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银迷迭 > 第117章:踊贵屦贱

第117章:踊贵屦贱

金银迷迭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小郡主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男人看到她害怕的样子,心中有些不忍,再次小声的说道,然后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一个饼子,递到了小宝儿的面前,“小郡主吃点东西吧。”

“这么长时间,什么事情都可以做,谁知道公主刚刚在后面做了什么?谁知道这答案、、、?”只是,此刻却仍就有人提出怀疑。

虽然说孟冰一直并不太在意那些,但是被众人背后骂着,任谁都不舒服呀。

他到底是想要说什么呀?

此刻她正被李逸风抱在怀里。

而惜缘酒楼中,此刻也正坐满了人,都正在用餐。

“没有想到公主竟然有这样的气魄,以前,只听说公主管理的朝中的事情,还有些怀疑,如今看来,应该是没错的了。”

竟然说她杀了北尊大帝真正的女儿,然后假冒北尊大帝的女儿?

然后,又感觉到那人抱着她在暗道中穿来穿去,穿了很久,穿的她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孟冰听到李老夫人此刻的称赞,突然感觉到压力更大的。

夜无绝的身子猛然的僵滞,若是真如初也所说的那样,他肯定也赶回去,只是,千寻这边?

而且,关于她的身份的问题,也是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

总不能说,蓝宁辰误会她不是处子之身,所以才休了她吧?

更何况,他很清楚李逸风对孟千寻的爱有那么的深,深到可以宁愿自己的痛苦,而成全了她的幸福,深到为了她,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

“逸风,你现在不是在皇宫为皇上看病吗?应该会见到那位公主的,难道说,她并不想传言的那么好?”秦敏儿的话,微微的停顿了一下后,再次的问道。

此刻,此情,此景,众人想不误会都很难呢。

想到这些,孟千寻的眸子猛然的眯起,既然当时,他不可能会发现她的手掌心的红痔,其它的就更不可能有机会知道了。

“皇上的圣旨岂能给你看。”夜无绝自然不可能会那么轻易的给他,冷冷的声音是再明显不过的拒绝,只是,低垂的眸子中,却隐过几分异样的光芒。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北尊大帝先前太过着急了,笔忘记了沾墨,此刻,那字体看起来,并不是十分的清楚。

花断尘的眸子微沉,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不满,狠声道,“这是写的什么圣旨,根本就看不清楚。”

她此刻真的好害怕,好害怕,心中也更是愤恨,那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恨了,若是皇上有个什么意外,他就是死十次都不够。

花断尘虽然没有听到她的回答,但是,揽在她腰上的手,却还是慢慢的松开,带着几分小心,带着几分试探。

呃?!秦敏儿彻底的无语,什么叫做娶个媳妇回来,那就是自己的了?就是亲的了?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呀?

听到白容的宣布后,他也没有任何的着急,等到众人都起了身,走向擂台时,他才慢慢的站了起来,不紧不慢的向着好擂台走去梦想进化最新章节。

其它的选手望向月无双时,眸子中都多少的漫过几分冷意,他那缓慢的速度,实在是让人着急,只不过就是那么几步远的距离,他至少走那么久吗?

“怎么?不说话?”夜无绝没有听到她的回答,眉头却是微微的一蹙,声音中似乎更多了几分怒意,“是无话可说,还是那本就是你的打算?”

先让他发泄出心中的不满再说。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永远都是。”

她就是要她失去一切,所以,第一件事情,就是要让她失去她公主的身份,然后,再进行她的第二步计划。

她先前不也是一个人坐在这儿的吗?

“二公子的确喜欢北尊王朝的公主,而且对公主的感情极深,但是,并不是孟冰公主,而是正在招亲选驸马的北尊大帝的刚找回来的女儿。”那个男人微顿了一下,然后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神情间微微的多了几分凝重。

一时间,他忘记了所有,只是那么愣愣的望着李老爷子。

他不知道,李老爷为何会突然的冒出这么一句话?

“父亲,这件事,你不要管。”这一次,李逸风的脸上更多了几分沉重,声音中也隐过了几分伤痛,他若是能娶,早就娶了,还用的着别人来催吗?

李逸风听到李老爷子的话,突然凌乱了?

“风儿,你真的不喜欢冰儿吗?冰儿那丫头的确不错的?”李老夫人虽然也着急,但是她也不想真的去勉强儿子。

孟千寻听他这么说,便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心中也多了几分欣慰,不错,夜无绝做事向来谨慎,不可能会那般的冒失的。

书房中,孟千寻一直都没有再出声,因为,她现在直接的是对这个男人无话可说了。

“哦,原来,花公子跟公主早就相识呀。”那些围来的宫女听到他这话,纷纷的惊滞,有几个宫女还忍不住的轻呼出声、

而他的一双眸子从一出现后,便一直都直直地望着花断尘,一脸的柔情,一脸的欣喜,一脸的依依不舍。

但是,对上北尊大帝望过来的,那满是期待的目光,她拒绝的话一时间却又说不出口,毕竟现在北尊大帝的身体的确不允许他再过多的操劳,朝中的事情,他的确是无法处理了。

“当初,我下昭书,试探夜无绝是一个原因,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让夜无绝离开凤阑国,依当时的情形来看,夜无绝再继续的留在凤阑国,肯定会越来越被动,毕竟这一年多的时间,夜无绝为了千寻的事情,疏忽了太多的事情,让二皇子等人钻了不少的空子。”北尊大帝不亏是北尊大帝,虽然他不曾到凤阑国,但是对于凤阑国的形势却是十分的清楚的,而且,他做事,向来都是一针见血的。

说真的,他也很想知道,到时候千寻会怎么答复,怎么处理。

所以,她的尊贵是天生,就算那些人的心中还有些没有承认她,但是她的身份明摆在那儿,是谁都无法改变的。

而今天,她已经坐在了这个位子,若是她再坚持要取消招亲的事情的话,那么接下来的所有的大臣,都会反对她,也绝对有了反对她的理由。

“哼。”大将军冷哼,“公主,从京城送去明城的粮食已经无数了,可是一点问题都没有解决,那些百姓就像是饿狼一样,根本喂不饱,你送去再多的粮食也根本就没有用。”

那声音冰冷刺骨,更带着几分明显的嘲讽。

伤的太深,就是因为爱的太深,太的那么深,她真的能够完全的忘记吗?

“好,你说吧,我听着。”夜无绝揽着她的手再次微微的收紧,唇慢慢的靠近她的耳边,轻声的说道,既然她说已经放下,不会伤心了,而她又想全部的告诉他,那么说让她说过。

“只要你说的,我都相信。”夜无绝却是微微一笑,一脸肯定地说道,他对她是绝对的相信的,不管她说什么,他都绝对的相信,不会有任何的怀疑。

夜无绝的眉头微蹙,对于她这样的话,很显然还是有些不能理解的,不是这个年代的人?那是什么意思?

一个女人,竟然有这样的气魄,竟然这么冷静,公正的,做出这样的决定,真的是让他意外,更加的让的惊愕。

“对不起,我实在是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孟千寻的眉头紧蹙,她怎么突然觉的,这个男人穿越到这古代后,脑子似乎锈住了。

“怎么?惊讶成这样?被我说中了?无话可说了?”只是,某人自我感觉还真是好的很,以为此刻孟千寻的惊讶是被他猜中了。

“是,是,臣紧记公主的命令。”平大人此刻答应的更加的快速,态度也更加的恭敬。

“娘亲,爹爹一定还会进宫找我们的。”小宝儿也不甘寂寞,清脆的声音中带着满满的期待,她相信,她的爹爹一定很快又会进宫的。

“怎么回事?”李逸风一进房间,看到孟冰时,便着急的问道,脸上也带着明显的紧张,他可是在一得到消息后,便立刻的跟着侍卫进宫了。

难道说,他是真的生病了吗?

进了房间后,雪太医便连连的开了药,让太监去抓药,孟千寻向前招呼着,心中更是忍不住的担心。

孟冰心中着急,也没有再问,便连连的带着宝儿转向离开,竟然连早朝都没有结束就离开了,那么是不是说明皇兄病的很厉害?

此刻孟冰也顾不上他了,抱着宝儿便走了进去。

皇兄这么多年,已经够苦了。

“行了,都退朝吧。”北尊大帝再次的挥手,这一次是直接的示意众人都要离开。

那太监的身子惊颤,微动了几下,似乎想要站起来,但是却又没有一下子站起身来。

北尊大帝的手却是紧紧的握住了孟千寻的手,握的很紧,很紧,望向她的眸子中却慢慢的绽开一丝笑意,虽然他此刻的脸色看起来有些难看,但是那笑,却仍就很美,有着一种让人感动的美。

“真是朕的好女儿。”他的唇角的笑再次慢慢的绽开,似乎更多了几分愉悦,“你放心吧,朕的身体没事的,你不用担心。”

“千寻,你能再答应父皇一件事情吗?”不跳字。北尊大帝微微顿了一下后,再次的望向孟千寻,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

孟千寻微怔,脸上更多了几分怒意,他下了那样的昭书,如今竟然还跟没事人一样,还一脸轻笑的问她回来了。

皇上咳成这样,那还了得呀。

果然,孟千寻心中冷笑,那天她看到白容慌张的离开,应该就是因为此事吧。

“宝儿、、”孟冰狠不得直接的捂住宝儿的嘴,这丫头,还真是哪壶不开提那壶呀,偏偏在这个时候提到夜无绝,这不是在故意的刺激孟千寻吗?

孟冰的唇角狠狠的抽了几下,看来皇兄也知道千寻知道了这件事,不会放过他,所以此刻只怕早就逃了。

“哼,外公这分明是逃走了。”小宝儿可是机灵的很,直接点破了那侍卫的话,就算有事,也不差这一点的时间,不可能连跟他说一声的时间都没有,还让一个侍卫来给他们传话。

“所以,这件事情,你就听我的,我放心,只要那小子能够经过考验,我一定会把女儿嫁给他的。”北尊大帝看她沉默不语,脸上这才微微的露出一丝轻笑。

他的眸子细细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孩,看上去应该二岁左右的年龄,粉嫩的皮肤,精致的五官,真是让人爱不释手。

现在宫中又没有什么宴会什么的?

“为什么?”夜无绝却是更不明白了,这么做,她爹爹都不生气,除非?

他觉的,这丫头的神态真的跟千寻很像,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

夜无绝有些好笑的暗暗的摇了摇头,可能是他太想千寻跟孩子了。

这北尊大帝的名声,可是众所皆知的,没有人会怀疑的。

“是呀,只可惜我已经娶了妻子,要不然我也一定要去。”一个人半真半假的说道,那声音中自然是带着满满的羡慕的。

“你想的倒是美,就你这样的,去了公主只怕正眼都不瞧你一眼,去了也是白去。”站在他身边的人,立刻取笑道,“你呀,也就配你那母夜叉的女人最合适。”

那话语中隐隐的带着几分担心,显然是担心夜无绝会去,毕竟夜无绝太过优秀,若是他也去的话,他们的机会就小了很多。

孟冰怔了怔,没有再说话了,不过,脸上也隐隐的多了几分担心。

“娘亲,你是说爹爹会有危险吗?”不跳字。宝儿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着急,一脸担心的望着孟千寻。

“不会的,你爹爹不会出事的。”孟千寻对上宝儿那担心的眸子,心中一惊,快速的将宝儿抱进了怀里,低声安慰着,这话,是在安慰着宝儿,却也是在安慰着她。

夜无绝千万不要出事呀,千万不要。

“恩,对,宝儿说的对,你的爹爹可厉害呢,绝对不会出事的。”孟冰的脸上也微微的绽开了一丝轻笑,虽然自己的心中也是十分的担心,还是安慰着宝儿跟孟千寻。

但是,她也明白,主子是真心喜欢梦小姐的,梦小姐的命,在主子的心中,比自己的更重要。

所以,这个时候,只能让其它的侍卫来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