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银迷迭 > 第55章:云里雾里

第55章:云里雾里

金银迷迭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嗯,休息一下,明早出发!”滕青山又盘膝静修,心跳减缓到极微弱地步,生命特征降低到极限。第十章 刀客

滕青雨、滕青虎二人目送着滕青山离去,这一次滕青山出去办事,时间不长。并没告诉多少人。

只见战台上,臧锋跌坐在地上,脸『色』惨白。而滕青山的轮回枪枪尖竟然正贴着臧锋的喉咙。

“不急,早饭后我回来冲洗下,换衣服。”滕青山说道。

大殿之上,滕青山恭敬地接过那一套玄铁战甲以及第一统领腰牌!

“嗯?”关绿有些疑『惑』,还是步入滕青山的大帐,大帐内随意环视一眼随即盯着滕青山:“有什么事?难道,解释你今天上午为什么早回来?”此刻滕青山穿着新的外衣,胳膊上的伤外表也看不出。

“想死了,我还以为哥一个月就能回来呢。”青雨有些不满地说道。

滕青山震惊看着胸前的柳枝,那柳枝尖端正指着自己胸膛。

“嗯,正式收你为亲传弟子之日,也是你担任第一统领之时!”诸葛元洪说道。第七十五章 强强激战

“就这时候!”滕青山眼睛一亮。

在滕青山刺枪的同时,赤鳞兽的尾巴便到了滕青山身前。

“吼~~”愤怒地赤鳞兽猛地撞开那山石,也跟了过来。

常人身体对‘黑火灵根’能量没强烈需求,自然吸收的少。

为了保险,从一般高山上跳下,滕青山都拍击山石,或者双脚踩山石来减缓下坠速度。

可惜,包裹厚,主要是金票。根本没有秘籍!

他最擅长的,就是拳法!

司马庆见势不妙,吓得双手同时朝下方滕青山的一腿拍击过去。

“咻!”枪似游龙,直刺面门!

之前夺得黑火灵根,只是他身法诡异灵活。单纯论速度,并不是太夸张。依旧在周围武者承受范围内。

长枪仿佛一根劲弓『射』出的箭矢,带着一股狂猛凌厉,直刺银发老者。

一个小城内都无法排第一的武者,实力可想而知。按道理,最多算是不错的一流武者。

还有肉香味,不过他们还好,只是部分小伤。

“赤鳞兽!”

“好小子。”银发老者瞥了一眼滕青山,旁人离的远,加上滕青山那一招,是在最后一瞬间爆发最强威力。时间极短,远处的人根本发现不了,也没那个眼力判断一枪威力多大。可是这银发老者却能判断出。

“杜九!”滕青山目光凌厉,瞬间辨别出那道身影身份,那一袭灰袍的正是青湖岛此次来的第一高手‘杜九’,“嗯,他的背上?”杜九的刀法,明显要比雷神刀‘吴越’差上一丝。他无法完全挡住四周来的暗器。

可是那价格太昂贵,一般人舍不得。而且,也很难弄到那么多暗金神铁。

逍遥宫有二人——黑、白二位长老。

第六个人,是一个脸上有着疤痕的老女人。一柄弯刀,使用的神出鬼没。

“老白!”那黑长老和白长老眼神交流一下,就明白彼此想法。他们知道,此刻在黑『色』石头上的六人,对他们威胁最大的就是归元宗一方。因为归元宗一方也有两大高手。他们也是两个。

最重要的,是黑火灵根,滕青山势在必得!

“十七岁就这么强,见鬼啊!”

在场的武者有几个过去亲眼看过岩浆?

……

那秃顶老者脸『色』冰冷喝道:“冀鸿,我跟你好说,你别给脸不要脸!我杜九,就在这明说了,这黑火灵果、黑火灵根都是我青湖岛的。你归元宗,一片叶子都别想得到!你如果还纠缠……”

都转头看向另外一个方向。须知,那岩浆湖是朝两边流淌的,滕青山他们是从左边的岩浆流河道,走到岩浆湖那。而此刻发出声音的,竟然是右边方向。

“传的有鼻子有眼的。不少人都已经开始过去看了呢。”

一旦被人发现,黑甲军人总是在峡谷,容易引起怀疑。

“他们敢!”那白发秃顶老者冷哼一声,三角眼中冷光闪烁,“小小归元宗,也敢和我青湖岛争?如果他们真的不识相,直接对他们下辣手。抢夺黑火灵果,他们就是死,也是实力不如人。死了三个人,他们归元宗,敢跟我青湖岛叫板?”

三人接连落地,闻着那硫磺气息,三人熟悉地步入白雾中。

恐怕,那岩浆中的温度,才对滕青山略有威胁。须知,滕青山身体坚韧程度超乎合金、钢铁,就是一流武者刀剑都不惧。如此可怕身体,能承受的温度极限很是可怕。

“没人?”滕青山眉头一皱,“我的感觉应该不会错!”

滕青山站在山脚下,仰头看着那崖壁上迅速爬着的精瘦汉子。

“如果你再逃,我就杀了你!”冷漠的声音在他耳朵里响起,原本还想逃命的精瘦汉子心中一阵绝望,他明白,刚才突然袭击都没有逃掉,那现在就更不可能有希望逃掉了。他不是一个找死的人。

滕青山将藤曼再度放好,遮盖住洞『穴』口。

“对,说的对。”滕青虎连点头。

中午时分,关绿带领的人马先回到大营,冀鸿是之后回来。当这两方人马一到,早早赶回来的滕青山,立即请关绿、冀鸿来到大营内,三人秘密商议。

“没有。”为首的伍长摇头。

“蓬!”

“跟我走!”滕青山一声令下,立即朝当初那峡谷赶去。

“哈哈,滕青山,我们闲话也不必多说!手下见真章!”司马峰从背后拔出了那柄黑『色』重剑。

司马峰在距离滕青山三丈距离时,猛地一蹬,整个人积蓄了许久气势瞬间爆发,仿佛一头猛虎瞬间扑向滕青山,那一柄黑『色』重剑带着一股古怪的锐啸声,仿佛鬼神在嘶喊,重剑瞬间落向滕青山头顶。

司马峰感到手一麻,不由自主连退三步,不由震惊看着滕青山,随即爽声大笑道:“好枪法!你刚才说两招,一个火中取栗,一个火上浇油,刚才,那就是火上浇油吧。那一瞬间爆发的力量,我都措手不及。”

司马峰状若疯狂,他快被折磨疯了:“什么鬼枪法,一会儿阴柔不受力,一会儿狂猛爆发!”司马峰感觉,自己挥着重剑,原本以为滕青山一招火中取栗,他已经做好卸力顺势继续攻击的准备。

上千名武者中,有一位银发灰袍老者,目光似毒蛇,盯着滕青山:“这股意境……上次魏巫崖那老家伙追杀我,意境就和这一招很接近!这个年轻人这一招意境虽然还很模糊,不如魏巫崖,可是,他才十七岁!是杀了他,让归元宗没了这个天才,还是把他夺过来,当我的弟子?”第五十八章 融合

“即使查不出,他一旦来了,黑火灵果我就难夺了!嗯,大事要紧,待得我夺了黑火灵果,再灭了这个滕青山!哼,再毁尸灭迹,诸葛元洪肯定查不出!诸葛元洪啊诸葛元洪,谁让你帮魏巫崖的,这次怪不得我了!”

“王老哥,你老也是成名数十年了,何不去挑战一番?赢了,你可名扬天下了。”在那银发灰袍老者身侧的一个精瘦汉子笑道。

“门主!”“门主!”

“哼。”燕铁冷哼一声,却没上去。

《烈火五式》是一个契机。

“好快,很可怕的刀。”滕青山有些震惊。

这吴越比孟田,绝对要强,而且强不少。

“冯无血?”滕青山在归元宗,很早就看过《潜龙榜》《雏凤榜》《地榜》,那冯无血,正是《潜龙榜》上排第六十八的年轻高手。

滕青山可知道,这里的武者数量是何等惊人。

对这种挑战的,滕青山懒得理会。黑甲军军士们也是不屑看了一眼少当家‘贾梁’,对这种年轻人,懒得理会。

对厉害的后天武者而言,吃了‘黑火灵根’,肌肉力量增加一万斤,实力提高一些,只是锦上添花。‘黑火灵果’,能让他们有希望踏入先天,那才是宝贝。

对普通武者而言,得到黑火灵根,就直接一跃成为一流武者,也是宝贝。

杜洪略微一怔,而后狂喜连道:“对,是赤鳞兽,不过那是幼兽。一旦它长大,吃了黑火灵果,就会和蛇一样蜕皮,换掉一层鳞甲,体积也会更大。而且能口吐火焰,都统,你说那妖兽是赤鳞兽幼兽?啊,如果是幼兽,那……”杜洪说了一大堆,关于黑火灵果、黑火灵根的事情。

诸葛元洪将手中的密信朝冀鸿一扔:“二师伯,你和绿儿,看看密信中的内容吧。”

十几年过去,李金福不再是那个充满野兽气息的汉子,他变得沉稳了。

像那赤鳞兽出生时,全身为黑『色』,而后一天一变,极速成长,短短数月就达到骇人体积。当吃了‘黑火灵果’,全身就从黑『色』变为赤红『色』,成为一个真正的令先天高手也忌惮的可怕妖兽。

而黑火灵果,同样未成熟时为黑『色』,成熟后,才变为通红。

能当上统领,关绿实力怎么可能差?

朱崇石一看天,太阳此刻也不毒了:“青山,看样子,没多久天就黑了。等明天一早再走吧。”

滕青山目光一凝。

“老爷!”

外界可不知道你宗派内有哪些天才,他们只看《潜龙榜》。

一声声喊声响起,当各处都充斥着人的时候,当然很容易看到怪物。

一群武者们似乎很兴奋,对他们而言,能见识到一头妖兽已经够了。至于能不能杀死妖兽,大多数实力一般的武者根本没敢想过。

滕青山看到那个孩童,心中微微一颤。

段侯笑着说道:“有人不想让我说,我偏要说!秦狼兄,这赤鳞兽是一头极为厉害的妖兽,传说,它足有三丈多高,五六丈长,看起来犹如一座小山。而且全身赤红。就是先天强者都难以攻破它的鳞甲!而且能口吐火焰,火焰能融金化铁!”

“我断掉他一条手臂,这孟田肯定非常恨我。最后逃走,那咬牙切齿说要报仇。”滕青山很清楚斩草除根的重要『性』,特别是这种实力高强,有和自己有大仇的,必须杀死!滕青山一看周围,“嗯,现在周围也没人!”

而是——

呼!呼!呼!呼!

一道人影撞碎了客栈窗户,窜到了外面,显得有些狼狈,正是孟田。

诡异的,孟田皮肤一下子变地涨红,甚至于身上『毛』孔等各处,还渗出了颗颗血珠。一瞬间,这些鲜血就染红了孟田身上单薄的汗衫,孟田整个人一下子变成了血人,全身通红,骇人的很。

锵!

琴声婉转,时而轻快迅疾,时而缓慢柔和,琴声能够带着人的心情跌宕起伏,琴艺能达到这般意境,的确是不凡。这绿衣,样貌只能算是清秀,可她的琴艺,却奠定了她红牌的地位。

至于商人还练武,对他们而言,只是自保而已。

那可不单单是朱崇石海外吃苦几年,同时也代表着,能不能取得将来朱家家主之位。

对方其他汉子虽然不甘,可还是让出一张桌子。

很快——

滕青山点头。

“有毒!”大厅内顿时一阵喧哗。

货车就是拼命跑,那速度还是慢的让滕青山无奈,如果这里只有黑甲军的人,早就一阵风呼啸离去了。可有货车,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