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银迷迭 > 第58章:尺幅千里

第58章:尺幅千里

金银迷迭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裴淼心忍不住笑了起来,“那你这样算不算公器私用和公私不分?曲耀阳总裁,你实在是太腐败了。”

曲母还是一样面无表情,甚至连眼睛都没抬下,眼睁睁看着所有人的动作。

她心下一暖,眉眼却还是忽闪个不停,“可是裴家的事情……你要跟她离婚,你家里的人一定不会答应……”

他平常就不是个爱抽烟的男人,果断将手中的香烟往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摁了摁,才转过身来揽着她往被子里去。

“睡吧!我跟她的事情我会很快解决,毕竟这三年的仁至义尽,她也应该给自己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只是我跟她,再无可能。”

裴淼心,这女人大抵天生便是他的劫难!想要摆脱,却又怎么都甩不掉罢!

裴淼心唏嘘,“难道到现在你还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了哪里?你自己当过母亲,难道你就不能明白作为一个母亲的心情,你怎么能吃得下去?难道为了漂亮你就什么都做得出来?你就不为你的儿子、为军军想想,他应该要怎么看他的母亲?”

她娇.喘着不知所措,目光无焦距地望向他的身后,却总觉得这屋子里的气氛怪怪的,每到两个人动情的时候,就像有第三只眼睛正盯着他们。

给他添了饭,盛了汤,又递了筷子到他跟前。

“你、你回来了……”

一句话都没有说完,他已然快步向前,在餐桌的这边恶狠狠勾住她的腰肢,一把揽过她的脖颈吻住了她的唇。

她说:“耀阳这几年都不在外风流,只是有时候孤单寂寞的时候跟什么小明星见见面面吃吃饭,但时间都不会太长,又根本什么都没有做,已经够算是对得起你守候了他这么多年,你说你这曲太太在外人眼里当得多有面儿?”

“我跟冥皓现在在学校的篮球场上,我们约好了一会打完球去图书馆借几本资料,晚上写研究报告用。”

他听了不过眉眼一挑,“天生的,怎么样?就你,还得再改造。”

隔壁的战况仍然不见消停,那房间里的两人似乎欢乐得早就忘乎所以。

裴淼心吃了一惊,之前早就听说过“摩士集团”的梁家主上三代都是满清贵族,其中一代还曾与欧洲王室结过姻缘,所以本就实力雄厚的梁家,专门建造起这座堪称王府花园的“沁心园”,供梁姓族人在此居住。

裴淼心闭口没再说话,牵住裙摆下车。

严雨西一过来瞅着她的模样就不太对,想问问她发生了什么,正好身后的蒋总已经快步上来揽了她的腰,极暧昧地凑到她耳边:“小西,我觉得晚上了外头的活动还是少点,一大早的飞机,说不定大家身心都累着,还是多在房间里待着,你说行不行?”

沈俊豪夹什么东西给裴淼心她就吃什么,边吃边听见他在自己旁边轻声:“嘿,姑娘,别光吃饭不吃菜啊!瞧你瘦的,这你喜欢吃吗?还有那!要是都不喜欢,让人拿菜单来点呀!”

她继续低头吃着自己的东西,等到所有人散去,又要归回客栈的房间。

那两个人既是在一起的,曲耀阳去了也是白搭。

“喂?”

夏芷柔厉声说完了,眼睛一红,便落下泪来。

“是,我知道自己配不上耀阳,像他那样高高在上要什么有什么的男人,就算我苦心求一辈子也不一定能够得到。可我就是爱上他了怎么样?我爱他,不只是因为他的身家和地位,起初的那几年,我是真的爱他,爱他对我所有的好!”

曲耀阳刚要迈开步子向前,亦被裴淼心抓住了手臂,“你等等。”

裴淼心关上大门回到客厅,刚走了两步,就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看到茶几上乱堆着的东西——原来他刚才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是想提醒她,梁大太太的立场和心情。

回到酒店之前,她特意绕道附近的超市,买了一些芽芽爱吃的零食,又买了几盒牛奶。想起曲臣羽在国外时的交代,说是临行前在a市给她弄了辆车,原意是为了方便她的出行,让她任何时候有需要就去开。

她还记得自己出嫁或是再度送母亲离开前,后者对她说过的那些话。

门上这时候传来一阵一阵的拍门声,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窜上楼来的曲母,冲着里头轻唤:“淼心,你是不是在房里头?开门。”

他不是没看出来这女孩所有的小心机,可也是那时候,他总归是想自己下下狠心,就那样断了与裴淼心之间的一切联系,也断了,他关于爱与未来,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和渴望。

“你要钱我没有给你?!当初摇尾乞怜地从我这里讨赡养费时你不是很理直气壮?!一个人到底要虚荣成什么样子,才会变成你今天这幅模样!”

“那刚才你不同他说清楚!”严雨西气得就快要跳起来,“你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可夏芷柔的底细你又知道多少?!当年我们可是跟着同一个妈妈出来的,她那人开始的时候就是表面清纯,抢姐妹客户、偷老板钱她什么事没有干过!这一行里因为家里情况而堕入风尘的又不只她一人!就算她真有多么需要钱,也不能干出这样的破事情!”

他说完了话便站在那里笑看着,裴淼心心想这世上哪有这么嬉皮笑脸的坏人。

“不必了,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不是没事儿到这来混时间的,您要有空,找别的女孩陪您,您看成么?”

裴淼心深吸了一口气,制止再让自己胡思乱想下去。先让母亲跟保姆带着两个孩子过了安检,这才拿着登机牌上前,等一切办理妥当后,寻着登机口快步往前去。

“你别叫我妈!”曲母早就恶心得不行,“这里谁是你的妈?你们家那老鸨子才是你妈,你要有本事回去找你妈去,别在这里污了我的眼睛!”

夏芷柔无路可退,这个家里的佣人一向都是曲母用了多年的老佣人,根本就没有一个人会帮她,更何况现在真正能为她做主的曲耀阳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她打过他的电话,他说是在办公室等一个越洋的视频电话,晚了就不会回来。

曲婉婉一急,冲上前拉住她的胳膊,“我那是听我妈说,我大哥在外面有别的女人……我只是想要帮你,他们都说女人只要生了孩子,就能暂时收回男人的心。”

他不爱她,却仍想要霸占她。

他用力吻她,她便试探着更用力地回吻过去。

裴淼心瞪大了眼睛,她不知道曲耀阳那家伙到底是真醉还是装醉,瞧瞧他刚才到底说的什么?他说他要上他们家去睡?

裴淼心有一些生气,又害怕旁边的曲臣羽听出些端倪,狠一皱眉后才道:“盐又不贵,你多放点。”

“妈,我同心心是真心相爱,就只有这一次,为了我,您妥协一次行不行?”

两个人在餐厅里边点了餐,这里环境清幽灯光舒适,周围奢华的装潢和训练得井井有条的服务员都彰显出这里的高档与独特。

他扬手示意餐厅经理选定了瓶酒,“刚才在你写字楼的楼下,好像遇见一位熟悉的老朋友了,只是一时半会儿,没有想起那人是谁。”

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曲耀阳弯唇,“恩,所以?”

“心心?”曲耀阳怔然。

说着说着,大抵是药效的作用,奶奶很快就睡了过去。

裴淼心看着车后的他放好东西,绕到驾驶座前,抬眸看了她一眼,直接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关门,发动车子。

他皱了眉看她,“时间差不多了,一起来的就得一起走,你去哪里,我送你?”

ailsa就说:“michelle,有时候我情愿你去做一个坏女人,做还女人累心。我跟你这么多年的朋友,当初我跟贱男结婚的时候你就在我身边,而我亲眼见证着你跟brent在一起。brent对你好,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可是好却不代表你一定会爱上他,因为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那么些人,就算他对你再好,可你就是没办法爱上,你明白吗?”

脑海里又回想起了前一天在这房间里发生过的事情。

裴淼心只好将她一把拉到跟前,“芽芽,你以前不是这样,以前麻麻跟你说什么话你都会听,现在怎么越来越不听话了啊?”

曲耀阳刚刚走进商场电梯,就听到身旁一声娇滴滴的轻唤,含羞带怯。

他的生活又回归了暂时的平静,就像是这半年多以前,裴淼心突然从他生命里消失的那段日子一样,他的周围都只剩下安静的影子。

曲耀阳低眸盯着她的小腹望了一会,沉默而冷静地抚了又抚。

当时帮她主诊的医生陈雪丽正好就是他昔日的一位同学。同学打来电话说夏芷柔曾经做过一次修补处女膜的手术,就在他出国留学之前。天快亮以前,放在床头柜的手机一直亮着,因为是震动的关系,所以哪怕围着原点转一个圈,它也只是亮着而已。

裴淼心盯着手里的电话,只觉得整颗心都跟着揪紧。

他摘了左手的手套往她脸上用力一丢,“你这破事儿谁也不想管!曲婉婉我告诉你,做人可别不知道好歹!”

他只是皱着眉站在原地,这刚才才嚣张打人的姑娘怎么反而委屈得红了眼睛?

第二天晚间的时候,曲臣羽早早从公司回来,命了死机载着他与裴淼心母女,向着曲市长的家过去。

……

一群小姐妹叽叽喳喳要往楼下冲了,裴淼心赶忙在楼梯口将她们拉住,“你们悠着点,他刚刚才卖了国外的几个酒庄,把事业挪回国内来,而且他的腿脚不好,现在走路还有些不太稳当,你们别把他给弄着了。”

裴淼心一边喝水一边回身,看着他的眼睛。

深夜里的一次会谈,到底还是以不欢而散告了结局。

曲耀阳的脸色微沉,“我没有说过不可以,只是现在不要,我没那么多时间精力再照顾多一个孩子。而且军军这件事情,轻易没有人敢告诉他们。这几年我爸妈是不待见我们,但他们为了孩子,已经在试着接受我跟你之间的关系,虽然军军是从孤儿院里领养回来的,但我们既然领养了他,对他也是有责任的,难道照顾好他不是你现在应该做的事情?”

那李太太四下里一望,见周围没有别人,这才又道:“不骗你,曲太太,我跟你说,‘华茂国际’的那个荣二少奶你还记得吗?前阵子报纸新闻上不是才说她老公在外包养了七八个小明星,各个年轻貌美吗?那荣二少奶的模样你不是没有见过,入门七年被公婆折磨得不像样子还这样被老公欺负,早几年简直憔悴得不成人形,老公已经很久没碰过她,天天独守空闺!”

夏芷柔的眉眼闪烁,她跟曲耀阳家里头的事情,她从不与外头的人说,只一怒目,“怎么没有!谁要跟你说这个事情!”“是么,那就谢谢曲总裁了,现在你可以离开了,我要换衣服,请你不要再待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谢谢。”裴淼心的声音里尽是颤抖的意味。

“她怀了身孕你还要碰我?”她颤抖冲他轻喊了出声。

陆离弯了下唇角,在看到曲耀阳气怒得都快喷火的双眸时赶忙向他敬了一礼,“所以兄弟我这不是来给你负荆请罪来了么?”

这几年她早习惯了与他这样的亲密接触,有时候两个人在一起时,亲密的互动更胜过情欲的冲动。哪怕她枕着他的手臂熟睡,或是半夜里的相依相偎,他从来谨守着自己的底线与本份,他说她是他守了十年才好不容易等来的宝贝。十年,漫长而又难熬的等待,所以他更害怕这场梦轻易就碎了。

尽管她现在仍然没有办法真正毫无保留地爱曲臣羽,可是曲臣羽爱她,很爱很爱,她知道自己此时决定嫁给他对他来说或许并不公平,也极度自私,可是她已经无路可走——不想要跟芽芽分开,那她就只能接受曲家的建议留在a市,而留在a市就注定了会与曲耀阳有牵扯不断的交集。

一次错误的爱与婚姻,到最后不过是害人害己,而她再也不想给自己留任何余地与退路了。

嫁一个真正爱你且会对你好的人,只因她还想要好好活下去。

想起当年裴家破产的时候大抵也就是这个样子,昔日的亲眷朋友一夕之间全都避得唯恐不够及时,曲母待她的态度冷淡,她也可以理解。

曲耀阳深吸了口气后看向那民警,“我能见见我弟弟吗?”

她轻笑着靠在他怀里,仰起头来看他,“你不累,是我想要照顾你。别的大事上我帮不了忙,可是至少开车这种小事我还是可以。”

裴淼心点头,“嗯,你就是。”

所以夏芷柔的心里有时候虽然仍旧觉得不大痛快,可是看曲市长跟曲母都没说什么,自己也不好再在这个时候去惹全家人的不痛快。

吴曦媛再不答应也得答应,最恨这群姑娘一个个都是身娇肉贵的主儿,让她们拎着这么多东西在超市门口站着,等着拓已君再把车开下来接,她们一定是不愿意的。

整整十年。

她听得出是曲臣羽的声音,缓慢转过身来,透过床头柜上的台灯看着他的眼睛道:“嗯,不过又被你给弄醒了,你说,你拿什么赔我?”

到是曲臣羽快速,几步迈到门边去将芽芽抱起,放在他们的大床上时,裴淼心正好坐起伸手去接。

这里并不适合吵架,她同他之间的关系又那么尴尬,万一,要是被这些有心的路人拿去炒作新闻,或者当中有谁是认识他的,把事情捅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尤其是他。

曲耀阳动手要打回聂皖瑜,裴淼心轻叫一声将他抱得更紧,已经红肿的小脸靠在他的胸前,闷闷出声:“不要,大叔,不要,求你……”

曲耀阳忙前忙后的,整个人早着急得不行,裴淼心赶忙拉着他的手道:“耀阳,我不碍事的。”

曲母说完了,自己都忍不住轻泣。

聂皖瑜早就哭花了一张小脸,娇滴滴仰起头来看他,“耀阳……我知道你怪我,怪我没有把怀孕的消息告诉你,可是,我也是到失去他这刻才知道自己怀了,我……我对不起你……”

“我只觉得,咱们从前同学的时候,我从来没发现你有一颗怎么七窍玲珑的心。”

裴淼心没有说话,思羽的身世她也不打算要告诉任何人。

“我想加入董事会,就是想他在董事会里的势力能再多一个人。虽然我未必就能帮上什么大忙,但至少在涉及‘玉奇’方面的决议时,我能让他尽量减少腹背受敌的几率。”

这款钢笔之前她见过,曲耀阳就有一只,据说是非montblanc高级会员便无法拿到的限量定制款,而国内拥有这只钢笔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她在那办公桌旁的展示柜上,见识到多只漂亮的钢笔或是笔盒。

她弄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就发了脾气,还是突然忆起他替自己掏了住院费的事情。

看到裴淼心一直安静靠在窗边没有接话,曲耀阳又道:“可是,那些过去的人和事我们已无力追回,剩下的日子,我要你只看着我一个人,能做到吗?”

裴淼心哈哈笑了半天才问卡通熊道:“可是大叔,你这样不热吗?我还是帮你把头套摘了罢!”

那被唤作“皖瑜”的年轻女孩笑笑,说:“我不碍事的,里头还有两个菜,都是耀阳爱吃的,我想去把它们炒炒再出来。”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那是你做的菜好吃,小孩子喜欢吃。”曲母连忙打岔,又去将芽芽从裴淼心跟前拉拽到自己一边,“唉唉,皖瑜你这么年轻又这么漂亮,没想到厨艺也这么了得,刚才我看你在厨房弄的那几道菜,都能比上我们家那些大师傅了。”

曲市长搭腔:“你爷爷说的不错,家里这么多人,最不着调的就是你了,是该结个婚,讨个媳妇好好管管你了。”

“我来,你去拿拖把来,这一地的油不拖,待会人踩了也得摔。”

难过吗?

没人知道他有多疼,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会这么疼。已经是过去了这么久的事情,现在看到弟弟成家立业,他应该开心和放心,可是……他的心为什么还是这么疼?

他咬紧自己的牙关,暗暗咒骂一声,阻止自己再继续胡思乱想。

想到儿子跟女儿的小脸,他本来冰凉的心才渐渐温暖了一些,“过段时间,等我处理完a市的事情,咱们搬到国外去住一阵子吧!去你爸妈那里,或者去伦敦。那里不是有你成长和生活过的记忆吗?我想芽芽一定会喜欢那里。”

“是么,可是耀阳给你的那5(百分号)的股权?”

“那是作为和‘yq’的换股交易而产生的股权,那是臣羽留给我的东西,我有责任也有义务帮他好好经营。”裴淼心态度坚决。

裴淼心的脸色苍白,听到曲市长的话也没有任何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