持不住了。

“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今天才到京城,若是我早到了京城,你以为,我会让你这么顺利的嫁给他吗?”那个女人再次怒声说道,话语极为的决裂,并不带半点的闪忽。

她的话语顿了一下,双眸微眯,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不过,我倒是还有一个提议,既然是比试,那肯定就会有输赢,那是不是也应该加点赌注呢?”

若是平时,她或者会让一下,但是这次,她却是绝对不会让的,因为这一次,她必须要赢。

“是呀,那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会记住那么多,而且还记的那般的完整?”皇上的眉头微微的蹙起,沉声说道,那意思很明显是怀疑上官云端做弊。

“皇上,桐城又传来急书。”宴会快要结束的时候,一个侍卫,急急的进来禀报。

“什么,这一百万两真的都是百姓捐的。”皇上也再次的惊住,然后才快速的打开了手中的帐本,双眸随即快速的望去,看到上面密密麻麻记的数字时,更是惊的目瞪口呆。

就算那个男人发现了南宫雪不是真正的她时,也找不到她了,而她在他的重重监视下,就这么逃了,不知道,他会不会发彪?!

不过,对上官云端,她却杀不得,不仅杀不得,还要不得不对她客气一些,毕竟,她现在是凤阑绝的王妃。

虽然此刻他低垂着眸子,但是众人还是可以明显的看出此刻皇上的惊愕,那种无法用任何语言形容的惊愕。

用过午膳后,上官凌雨便真的收拾了行装,由下人护送着去了青缘寺,这一去,就是五天,而三天后迎亲的队伍就会进京,上官云端就会跟着离开,她五天后才回来,这样算来,她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危害了。

老夫人听到凤忆希的话,完全的惊住,这丫头竟然是凤月国的公主,那她刚刚。

“云儿,本王衷心的祝福你与绝王幸福。”夜无痕的眸子望向上官云端时,仍就隐着几分不舍,似乎还有着几分无法控制的伤痛,但是,他知道,有些事,必须要学会割舍,学会放手。

这个朝代的新娘,竟然不用喜帕,上官云端一下轿,人群中,便传来窃笑声,这新娘装化的太过恐怖了。

皇上的胸膛微微的起伏,极力的压下心中的怒气,这才沉声命令道,“人朕已经带进来了,你现在就娶……”

“这就是你为本王选的王妃?”夜无痕的唇角更多了几分冷嘲,直直地盯着皇上,再没有看上官云端一眼,可见他对上官云端厌恶到了极点。

果然,当天下午,便有人将柳如絮的尸体送到了仍就跪在皇宫外的丞相面前。

“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她不是夜无痕的女人,具体的情况,你可以去问她,直接的跟她说清楚,看她是什么态度呀,幸福都是靠自己争取来的,你不会连这点勇气都没有吧。”上官云端微微的瞥了一下嘴,故意的激他。

幸好,他们遇到了一个男人,是那个男人精心照顾着母妃,救回了母妃,而且母妃好了后,也一直照顾着他跟母妃。

这就如同是一个人,在你的心口狠狠的刺了一刀,眼睁睁的看着你痛的生不如死,到你撑过来后,却问你,你为什么会那么痛?

想到此处,身子猛然的僵滞,若真是那样,这个女不仅不傻,还精明的可怕。

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不想着去解决,而只是想着要如何的推卸责任。

“皇后,你怎么说?”皇上听到李贵妃的话,双眸微转,望向皇后,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的情意,也是一脸的冰冷。

这一刻她突然意识到,在她的心中,原来早就有了凤阑绝的存在,她不希望他娶别的女人。

上官云端微愣,她是明白凤阑绝的心意的,若是凤阑绝真的给她戴,应该不会掉下来,但是若是给上官凌雨戴,会是什么结果呢?

真的能吗?

夜无痕的脚步微微的停住,但是却并没有转身,只是,一字一字坚定地说道,“抢亲去。”

“不用,不用,哪敢麻烦天下第一神医的叶公子呀。”秦思柔自然看的到他的嘲讽,也明白他的心中是怎么想的,遂一脸轻笑地说道,她的声音中,也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

“喂,你不会是伤心过头了吧?”叶寒收起脸上的嘲讽,略带试探的问道,她不会是悲到了极点,反而笑的吧?

如今凤阑绝都已经成亲了,这只老狐狸竟然还不死心?

不得不说,太上皇的确够高,这件事,本来就是由二皇子与皇上一起密谋的,此刻太上皇竟然故意让皇上当着众人审讯二皇子。

“你刚刚被休回府,竟然还有脸去参加选亲,你是嫌丢脸丢的还不够吗?你是想让全天下的人都取笑我们将军府吗?今天选亲的可是绝王,真正的人中龙凤,你这个样子,也配参加?”老夫人听到上官凌雨的话,脸上浮出几分明显的嘲讽,说出来的话,更是没有给上官云端留半点的情面,将上官云端贬的一不值。

宫女将她们引进了一个院子,有很多千金小姐都已经到了,一对一对闲聊着。

原本坐在另一边的几组人,也都听到了上官凌雨的话,也都纷纷的惊住,脸上纷纷漫过担心。

“不如,给她喝点迷药,把她迷晕了,她就不能参加选亲了。”一个女子小声的提议。

“不如,我们把她的衣服弄破,到时候她没衣服,就不能参加选亲了。”其中的一个女人双眸微闪,一脸欣喜地说道。

向来冷静的他,向来沉默少言的他,此刻只怕比谁都冲动。

“叶寒,你发什么疯呀,人家就是问问皇嫂的情况,你有必要生气吗?”凤忆希的心中也有着几分不解,而望向一脸沉痛的夜无痕时,不由的对叶寒怒声吼道。

凤阑绝仍就紧紧的握着上官云端的手,另一只,却是微微的伸向她的脸,轻轻的拂过,似乎想要将他的温度传给她,从而唤醒她。

她终于慢慢的睁开了眸子,首先映入她的眸子的,便是那张一脸着急,一脸担心,而带着几分欣喜的微微放大的,完美的无懈可击的脸。

夜无痕的脸色却是从看到她刚刚醒来时的欣喜,一点一点的变的阴沉,在看到她睁开眼睛,望向凤阑绝的那个轻笑时,他的眼睛,便似乎被着什么狠狠的刺了一下。

“你觉的你自己需要同情吗?同情,那是对弱者的可怜,你是弱者吗,还是你觉的现在的你需要别人的可怜。”凤忆希忍下了想哭的冲动,突然怒声吼道。

所以,对于那些人的伤害,他是防不胜防。

夜无痕似乎微微的回神,唇微动,沉声道,“没事。”只是,那声音似乎有些嘶哑,还带着无法完全掩饰的沉痛。

而她面前的这个男人,刚刚似乎。

凤阑绝微怔,微微的抬起脸,直直地望向她,然后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心灵相通,本王那一刻感觉到,你就在那儿。在喊本王。”

“凤阑绝,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会是想要逼迫太上皇吧?”凤阑锐极力的隐下心中的担心,再次狠声说道。

他的脸因为疼痛而扭曲,但是他却硬生生的忍着,没有发出半声的低吟。

哎,这个二夫人实在是不知道珍惜。

丞相大人望向上官云端中,那微眯的眸子中射出狠不得将她立刻碎尸万段的阴戾。

公堂之上说谎,罪名本就不轻,更何况因此便可以断定了李玉与此案有关。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见那女子没有再开口,不由的再次问道,“那主子有何计划?”

只是,上官云端却没有继续追问,甚至没有去看他的脸色,而是卷起了第一张画像,展开第二张,第二张是三天前被害的女子的画像。

第一,她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第二,她的健康也会受到影响,严重的只怕还会影响到生命。

但是,此刻南宫雪倒情愿此刻是个男人,那样她至少知道他的目的,不至于死的糊里糊涂的。

南宫雪的母亲与上官云端的母亲是堂姐妹,只不过因为关系不怎么好,嫁了人后就没有再走动了,后来上官云端的母亲死后,这事,就更没有人提起过了。

房间内……迈入正厅的那一刻,她的双眸微敛,隐去眸子中的神采,也隐去了身上的锋芒。

月儿虽然担心自家小姐,但是却也不敢违抗,想到小姐现在毕竟是王妃,那几个女人也不敢真的把小姐怎么样了,这才快速的离开,去泡茶。

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勾,然后快速的跟在月儿的身后。

这古代,一个女人嫁了就是一辈子的事,很少会出现二嫁的情况,更何况,再嫁的还是一个王爷。

刚刚那话,只不过是蓝岚好不容易找出来的一个借口,只是,却没有想到凤阑绝竟然这般毫不留情的拆穿了她。

而此刻越是不让他们进宫,便越是说明这件事情有问题,她就更要进宫。

所以,她不能冒险。

她们现在这身打扮,想要这么进宫,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她们必须要伪装一下。

所以,她一定趁这个机会去太上皇的寝宫看看。

“希儿,谢谢你,但是我也不可能会让你去冒这个险。”上官云端一脸感激的望向凤忆希,她岂能不明白这丫头的心思,就是不想看着她去冒险,所以情愿自己去冒险,这份情,她领了,但是同样的,她也不可能会让希儿去冒险。

上官云端再次沉声的解释着,她现在,倒不是担心凤阑绝的安危,毕竟她知道,以凤阑绝的能力,一般人是不可能伤害到他的。

若是平时,母后知道他回来,只怕早就迎出来等了半天了?

而此刻太上皇的表情也更是复杂,更没有人明白,他此刻心中在想什么。

而他不知怎么被呛道了,突然的咳了起来,上官云端本能的便伸出手去为他顺气,只是他毕竟年纪大了,因为那控制不住的咳,脸微微的涨红,咳的更加的厉害。

咳声猛然的止住,一双眸子也闭了起来,而握着上官云端的手也无力的垂下。

那些人,微微的惊住,似乎都微微的缩了一下身子,很显然还是害怕他的。

上官云端微惊,微微的思索了一下,才明白了凤阑绝的意思。

而当时,凤阑绝应该是有所查觉的,或者在那个时候凤阑绝就已经知道了凤阑锐的野心与阴谋。

上官云端的唇角忍不住再次狠狠的抽了一下,见过强悍的,但是却没有见过像他这般强悍的,在这公堂之下,竟然公然的威胁尚书大人。

没那个胆量了,此刻也没有那个心思,此刻这丫头的整个心思只怕都在担心着,上官云端会不会真的像刚刚说的那样对她。那还有心思想着如何编谎言呀。

“没事吧?”站定后,凤阑绝紧张的检查着她的全身,担心地问道。

“是,属下明白。”隐的身子微微的一僵,连连恭敬的应着。

很显然,她以为,上官云端是怀疑她跟此事有关。

前面的宫女显然有些为难,也有些担心,万万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哦。”上官云端看着自己的衣服,悻悻的应着,一脸的难过与不舍,只是心中却是暗暗好笑。

上官云端正暗暗疑惑,那宫女却已经取过来一件衣服,递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仍就极为恭敬的说道,“请上官小姐换上这件衣服。”

那女子此话说的极为的巧妙,明理说不要让她为难,其实却是以上面的命令来压她,而且还故意的提出了爹爹来提醒她。

但是却随即暗暗摇头,绝对不可能是夜无痕,夜无痕前几天还说要收回休书,怎么可能会让她来参加绝王的选亲。

上官云端的身子微微的一僵,有些不敢想下去了。

众女子正翘首以待,一个一个的都伸长的脖子望向门外。

这个时候,上官云端竟然走了进来,皇上看到她时,脸色猛然的一沉,唇角微扯,刚要发怒。

“是呀,就她那样子,是个男人都不会选她,更何况是绝王呀。”有人低声的附和。

“爹爹。”上官凌雨的眸子微微的转向上官傲天,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欣喜,唇角也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喃喃的喊道,特别是在望向上官傲天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时,眸子中更多了几分笑意。

虽然说,这件事过去这么多年了,要查起来,只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她在现代可是有名的律师,这种事,还是难不得她的。

“我想请王爷帮我找寻依琴与流萧的下落,昨天,我原本是想让他们陪我一起去凤月国的,但是后来,他们一直都没有到,应该是被上官凌雨安排的人阻拦了,不知道到他们现在。”上官云端的话微微的顿住,声音中更多了几分担心。

凤阑绝听到她的话时,脸色似乎微微的沉了一下,神情间也多了几分凝重,隐在衣袖下的手,似乎也微微的收紧了一下,犹豫片刻,却仍就说道,“这事,不必你操心。”

他知道,她太多变,所以在她的眼中,看到任何的表情,都是可能的。

“你这个贱人,竟然没死,不,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上官凌雨疯狂的喊着,大喊中,便想要向着上官云端扑去。

一边的侍卫,紧紧的扣住了她,不让她动弹丝毫,所以,上官凌雨只能一脸仇恨的盯着上官云端,若是目光可以杀人的活,上官云端只怕早就被她的眼神灭成灰了。

“不是,不是,你骗我,从小到大,你就只疼她,不管有什么好的东西都给她,所以,你才想让她嫁给绝王。”上官凌雨的眸子中再次的多了几分先前的疯狂,不甘心的喊道。

“不是娘亲的错,娘亲那么做也都是为了我们。”上官凌雨突然再次开口说道,竟然还维护着二夫人。

上官云端又岂能不明白他的用心良口,心中不由的对他更多了几分感激。

老夫人也是惊的全身轻颤,满脸的沉痛,却又带着几分怒火,突然的转向上官傲天,“傲儿,你好狠心,好糊涂呀,雨儿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呀,你为了上官云端那个野种,竟然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顾。你,你?”

她虽然很想就这么直接的回去,但是做戏总要做足了,以前的上官云端那般的痴迷于夜无痕,她就这么轻易的回去了,实在是说不过去。

她的话,再次让众人错愕,这白痴小姐脑袋中到底装的什么,竟然还幻想着王爷去接她?!

“我来吧。”飞赢已经走了过来,捞起了那丫头,并没有怎么理会上官云端……

“不用。”上官云端自然明白月儿的心思,低声回绝了。

“饿。”上官云端抬眸,极为无辜地说道,一副吃饭最大的表情。

凤阑绝望向她的眸子中也隐过几分紧张,毕竟,他也不知道,她到底记了多少?虽然她刚刚翻动的很多,但是他也不太相信,她能够全部记住,就算换了是他,那么短的时间里,也绝对记不得那么多。

时间慢慢的过去,上官云端表情轻松,神态随意,而那声音仍就是那般的不急不缓,却仍就十分的流畅,背到现在,竟然一个字都没有错。

凤忆希听到她的话,虽然心中仍就有些担心,但是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望向一脸自信的上官云端时,心中也多了几分希望。

不过,她倒是不想急着让上官云端继续,毕竟耽搁的时间越长,就对她越有利。

“自己满意的婚姻要紧守,而仍值的维持的婚姻更要维持,只是,那种注定悲惨一生,无药可救的婚姻,有哪个女人愿意死守着一辈子?你,愿意吗?”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再次慢慢的分析着,这个女人很显然是断章取义。

凤阑绝却是暗暗的摇头,只是唇角的笑却是愈加的浓了几分,这个女人这些话,可以说是句句惊世骇俗,她这不是在明显的鼓动的着女人造男人的反吗?

“是呀,是呀,女人有自己的主见,我们跟她们对话时,才不会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另一个男人也连连的说道,很显然也是深爱其苦的。

她跟凤阑绝不一样,百姓对凤阑绝有敬,但是更多的却是畏,而今天,她的话,是让百姓完全的信服,而且还带着一些亲切,所以,百姓们都会随和一些。

迎亲的队伍,终于再次向前行进,慢慢的进了京城,而那些刚刚围在城门口的百姓,都随即跟在迎亲队伍的后面,欢迎着王妃,众人一传十,十传百,不过片刻的时间,上官云端已经成了全京城的风云人物。

“委屈吗?我并没有觉的委屈呀?”上官云端微微的挑眉,望向他,半真半假的笑道,“而且,你不觉的我刚刚的表现很出色,讲的也很精彩吗?你的那些子民可都被我臣服了。”

“你们在做什么?”轿子里,阴冷的声音突然的传出,更带着明显的狠绝。

“小姐,怎么不喝了。”月儿看到上官云端突然停了下来,不由的问道,声音但还算平和,并没有太多的异样。

其实上官云端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不得不说,这个上官凌雨心机的确够深。

“回皇上,太上皇只怕撑不了多久了。”刚刚为太上皇检查过的太医走到了皇上的面前,低声说道。

似乎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太上皇离开的消息。

“等一下。”只是,恰恰在此时,上官云端突然转过身,正对向他们,慢慢的说道。

“不错,你竟然敢打断皇上的命令,很明显是没有把皇上放在眼里,父皇,绝对不能轻饶了她。”二皇上更是火上加油。

若是她真的中了皇后与李贵妃的的计,只怕现在?

“很得意?恩?”听到她的解释,凤阑绝也知道她说的有道理,也清楚她的能力与她的聪明,不可能冒失的去做一件事情,但是他的心中就是忍不住的担心,忍不住的生气。

他的脸上却突然多了几分狠绝,双眸中更多了几分嗜血般的杀意,“很好,夜无志,本王不会放过你。”

“你不觉的,我现在这个样子,好像丑了一点吗?”上官云端略带试探的问道,她不相信凤阑绝会对着她这样的一张脸,一点都不失望,前几天,他还说要看到她真正的样子,现在看到这样她,他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

“你这个脑袋到底在想什么?”凤阑绝的手再次敲了一下她的额头,“以后就这样吧,除去那一脸的浓妆看起来舒服多了。”

“提议不错,被你直接吓死胜过被你气死。”凤阑绝看到她那一脸的呆愣,唇角微微扯了一下,略略带笑地说道。

不单单是外表的差别,更是气场的差别,她换上上官云端的身份时,会极力的掩饰自己的锋芒,而且此刻她不仅是一脸的浓妆,进宫后也一直装出平时傻傻的样子。

她似乎也太过自做多情了吧?

她突然记起,那天,他是抱过她的,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知道了她的尺寸的。

她对夜无痕的痴情可是传的纷纷扬扬的,他自然也听说了不少。

“上官云端,本王的话,没听到吗?”见她不动不语,甚至没有任何的反应,夜无痕的脸色微沉,若是不知道她现在已经不傻了,或者他会以为她是没听懂他的话。

他不是应该回拒了她吗?就算对她有所怀疑,不是也应该尽量的拖延时间吗?

“云端儿做的?”凤阑绝望着她手中的香囊,双眸微微的闪了一下,仅仅是微闪了一下,便再没有其它的情绪。

凤阑绝轻笑,不知道这丫头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他知道,接下来,只怕有人要遭殃了。

“按我说的去做,有意见保留。”上官云端对上他那一脸的惊愕,再次沉声说道,她知道,他肯定有所担心,有些犹豫,但是这件事,却由不得他犹豫。

当然,她这么做,还是想要给二皇子一个狠狠的打击,若是他辛辛苦苦,冒险偷出来的银子,随后就被人偷走了,只怕会把他气到吐血。

“好,好,都起了吧,起了吧……”太上皇一脸高兴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