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银迷迭 > 第128章:随方就圆

第128章:随方就圆

金银迷迭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车刚到别墅门口就见晕黄的灯光下蹲着一个人,裴淼心停好车走下来,看到是冻得有些瑟瑟发抖的汤蜜,而后者也正好仰起头来看她,“你来做什么?”

他听不清楚她站在路边同他们说了些什么,却能清楚看见那两个男人的容颜。

他同她一起十年,十年已经足够一个女人等待一个男人。所以,他是时候该给她名份,至于裴淼心……她那样的小女孩,却到底并不适合自己。“你要不要围裙,那油溅得你一身都是……”

“所以我才让你回你自己家啊!更何况你在这里夏芷柔她知不知道啊?你不回家都不怕她会担心你吗?你为什么一定要住在我这里啊!”裴淼心双手环胸怒瞪着站在那边的曲耀阳,她已经主动从他的生活里面退出来了,他干什么就是不愿意放过自己!

酒店西餐厅的经理在见到出现在门口的男人时,赶忙跟了上来,哈腰点头相迎,“曲总!”

陈副总一撇唇角道:“玲玲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可就可惜在不知道把这聪明用在正道上。现在前方形式一切都不明朗,你还指望我能罩得住你?”

夏芷柔正低头吃着面前的猪脚米线,一只手忙着将米线送进嘴里,另外一只手时不时理一下下落的碎发,几下吃完米线以后又去夹小碟子里的泡菜,不到一会儿又举起手来,“老板,这里再来一份猪脚,要煮软点的,打包带走。”

尤嘉轩在那边轻笑出声:“明天,等明天天一亮,我就来看你。”

曲婉婉的睡衣早在先前便被他扒得一干二净,内裤也歪歪斜斜地垂在她左腿脚踝附近。

裴淼心按下车窗,正要为这险些酿成的车祸讨个说法时,那奔驰车后座的车窗也在这时候降了下来,露出曲母一张不冷不热的脸。

“回来!因为巴巴都说他只有芽芽一个人了,所以他要回来。”

她抓在他手臂上的小手明明还那么有力,烫热的余温透过菲薄的衬衫丝丝点点地沁入他心脾。这是突然的感受,他的手臂连着他的心,整个都被那热烫得一阵灼疼。想要发怒,想要应和她说的话,可那烫从心间漫开,直入五脏六腑,害他大脑都变得有些空白。

苏晓在后面大喊,可这一次,她奔着向前的动作也没有停止。

“嗯,那样就对了,相信欣姐,易琛,淼心是个好女孩,相处久了,你会喜欢她的。”赖欣在那边笑得开心。

“找她检查的时候我曾塞给她钱,让她有些不该说或不该写的就装不知道好了。可是起初她不愿意收我的钱,等到一切检查都结束的时候,她又转变了态度,收下了。”

她现在已经把不准曲耀阳的行事作风了。

她点头,“可是我对思羽有愧疚,他才出生没有多久。”而且前段她也因为思羽身世的问题而没有好好照看过他,现在想想儿子白嫩嫩的小脸,睡着的时候总爱撅着小嘴吐泡泡的模样她就心疼。

他洗过手到餐桌前坐下,“最近‘心工作室’的工作很忙吗?”

她快步奔到茶几前,用摆在一边的手提电脑搜索了一下与梁家有关的事情,

曲耀阳却像是在这时候突然得了手似的,一把揽在她腰间旋身,立时便躲到了门板的后面。

而曲母开门的动作其实极缓,她动手打开了三分之一的门扉,伸长了脖子往里望时,背后居然响起了另外一个人的脚步声。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小手在墙沿抚过,顺利找到打开餐厅到厨房的廊灯,她刚走到厨房门口,就被里面正站在流理台前喝水的男人吓得轻叫了一声。

翟俊楠忍不住轻笑出声:“我长得有那么像坏人么,让你一见着我就想逃?”

确信裴淼心自己一个人可以搞定,她先到负一层的停车场去拿车。

苏少拿着桌球球杆直起身时,正好对着门口的他道:“哟,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刚才出去会小蜜了,嘴角那笑是啥意思啊?春心荡漾了吧!”

“那没义气的,说是晚上他另有安排,就他刚在大厅遇到的啥美妞,他约了美妞吃饭,所以果断跑了。”

他还是摁熄了手中的香烟上楼,走到她客厅的门口,轻推了半掩的大门,一眼就看到沙发上早便放妥的枕头与被子,似乎还是昨夜他在这里留宿时使用的那套。

她放下书侧头,“苏晓,我知道你是为我,可我跟耀阳还没有离婚,就算要重新开始,可不可以别这么着急?”

裴淼心站在原地淋了会雨,没有几下还是被这雨势打败,赶忙向前几步奔到有屋檐的地方站着。

她记得那天他也在她的家里。

看到夏芷柔急得都快哭出来的模样,曲母更是气怒,一把将她的手臂甩开。

“裴淼心,我一直都觉得,就算你不是什么聪明的女孩儿吧!但你至少应该不笨!我儿子同那女人在一起多久,若是真心喜欢真的非她不可,那他何至于在外面还有其他的女人?既然那个女人收服不了我儿子的全部身心,那就说明你还有机会,有机会等待翻身。”

“没有!臣羽哥你如果消息灵通的话就应该知道,夏芷柔她怀孕了,而且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耀阳想要接她进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我又何必继续横在这里破坏别人的幸福是不是?”

“我爸已经打过几个电话将这事情先压下,也找了一个同车的伙伴帮子恒先把罪名顶下,现在就看我这边能不能与被害者家属谈拢,等我哥来了多掏点钱,说不定这事情就能摆平了。你等我先把手头的事情处理完了,再给你打电话好吗?”

曲耀阳,在那样伤害了我之后,你到底是有多爱你的夏芷柔啊?

只看一眼显示屏上的名字,她便脸色苍白。

曲臣羽不忍心吵醒大哥,径自打开车门,又取过司机递来的拐杖,这才招呼了裴淼心过来,两个人找了间烤肉摊子坐下,点了一大堆的烤肉和烤菜。

两个人大包小包拎了许多烤肉和螺丝以后重新上车,等到车子重新停在他们的别墅跟前,她这才拎着手中的袋子,看司机下车帮忙把似乎睡得极沉的曲耀阳扶进二楼的客房去。

答案当然是不会。

他这一句话直接暴露出他早已忘记前程往事的秘密,可听在万晓柔的耳里,却变成他故意不想认识自己。

冷笑森然在她唇畔浮起,也不去管那两人,兀自旋身准备下楼的时候,又在楼梯口撞见正抱着新的床单被褥上来的佣人小江。

“嗯?”她笑笑望回奶奶的模样。

曲婉婉一声冷哼,“就算三哥你去考了,也肯定是考不上的。”

她坐在暗影里静悄悄地望着正专心致志开车的男人,“巴巴……”

蜷缩在床上的小女人紧紧将自己抱作一团,制止自己再去回想那些不堪的事情。可那该死的像是疯了一样的男人,他的气息无孔不入,不论她想怎样将他驱逐出她的脑海,他就是死死霸占着他的位置不让,甚至因为莫名的回忆和想念,害她整个身子都跟着剧烈燃烧起来。

裴淼心迎着窗外的日光将电话接起,“喂?”她跟他早就没有什么好说。

这男人该死的眼神凭的让她心烦意乱,裴淼心压根儿就不想搭理。迅速扭头不再看他,说:“没什么事的话我挂了……”

曲臣羽二话不说转身推开书房的房门,过不到一会儿手中一只小钥,几下就将房门给打开了。

“嘿,还不能会说了是不是啊?我早就觉着咱们裴总监不错,人长得漂亮不说又有能力,那些男的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啊!这么好的女人都不要,那他想干嘛啊!”

她几乎是在强行被他拽进怀里的时候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咳嗽声。

曲母情绪激动,曲耀阳安抚了半天,好不容易才让她冷静下来。

前者正是气得够呛,后者已经抱起女儿推门就出去了。

“曲总。”

她虽不大情愿,但还是将电话翻出来接起,是平日里与她往来密切的何太太。

夏芷柔唬了脸不高兴,“那是我的事情,用不着何太太你为**心。”

夏芷柔有丝情急,“不用了,耀阳,我很好,真的不用了!”

……

“曲婉婉你神经病!你当真以为你爸是市长就那么了不起啊!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曲婉婉你神经病!”

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多时,曲臣羽陪她去做产检的时候,芽芽总陪伴在她左右。

“你怕什么?”

他说:“听说我哥的新女朋友年纪很小,好像还是个学生,没从学校毕业那种。”

“你什么意思?”她一下没控制住自己,激动地回过身望着,紧紧握着粉拳,“曲耀阳我告诉你,不管之前我同你是什么样的关系,可那都已经是过去了的事情。现在臣羽才是我的丈夫,我肚子里怀的也是他的孩子。”

裴母摇了摇头道:“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才对,其实当初我跟你爸爸离开a市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耀阳在外边有别的女人……可是我们总以为曲市长他们家会待你好的,而且我的淼心,你这么可爱,耀阳他只要回头,就一定会爱上你的。”

睡了几个小时,半夜里又被肚子饿醒。挣扎起来到厨房里去找食物,打开冰箱才发现里面空空如也,这女人到底有多久没在家里做过东西?

夏芷柔的眉眼闪烁,她跟曲耀阳家里头的事情,她从不与外头的人说,只一怒目,“怎么没有!谁要跟你说这个事情!”“是么,那就谢谢曲总裁了,现在你可以离开了,我要换衣服,请你不要再待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谢谢。”裴淼心的声音里尽是颤抖的意味。

“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我妈,还有婉婉,一定是她们,昨天晚饭的时候我喝过她们给我炖的一碗什么补品,我是控制不住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