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银迷迭 > 第62章:老牛舐犊

第62章:老牛舐犊

金银迷迭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下一刻,一股锥心的痛楚从唐毅的胸口向全身蔓延开来。

唐毅等人当然不同意,李建山催促大家抓紧时间,只要不去触碰这些所谓的食人花,就不要紧。

因为食物本身就是要经由胃部消化的,能力转化也是从这里开始,将胃部开辟出食物能量储存区域,自然是最容易进行储存的。

普通的大海贼,对如今的他们来说的确不算什么,真战斗起来的话,两三招解决掉一个都不算奇怪。

暖暖入梦:真是的……事情搞成这样又不是我想的!

张研一脸的兴奋的看着纪小暖,拉着她的手就瞪了眼睛好奇的问道:“小暖小暖,你和夏洛怎么认识的?天……”她一脸仰望崇拜的看向一侧,仿佛在回忆着什么,“刚刚夏洛好温柔……还有,”一惊一乍的她复又看向纪小暖,“那么近距离的看他,他皮肤好好……啊啊,比我的都好!”

张研泄气的坐回了身子,用勺子倒着饭菜,撇嘴说道:“唉……如果我能和夏洛吃一顿饭,管他认不认识,真是死也甘愿了……”

赞叹声中是三个饿狼的女生拥到纪小暖身边,然后没有节操的说道:“小暖,我们决定了……排除一切艰难,然后让你和夏洛在一起!”

纪小暖打开……

夏以沫听到这样的问话,潜意识里自嘲了下,但是,她却没有说什么……

夏以沫的心猛然就“咯噔”了下,她不明白龙尧宸话里的意思,心思只落在了那句“不许背叛”上。

一路上,龙尧宸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开着车,时不时的会倪两眼随着路程越来越近,而越来越不安的夏以沫,他在等,等她开口说实话!

**

龙天霖将粥盒端到手上,本来是想要多气气龙尧宸,他动手喂的,可是,龙尧宸那两道犀利的精光射在他的身上,火辣辣的,他最后只是将粥递给了夏以沫,暗暗咧了下嘴,方才问道:“我一个人说了这么多,你也不回答我……你的手机呢?”

就在大家各自噙了心思的时候,龙尧宸的电话响了,他轻倪了眼放下粥去洗漱的夏以沫,方才接起电话……

“我混蛋吗?”龙尧宸笑了,许是因为很少笑,就算是冷笑,都给他原本菱角分明的脸上噙上了几许魅惑,“沫沫,你忘了……我,从来就不是好人!”

“还好!”龙尧宸冷然下了床,整理好了衣服的同时轻倪了眼大床,此刻,夏以沫已经捞过了被子将自己盖的掩盖,就算看不见她,他却依旧能感受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怒火。

轻叹,自嘲的笑浮上嘴角时转身,跨步,人站在自己的卧室的门口的那刻,正好听到屋内传来悦耳的铃声,是一首没有听过的乐曲,小提琴拉的,龙尧宸不用想,都知道出自苏沐风,那样轻灵而绵长的琴音,大概除了史蒂芬就只有他了。

“我……”夏以沫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

“这么一说到是真的……你们注意后面那些人的评论没有?”

“龙尧宸,你自己去看网上!”夏以沫说着,就哭了起来,此刻,她也顾不上什么,只是心里又是委屈,又是难过,她不管别人看不起她,本来,她自己也看不起自己,虽然网上说的不全属实,很多也是杜撰的,可是,她本来就是个第三者,本来就背弃了苏沐风,她就不是一个好女人!

乔治看了苏沐风一眼,沉沉一叹,出了病房去买东西。

段少洹偏头看看段震,说道:“老头,国会的事情你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就好……龙尧宸这边,我,一定不会让他有机会在国会的时候踏上龙岛!”

刺耳的刹车声在海边响起,顷刻间淹没在翻滚的海浪中。

龙尧宸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这个人,对有能力的人很喜欢,当然,是要听话的:“开车,去医院。”

“嗯,”龙尧宸应了声,“对方手法很干净,不要硬拼。”

莫忻然一听,心猛然“咯噔”了下,“你,你说……”她因为紧张一句完整的话竟然都说不出来,“你说她,她走了?”

冷冽话说的声音微顿,先是轻倪了眼门口的莫忻然,随即看向视频器,“今天的会议先到此为止,剩下的事情你们统一了意见再说。”话落,他拿起遥控便光了视频通话。

莫忻然见付兰芝不想说,知道这会儿问也不方便,也就没有问下去,只是拉着她到冷冽的对面坐下,挑了傲娇的眉角,“这个是我小姨……”说着,她看向付兰芝,“他是冷冽,暂时来说是我男人!”

冷冽示意侍应生上了糕点和饮品后,说道:“你和小姨先在这里聊天,我回公司一趟,等下一起去吃午餐?!”

`吃醋,跟我走!

“天霖可以应付!”龙尧宸说是这样说,可是,眉宇间却有着他不自知的微微担忧若隐若现。

龙尧宸微微蹙眉:“那你想过后果没有?”

“哥认为我还有什么原因?”龙天霖越发的笑的邪佞起来。

夏以沫死死的咬着唇,她的眸子上氤氲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她就这样看着龙尧宸,嘶哑的说道:“龙尧宸,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嗯!”夏以沫轻哼了声,也许是彼此的动作都停止了,反而,身上传来疼痛感,她皱着眉,微微气喘着。

“哐当!”声滑过,玻璃碎渣子洒落一地的时候,一左一右两个身影同时窜了进了,顿时,“砰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顷刻间,已经有五名劫匪应声倒地,到死,他们还没有搞明白突发的状况。

老师眼睛里含着泪水,乞求的看着龙尧宸,但是,却得不到龙尧宸任何的回应。

校长一见凌微笑来了,先是装了装样子的朝着一旁的助理交代了几句后,让他出去关了门,门一关上,校长就满脸堆笑的急忙站了起来,“龙夫人来鄙校任职,真是无上荣誉啊!”

“你把刚刚记者会的视频发我手机上……”凌微笑交代,她等下要好好看看小恶魔是怎么说的,哈哈,小恶魔当众都表态了,她就不信,小泡沫不被拿下,女人嘛,一骗二哄三压倒,还有什么搞不定的?

经理脸色难看的不得了,甚至嘴角抽搐的看着地上已经被水冲刷的几乎无色的橙汁,心中哀嚎:完了,完了!

他不想陪若晞一辈子,只因他心中有了她,而当时的情况,她也必须要换眼镜,否则她会失明一辈子,相较于这两点……恐怕,他会毫不犹豫的让她打掉孩子吧?

宋冉冉听着电话里“嘟嘟嘟嘟”的挂断音,气的脸都涨红涨红的,也直到此刻,她赫然想起来,她打电话是想要莫忻然给她设计衣服的,不是管她是不是哥的女人!

手机在办公桌上“嗡嗡”的震动着,冷冽轻倪了眼后闪过一抹淡淡的失落,随即压断,看着视频器说道:“继续!”

“我觉得没有必要!”

她虽然想要抛弃过去了,却不代表着真的能放开……他如今要做的事情不是默默以对,而是引导!

“没有邂逅,没有偶遇,也没有浪漫的一见钟情……”冷冽缓缓说道,“已一个家为起点,也为终点的尝试!”

她说:阿湛,让我给你!

“阿湛……我还能等到你吗?”轻轻的话溢出莫忻然的唇,透着期望与失望相交叠复杂情绪,“等你拿回你留在我这里的东西和我最宝贵的?”

但是,若晞回来,他不可能会放她在别墅,他不管身边有多少女人,但是,若晞才是他一生需要守护的人……

夏以沫眼眶红红的看着龙尧宸,轻抿着唇没有任何的动作。

龙天霖微蹙了下眉,有些嫌弃的将咖啡放到一旁,视线不由自主的又落到了窗外,他的眸光随着夏以沫转动着,灯光下,她的脸颊已经被冻的微红,可是,她完全不在意,认真的堆着雪人,时不时的,还看着一脸沉郁的龙尧宸,夏以沫眸光很是嫌弃的看着龙尧宸手里的雪人头……那样子,灵动的不得了。

佣人仿佛还想要劝,可是,当看着莫忻然脸上透着冷漠的拒绝时,只能抿了嘴离开。

莫忻然就觉得胃部一阵翻腾,分明知道他应该是女人无数的,她不过是他众多中的一个,甜言蜜语,不过都是他无聊了给他自己做消遣的……

“去找夏天的风……”苏沐风神秘兮兮的说了句,拍了拍乔治的肩膀,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的就离开了后台,他知道,后面的事情,乔治会为他处理的妥妥当当的。

偌大的办公室内安静的诡异,整栋大楼此刻除了冷冽,连个人气儿都没有……处处透出诡谲。

话落,夏以沫气愤的转身,大步往酒店里面走去,独留下龙天霖深邃的眸光紧紧的胶着她,直到消失,都没有拉回。

森冷的话语就好似外面的寒风刺入了心间,曾月缓缓的眯起了眸子,那原本好看妩媚的杏眸上已然布满阴鸷的气息,那样的气息,让人有种置身地狱的感觉。

一瞬间,夏以沫的脸色变的不好,她茫然的看着左右,一股在陌生地方,无依无靠的那种无力感席上了心头。

龙尧宸开着车在齐亚的路上行驶着,凭借着超强的记忆里,他记得附近有个不错的公园,依照夏以沫的性子,如果是出来走走,又走的远了,必然,这里是她的首选。

“这次特殊兵的暗杀,恐怕目的就是阻止您接着查下去,亦或者……”秦枫顿了顿,看着龙尧宸布满阴霾的脸,不由得紧张的吞咽了下,竟是不知道应不应该说下去。

“怎么了,一大早的?”顾浩然温润的脸上有着一丝不快,对于李逸这个毛毛躁躁的性子总是改不掉有些苦恼。

乐乐感觉特圆满的开始享受着美食,上学有同学和老师,在家有龙爸爸和妈咪,他突然觉得好喜欢这样的生活,如果加上爹地和乔治,那就更好了……

突然,低沉的声音缓缓传来。夏以沫转头看向龙尧宸,摇摇头,“没有!”

夏以沫拿着叉子静静的吃着盘子里的食物,除了偶尔应对乐乐的问题,她只是安静的听着这对父子交谈,其实,基本上都是乐乐在讲话,而龙尧宸只是应声,偶尔提出一些有着指导性的言语。

夏以沫抿唇点了点头。

夏以沫无奈的翻翻眼睛,嗔骂了句后说道:“好了,我先走了,如果时间晚了,你和乐乐就不要等我吃饭了!”

晚风吹起夏以沫和苏沐风的发丝,二人就这样直勾勾的对峙着,像是两个赌气的孩子。

**

夏以沫急忙上前扶起夏志航,胃里传来火烧的感觉,她此刻顾不了那么多,扶着夏志航就往外面走去……

闪光灯成了此刻唯一的光线,快门淹没了所有人的声音,世界仿佛在闪光灯和快门下,只剩下了龙尧宸和夏以沫,二人彼此相望,之间的视线,夹杂着太多太多的情绪。让人,甚至就连他们自己都理不清楚。

乐乐虽然好奇,但是,也没有继续问。以前在国外的时候,爹地和妈咪就总是有秘密,从开始的追根问底,到最后变得也就没有那么好奇了。

“小少爷,人站在一个高度上,总会有一些事情无可奈何的。”褚旼细心的解释,她蹲下身子看着乐乐,“小少爷是有什么疑惑吗?”

“你在想什么?”苏沐风微微蹙眉。

“进来。”龙尧宸将遥控随手一扔。

刑越奢求的还看着龙尧宸,但是,见他一点儿回旋的余地都没有,最后只能暗暗一叹的看了眼苏浩,二人双双出去了。

“为什么?”刑越不解,先不说宸少是不是真的失忆了,如今这样的僵局,夏以沫和小少爷都走了,疯子就算去了,也没有多大用处。

夏以沫点点头,将手里手枪别到枪袋里,然后接过金花2号递过来的微冲,她垂眸看着乐乐,微微一笑,“要不要给妈咪鼓励一下?”

龙尧宸不经意的一句话幽幽传来,在酒店里坐了一晚上的夏以沫顿时整个人僵在那里,她反射性的吼道:“乐乐不是你的孩子!”

“夏以沫!”龙尧宸没有想到夏以沫的反应是这样,一向自持处事冷静的他,竟是在这一刻看着她的背影有些慌乱,那样的慌乱他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就是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丢失了一样。

夏以沫掏出手机,也不顾自己的手指在流血,快速的在上面打字道:宸少,作为一个人佣人,劳烦你关心我的伤,真是没有必要!颜小姐的事情,我很抱歉,虽然一直生活的很平民,可是,毕竟是第一次伺候人,失手不是我故意的,毕竟,我是哑巴,实在没有办法提醒颜小姐……不过你放下,没有下次!

*

“最近怎么样,嗯?”顾俊青给二人倒了茶问道,“看着你现在事业倒是蒸蒸日上的,感情呢?”

“想我了?”冷冽站在圣地亚哥马坡桥河畔,看着渐渐要落下的夕阳嘴角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笑意,不待莫忻然回答,他便说道,“我想你了……”习惯了每天能够看到她,每次的离开,他仿佛就觉得空气里少了什么,让他的呼吸都是困难的。

“你安心忙吧。”莫忻然回答,“以沫和宸少新婚燕尔,我在这里也不好打扰了去……明天我就先会齐亚岛了,店里这两天大单比较多。”

出了卧室,外面已经有皇家别苑的内侍为她准备好了独特的早餐,莫忻然简单的吃了几口后问道:“宸少和少夫人呢?”

龙尧宸走了上前,轻轻的拥住夏以沫,鹰眸微凝的看着莫忻然说道:“冷冽这个人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能做我朋友的屈指可数……这样的男人,绝对不会做出‘辜负’之事!”

夏以沫抿唇的轻轻点点头,垂眸又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里。

“叮!”

“我的包不见了……”

苏沐风打开后备箱,看着里面的琴箱,紧紧咬了牙,最后,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一把拿起,然后利落的关了后备箱。

“不是这样的……”夏以沫生气的向后退了一步,“你是天才小提琴家,你这双手怎么可以用来做蛋糕?”

他的话轻飘飘的,无形中却透着一股让人凝重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