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银迷迭 > 第115章:法轮常转

第115章:法轮常转

金银迷迭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头疼的快要炸掉,我也不顾曾大庆会怎么看我,反正我直接就把床头柜那边的两个抽屉都给扯了出来,摊开在了窗台上。

我摁亮了床头灯。柔和的光线照了下来,让我发现就是这个房间里面。除了我,也就真的没有别人了。

张兰兰惊奇的看着我,宫弦的眼眸中透出一道看不出来喜怒的亮色,那名女子一脸阴沉的看着我。

我不可置信的连忙从我的手包中取出我的机票,细细的研读着飞机票上的目的地,没有错,我的机票上也是写着飞往甘肃而非杭州。虽然说我怀过宫弦的孩子,但是其实我真正和宫弦接触的时间并不多,毕竟人鬼殊途,而且他也没有像现在一样再人们的面前站在我身边,可是他现在却站在别人的身边。

我正在心里胡思乱想着时,没想到宫一谦却在这时发出了反击。

不仅如此,张兰兰还拒绝了张爷爷派来的司机,执意要自己打车走。

“好了,你别岔开话,你到底要不要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把大厅里的物品清掉呀!”

回到了寝室里,我连忙打开了电脑。现在还有正事,需要我去处理呢!我细细的将近期本市里,发现的动物死亡事件,重新看了一遍。

看着有点难度,可是我们还是很顺利的顺着楼梯摸进了隔壁大妈的屋子里。

“我没有怀孕,吴兵净是瞎说。还有,我不可能嫁给宫弦的。你就别想了,至于礼金,你退也好,不退也罢。你自己去跟宫弦商量吧!我不奉陪了。”

宫一谦的短信正合我心意,我也正愁没地方去。正好可以去见一见宫一谦,于是我也回了一条短信给宫一谦:“那就现在吧,地点你定。”

我强忍着内心的惊惧,快步走到一处挂着我的照片的相框前,可没想到就当我的手快要碰上相框的时候。宫一谦从后面走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将我往后拉。

想归想,可是我还是不得不是强打起精神来给这个客户打去了电话。心情再不好也抵不过没命吧。

张兰兰摇了摇头,对我说:“没有,我把它给超度了。以后他也不会来纠缠你了,不然怨气这么重的鬼,真的很难制服。”

张兰兰看向蓝先生,对他笑了笑,这才对我们说:“也许是一种情旧情节吧,他们只是一个灵体,所以他们说不了话,那简单的一个单音节已是他们的极限了。”

可是我每次使用都很顺利的,戒指上的结界,这一次却未能如我愿的打开。

张兰兰走在我的前面。脚步轻盈,语气愉悦的说:“其实并没有什么讲究,只是我应该是职业病的问题吧,总觉得要是在电梯里面碰到什么脏东西。我可就难办了,但是楼梯不一样,我起码还能跑到个出口。鬼魂虽然有能力混淆你的视听,但是真有能力把你给困住的毕竟还是少数。”

确实,这样的程秀秀跟她手机里面的照片是有一些不太相同,但是五官上整体却没有什么变化。

像是看出了我的疑惑一样,张兰兰站在我旁边小声的对我说:“局长是退伍军人,之前在战场上拿下了好多的勋章,当然很多的丰功伟绩,于是上面特批给了他训练特警部队的资格。不仅如此,他还是唯一一例的又是局长又是市长。”

虽然阿明极度的沮丧。我也内心隐隐的不安。但是我们两个过度的疲惫,所以我们决定先睡一觉再说。

没想到这大清早的,却是将宫弦忆来思去的。怎么就让他占居了我的心房了呢。我挥挥头,将他的影子甩开。然后胡乱的装扮了一下,就匆匆忙忙的朝机场奔去了。

临出门时我不忘拿了一条丝巾戴在了颈脖上。宫弦在这一处留下的吻痕最多。虽然我们什么也没有做,但是如果有人问,我这么回答。你会信吗?恐怕没人会相信吧。真是没脸见人了。

刚才正是他的手心发热时,他也是这么看着他的手心的,看到我,他就跟我说有急事要走。

那只黑牛拉着那个牛车还在路边悠哉地吃草。一点也没有离去的意思。

听到曾大庆这么说,我也震惊了。这种有违人世间常理的事情,竟然就这么发生了?我瞬间有些显得不知所措。

不得不说,女人的第六感真的好准。我有一种被陆雅说穿秘密的感觉,当下有点无地自容。

陆雅紧绷着脸看着我,可是跟宫一谦打电话的语气却是各种撒娇。真是一个可怕的女人,表里不一的道行真深。

宫一谦一脸无奈的说:“随你吧,你开心就好。但是你不能跟我一个房间。”

“什么,你是收鬼人。我不是鬼,你不要收我,我还有许多地方没有去过呢。”飞天蛮在屋里飞得更急了,快得看得我头都晕了。我只好不去看她。

“送我回去,刚才做法,已经将我的法力用尽,不休息几天我是恢复不过来的了。我我已经没有力气飞回去了。

客厅的另一端也有一个左右移动的门,古色的装潢,让人看不见里面是什么东西。金龙可能也害怕了,毕竟现在的张兰兰就完全摒弃了本性,变得像一个疯女人一样,而我又是形如夜叉的样貌,所以也难怪。

面对这样的不确定,我不能也不敢发出声音,只能是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唇,死命的稳住自己的身形不往下看。

我的确是疯了,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让我真的是快要承受不住了。

而我也只是稍微的跟宫一谦提起这件事,没想到宫一谦这么快就找到了证据,真是干的漂亮。

要给我看到是谁给我吃这个东西,我非要打死他**!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颤抖着发出来,回荡在这个狭小的病房中:“所以,一谦是答应了她。”

不行,这个白玉镯一定是我的幸运守护者,我一定要拥有它。这个想法一落实,我分分钟就打开了电脑,调出了买家的信息。然后找到电话给对方打了过去。

宫弦定定的看着我,问我:“你吃醋了?”

因此当我看到三轮车的司机眼神不对时。

我没说话,停在原地。曾大庆却又继续说道:“我也不瞒你,之所以这两天对你爱搭不理的。是因为我从你们店铺里买来的那支笔确实有问题,我之前不敢跟你直接说清楚是因为我对你不了解,也不清楚你们公司派你过来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这也是我好奇的,不过太多因爱生恨的例子了。所以到也就不太奇怪了。“我打算今晚去探查探查,看一下是不是真的在玩笔仙。如果是真的,这种情况是不是只要把笔仙里面的鬼给送走了,就不会有什么事情了?”

我在脑海中细细的回忆,想要回想起以前张兰兰能跟我在一块时,遇到这样的情况她是怎么处理的?

张兰兰真霸气,就是应该要这样,不杀杀金龙的威风,还以为自己了不起了。我也冷哼一声附和着说:“就是,明明说好了一起弄这件事情,结果到头来直接就抛弃我们。电话联系不上你,还将我们骗的那么远。我跟你说,你可别骗我,我是上过小学的人。”

张兰兰对着警方说道:“我们在这个山谷中游玩,遇到了山体滑坡,于是就找不到出去的路了。你们能来真的是太感谢了。”

但是理智却还是让我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假若我可能有一天真的会跟宫一谦在一起,那我也知道,不可能是现在。

宫弦定定的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就当我准备放弃,要装作我什么话都没有说过的事情,突然间,宫弦对我说道:“嗯,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吧。老婆你要放心,我永远都是你坚强的后盾。”

“也许张会长他是看到我们帮了他大忙的份上,所以才会对我们如此的热情吧,也有可能他本来就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呢。”

面前的男人静悄悄的看了我们一会,就当我以为他不会理我们的时候,就听见他说道:“好,你们说吧。”当男人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竟然还背靠着自己的房门,手中随意的扣着那串钥匙,完全没有让我们进去的样子。

张兰兰这么想,其实也没错。毕竟这关系到小钰的后半生。我们不能直接替人家决定一切。

“我确实是想到今天是有店铺三折甩卖的,如果要是不买两套衣服,我自己都为自己感觉到亏了。”张兰兰潇洒的在文档里面敲上了这句话。

我吓得猛然睁开了眼睛,却在睁开眼的瞬间,又猛得又吓了一大跳,因为我跟一双近在咫尺的脸差点撞上,我“啊”的大喊了一声。

宫弦与那名娇艳的女子,两人都是衣衫不整。猜都能猜的出如果没有我的出现,他们后面会做什么?

“不,不,不,殿下,殿下,小的知错了,知错了,求殿下饶过小的,放小的一条路吧,小的就是做牛做马来报答殿下也万死不辞。”

我也无语的看着小功,拿着那把弹簧刀又扎了几下那个女模特。刚才还觉得那么逼真,现在再一看,也就看出了端倪。因为模特儿她的眼神是无神的,一看就是个假。

“你们吃吧,半个小时之后,会有以过来送你们出去。”大妈说着,还贴心的帮我们掩上了房门,不打扰我们用餐。

小米没有在旺旺上回复,而是打了个电话过来说,“你是新来的客服吧?不管用什么方法,你都要把差评删了,不然会出人命的!”

门被推开了,陆雅的旁边站着昨天那两个嚼舌根的阿姨。只听见陆雅娇柔的说:“太奶奶,阿姨让我叫您下去吃饭。”

我自然是坐在了主位上,先开始动筷子。吃到一半的时候,我正准备把嘴里的萝卜咽下去,陆雅突然跑到了我跟前,放了一个小罐子。

反正不论是什么原因,宫弦就是没有第一立场站在我的这边考虑。不过想来也是,宫弦一直都将宫一谦视为眼中钉,又一直觉得我跟宫一谦的关系不清不白。现在来了一个这么强敌陆雅,宫弦肯定开心的不得了。更是愿意跟着陆雅统一战线,反正到时候陆雅也能得到宫一谦,宫一谦也不会来纠缠我,何乐而不为呢?

宫弦摆出了一副沉思的样子,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脸颊。我还是对宫弦那天帮着陆雅的事情耿耿于怀,所以怎么样都没办法踏出这一步。于是我也一直僵在原地,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