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银迷迭 > 第125章:龙蟠凤逸

第125章:龙蟠凤逸

金银迷迭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是,师伯祖!”一身灰衣的精瘦汉子恭敬道。

……

“小珺这孩子,失去所有亲人,怕是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完全缓过来吧。”滕青山吃着饭菜,心中暗道。对那个李珺……滕青山心中到没有男女感情,毕竟李珺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比自己妹妹小雨还要小。

想要表现出画的意境,首先,画画技艺得达到极高层次。画画技艺是基础。

滕青山走在青石铺就的小路上,看到远处有三名正练着剑法的弟子,便走去。剑光闪烁,这三名弟子身形移动迅速,也是厉害的好手。他们也发现远处滕青山走来,这一看,立即都停止练剑。

这些,就足以让人看不惯滕青雨了。

滕青山从那深青『色』流光中,感觉到一股心颤的力量,不由盯着那深青『色』流光:“先天真元!这是先天真元!师傅的先天真元比那‘司马庆’强太多了!还没碰到我,我都感到心惊。”

那薄薄的鳞甲全加起来,大概才两千多斤重!

“论威力,这白『色』火焰,比之碧寒潭的蛟龙吐出的黑『色』寒气,估计很接近。不过那蛟龙可以接连不断地喷出,我跳下山崖,那蛟龙还发泄地吐寒气。显然,那寒气,蛟龙不在乎!”滕青山推断出来。

“如果,前世我就有这么强的实力,许多悲剧都不会发生了吧。”滕青山又饮下一杯酒,虽然有些伤感,可滕青山心境却很平静,“前世的世界,天地灵气稀薄,也没有黑火灵根这等奇物。”

……

滕青山在水里洗了一下,而后,便咬了一口黑火灵根。

吸收只是部分。

“这破烂内甲、手套,算是浪费了。我可没心情收破烂。”滕青山伸手,伸入司马庆衣服内口袋,一把就将里面东西全部翻了出来。

不管放到哪,都是一笔大财富了!

毕竟,以先天强者实力,即使是明抢!

关键时刻!

滕青山俯冲向司马庆,身体力量从腰部猛地爆发,瞬间传递到右手上,轮回枪一瞬间化作一道银『色』闪电!带着一股可怕的爆炸声,那瞬间钻动的轮回枪,产生的爆炸声比之雷响有过之无不及!

一个照面,戚艳身死!

“哈哈……”一阵大笑声,那灰『色』身影前亮起一阵刀光,只听得金属撞击声。大量的暗器便跌落到岩浆流中,迅疾地融化,成为岩浆流的一部分。

那颗石子蕴含的可怕力量,令杜九右手虎口瞬间崩裂,鲜血直流,整个人也因为石子中蕴含的强劲冲击力,撞击地整个人身体都一偏,身体这一歪,可就令杜九身体的背部朝向下方了。

所以,杀吧!

实力差的,退的多。

地方小,退一步,很可能就退进岩浆流中。

关绿点头。

“抢灵果,杀!”

一些小门派、闲散的武者,数量上的确占据绝对优势。可是,那队伍可是排到数百丈外了,绝大多数武者在后面,只能高喊。根本无法参战。而能够参战的武者,实在太少。根本无法威胁到各大宗派的精英高手!

“不对!”滕青山眉头一皱,遥看那在半空中的雷神刀‘吴越’。

声音凄厉,仿佛鬼魂在嘶喊。

傍晚,滕青山一大群人正在山脚下吃饭。

一片漆黑。

它的鼻子也很灵,闻着气味,赤鳞兽轻易沿着滕青山离开的路径跟上。

旁边杜洪则是对那精瘦汉子喝道:“小子,你再耍滑头,都统大人不动手,我就一枪戳死你!”这个时候,杜洪他们也都从背后取出了长枪,滕青山也将背在身后的长枪,拿在了手上。

“这是——”滕青虎、杜洪目瞪口呆。

“黑火灵果都还没到手,想这些事情干什么。”滕青山笑着沿着来路走,“我们回去。”

“等一会儿。”滕青山说道。

“没有。”为首的伍长摇头。

“一个月零三天。”滕青山皱眉道,“黑火灵果,距离成熟也快了吧。”

有机会,就夺,没机会,只能忍着。

“怒海十三棍!”中年人大喝一声。

当然,还有更多为了名利,不怕死的高手来挑战。

可是他的脸『色』忽然变了,他怔怔看着远处一群人,那为首的手持着一杆长枪的黑衣男子正盯着他。第五十七章 阴和阳

现在,冀鸿的眼神,令魏苍龙心底一阵恼怒:“你归元宗年轻一代出现一个滕青山,老家伙,你就得意了?哼,传言滕青山击败孟田,谁知道真实情况是什么样!说不定还用了阴险手段。”

入微境界,即使整个九州,后天武者中达到这一层次的人极少极少。武者之所以厉害,是因为体内有内劲。而能够将内劲控制到圆润如意,如臂指使,没有一丝浪费,可以通过内劲,控制兵器进行精妙之极的攻击。

……

不过大家还是三三两两议论着之前的两次比试,一个个惊叹不已。

《烈火五式》中,最难融合的就是意境截然相反的‘火上浇油’和‘火中取栗’,这两招可以融合,滕青山融合这五招,进度顿时快了起来,滕青山这一夜,完全沉浸在枪法中,丝毫不觉得时间流逝。

轰!

他的左臂是断的!

……

“表哥还真勤奋。”滕青山瞥了一眼远处下方庭院,表哥滕青虎正在练习枪法《烈火五式》。

“好,好。”冀鸿笑意更浓,随即转身,“这位是关统领!这次我和关统领,奉宗主之命,带领三十名黑甲军精英,以及三十名核心弟子高手过来。虽然这次赤鳞幼兽出世,引得大量高手聚集,可咱们归元宗,对那宝贝,可是势在必得!青山,到时候,你可别留手!”

滕青山一回客栈,就立即召杜洪和滕青虎。

“嗯。”冀鸿淡淡点头,随即看了看滕青山,又看了看关绿,脸上浮现一丝笑容,“青山,关绿,宗主命咱们来夺得那黑火灵果、黑火灵根,以及赤鳞兽的鳞甲。你们有什么看法?都说来听听。”

冀鸿看了一眼离开的关绿,而后朝滕青山笑道:“青山,你这次拒绝关绿,可不是好事啊。你是不是看她没名列《雏凤榜》,没比试兴致?”冀鸿可是年老成精,一眼就看出滕青山的意思。

此刻已经是下午时分,约莫着再过一个半时辰,天就黑了。

“都统,那个小二说的,你信?”杜洪、滕青虎看向滕青山。

……

“宗主,徐阳郡那边的紧急密信。”灰袍男子连递过去卷成一小圈的密信。

归元宗年轻一代,高手是不少。

“各位大人,各位大人!”那位白发老者大声的喊道,“那黑『色』怪物可能从我们庄子任何一处进来,所以各位大人,可以选一个好地方,慢慢的守着。等到深夜,相信各位大人一定能看到那怪物,杀死那怪物!”

那鬼精灵般的双眸扫着周围,耳朵偶尔还转动。

“嗤!”非常轻微的声音,段侯眼睛一亮,立即悄无声息地一个翻越,从屋顶上翻落在地面上,悄无声息。

“嗤——”靳涛低头看看左臂,左臂上有一道巨大伤口,即使封住『穴』位,依旧在缓缓流血。

别的人都追不上,可滕青山,却清晰看到那庞大黑影,彼此相距大概四十丈,虽然远,可借着这微弱月光,以滕青山的目力,依旧可以看到。

“哈哈,你还是别逃了!”滕青山哈哈笑道。

从外面,根本无法发现这头妖兽躲在在这。

“嗨,小子!”一名背负着长刀,脸上有着红『色』胎记的大汉嗤笑看着那位急怒的汉子,“怎么,咱们这些兄弟说话,都惹得你不高兴了?”顿时跟他一伙的其他武者们,也都似笑非笑看着那名金家庄汉子。

滕青山看到那个孩童,心中微微一颤。

“哈哈,是赤鳞兽,是赤鳞兽!”一道大笑声响起,靳涛脸『色』大变,此刻大笑的正是段侯。

滕青山趁势便是一划,欲要将孟田胸膛给划开。可那孟田也知道自己处于生死时刻,在左臂被刺入的瞬间,脚下猛地一蹬,整个人飞速的逃逸。他虽然逃的快,可依旧被滕青山的轮回枪划断了左臂,同时在胸口上留下一道伤口。

如果滕青山不施展《天涯行》身法,根本无法追上。

黑甲军军士战成两排,不断前进,一名名叁石客栈的高手倒在长枪下。而朱崇石麾下的数十名护卫们也用弓箭在一旁『射』杀,一时间,滕青山这一方反而占据了优势。至于孟田麾下人马死伤极多。

吱呀!吱呀!

一开始每天消失一个人,后来每天两个,昨天晚上开始,一天开始三个了!

天黑了下来,路上蚊虫也多了起来。

……

“哗!”

须知……

体质越好,就越难中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