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银迷迭 > 第77章:九曲回肠

第77章:九曲回肠

金银迷迭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要知道他可是这次宴会的举办者,而华少算是他邀请来的人。要是不顾形象的指责华少的行为,不说很可能会让人觉得不够大气。而且还有可能让自己的名声下跌,不错,要是指责了华少他的名声有可能会下跌。

好不容易索道又开始向前,最前面的阿坤哥开始传话,说到了站别下座,为安全起见,所有人直接原路返回去了。

她赶忙接嘴:“安小柔。”

眼泪彻底夺眶以前,他用力裹紧她往停在路边的车子狂奔。

裴淼心的耳朵边“嗡嗡嗡”的,也就是说,自己苦心设计了这么多日,废寝忘食盯着工厂一个步骤一个步骤将宝石镶嵌好的项链,最后都是为了夏芷柔了。

她出门就直接打车前往a市分公司所在的写字楼。车上给公司里的助理打了电话,让她即刻准备好所有件,等到伦敦总公司那边确认签署以后,就可以按照设计图定制生产。

门也没敲就推了进去。

强扯了个笑容,不寒而栗的姿态,“郭秘书你在这里……怎么最近秘书科很闲吗,还是医院里的饭当真就这么好吃了,嗯?”

越这样想越是按捺不住,尤其是今天白天,他坐在办公室里做什么都变扭、都心不在焉,还总时不时地抬起腕表看时间,不只一次地提醒秘书室以后的晚饭时间都不要替他安排任何事情,他要回家吃饭。

“是我要!”他被她踢得赶忙从床边站起,“可你敢说后来你没要了?又哭又叫的求我,一会让我慢一点,一会又要快一点的,提这么多要求还想不负责任的人,你敢说那个人不是你?”

裴淼心一把抓过自己的包包站起身道:“如果你今天约我来这里只是为了说这些的话,那我下午还有事,先走了。”

“你别叫我!”裴淼心颤抖个不停,天知道刚才清醒的那一刻,一股多大的绝望差点淹没了她的心。

不要忘记了,他们曾经就是名正言顺的夫妻。这些早该发生的事情,只是被拖延到今天才发生而已。

……

沈俊豪笑得开怀,“你不也赚了吗?以后指着她,只要能把这次两边的人都给我哄红火了,什么时候签约成功,第二天我就往你的帐上打钱!”

裴淼心想,也不知道这几日曲耀阳在医院里的情况到底怎样,自那天从医院里离开,她当真一次都没再回去看过他了。包括芽芽时不时问起关于那个“巴巴”的情况,她也只是同女儿说,他去了外地公干。

“咱们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再加上现在我也为你打工,怎么,这么快就不想搭理我这个老朋友了?”

可是旁边有人,即使那人是个英国人,有些话,她也不方便当着外人的面说。

严雨西弯唇哄着,就见沈俊豪跟曲耀阳两个人从观景楼的方向出来。

她安安静静吃东西,又安安静静接过沈俊豪夹来丢她碗里的东西。

“那他一定会喜欢我的。”vivian望着曲耀阳的模样煞是痴迷,“曲总,你长得可真好看,这里面我最喜欢你了,你不喜欢我我可不依啊!”

“永远别用这样的话激我,心心。”

“曲耀阳,你出去好不好?你难道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楼下又来了些什么人,这时候要让别人看到你出现在我房里,那我们大家还要不要做人?”她近乎哀求的声音,只求他赶紧在她面前消失。

裴淼心紧紧咬住下唇,越是在曲耀阳怀里挣扎,父亲在电话里的那声轻叹仿佛在她耳边便愈发清晰。

“是是是,我曲成益有今天全部都多亏了你曲夫人,可你也不想想,当初要不是你非得插足别人的婚姻,还非要抓着耀阳学东学西,让他一见着我就开始谄媚,那么小的孩子尽做这些个无耻的事情,最后我能跟穆红秋掰了娶你?”

“为什么来丽江?”压抑住就快要疯狂的喘/息,只是这样看着她,他的身体又开始不由自主地沸腾。

该死!

裴淼心就差哭笑不得了,“我想你误会了,我真不是他女朋友,而且也跟他没有什么其他的关系,我就是那天刚好在街上遇见他,开车载他一程罢了。”

天亮以前,肆掠了整晚的狂风大雨似乎慢慢消停了下来。

似乎那一夜之后,台风悄去,乱了的心弦,也跟着恢复了所有的平静。裴淼心找了许多与珠宝知识有关的书来参看,以前跟着裴母逛珠宝展的时候还积累了些经验,只是那些皮毛,似乎根本就够不上专业。

裴母焦急去看裴淼心,“你跟耀阳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对不对?淼心你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当着小孩子的面说这样的话出来?”

夏母没钱养家只好重出江湖,到夜店里去找生意。可那会她年纪已大,又早已是两个女儿的母亲,夜店唯一能容得下她的方式就是做妈妈桑,所以当年她在那夜店里也是混得风生水起,用从小姐身上赚来的皮肉钱供两个女儿上学。

佣人放开了夏芷柔的手,她赶忙甩开所有人的掣肘,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理了理自己颊边的碎发后才道:“不怕老实同您讲,当年我嫁进曲家以前是怀过一次身孕,不过后来那孩子掉了,耀阳是怕我伤心难过所以才为我领养的军军。”

裴淼心疼得一声闷哼,他早就抓着她的小手向下去摸他所有热情的源头。

用力将她推倒在大床中间,扯开她的上衣又去掀她裙摆,多少都带着些不顾一切的意味。

裴淼心刚要急得跳脚,却又突然想起现在还睡在医院里的爷爷,想想他可能不打算把这样的时间留给工作或是外人,他明天还要去医院看爷爷。

曲耀阳蹙起浓眉,“什么意思?你觉得她说的话很有道理?”

裴淼心没大听懂,“张太太的意思是?”

曲耀阳说话的时候义愤填膺,裴淼心看着仍在出租车门内挣扎的聂皖瑜,还是红了眼睛。

曲耀阳进浴室去洗澡,裴淼心便抱着笔记本电脑靠在床头,一边做着电脑里的工作,一边还在走神想刚才的事情。

感激和爱意交缠,他很快便再无法控制一般将昏昏欲睡的思羽接过,放在大床上,并将被子为他盖好。

后者冲他们点了点头,便着意与他们擦身而过。

坐在回程的车上,夜幕已经低垂了下来,车窗外的天色到处都黑压压的,却也透着灯火霓虹的滋味。

他宠溺一笑,捏了捏她的脸蛋,“想什么呢?从上车开始你就一直走神,怎么,不喜欢刚才的那位聂小姐,觉得她跟我哥不配?”

她没敢再和苏晓闲扯下去,就说:“我工作的事情你暂时先别跟我爸妈说好么,还有我跟耀阳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

“嗨,我那车,不论款式还是颜色什么的都有点过时了,昨儿个我才看见我一朋友开了一款德国新晋的跑车,那拉风的劲儿,好像多瞧不起我似的。”

曲子恒嘿嘿笑着报了个数字,曲耀阳到是动作迅速地开了张支票过来,顺带多了很多。

她起身拿过自己的小包,往肩上丢的时候仰头看他,说:“谢谢,这里没人,你不必做戏,我自己回去就行。”

“裴淼心!因为爱你,我可以是暴徒,也可以是流氓!该死的你为什么偏要这么多年后才来折磨我的心!你害我得了心绞痛!你害我这么多年来都生不如死!如果这是你故意要来折磨我的一种方式,那么你做到了,你了不起!”

车子里的另外一个男人,猛踩一脚油门,将车子快速开到了高速公路上去。

ailsa就说:“michelle,有时候我情愿你去做一个坏女人,做还女人累心。我跟你这么多年的朋友,当初我跟贱男结婚的时候你就在我身边,而我亲眼见证着你跟brent在一起。brent对你好,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可是好却不代表你一定会爱上他,因为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那么些人,就算他对你再好,可你就是没办法爱上,你明白吗?”

蜷缩在床上的小女人紧紧将自己抱作一团,制止自己再去回想那些不堪的事情。可那该死的像是疯了一样的男人,他的气息无孔不入,不论她想怎样将他驱逐出她的脑海,他就是死死霸占着他的位置不让,甚至因为莫名的回忆和想念,害她整个身子都跟着剧烈燃烧起来。

这点裴淼心并没有否认,可她拿着叉子的左手还是有些轻微的颤抖。

“所以呢?”裴淼心仰起自己的小脑袋,看着面前异常憔悴的男人,“在你们一家人做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伤害我的事之后,我还要感恩戴德地跟你说一声谢谢?”

“那律师行里不是应该还有大易先生遗嘱的副本吗?”裴淼心关心的,只是易琛。

只是后来的事……他们到底错过了彼此。