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银迷迭 > 第123章:琼岛春云

第123章:琼岛春云

金银迷迭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谁让人族有一个永恒的人皇林逸,这位新掌控者的存在,让人族屹立在万族之巅,成就永恒族群。

声音中并没有太多的情绪,脸上也没有太多异样的神情,似乎只是在跟人聊天一般。

只是,上官云端听到凤阑绝的话,唇角微微的抽了一下,看来,今天她想要摆脱这个男人,只怕不简单。

“我只问你鸾儿是怎么死的,其它的事情,我自己心中清楚。”上官傲天再次冷冷的打断了她的话,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冷硬,还带着几分怒意,他自然明白老夫人想要说什么。

“你给本王住口。”只是,上官云端只是喊出了两个字,却被夜无痕狠狠的打断了,他的一双眸子,更是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事着明显的怒火,似乎还有着几分醋意,她喊凤阑绝就喊绝,喊他却成了王爷?

“王妃。”那个侍卫惊住,连连的喊道,显然有些不知道要喊什么,所以刚开始的时间顿了一下,但是却随即喊出了王妃,虽然王爷还没有跟她成亲,但是王爷对她的特别,大家都是清楚的,她早晚会是他们的王妃。

凤阑绝听到他的话,坐在马背上的身子猛然的僵滞,一张脸也瞬间的变了颜色,似乎有些铁青,又隐着几分惨白,而那握着缰绳的手,下意识的收紧,收紧。

蓝岚是何等聪明的人,岂能听不出凤忆希的心思,心中微沉,这丫头以前可是最粘着她的,事事都听她的,这才几天的时间,她竟然就向着那个女人了,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

只是,钱都捐出去了,收是收不回来了,面子上总还在顾及,总不能钱用出去了,面子也没有了吧。

跟那天出现的那个怀有孩子的女人的目的是一样的,所以,他猜想,他们只怕是一伙的。

“恩,丞相大人说的对,以前见过她们比试琴呀,歌呀,舞呀的,但是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比法呢。”其它的大臣也纷纷的附和着。

众人纷纷一愣,这种赌注,也太过轻松了,跟没有赌注也没什么差别呀。

但但是这一点,就对云儿十分的不利呀,所以,她一定要想办法,选一本蓝岚没有看过的书。

“时间到。”皇上沉声下了命令,然后随即转向一边的蓝岚,轻柔声,“岚儿,你是客,你先来吧。”

上官云端却是微微的一笑,然后慢慢的站了起来,一双眸子慢慢的扫过众人,红唇微动,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下,慢慢的开口。“皇嫂,你赢了,太棒了,而且赢的绝对漂亮。”凤忆希一脸欣喜的站了起来,紧紧拥着上官云端的手臂欢呼,满是欣喜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钦佩。

上官云端的眸子猛然的眯起,眸子深处隐过几分寒光,这个皇上真是一个昏君。

上官云端的眸子再次转向凤阑锐,唇角微扯,略带轻笑地说道,“皇上应该不会为难我们这些女人吧?”

蓝岚的脸色微沉,双眸也随即微微的眯起,隐在衣袖下的手,更是狠狠的收紧,心中的怒火也是不断的升腾着。

凤阑绝此刻正端着桌上的酒杯,微微的摇着,听到他们的对话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反应,只是没有人看到他握着酒杯的手,在慢慢的收紧中,而在听到夜如梦的话时,他的眸子明显的一沉。

“说真的,本王也还没有加到这么多的,所以才让大家一起来鉴定。”凤阑绝没有正面的回答皇后的话,而是模棱两可的说道,而他话的意思就是说,这些后面的数字,他也不能确定,是不是正确的。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呀?那个女人是傻子,又不是天才,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加出那么多的数字……”夜如梦更是一脸的不相信,急急的反驳道。

而随后凤阑绝便带着叶寒来了。

上官云端惊住,她也知道夜无痕是不能喝酒的,平时,他的酒杯里装的都是水。

“云端。”凤阑绝只看到秦思柔出去,没有看到上官云端,便快速的跑了进来,看到她安然无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却仍就一脸担心地问道,“没事吧?”

“拜访朋友?”依琴微微蹙眉,再次压低声音说道,主子平时的身份是将军府的大小姐,人前都是装傻的,所有人的只知道欺负主子,看不起主子,哪有什么朋友呀?

而上官云端之所以知道今天那后门没有关,是因为知道每个月的二十五号,南宫燕会偷偷的出府,会特意的留着后门,这个,她是一次无意间从丫头的口中听到的,至于出去做什么,就没有人知道了,她不是八卦的人,更不会去刻意的打听。

上官云端无语望晴天,她能说不吗?她能不进去吗?能吗?能吗?

上官云端那双满是茫然,略带迟钝的眸子极力的圆睁,一脸着急的喊道,“王爷,这样不行呀,辈份乱了呢,从妻子直接升为……”

“就让她那么死了,也太便宜她了,难道你忘记了,她是怎么害你的了。”凤阑绝瞪向上官云端,有些懊恼地说道。一想到,柳如絮害的她不能生育,他的眸子中便更多了几分冷意,而且,他也已经将这件事告诉了叶寒。

“她不是夜无痕的女人,你若是喜欢,就告诉她。”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想起了当时她离开夜阑国时,秦思柔对她说过的话,虽然她现在还不清楚,秦思柔跟夜无痕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却可以肯定,秦思柔不是夜无痕的女人。

“你,你怎么知道?她若不是夜无痕的女人,那么怎么解释她跟夜无痕之间的关系?”叶寒微愣了一下,脸上多了几分疑惑,不过,眸子深处却也多了几分期待。

只是,他却没有等秦思柔说一句感激的话,便快速的转身,离开了。

再后来,便有了秦思柔,只是秦思柔一出生,便有先天的疾病,他为了给秦思柔医病,才带着她回到了夜阑国。

秦思柔更是感动他为她做的一切,不过她现在也明白,自己不可能再回到夜阑国了,要想再见到他,也只能等他来凤月国了。

蓝魅辰微愣,刚想要对说什么,只是双眸微转,望向前方时,微张的唇却突然停住,身子似乎也微微的绷紧了些许。

他无法接受她这样的拒绝,而且还是这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或者说,在他的心中,是害怕,她真的如同她自己说的那样,已经真的将他忘记了。

上官云端转向那侍卫,果真是他搞的鬼,只是,这侍卫明明是夜无痕的侍卫,应该是跟夜无痕一起来的,先前守在外面的。

李贵妃的双眸微转,心中突然有了主意,只是没有急着开口。

“皇上,太上皇,你们没事吧?”丞相大人看到面前的情形,一脸紧张的喊道,随即转向那些黑衣人,狠声道,“好大的胆子,竟然进宫行刺。”

“你,你这丫头竟然敢这么敢我顶嘴。”老夫人气急,就连上官傲天都不曾这般的顶撞她,这个死丫头竟然这么跟她说话。

上官云端虽然跟夜无痕成过亲,当过几天他明正言顺的王妃,但是那时候夜无痕不待见她,竟然都没有带她进宫来给皇上,皇后请过安。

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随即唇角慢慢的扯出一丝轻笑,她突然发觉,醒过来,第一眼看到他的感觉特别好。

“本王不需要同情,滚。”夜无痕很显然感觉到了她的存在,似乎也知道了是她,他突然怒声吼道,只是他的一双眸子却仍就望着前方,并没有转过身,望向她。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自己深爱的女人,没想到,还。

“什么,夜无痕抢亲?”上官云端却是不由的惊呼,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夜无痕竟然会去抢亲。

凤阑锐听到他的话,脸上也阴沉,也微微的敛去了些许,若是那样,他就还有机会,更何况,如今丞相也在里面,也可以帮他。

“哼。”凤阑锐微微的冷哼,唇角微扯,一字一字冷冷地说道,“没有想到,朕只不过出宫去散了一下心,不过只是个把时辰的时间,这皇宫里竟然完全变了个样了?现在,朕才还是凤月国的皇上,你们果真是好大的胆子,来人,给朕推下去,斩了。”

“那天起,我开始习武,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保护你,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奢望得到你的青睐,我只要能够守在你的身边就可以了。”

“你?”上官云端微微的抬眸,略带惊讶的望着他。

而就算他不说,他们也不会放过小晚的。

“好了,你不必再说了,我也不想听了,过去的事情,我也不想再计较了,你跟他带着霜儿离开吧。”上官傲天微微的避开了她,再次沉声说道。

夜无痕的眸子慢慢的从上官云端的身上略过,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女人,而且竟然在刚刚那随意般的闲谈中,便将李玉绕了进去,就连丞相都无所防备,不得不说,她的确是够狡猾。

就算那些大臣们平时都怕他,想要帮他,此刻看到凤阑绝的样子,也不敢轻意的开口。

她相信他,不会让她惹上不必要的麻烦的。朦胧的月光下,那是一张足以让人窒息的脸,美,媚,妖,惑,没有一个人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词可以形容这张脸。

“呵。”那女子轻笑,那笑在她的脸上慢慢的绽开,让她更多了几分致命的诱惑,“正如你所言,她娶的是别人,不是我,不是吗?”

绝世的美貌,显赫的身份,出众的才华,每一样,都是别人望尘莫及的。

“上呀,上呀,都给我上。”张大旺站在后面大喊,甚至还狠狠的踹了一脚刚好退到他身边的一个护卫一脚,那护卫一时不备,竟然被他踹倒在地上。

皇后与凤忆希却并没有想太多,只当是叶寒担心上官云端以及她肚子里的孩子。

望向仍就蹲在地上的上官云端时,眸子中,亦是掩饰不住的担心与沉重。

低沉的声音,一字一语中,都透着上官傲天对她的爱护。没有丝毫的犹豫与退缩,那怕,她只是一个傻女,那怕在众人的眼中,她是一无是处,专门丢脸,有还不如没有。

所以只能想办法先引开他。

只是,上官云端看到月儿脸上那鲜明的五指印,以及唇角渗出的血丝,微垂的眸子中隐过几分寒意。

“哼。”二夫人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是冷冷的一哼。

而且,她在这种时候竟然还能笑的出来,真的让她都不得不佩服她了,看来,这个女人的确是不容小视呀。

“皇兄,你不知道,这就是皇嫂的影响力,皇嫂的一番话,就让他们一个个自愿来捐款了,你都没看到刚刚皇嫂刚刚有多威风,只可惜你当时不在。”凤忆希听到他问起这个,更来了精神,毫不掩饰的称赞着上官云端,一脸的敬佩,声音中还带着些许的兴奋。

上官云端感觉到这件事情,越来越奇怪了,不管怎么样,她要立刻进宫,必须要见到太上皇,确认太上皇的安全,也将事情查个明白。

所以,他们肯定不知情,问了也是白问。

那两个宫女本来就十分的害怕了,如今突然被人捂住了嘴,拉住,更是吓的全身发抖,想要喊,只是嘴巴被捂住了,喊不出声来。

她刚刚也注意到,此刻,太上皇的寝宫中,连个宫女都没有,很显然,那些宫女也都赶出去了。

因为,当今的皇上与太上皇实在是一点都不像,没有一点太上皇的气势。

“你,你?”太上皇的唇不断的轻颤着,一只手,微微的伸出,想要伸向上官云端,而此刻的他,似乎没有了刚刚的那份虚弱,似乎多了几分活力,一双眸子也真正的亮了起来,而脸上也微微多了几分血色,也可能是因为太激动了。

但是,她不可能什么?

凤阑锐之所以这么说,一是担心凤阑绝此刻自己要求退出,会另有阴谋,第二点,他也深知,凤月国的这些大臣们,最信服的就是凤阑绝,若是凤阑绝退出朝政了,那些大臣们只怕也都不会帮他。

各位大臣看到凤阑锐不但不生气,反而仍就是一脸的轻笑,而且还是那般纵容的语气,不由的都纷纷的愣住,看来,这个皇上似乎一点都不可怕,比起先前的皇上,似乎要好很多。

“王爷,他果然派人跟过来了。”一出了京城,隐便低声说道,在京城里的时候,人太乱,所以,不太好分辨,但是一出了城,那些人就不可能会避的过他们了。

所以,这儿的人,都相当的安全。

“绝,我身上的毒,是不是也是凤阑锐让人下的?”进了房间后,上官云端的眸子微微的转向凤阑绝,低声问道。

他还说什么,老鼠的生育周期短,吃了那种药后,效果会很快,只是,这两天也没有听他的结果,应该是还没有试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