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银迷迭 > 第111章:羞花闭月

第111章:羞花闭月

金银迷迭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诚如长生门的人所说的那样,距离第一块石门一米远,还有一道石门。虽然有些距离,看不清楚上面的具体数字,但足够他们看到,里面那块石门同样刻着数字。

忠仆遇到这种事,不是应该劝说主子勤勉上进吗?为什么他们家老管家却是帮着打掩护?

大秦的江山?

没有接下来的事,秦云楚就不会吓得不行,更不会留连青楼,以至染上脏病。

“殿下,你错了,我不是看不上你,我是看不上侍妾的位置。”顾千城可不想被秦寂言找理由“处罚”,飞快地解释了一句,至于肩膀上被咬的地方?

“什么位置都帮我夺?”顾千城此时已笑得无法思考,只顾着与秦寂言打闹了。

这样的事发生一次后,景炎就直接把他的亲信全部打杀,一个不留,所以他去景园找顾千城,也只能带几个官差,而拿不出更多的人。

货比货得丢,人比人得死,这差距也太大了。

快到顾家,顾千城这才想起,祥云客栈的案子还不知如何呢,攸关自己的小命,顾千城不能不关心。

“我们是专门捉拿逃兵的,少废话,你是乖乖跟我们走,还是要我们兄弟动手?”大军的将士们都呆在军营,军中管得极严,得闲不得外出,赵王的探子要寻落单的小兵,着实不容易。好不容易寻到顾千城,哪里舍得放弃。

他不需要和顾千城说什么,也不需要求顾千城什么,只要顾千城知道他这个祖父,永远把她当成孙女就好。

顾候爷跌跌撞撞往前走,顾夫人不放心上前搀扶,同样被顾侯爷给推开了,“丢人现眼的贱人,滚!”

老夫人发号司令惯了,逮到机会就要显示自己的存在,三个儿子习惯了,至于媳妇,就是再不满,也不敢和婆婆斗,尤其是三老爷和三夫人,更是不敢表现出半点不耐,就怕老夫人找他们麻烦。

“承欢,不是你姐姐出事了吧?”

想到那天和皇上、皇后一起来的德妃,顾千城摇了摇头……

“你们胆敢与长生门为敌?”倪月拧眉,隐有几分不安。

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做不到。

安抚好老皇帝,秦寂言回到殿内,本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吃上一口热饭,可不想膳食刚端上来,就有太监来报凤老将军求见。

秦寂言坐在马车里,连撩起车帘看一眼的欲望都没有。在他眼中,外面的局势远没有面前这盘棋局来的重要,因为……秦寂言把顾千城送到树林,便立刻折回火焰要生长的地方。

“我们皇后在里面。”大秦的将领是个有成算的人,心知不能把秦寂言进去的事说出来,不然长生门的人该拿侨了。

皇上孝顺?

“朕已经三思过了。封大人,你只需要拟旨便可,其他的事朕自会处理。”秦寂言知道自己专政独裁,可哪个有能耐的皇帝,不是专政独裁的?

凤老将军不仅官复原职,还凭军功封了公爵,但兵权没有归还。

这些人不是来找他们麻烦,而是来救他们的?

秦寂言这一次失踪的,实在是太久了。周王和五皇子,并不会因为秦寂言被封为皇储就死心,相反他们两人反倒会因为秦寂言被封为皇储而联手,甚至不惜一切代价要秦寂言的命。

“快,快捂住三少爷的嘴,快……”二夫人吓一跳,没想到承志会说出这样的话,连忙吩咐下人。

危难之时显真情,老夫人之前虽然吓到了,可还有意识,连陪在她身边几十年的下人,都不管她死活,只有这个宝贝孙儿,惦记她的生死,让老夫人怎么不感动。

秦寂言的属下是尽职的,他们不仅成功的,把顾千城的“礼物”送到了该收的人手里,还顺便把顾家一行人的反应做了实况转播。

见顾千城仍旧不解,秦寂言闭上眼,轻叹口气道:“千城,你可知我亲奶奶的娘家,当年有多大的权势?”

秦寂言和顾千城一走,总捕快就命令手下的人互相监视,一旦有异常立刻禀报。

这话一出,大理寺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即立了案,派人去顾家宣人来问话……暗一带着任务而来,现在任务完成一半,他自然要带着未完的任务赶回去。

“你等等,我们已经去禀报给……”

秦寂言斜靠在椅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封似锦黯然消瘦的背影,手指轻敲扶手,唇角微扬,无声一笑。

那样的生活不仅摧残身体,还摧残精神,那些被解救出来的少女,不管做多少心里辅导,都无法从被关押、虐待的噩梦中走出来,整整一生都毁了。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作为皇上,他们无法容忍一股江湖势力威胁到朝廷,威胁到皇权。

老管家人精一样,要骗过他可不是容易的事。好在今晚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到时候他也不用伪装了。

“死不了。”顾千城有气无力的答道,闻到老管家手里的饭菜味,顾千城嫌恶的皱眉,“挪开些,闻不得这味。”

面对朝臣的强烈反对,秦寂言这一次没有漠视,而是从龙撵里走了出来,“朕先为人子,才是人君。诸位大臣亦是为人子,为人父之人。你们在劝说朕时,可又想过换作是你们,你们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祖父病危,而不做任何努力吗?”

没有意外,上面全是五位数,而且数量更大了,别说计算,光是抄这些数字,顾千城就花了大半个时辰。

他真得没有想到,顾千城居然遇到这么多危险……

冷静下来后,顾千城也明白,即使她没有折回去救风遥,也无法阻止别院的大火,也无法救下那五个人,更不用说……

“这只是本王的怀疑,当不得真,总之你救风遥并没有错。”秦寂言虽有安慰顾千城的意思,可说得也是事实……秦寂言的指控,让顾千城十分无语……

倪月是什么人?

秦寂言立后的消息唐万斤都能知道,倪月能知道一点也不奇怪,即使她身边全是监视的人,她完全没有自由,可她还是有自己有消息渠道。

只是,这次机会就摆在面前,她不想错过。

他除了真的有忠心蛊的解药外,什么底牌也没有。不过是故意摆出胸有成竹的样子,骗骗圣后罢了。

在秦寂言从长生门出发,前往活火山时,顾千城一行人已抵达活火山脚下。

“圣上,龙体为重。”武将还要劝说,可是正前方的土丘已经到了秦寂言脚边,一边利剑从土里刺出来。

“今天来的人,一个也别想走!”风遥双眼通红,如同草原上失去了理智的疯狼,出手时毫不考虑防御的问题,只一味的进攻,将面前的敌人斩尽。

顾老太爷知道,再这样下去他们顾家必然要毁了,可是别人能与五皇子脱离干系,他们顾家能吗?

暗卫打了一个响指,便有人牵了一匹马过来。暗卫翻身上马,策马朝狼牙山奔去,一千精兵则紧随其后,快跑跟上。

屋梁是用上好的木头做的,现在已有腐化的迹象,不过划了十几下,就听到啪一声断了。

北齐太后与摄政王纵容秦寂言出宫,不外乎就想借秦寂言“一时意气”,不带侍兵、不顾阻拦的走出皇宫,然后……

屋内的人要醒着,应该能听到吧?

“是!”副将听到这话,双眼一亮,一个个摩拳擦掌,只待明日一战。

顾三爷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通过关系找熟人搭了线,不吝银钱的开路,终于说动了守门的人,顾三爷如约也接顾千城。

“没事的三婶,我不怕。”她早已习惯与尸体找交道的生活,这段日子在顾国公府,她反倒各种不适应。

去封府不急在一时,可承意难得从书院回来,她今天要是出门了,承意十有八九会生气。

“千城姐姐,你这是嫌弃我和承欢吗?”顾承意拉着顾千城,一副“我很受伤”的样子。

“景庄主?”一个月未见,突然见到披着一身霞光而来的景炎,顾千城承认她差点闪瞎了眼。

北齐人少,有老天爷的因素在,可更多是人为。无论是大秦还是西胡,都不会允许北齐马兵众多。

呼延千霆和单增同时怒目相对,凤于谦也不惧,立于北齐的包围圈中,依旧面不改色,“我家王爷是要去皇庭,不是要攻打北齐。”所以,你们两个打什么打?

“醒了?”秦寂言见顾千城醒来,立刻放下手上的手,殷勤的将人扶起来,同时帮她按揉腰间,“有哪里不舒服吗?”

知道她不会顾念姐弟之情,连姐姐也不叫了。

顾夫人诧异地挑眉:“千城也懂律法?真是一个好孩子,学得东西还真多,怎么都没见你和母亲说过?”

平西郡王比程将军细心,听到秦寂言的话,问了一句:“皇上的病是药王谷的人医好的?”平西郡王是想到,药王谷的君亦安,曾卖了一粒治中风的药给顾千城。

秦寂言没有半丝不耐,简单的将长生门的事说了一遍,末了又加了一句:“本宫这次外出,便是与长生门有关。”至于具体有什么关联,秦寂言却没有说。

“做得很好。”秦寂言赞赏的点头,又问道:“有多少人看到钦差进城?”

皇上喜欢有能力的人,他们能光明正大的和皇上斗,本身也就是能力的一种。而且,朝堂上也不可能只有一种声音,如果所有人都像封首辅那样,唯皇上的命令是从,那么大秦的江山就危险了。

正好暗卫手上拿了几截人面蜘蛛的触脚,顾千城让他们将几截触角绑在一起,然后……站在门外挖一挖地上有什么,要是挖不出什么,就用这几截蜘蛛触脚杀了坛中人,也算是给她们一个痛快。

当顾千城寻问时,有几个露出震惊与不可思议的神情,还有几个流露出害怕与恐惧,当然……这些人不约而同的用仇视的眼光,看着那枚白色的卵。

秦殿下看着其中明显一份,份量明显极多,不由得再次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