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银迷迭 > 第136章:关怀备至

第136章:关怀备至

金银迷迭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

少女跪在火堆前,郑重地磕了三个响头,抬头盯着火堆,眼眸中隐含泪水:“娘,你放心。女儿一定会为爹、爷爷他们报仇的。一定会的!”说完,又磕了三个响头,这才眼含泪水,站了起来。

‘归元诸葛’,在九州大地上,是睿智沉稳的代名词。

每一个修炼者,一般都会被师傅告知。可是,滕青山过去没内劲师傅。现在有了,可是在诸葛元洪眼里,这些小常识,还要告诉名列《地榜》的天才弟子滕青山?

这群人,是归元宗真正的高层!滕青山此刻就在这群人当中。

在场十一位都统,心底都有些期待。缺统领,当然要从都统中选!

诸葛元洪听了不由摇头:“我就猜到!青山,其实剑法和枪法也有共通之处!剑,重在‘刺’。而枪法也重在‘刺’!以你在枪法的造诣,完全能转化为剑法。”滕青山也明白,枪法和剑法的确有共同之处。

“等我神与气和,化为先天真元。到时候,我先天真元和身体力量结合……”滕青山心底期待,“而且,我的内劲无法强化身体了。不知道……那先天真元,是否能够再度强化身体!”

“青山!”

这里是赤鳞兽老巢,空间大多了!滕青山可以躲避对方利爪,施展绝招了。

“哈哈,你们这么多人都没找到,我想找到,也难啊。”滕青山笑着应声道。

“那赤鳞兽鳞甲,应该比我的寒铁内甲,防御还要更高一些。”滕青山说道,“比统领大人的玄铁战甲,略微差些。不过……那鳞甲明显薄,估计重量也轻的多。而且柔韧『性』也更好!”

“小心点,应该没事。”滕青山也说道,“它体积庞大,到时候,我们寻一个小地方一钻,它就没办法追了。”

轮回枪的枪尖,宛如锥子,旋转着摧枯拉朽般,接连穿透那泛着灰『色』光晕的手掌,而后速度几乎不减,噗哧,又刺穿司马庆的胸口心脏位置!司马庆身体表面的灰『色』光晕渐渐消散了。

正是赤鳞兽!

岩浆四溅,连远在岩浆湖边上的高手们都惊呼地连避让,可还是有少量岩浆溅过去,那炽热的岩浆落在人身上,那炽热高温会令衣服瞬间着火,还灼烧皮肤肌肉。可怜被溅上的武者们都痛的惨叫起来。

“锵!”“锵!”

“哈哈,你们一个都别……”杜九得意的很,手中两柄短刀迅疾地挡下一个个暗器,在杜九看来,他冲在最前面,自然第一个采摘到黑火灵果。到时候,即使猛地将黑火灵果扔向自己一方人马所在处。

劲气四『射』!

归元宗有二人——滕青山、冀鸿。

“哼!”滕青山一声冷哼,就单手持着轮回枪,反手就是往后一戳,用枪杆末端戳向那银发老者‘王陨’,而滕青山的左手去拔黑火灵根!

长刀和滕青山的轮回枪枪杆猛地一撞。

“哼。”

“啊!”“啊!”“啊!”……

“我带着黑甲军三十名精英,去帮滕青山。”关绿说道。

一蹬!

“如果一开始就被挤在数十丈外,根本没机会抢到黑火灵果。”冀鸿站起来,“青山,关绿,马上带人,咱们立即赶往地底去!先占到前方好位置。对了……要多带些食物,还有水!”

“呼呼~~~”

那秃顶老者脸『色』冰冷喝道:“冀鸿,我跟你好说,你别给脸不要脸!我杜九,就在这明说了,这黑火灵果、黑火灵根都是我青湖岛的。你归元宗,一片叶子都别想得到!你如果还纠缠……”

秃顶老者三角眼中寒光闪烁,同时‘锵’的一声,拔出了腰间的两柄短刀。

“报应?”杜九一双三角眼,阴毒的目光扫过滕青山三人,“就你们三个!”

傍晚,滕青山一大群人正在山脚下吃饭。

“杜老九,你撒谎也不眨一下眼!那藤曼就是我们的人编的!”冀鸿声音很大,盯着那秃顶老者。乌岱看着双方争吵,暗道:“这藤曼都是人家编的,你青湖岛的人怎么可能比归元宗的人还更早进来?撒谎,都一下子被人戳穿了!”

“前面带路。”滕青山喝道。

一百度的热气,对滕青山可怕的身体而言,算不了什么。

一腿之力,最起码有二三十万斤。

他如果朝下跳,肯定被抓住。

关绿也吃惊看着滕青山,这些天来,还没人传出有谁发现黑火灵果所在地。

“哈哈……果然是黑火灵果!”岩浆湖边上,三人遥看岩浆湖中央的黑火灵果。

……

周围人笑声一片。

滕青山,想要将《烈火五式》,借鉴炮拳的意境,融合为一体,化为一招。

一旦选择单体攻击,那创造这一招,难度,将比创造群攻招式难十倍百倍。不过……这一招,在设想中,将超过‘毒龙钻’,成为四招枪法中最厉害的一招!

从头到尾,他们三人根本没看见对方出刀!

滕青山这时才发现,这短衫青年竟然赤脚!

……

“燕铁,这个叫燕铁的好厉害,竟然击败了冯无血。”

“冯无血真可惜,如果之前那一剑再快一点,就能刺到这个燕铁了。不过,那燕铁连续十几刀还真狠,一刀比一刀强,那冯无血终究抵挡不住。”

“看那个燕铁,年纪挺小的,《潜龙榜》怕是又要换人了。”

“昨天下午,怎么楚郡的楚城里,铁衣门派出了一支上百人的精英高手队伍,赶往徐阳郡呢。那队伍为首的是铁衣门的长老‘魏苍龙’。十年前,他可是曾名列《地榜》的高手。”在这独臂男子身后不远处,一桌上几个武者开始谈论起来。

在酒楼中发生的一幕很平常,槐城是距离火焰山很近的一代,所以几乎是第二天消息就传到了这边。这消息是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快,疯狂朝四面八方幅散开去。

许许多多的武者,或是为了争夺黑火灵果。或是为了争夺黑火灵根。

“我知道,那黑火灵果,一旦后天巅峰高手吃了,能成为先天强者!”一名大汉喊道,这话顿时令周围众人一阵喧哗,连滕青山都有些震惊,先天强者那是极为稀少的,怎么可能吃一颗灵果,就成为先天。

赤鳞兽鳞甲的威力,毫无疑问。

滕青山这才知道,李金福原来是冀鸿的亲卫队伍长。

滕青山看着冀鸿,笑道:“统领大人,这关统领不会暗地里针对我吧。”

“小二,你可别瞎说。”旁边的杜洪喝道。

天『色』已黑。

“老兄,我独行闯『荡』天下,听闻你们大金庄有黑『色』怪物,所以,便赶过来,想一探究竟。”滕青山朗声笑道,在滕青山看来,如今惶恐的大金庄,对于武者的到来,应该是非常欢迎的。

朱崇石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辛苦你们俩了,这一路上,货物没损失吧?”

“先天?”诸葛元洪眼睛亮了起来。

过去,诸葛元洪是将臧锋、关绿以及儿子诸葛云三人,当成宗主候选人。

滕青山也跃上了屋顶,控制内劲抵消身体重量,身轻如燕,飞速行进在屋顶上,一口气直接冲到了金家庄的东北位置,而后盘膝坐在一家屋顶上,开始盘膝静坐,静等那个黑『色』怪兽到来。

呼!

咻!

“这头妖兽,在妖兽中,只能算是一般,如果人多,还是能抓住的。真是可惜了,嗯,禀报师门,那妖兽肯定是生活在火焰山里!”靳涛拼命追着,可是他只看到,他和远处黑影距离越来越远,很快,那黑影便消失在他视野范围内。靳涛只能泄气地停下,

“难怪能一口吞掉人!”滕青山看到这模样,就懂了,“头这么大,嘴巴这么长,一张开,吞掉一个人很简单。不过……这妖兽就这么大,怎么一口气连吞三个人?它的肚子怎么容得下?”

原本月光就很微弱,在峡谷中,更是近乎于漆黑一片。

“这头妖兽应该就生活在火焰山,长期在这,肯定很熟悉。要找到它,怕是有难度。”滕青山定下心来,行进在峡谷中,仔细地观察着峡谷周围,想要寻找到一些踪迹,然而,在这峡谷中,搜寻了许久,将峡谷周围搜寻一个遍,滕青山都没找到那妖兽的踪迹。

“如果宰了那头妖兽,剥了它的皮,做一身鳞甲,哈哈……那绝对是宝贝啊。”

“这位大人,你说,那妖兽近期不敢来了?”那金氏族长跑过来。

“别说了。”靳涛压低声音道。

即使死,也要拖着滕青山一起死!

仿佛凭空一声巨雷,滕青山砸出的一枪竟然产生可怕的爆炸声,周围的土地因为可怕的气劲,都爆炸开来。

只听得一声爆响,前方就是一片血雾。

黑夜,叁石客栈破烂的客栈外,黑甲军的人,朱崇石等人都在这等着。

就在他话音刚落时——

轮回枪和血月刀几乎一碰便分离开,血月刀和轮回枪都受到影响,都改变了方向。孟田和滕青山都躲避对方的兵器,只是……滕青山的轮回枪,长九尺六寸。而那血月刀却才四尺有余。

忽然——

那旌旗上四个大字,清晰的很。

滕青山见状,立即明白。

“嗨,咱们这边还算好的。据说啊,在南边蛮荒中,那夜里的蚊子才叫狠呢。有一种毒蚊子,就是咱们武者的手被咬上一口,整条手臂都要麻木!如果多咬上几口,都能被活活毒死!”杜洪感叹道。

“深山老林,人迹罕至处,更容易诞生妖兽,天才地宝。”滕青山暗暗点头,连自己老家旁的‘大延山’中都能够藏有一条蛟龙,那浩瀚无边、人迹罕至的蛮荒,怎么可能没厉害妖兽?

“是。”那店小二打扮的短衫汉子点头,立即端着一个油灯走出了屋子,走过后院,来到大厅,和掌柜的对视一眼,而后换掉那个刚刚熄灭的油灯。

而滕青山的体质,那可比大象强多了,别说就吸入一点点,就是吸入多些,也很难让其昏『迷』。如果滕青山再控制气血运转,根本不可能中毒。

一道身影从一间屋子内窜了出来,宛如一道闪电,可怕的速度甚至于引起一阵狂风,紧接着便是一道耀眼的血红『色』刀光。

“十里地外,有两千马贼?”杜洪倒吸一口气,“青山……”

货车就是拼命跑,那速度还是慢的让滕青山无奈,如果这里只有黑甲军的人,早就一阵风呼啸离去了。可有货车,就麻烦了。

因为官道的两端,都有马贼。

“青山兄弟,现在怎么办?”那朱崇石见状急了。

只见滕青山前方的马贼,一个个尽数染血抛飞开去。众多的马贼,好像『潮』水海浪。而滕青山就好像破浪前进的战船!

顿时马贼们立即让开一条宽阔的道路。

他如今还记得前世那记忆。

马车车轮‘吱呀吱呀’的滚动着,宽敞的马车内,这一辆马车内只有朱崇石和他的两名妻子,至于孩子,则是和仆人待在了后面一辆马车里。

她们丈夫,在海外数年,就是为了这货物。

官道上,荒郊野外的客栈稀少。这是因为孤零零一个客栈在那,很容易被强盗土匪打劫。凡是能在荒郊野外开客栈的,都是有背景有实力的!

别因为这‘六十一’而瞧不起。

“别把那些战马、破铜烂铁给我。我没地方放!”

朱崇石看着远处滕青山敲诈那大当家,脸上『露』出笑意,说道:“他在赚钱!”

对于那些身体力量只有千斤左右的武者而言,穿着重甲在身上,的确不方便。所以,这金蝉丝背心,绝对是武者渴望的宝贝。价格绝对比那饮血刀贵的多。当然像滕青山这种怪物,穿个几十斤的玄铁内甲,和穿一斤重的金蝉丝背心,是没多大区别的。

“都统大人!”

后庭院有马厩,那匹赤血马就在后庭院。

青姑娘,那可是宗主的女儿,这点小事算什么。

透过北门,滕青山已经看到北门外一车车货物,乍一看有不少,单单看到的就有八车了。

滕青山已经看到,不远处一名魁梧男子,身后跟着两名护卫走了过来。

滕青山他们猜测的不错,就在他们车队刚进入徐阳郡境内没多久,他们的讯息就被徐阳郡内一伙势力不小的马贼得知了。

可滕青虎一口气凭借‘火上浇油’‘火中取栗’这一凶狠一阴险的两招,非常干脆的连胜三名百夫长。顿时那些百夫长们明白,这滕青虎可不好惹。

诸葛元洪目光毒辣,看那百夫长比试,滕青虎施展的招数,就猜出来了。

“这次,为那位九少爷‘朱崇石’保护送货的事情,就交给滕青山!让他再选两个百夫长,以及黑甲军的两支十人小队!”诸葛元洪淡笑道,“十万两银子,我派滕青山带领人马,那位九少爷算是赚着了。”

精瘦汉子知道,自家大当家看似粗鲁,实际上心思却很细腻,现在明显在思考怎么对付那商队。

“嗯,冲洗一下铠甲,等会儿出发。”滕青山吩咐道。

车队的其他护卫们都暗自惊颤,黑甲军强大的武力,令他们心惊。

“青山,你找我有事?”滕青虎最近春风得意,五十名伍长比试,他取得第一,得了百夫长之位,当然骄傲。

“青山,这,这……”滕青虎眼睛亮起来,惊喜看着滕青山,“青山,这可是和内劲配合的枪法秘诀啊!你哪来的?哎呀,我的内劲配合这枪法,威力就大了。不过看起来挺复杂的样子。”

滕青山又从怀里取出一本《烈焰枪决》:“这一本《烈焰枪决》才是宗内赐予我的,实际上,你学了《烈焰枪决》大成后,再学《烈火五式》更好。不过,我也不能违反宗内规定。加上,距离下一轮新人招募,时间太短,让你先学《烈焰枪决》,你将根本来不及学习《烈火五式》。”

《烈火五式》中的‘火上浇油’以及‘火中取栗’,这两招,滕青虎算是有了小成。

田单等人点头。

整个黑甲军整齐划一停下。

滕青山和滕青虎二人,正策马飞奔,所过之处,尘土飞扬。

“我们回来啦!”滕青虎老远便兴奋喊起来,“开门,开门!”

……

滕家庄一如既往,过着祥和宁静的日子,那守大门的两名族人疑『惑』看着远处速度惊人的两骑。

“哪来的骑兵?马贼?可就两个啊。”

“兰姐,青山他回来啦!”

“青山,青虎!”

“李二,见过都统大人。”一名戴着玉扳指,腆着大肚子的胖子笑眯眯地一躬身。

“青山和青虎,难得回来!而且咱们滕家庄出了一个黑甲军都统,这可是光宗耀祖的事!准备摆宴!”滕云龙大笑着说道,“青山,青虎,这宴席事先没准备,你可要等一两个时辰,到时候可要好好陪族人们喝酒。”

“会不会,从其他营,调一个百夫长过来,当咱们都统?”刘和低声道。

至于第三统领‘臧锋’和第四统领‘关绿’,那都是诸葛元洪的亲传弟子。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新任都统了!”冀鸿目视着滕青山,“这是宗主亲自任命,我虽然不懂宗主为什么任命你一个刚进黑甲军不足半年的小子,担任都统这重位,但是,宗主所命,我自然不会违抗!而查紫金偷盗案,你做的也还不错。我还算满意……你以后在我麾下,可别让我失望。如果做的差,我照样撤了你!”

田单话音一落,其他三人眉头一皱。

冀鸿猛地转身,看向他:“我问你,这紫金被偷盗出去已经一天,你现在,有没有查出,这紫金到底是怎么被偷出去的?”

“阿延,别发疯。”银发中年人也急了,他们都知道,四人中董延实力是最弱的,只是因为聪明、手段狠,才成为四人中的首领。单论实力,大胖、二胖任何一人,都能轻易击败这董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